评《[红楼]铁血林黛玉》

作者:

儒学本身没有什么不好,嗯,在最开始的时候。
最初它的约束对象主要是针对国君、贵族阶层,崇尚理想化完美品格,对平民很宽容——所以孔子才一直穷游啊穷游,也始终卖不出他的安利= =
然而孔子也是人,又是个聪明人,是人就会有个人的偏向,聪明人又一定要发挥自己的聪明,于是有了“孔著春秋,删而不改”。
到了《论语》,就已经是脑残(弟子)粉(还包括部分利益水军)在写偶像传记——成品的东东嘛…大家懂我的意思。
到汉武帝时,董仲舒干脆就是御用文人、政治吹手,为了达到推销“商品”目的,因应“客户”需求重新“修改包装”,于是儒学下线,儒教开始上位,直接成为一个统治者顺手的洗脑工具。
然而工具用的太顺手,机器人就该反叛了【并不!!咳咳,我是说统治者为了给被统治者洗脑,一代代长期大力宣传下来就失控了,大量信仰直接凝聚神格,孔圣封神了……后面的皇帝ORZ欲哭无泪:前辈害我!
于是聚集在儒教大旗下的利益者们,开始为了各自的利益,给孔孟二圣写同人了!
大家也知道同人这玩意到底是怎么回事——“给我一个视线交汇,我能燃出八十万字爱恨难休、缠绵火辣”。
从“男主深深地看了反派一眼”,可以衍生出“不管你如何恨我,我也要得到你”之小黑屋版,“土鸡瓦狗,不值一提!”之龙傲天版,“这就是我宿命中的敌人!与君一战,此生无憾”之紫禁之巅版,“你我兄弟为何走到今日地步,我心好痛”之情深义重版,还有“长得这么好看不可能是坏人吧?”之傻白甜版,“狗蛋!我是大山哥啊!”之乡村脱线版,甚至可能“下一秒就穿越/坠崖/UFO”之猎奇版……
于是因应社会环境和发展阶段,理学啊心学啊等各种同人开始百花争鸣——大家都要力争把自己的CP推成大热CP啊!不掐不红嘛!
我们写同人有的是为了爱,有的是为了名气/钱。为了爱的带着粉丝滤镜看出去,奥贝斯坦可以成为冷酷中潜藏着脆弱温柔的绝代佳人,张飞也能嘤咛一声;为了钱的大大冷漠推眼镜:哪些人物CP大热我就写哪些,本命是什么能吃吗?
儒家同人那也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一样一样的啦~
本质上孝是好的,悌是好的,仁是好的,礼是好的。
孝顺父母、友爱兄弟姐妹、善良宽容、有修养有礼貌、遵纪守法,这些品质难道不好?
不好的是活着的人把利益掺杂进来之后:
为了维护父权的统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
为了维护财产的继承——兄弟阋墙;
为了对抗拥有枪杆子的武将派,争夺话语权——穷兵黔武,杀戮过甚,有伤天和!泱泱大国,要用爱去感化周边国家;
为了打压新阶层崛起,保障现有阶层即得以利益——要想进一步,先得融入原本统治阶层:不学礼无以立!我要制造复杂的入门门槛,你不向我看齐,就不带你玩!
至于是否会伤害他人和国家?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自己的利益啊!
在这个过程中,儒学本身有什么错?它只是个不会抗议的宝宝啊!
用得上的时候就被切胳膊摘腿、扒皮掏内脏,按自己需要重组,用不上的时候就乱刀砍死,尸体丢臭水沟,还要连累一堆亲友邻居路人(嗯咳,你们知道是哪个阶段),这和疯狂基因科学家有什么差别?
宝宝的悲伤今天也逆流成河呢QAQ!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估衣  发表时间:2017-05-09 11:32:29
楼上厉害
[投诉]
[2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7-05-09 11:44:28
言之有物,给你加精。想说的话有很多等一下我再说。
[投诉]
[3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7-05-09 12:30:31
万万没想到我的第三个长评是如此厚重的思想!(第二个长评在155章不知为何没有显示)
…………
子路不就是被孔子害死的么,「君子死,冠不免。」,然后比砍成肉酱,如果孔子不那么强调礼法,子路或许就不会死。理想化的完美品格极其容易在现实社会里导致死亡(啊,想起我迈了表示好心痛),我姥就是理想化的完美品格,善良,节俭,乐于助人,相信每一个人,然后被骗子骗了好多钱和时间。
如果孔丘作为一个学者、一个思想家,我觉得挺好,但是捧成‘大成至圣先师’就太过了,太过分了,如同是吧某个不错的演员捧成‘全宇宙演技的拥有者’,就算说冯远征我也觉得不服啊。
董仲舒到凝集神格这段真是赞爆了!我一直在想该怎么描绘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你说的太好了。
同人这玩意,我当然知道了……我的黛玉宝宝就是同人233333
但是孝顺父母友爱兄弟姐妹这些,还真不是绝对的好,理论上是双方要求,实际上是默认了父母是好父母,兄弟姐妹也都是好的,以致于现在经常出现道德绑架、渣男不养孩子浪到老然后要求孩子赡养、被抛弃的孩子还会被逼迫认生父生母、父母逼孩子结婚。省略掉吐槽我家十几个亲戚的一千字之后,只能说‘孝’还可以,‘顺’就很扯淡了,尤其是在当今这个年代,应该谁对就听谁的,不能是顺着。兄弟姐妹么,呵呵,我爸的兄弟,我妈的姐姐和堂兄弟,都只想跟我们家要钱,别说帮助了,嘘寒问暖都没有过一句,我们家最穷的时候还跟我家要钱养他家孩子、借钱给女朋友打胎,隔一两年打电话问我姥我姥爷准备怎么分遗产……跟我说‘悌’和尊敬长辈我真的只能呵呵了。
孔丘没考虑过人性有多恶劣,也没考虑过普通平民的道德沦丧,他经历的不少但抱有天真的幻象。强迫性的有修养有礼貌,就是让人忍气吞声丧失尊严,再加上尊敬长辈等……我可是变成一个会骂街会打架的胖子才开始有尊严和能保护自己、自己的财产。
一群学了儒学利用儒学的人,没有被感化,依然【至于是否会伤害他人和国家?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自己的利益啊!】这固然是人性本恶,但是孔丘又有什么资格被称为教育家,他改变不了人性,也无法让人为国家考虑的更长远。
儒教改变不了恶人,只会约束和欺压善良和软弱的人。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创造人类的幸福 全靠我们自己
我们要夺回劳动果实 让思想冲破牢笼]
一把金装玉裹的刀,裹着蜜糖的□□,套在良民头上的枷锁。士农工商
然而同情孔丘一秒钟,我小时候也是读着《论语》《中庸》《大学》长大的,后来发现《弟子规》成传统文化、国学代表了2333。
孔丘身前无法施展自己的才华,死后被人利用23333
被人利用完再被人骂23333
当前复兴的儒教、传统文化、国学,说实话几乎都是“清朝礼教”,还好意思号称做人做事的根本(还有很多很恶心的口号我忘掉了,大概是善良仁爱什么的。默默的看向德国圣母婊们),说实话,都跟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和我个人利益相冲突。位卑未敢忘忧国,多少个朝代倒霉都是因为朝廷里充满了华而不实的儒教弟子、太子也是被这群儒教弟子教出来的。
而我喜欢的传统文化是《道德经》《孙子兵法》《管子》《韩非子》《春秋左传》《三国志》《贞观政要》《诗词歌赋》《山海经》《金瓶梅》这一类的书。
现在的儒教已经被儒教弟子们挟持了,不是孔丘的儒教,已经成了一个吞噬一切的无脸男了,不受控制也没有方向,谁都能利用他,谁也控制不了他。
所以我讨厌儒教。
当然了,并不是说我不能利用儒教,不就是打着‘真善美’‘仁义’‘道德’‘孝悌’的名义搜刮别人么,不就是编撰古人言论抬高自己获得利益么,我一个作家这么能扯,就算要我去当个□□教主我也扯得出来。
我也不是低不下头,丧尽尊严的日子我也有过,摇尾乞怜的日子我也有过。
我只是不想背着孔孟的牌位出去乞食,不想骗人到最后把自己骗了,把自己的子孙也给骗了,让他们丧失彪炳的血性,丧失强悍的战斗力被不讲道德的人凌虐,我不希望国家领导层换成一批儒教弟子然后丧失国家尊严。我不想再看到贞洁烈女死于非命,不想看到孩子被父母老师虐待而无法反抗,不想看到人跪下来给另一个人磕头,不想看到一种思想一个声音不许违抗,不想看到正在向法治方向努力的社会回归人治,不想看到宗族凝固成地方势力对抗法律。
所以我就在这儿苦哈哈的码字……我也想出去骗财骗名骗色……为自己的道德点个赞。
[投诉]
[4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7-05-09 12:35:53
哇塞,我真是个话痨。
[投诉]
[5楼] 网友:楼  发表时间:2017-05-09 16:37:56
(放心我比你更话唠,然而并不值得骄傲!QAQ!我明明应该拿来工作的下午时间!晚上又要熬夜了……)
对,我少说了一样,美德是相互的,孝通常与慈并提,父母慈爱,子女孝顺,而悌本身就是一个相互概念,兄姐友爱弟妹,弟妹依恋兄姐。兄长拳打脚踢,弟弟就要往兄长茶杯里吐口水放蟑螂,就是这样┑( ̄Д  ̄)┍。
比如我哥不靠谱,三十多岁依然以撩闲妹妹们为乐,所以我们都不尊敬他,见面就怼。小时候还曾放言:你有种别生儿子,不然全还给你儿子!然而他并没有坏心,必要时还很好使唤,于是仍然是我们哥哥——虽然我们都更加亲近尊重嫂子= =
顺不应是事事听从,所以子曰:“事父母几谏,见志不从,又敬不违,劳而不怨”,我是这样理解的:对父母不对的地方,做子女的委婉劝解讲道理。别高声大气以怼得老人没话说为荣——这是对损友和敌人的态度,不是对父母的(虽然这点我做得还不足够好,一着急就容易忘= =)。为什么呢?因为父母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并且他们所受的教育、成长环境、接触的信息比不上年轻人这是很正常的,是由社会发展决定的,并不是一种错误。或者说就算是错,也是一种无奈的错误。如果是父母生了好几个还有偏心的说法,作为独生子女来说,可以说是父母所有的照顾和付出都给了我,老人年纪大有什么执拗不讨喜甚至不讲道理的地方,能包容就要尽量包容——因为父母很爱我,所以一直也很包容我啊,就算生气也很容易就能哄好。
至于实在劝不动观念冲突的情况,那就不要和父母争执啦,气坏老人怎么办?干脆自己直接把事办了,就算操劳一点也没所谓啊,不让他们知道就是了,没必要为此怨恨父母嘛!摊手,没错,我就是这样理解的,希望孔夫子别哭= =
对于抛弃子女,我只能说,你放弃了义务的同时,也就放弃了权力。
如今还会有相关纷争,主要还是因为法律不完善吧?如果在法律方面完善了相关条款,瞎比比就无法形成舆论压力,只管当放废气就是了。
所有高人一等的键盘侠指责,其实不关道德和孝的事儿!不管啥事情,都会有人蹦出来指责的,外国指责中国没人权、□□;直男癌指责被□□的女性“自找活该,谁让她穿的少?”;打酱油的说明显被黑的明星“无风不起浪”“自我炒作”;吃瓜路说被杀的人不该走夜路……
不管什么事,这些人都会找出理由来显示自己的高人一等,有些是为了利益,有些是为了发泄现实中的情绪,总是要逮着人踩的,没刑事事件、伦理事件,也是要去喷明星、喷博主、喷政府的……
我不粉孔子,也不认为孔子是完人,虽然他推崇高大的道德,但是本身并非是达到了他道德理论的人。他追逐名(利部分姑且存疑?),所以周游列国向各国诸侯推销自己的学派,并不像他自己说的那么尊崇正统,所以有“当时尚有周天子,何事纷纷说魏齐?”的诛心之问。他会从□□上消灭自己的竞争对手,所以有孔子诛少正卯这样辩无可辩、最早的“莫须有”之罪。
但是关于子路的死,我是存疑的。到底是被追杀途中为了正冠而不逃,被杀?还是逃不掉了所以停下脚步,被杀前整理自己的衣帽,死得潇洒坦然?我更倾向于后者。逻辑和智商上明显也更符合。记叙事情的并不是子路,显然是一种司马公笔法:不管多么隐秘的密谋,史笔们都能像爬床底下一样把每一句对话听清楚,并且还自带读心功能= =,总之就是要向自己想要的方向解读——孔著春秋,删而不改嘛!
至于孔子地位,在漫长的历史中确实相当高,但这种高,其实也是被控制在统治者手中的:至圣先师地位高,但孔家的人吗?呵呵,你识相就老实呆着,不识相就换人呗,孔家族那么大,爵位谁识相就给谁。
说到底,这帮儒家学者要真有他们说的那么尊重孔子,就不会随意安照自己的需求去注释儒家学问了。孔子是他们的刀,他们的枪。
就好像曾经看过这样的说法:当神从神位上复活之时,第一个要杀死他的往往就是他的祭祀——只有没有神的情况下,宗教才能代神说话!
至于到了今天,孔庙也好孔子祭也好,早就成了旅游景点和怀旧情怀。随便去中小学拉出一位,问问他:孔子叫啥?字啥?著作有啥?观点有啥?全答上来的能有十分之一吗?
这样还能算有什么地位?
我一直很认同一种观点:完全以后世的情况和眼光去评判历史中的人物观点、学说是片面的,不公平的。
生活在物质极大丰富、教育普及的现代,我们很多时候是很难想象,在非常古老的年代,人们的生活状态,尤其是最底层的贫民。在现代很多艺术作品中,贫穷往往和善良挂钩,看电影时狗腿子对反派地主拍马屁说“穷生奸计、富涨良心”,大家要么愤怒要么觉得好笑。但实际上,在古老的历史中,这样的说法不是全中,但也是一种非常的普遍现象。极度的、连生存都不能保障的贫穷,任何知识、见识、道理都触摸不到愚昧,可以孕育出很多让现代人难以想象的恶。
而这种情况下,哪怕只是一点星光程度的思想总结,一切向善、向规则引导的教育理论,都是难能可贵的——不管它建立现在让我们觉得荒谬的地基之上!
所有从无知向有知,从混乱向秩序,从恶向善的努力,在当时都是值得尊重的。
所以,我虽然是无信仰者,但对任何宗教中那些美好的、引人向善的部分,都持赞美态度。
我们觉得孔子的学说里女性地位低于男性,要柔顺要各种依附男性、没有自己的发言权很不公平不爽,但是如果在此之前是生女婴则溺死,甚至连续生女婴还要虐待死女婴以保证对方不敢再投胎来,地位低下的女性被当做生口牛马一样交易的环境,那本身也算是一种改善和进步啊。
只有像程朱理学那种,为了自身利益而强行打压女性地位、束缚原本已经缓和的女性处境的,我最为厌憎——尤其是那帮说归说做归做的混蛋!一边笔锋飘飘逼死别人家的寡妇,一边把自己家的晚辈再嫁。当然,那种砍掉自己小女儿胳膊的混蛋更应该千刀万剐!他们永远只会去牺牲别人的利益,来成全自己!
在春秋时代,“受教育”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昂贵的奢侈品,在这种前提下,你要求他改变人性、让人为国家考虑更长远?太苛求了!就算是现在的教育,也做不到这点啊!
能提出“有教无类、因材施教”这种一直到几千年后的今天仍然被认可的教育理念,已经算非常杰出了!
儒教对治国的贡献,其实是提出了一个被广泛认可并执行的“秩序”,这秩序无可避免地有倾向统治阶层和强势人群的部分——否则也不会得到执行。
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秩序这种东西,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其实看很多穿越文,理论认为皇帝治国的最理想状态是百家争鸣:你们都要向朕靠拢!谁有用谁听话朕就用谁!墨家拿来发展科技,儒家拿来处理人事,兵家拿来强军对敌,纵横家拿来外交,阴阳家拿来研究历法天文、洗地推锅……等等,听起来很美啦。但这有一个非常大的弊端——首先、你需要一个、有智商有手段会制衡并且有运气(重点!)的皇帝!
而历史这玩意,大家明白,明君是相似且罕见的,昏君、无能之君则是各式各样应有尽有的……
任何一个学派,一旦有发展机会,为了巩固自己地位,都会想尽手段搭建舞台、展示自己的能力。道家会推崇玄术丹药,佛家会要求信众奉献,兵家会渴望战争,黄老会过分要求垂拱……本质上都是一样一样的!
说实话我没怎么关注现在搞的复兴儒教,不过三字经、弟子规当年是做过书的,怎么说呢,我觉得原文是没啥大问题啦,确实是简单易懂的入门级传统文化和国学,有些细节的典故可能不是特别符合现代的审美,但总体来说,我认同教育小孩子和使用兵法一样,要先教正,后教奇。先培养正确的三观和品德,然后等他们有足够的辨识力时再教导手段,绝不能再他们还懵懂不懂得分辨时,就先来上腹黑学,那样孩子性情妥妥会跑偏!
但是不能因为蒙学容易易懂,就拿蒙学来代替儒学甚至传统文化嘛= =,只是教小孩子明白道理的基础教育,撑死了相当于乘法表的存在,某些学者要不要过分解读地“写同人”吧2333?
归根结底,还是要红要利益嘛!就好像把红楼解读得连曹雪芹都要目瞪狗呆叹一声:“我也是服了诸君脑洞了”!
[投诉]
[6楼] 网友:楼  发表时间:2017-05-09 16:46:24
当然,最后一句我说的绝对不是文大,看那啥那啥的人就应该知道我说的是谁= =
[投诉]
[7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7-05-09 17:50:39
讲真……我们俩已经写完一篇论文了……
你跟你哥的关系很健康啊,可是在儒家治国/成为法律的时候,这是不可能的。
【《大明律》中有“骂詈”罪,而且惩罚很重,根据亲属关系的亲疏而定。清代因循了这条律法。《大清律例·刑律》的“骂詈”罪中“骂尊长”条目如下:(见国学导航网,原文的句读有问题)
凡骂(内外)缌麻兄姊,笞五十;小功兄姊,杖六十;大功兄姊,杖七十;尊属(兼缌麻、小功、大功)各加一等;若骂(期亲、同胞)兄姊者,杖一百;伯叔父母、姑、外祖父母各加(骂兄姊)一等,并须亲告乃坐(弟骂兄妻比照殴律,加凡人一等)
这里所提到的缌麻,小功,大功,是古代丧服制度“五服”。缌麻兄弟是族兄弟;小功兄弟是再从兄弟;大功兄弟是堂兄弟。】——转载
老人的糊涂程度和亲戚的混蛋程度你可能没试过,无法想象……那他妈真是一言难尽!不是不争执就能搞定的,我姥爷就极善于作死,譬如说没有牙而且胃不好了还偷吃花生米、出去吃油饼、偷偷买辣椒面吃。我姥的特征就是容易上当受骗……而且外人骗她特别容易,家里人想给她讲明白道理特别难,哪怕是原先讲过、现在也很清楚的道理。
嗯,你说得对。瞎叭叭的不用搭理,孔子杀少正卯真是……
孔丘不受尊重,孔子很受尊重,和耶稣一样都得到了不断的诠释。
抬高孔子的地位不是为了孔丘这个人啦,是为了利用儒教来获取利益,同样的,我反对‘至圣先师’的说法并不是有多狠孔子,我是反对捧起来这一个“神”,树立一个道德制高点然后欺负我们。
不只是底层女性被当做牛马,底层男性也是一样的牛马。而且从诗经上描绘的情况来看,商朝的女人除了不能参政之外,能学习,能工作赚钱,恋爱自由,婚姻也比较自由,所以孔丘才觉得需要约束女人,呵呵。
我觉得穿越文的百家争鸣类似于现在的政治状态,专人负责专门的事,外行不要插手,任何一个行业最怕外行指挥内行,多少战争就因为内阁指挥而贻误战机,多少太子都被‘儒学大师’们教的蠢兮兮的,并不是让每个学派都能对国家政治政策指手画脚。至于能不能确定一个合理的制衡,那真的只能看后来者了,反正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忘了前两天在哪儿看到的,说一个**(学派/宗教/政党)只要做大了,就会滋生罪孽。
啊对,是蒙学,也就能给学龄前的小孩看看,但是我更喜欢《三百千》这仨蒙学,我小时候学的是这个。但是弟子规最脑残的一点是面向广大群众,老板给员工看,父母给十七八岁二十多岁的子女看,声称是‘儒学根基’2333儒学到清末才有根基……甚至于某些‘佛教徒’还声称‘不读弟子规就不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即便是非常好骗的我姥姥也在我把她怼了几天之后把那些光盘都扔了23333那时候我十几岁吧,她还要求我学,握草,真把我恶心坏了。
我知道你说的大概是谁和谁……
说一句题外话,统治者自以为自己利用了儒教来□□,实际上他们自己也被洗脑了23333,削弱了国家军事实力,压制言论和科技发展,太子们从小学儒家那一套也不能把握好国家方向。从朱允炆到光绪……
当年朱允炆削藩的手段那叫一个天真单纯,知道朱棣要谋反,朱棣的三个儿子都在他手里,愣是给放回去了……因为朱棣装病,大臣跟他说:“父亲病的要死扣着人家儿子,于理不合”朱允炆:“对,啊我死了。”
朱棣一生只有这三个儿子啊!
光绪难道不能像康熙那样弄死慈禧么,说她杀了慈安和老公,他的牌和康熙一样啊。
为什么不呢?因为不敢呐,于理不合啊,不孝啊,大逆不道啊。当然清朝完了是个好事儿~
[投诉]
[8楼] 作者回复 发表时间:2017-05-09 17:55:43
诗经上说的是周朝的故事……我写错了。
[投诉]
[9楼] 网友:莫伊  发表时间:2017-05-10 13:20:42
这楼看的我大汗淋漓,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