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作者:每天都睡不饱怎么破

【看不到补全后正文的妹纸看这里】PS:打2分是为了方便删除
  
 第10章
 
  夷珪夷璋二女自然也是识货的。鲛绡价值不菲,便是她们这些个海族贵女,也唯有在特殊场合才会穿一身鲛绡制成的裙子以撑场面。再说这鲛绡,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夷璋自认自己穿的是一流的,可眼前这身裙子,这质地,却是她们都没有见过的。这鲛绡,没有数千年修为的鲛人,是织不出来的,便是有了这鲛绡,作成如此精美的襦裙,也是极了不起的手艺。
  
  这俩月一来,夷璋见这胖头鱼虽然模样生得不错,可打扮的却是一副土包子模样,平日里穿得又是九霄阁统一的弟子服饰,哪有什么拿得出手的裙子?如此寒酸,她自然以为,这寄来的包裹,里头也是些寒酸的土特产。
  
  未料竟是如此华丽精致的襦裙!
  
  夷璋心中忿忿。夷珪虽然诧异,可面上的表情却是比她沉稳许多,她稍稍敛睫,复又缓缓抬眼,眸光落在田箩手里的那条裙子上,想到了什么,微微有些失神。
  
  夷璋环着手臂讽刺道:“怎么?可是勾搭上了什么贵族公子?出手还真是阔绰。你这胖头鱼还真是深藏不露呢。”
  
  夷璋这话便有些难听了。不过在她看来,以阿涟这等身份地位之人,是绝对买不起这身衣裙的,她没钱没势,也唯有这张脸蛋尚可入目了。如此一来,这衣裙哪里来的,再是清楚不过了。
  
  夷珪劝道:“莫要乱说。”
  
  夷璋撅嘴道:“表姐。”她平日里不挤兑她们两句便浑身不自在,夷珪虽然不同她一般瞧不起阿涟同田箩,却也从未不会为她俩说话的,今日倒是偏向她们了。
  
  夷珪用眼神安抚夷璋,缓缓走到阿涟面前,抬手抚了抚田箩手里的衣裙,说道:“夷璋没有别的意思,阿涟你不要往心里去。这裙子的确好看,很适合你。”
  
  夷珪言谈举止落落大方,俨然一番海族贵女模样。
  
  阿涟微微笑道:“我没往心里去。”
  
  到了私下,田箩褪去面上欢喜,扯着阿涟的衣袖紧张兮兮的问道:“你老实同我说,这裙子是谁送的?”她一双明亮的眼儿直直望着阿涟,担忧道,“你可别做什么糊涂事儿。”
  
  田箩自幼她娘亲教导要贤良淑德,这从一而终更是耳提面命。来了这九霄阁,虽涨了不少见识,却也让田箩见识到了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其中一样便是不少男女弟子随随便便就来段露水姻缘,亦或是为了提高修为,便脱了衣裳双修。此类种种,在田箩看来,实在是不堪入目。
  
  阿涟笑了笑道:“难不成你也信夷璋的话?”
  
  田箩没说话,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道:“我自然是信你的,只是……”
  
  阿涟摸了摸捧在怀里的裙子,低头瞧着裙子上精致的花纹,一面轻轻抚着,一面喃喃说道:“这裙子,约莫是容临上神送的。”
  
  ·
  
  这厢夷璋还未消气,语气娇纵的对着夷珪道:“方才表姐怎么替那胖头鱼说话?”
  
  夷珪道:“毕竟是同在一个屋檐下,你的言辞有些过了……”
  
  夷璋轻哼一声,“先前却不见表姐劝过我。”她瞧着大大咧咧的,行事也莽撞,可到底还有几分机灵在的。
  
  夷珪想了想,勾唇看向夷璋,说道:“我也是为你好,日后,你少惹她为妙。”
  
  “为什么?”夷璋道,“那胖头鱼又不是什么厉害的角色。”在东海的时候,夷璋凭着自己的身份,平日也算是众星拱月,也没什么人敢欺负她,或者抢她的风头,可到了这九霄阁,自是明白了天外有天,她这身份,早就不够看了。也唯有欺负欺负同室的那两个身份低微的,心里才稍稍舒坦一些。
  
  夷珪神秘莫测道:“你可知道……今日那裙子,是何人送的?”
  
  ·
  
  晚上阿涟动作利索的来了碧波池。
  
  昨日她巴巴的让上神等她,今儿自然不敢再迟到了。而且还早早到了呢。只可惜到了约定的时间,还不见上神的踪影。
  
  待三更过了两刻钟,才见上神英俊的身影姗姗来迟。
  
  阿涟半点都没有不耐烦,瞧见上神,反而开心的跑了过去,上下打量一番,说道:“我还担心上神出事呢。”
  
  容临见她身上穿着九霄阁新弟子的统一衣裳,一张俊美就这么端着,叫人看不出他的情绪。他身为上神,自然不会出事。今日刻意来得迟些,不过是因为昨日她还他等了半刻钟,今儿叫她等回来罢了。
  
  容临不答,阿涟也未多问,只笑容甜甜,又难得有几分女儿家的娇憨,绞着手指道:“那裙子,我很喜欢……”
  
  容临看了她一眼。
  
  阿涟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思,挠挠头,不好意思道:“上神送我的裙子,我舍不得穿。”
  
  容临这才“哦”了一声,表情也稍稍缓和了些。
  
  阿涟小声说道:“我已经有好久没有收到过礼物了……”
  
  容临闲来无事,对这小鱼妖也了解了几分,晓得她在洞泽湖的时候,的确没什么朋友,近些年,也唯有那螃蟹一个朋友。这一点,容临倒是感同身受,不过他同她不一样,他是高处不胜寒,越是高高在上,越是难有交心的朋友。他低头看她,一张雪白小脸甚是惹人怜爱,他虽心善,可对于这些个姑娘家一向是能避就避的,三番两次帮她,也不过是看她可怜罢了。上神说道:“你若是喜欢,改明儿我再送你几身就是了。”
  
  阿涟忙摇头,一把抓着他的手臂,“不用了,上神待我已是恩重如山,我怎能让上神再破费……”她眼波流转,微笑道,“皆道是礼尚往来,上神的生辰是何事,待上神寿辰之日,我定送一份礼物回报上神。”
  
  容临起初还存着几分怜惜,目下听着她这番话,登时豁然开朗了。
  
  他由着她抱着自己的手臂,目光高冷,淡淡的看向远方。
  
  这小鱼妖啊,拐着弯套他的生辰,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呢。
  
  容临翘了一下嘴角,说道:“你倒是运气好,我五百年过一次生辰,离下次刚好还有半年。”
  
  阿涟笑声清脆,眼儿弯弯凝视着他:“那是我同上神有缘分。”
  
  容临堪堪撞上身侧少女充满仰慕的眼睛。那眼睛晶亮清澈,像两汪清泉,令他的心脏猛然跳动了几下,半晌,才不动声色的将手从她的怀里抽了出来,声音冷淡道:“赶紧练习法术吧。”
  
  “好!”她仿佛没注意到他的冷淡,开心应道。
  
  离开的时候,容临道:“明日我要出席青提帝君的婚礼,这几日你就自己练习。”
  
  阿涟道:“青提帝君不是已经成亲了吗?”洞泽湖虽是小地方,可像青提帝君这般的大人物,若有什么动静,那里也是有所耳闻的。
  
  “成亲就闹和离,和离了又玩带球跑,办完满月宴又办婚礼,不知道折腾多少回了。”
  
  阿涟睁大了眼睛,“城里人可真会玩。”
  
  她又问,“那上神要去几日,何时才会回来?”
  
  容临说道:“两日便回,明后两日你不必在此等我。”
  
  ·
  
  去出席青提帝君的婚宴不假,不过青提帝君的婚宴办了三四回了,其实原先,他并不打算去的。
  
  既然要去,容临自然备了礼。
  
  青提帝君家世显赫,新娘子亦是天界贵族后裔,这排场自然大。容临身上上神,少不得被阿谀奉承,又因她容貌出众,至今尚未婚配,今儿出席婚宴的女仙、神女之类的,一个个都想着法子接近他,同他说上几句话。
  
  上神高冷,不过在众女仙看来,高冷的上神才越发有男人味儿。
  
  上神白衣飘飘,风华绝代,一出场便将青提帝君的这新郎倌儿的风头给抢了。
  
  若是搁在往日,容临上神抢他的风头,青提帝君少不了挤兑几句,今儿他人逢喜事精神爽,倒是没顾得上。
  
  容临坐在上位,品着佳酿,角落里聚在一起的几个小姑娘推推嚷嚷,满面羞红。
  
  这样的场景容临不知遇到过多少次,他晓得最好的法子便是视而不见,可今日,他不经意扫了一眼,见中间那穿着红色裙子的小姑娘被几其他人簇拥着、推让着的,她生得娇小玲珑,打扮的亦是格外出挑。
  
  容临难得多看了几眼。
  
  这红衣姑娘便是青提帝君的亲妹妹红翘,仰慕容临上神已有数年,生得也是沉鱼落雁之姿。
  
  红翘晓得上神的性子清冷,今日知他会来,自然在打扮上下了功夫,为的便是让容临上神多看她一眼。不过,先前数次,容临上神都对她视而不见,今日她也是不抱有什么希望的,未料容临上神不但多看了她几眼,而且一双凤目便这般静静凝视着她,芳心乱窜的小姑娘自然脑补出几番深情来。
  
  原是被好友推推嚷嚷都不敢上前,这上神的一个眼神,便给了她无数的勇气,便深吸一口气,以最好的姿态走了过去。
  
  “红翘见过上神。”红翘满面羞红,绞着衣袖含羞带俏望了他一眼。
  
  容临淡淡点头,以作应答。
  
  红翘深知这样的机会千载难得,打完招呼也并未退下,反而做出一副闲聊的架势,说道:“许久不见,上神风采依旧。”
  
  容临有礼道:“红翘仙子今日也是艳压群芳。”
  
  红翘一个心噗通噗通乱跳,小声问道:“上神方才可是在看我?”
  
  容临顿了顿,尴尬道,“唐突了。”
  
  红翘忙道:“没、没有。”她羞答答望着他,问道,“那上神……上神为何看我?”
  
  容临对上红翘仙子直白的目光,一张俊脸也有些微微泛红,不好意思道:“我……我见仙子上神的裙子甚是华美精致,不知何处有售?”
  [回复][投诉]
  • 评论文章:鱼香四溢
  • 所评章节:10
  • 文章作者:抹茶曲奇
  • 所打分数:2
  • 发表时间:2016-07-04 00:2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