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颗纯糖

作者:吃国王的鱼

本来是因为有匪粮太少,自暴自弃自割腿肉的产物,想了想干脆拿来凑个长评w
其实说来说去主要还是想搞事情(划掉),讲道理bl不仅原文有车尾气,lo上也有一堆代驾,bg相较之下惨淡得没话说了哭唧唧,我替谢允酸小喻爷108次(x)。
进入正题xd,大概是新婚糖,ooc轻拍,新手上路,请包容。希望不要屏蔽我(……)
谢允终于如愿以偿地见到了他家水草精一身火红的模样。
虽说是布衣荆钗也掩不住倾城国色,但打扮后的美人还是有另一番姿色,灼眼的红色衬得周翡的脸莹莹如玉,乍一看半点不像传言中三头六臂、威风凛凛的南刀,层层叠叠的裙裾轻柔地裹住她,她看起来就像东海蓬莱,谢允曾在山壁上泼墨绘就的杜鹃。
谢允看着明显不太适应这打扮的周翡,嘿嘿一笑,走过去一边手很欠地勾人家下巴,一边低声笑道:“美人儿,来给哥哥叫声好听的呗。”
他满脑子的无耻想法昭然若揭,简直都不用动手动脚,拿眼神就能把周翡扒皮抽骨地吞了。同时嘴上撩着闲,八尺长的腿却早做好了逃之夭夭的准备,以免被媳妇拿刀砍了。
但周翡是什么人,遇强则强,哪怕是在这方面也断然不肯示弱,打定主意非得让谢允吃瘪一回,于是她转了下眼珠,仰起脸,拿清清亮亮的声线在谢允耳边叫了句相公,一双眼睛里刀光剑影都短暂地消弭了,看起来乖巧又无害。
效果立竿见影,谢允能当兵器使的厚脸皮腾顿时红了个底朝天,一时间原地愣成了个木头人,周遭静谧无声,唯有那两个轻轻巧巧的字化入他四肢百骸,烧得他全身血液都在发烫。四十八寨清凉的夜风经过他身边,竟丝毫没有降温的效果,反而连空气也被蒸得稀薄起来似的。
周翡正得意地想笑,却被人猛一下逼近了。
不同于旧都酒楼上羽毛一样轻柔的吻,她周身都被另一个人的气息笼罩,从未有过的亲密接触让她整个僵住了,天地间好像只有谢允的□□能被自己感知到,这样的场面见所未见,破雪刀没有用,蜉蝣阵也没有用,脑子被搅成了一锅稀烂的粥,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本能般闭上了眼,谢允含笑的脸却更加清晰地占据了思想。
谢允有生以来,从未如此真切地感觉到“如愿以偿”四字,听着怀中人和自己同频率的心跳,只觉得少女的气息美好如蜜糖,把他曾经被透骨青冻僵的骨肉温柔地包裹起来,让他忍不住心生贪欲,想要索取更多。
他把自家画中仙压到床上,仗着裙子领口宽松,顺着周翡脸颊向下亲去,周翡被他碰到的肌肤都像受了烈火烤炙一样燃起来。
剩下的不能在评论区发了,就快乐地拉灯啦,也许……哪一天……我会爬起来把它补完的,知更鸟从我做起。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破尘  发表时间:2021-02-04 22:50:55
赞?好奇文中的两个方框里,是什么字。。。
[投诉]
  • 评论文章:有匪
  • 所评章节:171
  • 文章作者:priest
  • 所打分数:0
  • 发表时间:2019-04-23 00:1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