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依旧人未老,调锦瑟谱新曲

作者:天风

《尼罗河之鹰》重写版的横空出世让人爱也不是、恨也不是。作者舍弃了已写了20余万字,故事将近尾声的法老篇,全盘推倒,重新来过。其想要写好的决心不可谓不坚定。而同时,这个决定也是对作者的巨大挑战。最明显的挑战就是,同样的人物,演绎不同的故事,而且是第三次演绎不同的故事。

穿越时空的题材本身已经被千百个作者写了千百遍。题材本身已经不再新颖,甚至已经看得很多读者颇倒胃口,因为很多故事没有创新,思路上没有突破,甚至沦入一个又一个的套式之中。在这一题材已经被演绎到一定程度之后,如何突破套式,如何创新,如何旧曲谱新章,如何吸引读者读下去。。。。。。。这本身就是对作者想象力的严峻挑战。

要突破套式,途径无非两个,一是人物,一是情节。创造出有独特个性的人物,读者会为了看不一样的人而读。创造出不落俗套的情节,读者会为了猜不透的未来而看下去。

而《尼罗河之鹰》,从雷篇、法老篇到重写版,这已经是展琳、法老作为主角的第三篇故事了。前两篇的情节都没有重复和雷同,到了第三篇,同样的还要不重复、不雷同,而且希望写得更好。这本身就在考验作者编排故事的能力,考验作者的想象力。

还是那样一些主要人物,还是围绕琳跨时空的爱情,到底要写到什么样的程度,设计出怎样的情节,才能不落入别人的和作者自己的套路中?

雷篇和法老篇的情节总是出人意料,那么重写版能不能继续在情节上创新,吸引读者读下去?雷篇和法老篇的人物形象并不足够饱满,那么重写版能不能塑造出真正有血有肉的主角以及其他的人物形象?雷篇偏言情,法老篇出现了科幻,重写版又会是一种怎样的风格?

此外,重写版是否能真正写出穿越时空的特色,即写出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写出一个有色彩的古国埃及。

雷篇里的埃及只是一个背景概念,法老篇里的埃及充满了肆虐的飞行器,那么重写版的埃及又是什么样子?会不会有慢慢黄沙,悠悠驼铃?大漠孤烟,长河落日,那个湮没于历史长河的千年古国,作者能不能真的写出古国埃及,写出那里的山,那里的水,那里的民风民俗,写出那个失落的文明,而不只是一个地理名词,一个模糊的概念。。。。。。。

穿越时空,回到埃及,这个被写了千百遍的题材,却也千百次让人失望的题材,水心沙是否能够超越前人、超越自己,写出不一样的故事?

《尼罗河之鹰》,写的该是古尼罗河畔的故事;《尼罗河之鹰》,写的该是那片古国天空下的展翅而翔的苍鹰的故事。鹰击长空,什么样的人物才真的配被比作傲视苍穹的猛禽?什么样的手法才写得出尼罗河的日出日落,写得出古文明的悠远与神秘。。。。。。

且住、且住,待君调锦瑟,曲成复来评。。。。。。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