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续前缘

作者:月下金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

      李弦凉洗过澡后走出来,把昨晚的衣服套了回去,回头发现柜子上有张便签,旁边有把钥匙。
      便签写着:我有事要处理,录像带在下面抽屉里,桌子上有备用钥匙,锁完门后你先拿着,还有,我对你昨晚的表现很满意。
      
      看到最后一句,李弦凉气愤的把纸握着团,急忙蹲下身去翻下面抽屉,果然找到了,他冷哼声,想了想,又把手里纸展开,在正面划拉几下,翻到背面写到。
      混蛋,钥匙扔你家邮箱里自己拿,以后不要再让我看见你,还有,麻烦你离我弟弟远点,不见!
      
      然后他拿起手机和钥匙,咬着牙蹒跚着往外走。
      回到家时已近中午,跟公司请了一天病假,电话里经理语气明显有些不满他的先斩后奏,挂掉后,李弦凉趴到床上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被全身酸涩的烧灼感给痛醒,他哈了口气,抬手抹了把额头,烫的要死,趁着还比较清醒时,起身扒拉了几片退烧药吃了,吃完继续倒床上睡。
      
      半梦半醒间,听到有人敲门,他烦燥的把被子往上一诌装人不在,结果那人把门敲的越来越大,后来几乎是用拳头砸。
      要死了?是哪个混蛋?李弦凉气哼哼的掀开被子下地,打开门后,他愣了下,门口站着的人是,他公司的同事,张弘文?
      
      “你怎么来了。”
      张弘文原本是一脸紧张,看到李弦凉后舒了口气,开玩笑道,“我正想要报警呢,你房东说看到你回来了,结果我敲了半天门没人开,还以为你想不开自杀了。”
      
      听罢,李弦凉白了他一眼,“去死。”抬手就要关门。
      “等下。”张弘文卡住道:“我听说你病了,好心来看你,东西都买了,你不能这样赶我走吧?”
      李弦凉只是作势罢了,他松开手转身往回走,结果脚下一个趔趄,后面进来的张弘文吓的一把抱住他。
      
      “小心小心,我说阿凉啊,你怎么这么瘦?我都能把你抱起来轻松的拎两圈你信不信?来来,先到沙发上坐会?”
      李弦凉脸色很难看,他摇头说:“不用,我到床上睡会。”
      张弘文边扶着他边说:“昨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病了?什么病阿?”
      
      李弦凉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也不是什么大病,发个烧而已。”
      “啊?吃过药了吗?”
      李弦凉点点头,
      
      张弘文细心帮他盖好被子,问他有没有吃饭什么的,一听到李弦凉说没吃,他立即脱下外套,撸上袖子说:“得了,晚饭我给你做?正好我也没什么事。”
      李弦凉翻个身趴在床上,闭着眼摆摆手说,“嗯,去吧去吧。”
      
      张弘文低头看了李弦凉一会,方才移开视线转身向厨房走,边走边说:“发烧应该吃点清淡的,等着哈,一会就好,保准你吃完赞不绝口。”说完便钻进厨房锅碗瓢盆的开始忙碌起来。
      李弦凉闭上眼的时候,同时间就睡着了,不久后,他听到一阵熟悉的音乐声,好像是他扔在沙发上的手机响了,接着听到人在说话,大概是张弘文帮忙接了,然后侧了下身子又接着睡了。
      
      直到饭做好后张弘文摇晃他,他才彻底醒过来,顺便量了体温,张弘文看了看,嗯,烧退了。
      “来啊,吃饭喽。”张弘文帮李弦凉盛好饭。
      李弦凉被马辰一折腾了半宿,又加上两顿没吃饭,现在烧一退顿觉饥肠辘辘饿得发慌,接过饭就急火火的看桌子上的菜,小白菜炖豆腐,宫爆鸡丁,炖鱼,还煲了鱼汤,吃了几大口后他连道“不错不错”,就开始扒拉饭。
      
      张弘文拿起碗有点目瞪口呆的看李弦凉,心道:这丫看来真是饿急眼了,连鱼刺卡嗓子里都生生咽下去了,他都跟着咽得慌。
      他急忙提醒道:“诶,阿凉阿凉,吃菜多吃菜哈,要珍惜生命,远离鱼刺啊。”
      
      李弦凉依旧一副风卷残云的吃相,吃罢拍拍肚子觉得差不多了,然后起身上了趟厕所,出来时扶着腰脸色非常不好,一声不吭又拱回被子里。
      张弘文把桌子收拾完后,擦了擦手说:“之前你有个电话,我见你睡得熟就帮你接了。”
      “谁的?”
      
      张弘文脸色怪异的说:“来电显示的名子是混蛋。”
      听完李弦凉脸色又难看几分,“他来电话干什么?”
      “他问我是谁,我说是你同事,他又问你在哪,我说你在家,正在睡觉,然后他让你睡醒给他打电话。”
      
      李弦凉冷哼声,心道:等着吧,一会拉你进黑名单,谁理你。
      张弘文看看表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李弦凉半起身道:“那我送送你,明天一定请你吃饭。”
      
      张弘文道:“行,欠我两顿了,回头我给记上,你不用下来送我,躺下躺下,我走时把门给你反锁上,那什么……”他突然低头,眼神变得很温柔,他看着李弦凉道:“别动,你脸上有东西。”然后用手指在李弦凉嘴角抹来抹去。
      “什么东西?”李弦凉一愣,自己用手抹了把。
      “擦掉了。”他起身,“我走了,明天要记得上班哦,88。 ”张弘文套上西服冲他挥挥手。
      
      李弦凉趴回床上,听到门“吧嗒“一声反锁上,有点疑惑的想:怎么感觉怪怪的。他晃了晃头,这时手机响了,李弦凉拿过一看,该死的马辰一,想也没想直接摁死,秒分钟又响了,接着摁死,又响了,又摁死。
      继续N遍响起,李弦凉怀疑马辰一弄的是反复拨号,于是他火大的接了,口气非常不好的“喂”了一声。
      
      马辰一那边到是沉默了,李弦凉本来就火大,这下就更火大了,他怒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不然就挂了,本人准备换号,以后请不要再联系。”
      马辰一这才低哑的开口道:“你身体好点了?”
      李弦凉憋了口气,闷声说:“好不好跟你没关系。”
      
      马辰一“嗯”了一声,说:“你那同事还在你那?他跟你是什么关系?”
      李弦凉口气很冲道:“你管那么多?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马辰一闻言顿了下,声音有点阴寒,冷哼道:“没想到你悟性不错,昨晚刚给你开了窍,今天就会勾搭男人了,怎么?你跟他做了?做了几次?”
      
      李弦凉怒了,真怒了,他瞪大眼睛捶床道:“马辰一,你以为别人跟你一样恶心啊?你这人太无耻了,就是个衣冠禽兽!而且,你也把我李弦凉看得太低了,我告诉你,除了你这混蛋用卑鄙下流的手段强迫我之外,这种恶心的事我绝不可能跟第二个人做,我这人比你的人格要来得高尚多了。”
      
      马辰一在那头听完愣了下,然后扬起嘴角缓缓的笑了,“嗯,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李弦凉皱起眉头没有细想,继续说道:“麻烦你以后别来电话了,咱们好像也不太熟,朋友什么的我们也高攀不起,以后各走各的,谁也别……”
      
      马辰一打断他的话,插了一句:“还记得当初的协议吗?”
      李弦凉一顿,别过脸哼哼道,“什么协议?谁记得啊……”
      马辰一道:“我可一直在遵守,难道你想反悔。”
      
      李弦凉“噌”从床上坐起,剧烈动作使得后面突然一抽,疼得他又赶紧躺倒说道:“你少装了,李林录像带的事你肯定有参与,弄不好就是你录的,你这叫遵守?我们的约定前提是你不要动我弟,你这样对我弟还要我遵守,作梦。”
      
      马辰一轻笑,“原来你记得啊?”
      李弦凉一噎。
      “我发誓,你弟弟录像带的事我绝对没参与,确实是偶然落到我手里,这样你可以相信了吧?”
      
      李弦凉听罢嘴硬道:“谁会信你这种人……”
      马辰一直接无视那句话,说道:“按照约定是你输了,如果你想赖账也行,只不过,你不遵守那我也没有遵守的必要,你也知道,我对你弟弟一直看不顺眼。”
      李弦凉一听这话紧张道:“你想怎么样?你到底要怎样?”
      
      马辰一说:“很简单,只要你履行约定。”
      李弦凉烦燥的抓头无奈道:“马辰一,请你别再纠结以前的事好吗?这太幼稚了也不符合你的身份,那种上学时的口头玩笑现在再拿出来讲也掉你的身价,我们已经不是以前年少气盛的我们了,求你放过我和弟弟行不行?咱们昔日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值得你这么赶尽杀绝吗?”
      
      马辰一也不分辨,只是挑高了眉,直接忽视他的话问他:“你想考虑多久?我没什么时间陪你耗。”
      口气强硬的让李弦凉很想胖揍他一顿,他道:“那你说,你说你想怎么样?你要我做什么?”
      马辰一道:“做高路的替身到我厌倦为止!如果你能做到的话,那以后我们就各走各的,随你的意,当陌生人什么的都可以。”
      
      让他继续做高路的替身,做他替身那不是还得像昨晚那样让他搞?靠,李弦凉一听这话,火气“噌“的就窜了上来,他对着电话咆哮道:“马辰一,你别想了,不可能,你这个变态,你要找就找高路本人,别弄什么替身来恶心我,我不欠你的,你这个混蛋去死吧!”说完就把手机摔了,这次手机是真的报废了,在地上跌得四分五裂。
      
      李弦凉一头裁倒在床上,嘴里不断的骂道:混蛋,要老子做别人的替身去伺候你?凭什么?啊?凭什么?凭什么?
      马辰一关上手机,黑着脸坐在那里没动,冯助理端着咖啡走过来,见状道:“马经理,刚才总裁来电话,说是找您有事。”见马辰一没说话,冯助理小心冀冀道:“经理,看您脸色这么差,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
      
      马辰一皱着眉头突然抬头说道:“冯助理,你马上找人打两份合同出来,越快越好,合同内容就写……,好了马上交给我。”说完起身整下西装,去了总裁室。
      冯助理听完合同内容吓了一跳,跟公司下属酒吧签20年的合同,还没有任何报酬……
      
      这李林是谁啊?马经理居然使出这种手段整他?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上一章的花花,够GM,
    非常3Q。。。。



    寒门神隐
    穿越修仙长文(连载中



    追男神这点小事儿
    闷骚男人不好追



    美人渡君
    大魔王对小白兔一见钟情,为它吃素的故事



    重生之香途
    胭脂水粉出美人,将军极致宠溺



    末世掌上七星
    世外桃源,末世修真



    野兽嗅蔷薇
    攻宠受,古耽



    只谈钱不说爱
    低调重生,悄悄赚钱



    我的男友是怪物
    男人和怪物,青梅竹马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