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顾一切

作者:居筱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谈判

      没有任何缓冲的交谈,直接就切入正题,这的确是景衍一贯的作风,干净利索,而她的感觉从不在他考虑的范围内。
      
      这样对峙的场景她早就设想过无数遍了,以为自己已经可以免疫,没想到真正地面对时她还是会难受,更要命的是,这份难受还不能表现出来。
      
      苏晓沐一动不动,黑白分明的眼睛冷冷地看着他清睿的脸庞,岁月很眷顾他,并没有留下多少时光的痕迹,只是性格变得愈发的沉稳、冷漠。他不动声色这么一段日子,估计已经将她的底细查得一清二楚,也清楚小尧的身世,今晚的出现肯定是有备而来的。
      
      她面无表情,带些反讽地笑了笑:“景先生不觉得这个要求太过分了?”她一点点加重语气,句句紧逼,“小尧的第一次睁眼,第一次生病,第一次学会走路,第一次开口说话,第一次上学……所有所有的这一切你通通都没有参与过,十年后的今天,你凭什么来索求抚养权?”
      
      车里略暗的灯光有种渲染气氛的效果,一字一句的控诉将他们之间的爱恨展现得淋漓尽致。
      
      光影交错间,景衍抿紧唇,语气依旧强硬:“就凭我被单方面剥夺了知情权,这件事你本不该瞒着我,我是孩子的爸爸。”
      
      “景先生这是在跟我讲法律?的确,血缘上你是小尧的爸爸,可在法律上我是他的合法母亲,你……却不是他的合法父亲。”苏晓沐垂下眼,将声音放得很低很低,却同等强势。
      
      “我会让它变得合法的。”景衍挑起的眉像刀一样锋锐,直接刺进苏晓沐的心里,“至于你的损失,我可以补偿你。”
      
      苏晓沐蜷曲的手指握了又张开,无所畏惧地浅笑:“我想我们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她伸出手用力扣开车门,可手臂很快被他攫住了,她身体一颤,却没有,也不敢回头。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才狠厉而决绝地开口,“景先生,别忘了,十年前是你先提出分手的,你该庆幸我从未要求你负任何的责任。”她忽然觉得很累,就像子奇说的,她坚持那么多年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再赌一次,她和他之间的可能吗?
      
      闻言,他的手滑下来,加之的力量也随之消失,她立即解脱似的离开那个有他气息的空间。如果他有透视眼,他会发现,一直表现得很坚强很从容的她早已泪流满面,为他的无情更为她的卑微,先爱上的一方注定受伤。
      
      而有多爱,就有多恨,恨爱而不得。
      
      苏晓沐了解景衍,他不会善罢甘休,也知道自己最终会向他妥协,无论是以何种形式,这不也是一开始就知道的结果吗。
      
      如她所料,景衍虽然再没有出现过,却通过他的律师林泽不断地联系她,还开出各种各样优渥的补偿条件,只不过通通被她拒绝了。林泽无计可施之下终于下通牒,如果她再不同意协商,只能诉诸于法律,等法庭的判决。
      
      苏晓沐倒也不怕,还能从容地回应:“林大律师,麻烦你跟景先生说,我不卖儿子,想要抚养权就让他当面跟我谈,就怕我要的……他给不起。”
      
      林泽接到这个矛盾的回复时景衍就坐在他对面,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一字不漏地向景衍转述了苏晓沐的话,他对苏晓沐多少是有些佩服的,毕竟他还真没见过像她这样敢直接跟景衍叫板的人。
      
      景衍一直沉默不语,他办公桌上的手绘画册摊开着,定格在故事的最后一页,女孩对着手里的雪花项链,默默落下一滴泪,右下角还有一行字——为何偏偏喜欢你。
      
      他皱着眉,食指在那几个字上扣了扣,才冷淡地说:“你跟她约时间地点。”然后果断地把手绘本合上。
      
      见面的时间和地点是苏晓沐定的,她到的时候景衍和律师林泽已经坐在那里,她才忆起,他一向很守时,做事更是近乎于死板的一丝不苟,这样严于律己的男人,真的让人又爱又恨。
      
      苏晓沐点了一杯咖啡,平静地迎上他咄咄逼人的注视,然后说出自己的条件:“你,和我结婚。”
      
      这下不只是林泽,连素来处变不惊的景衍也怔住了,他扬起眉峰深深看了一眼苏晓沐,才转头对一旁的林泽说:“林律师,请你先回避一下。”
      
      林泽颔首,拿起公文包很识相地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
      
      没有外人在场,苏晓沐显得更加轻松,从包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他:“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去参加。”
      
      景衍顺手打开,是一张家长通知书,写着小尧的学校春季运动会的时间,让父母陪同参与。他出神了一会儿才放下通知,淡淡地回望她:“为什么要跟我结婚?”
      
      她应该明白他们只是相处过一段很短暂的日子,无论当年还是现在,他们的感情并没有深到可以结婚的地步,今天的见面只仅止于为了孩子的抚养权。也不可能是为了钱,不然她不会拒绝他通过律师提出的条件。
      
      苏晓沐勾起唇,学着他的语气很快地接口:“那不如你先回答我,为什么坚持要得到小尧的抚养权?过去十年没有他,你不还是一样地正常地生活?”
      
      景衍凝望了她好一会,沉声道:“我不知道的时候没办法,可知道了就不能放手不管,作为父亲,我已经错过了他成长最为关键的九年,我希望他以后能和我一起生活,而且跟着我他会更有前途。”
      
      话虽如此,可苏晓沐却知道他的理由不止这一个,不过很显然他不愿意深谈。
      
      她捂着杯子,轻轻地笑了笑:“那不就结了?小尧只有一个,如果我和你都想跟他一起生活,那除了我们结婚,你认为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么?”顿了顿,又补充说,“而且据我所知,景先生至今未婚,也没有交往中女朋友,我开的这个条件,不算很为难,又能很好地解决问题。”
      
      景衍没有露出半点情绪,不深不浅地睨着她,挑起眉说:“法官不一定会判给你。”
      
      “可我胜算很大,我独立抚养小尧九年,他从出生开始就跟着我,我有能力继续培养他。而法官也会考虑孩子的意愿,相信小尧即使知道你这个‘爸爸’的存在还是会选择和我生活。当然,你背景深,请的律师也很专业,肯定调查得很仔细,我过去三个月曾两次住院,差点进ICU病房,并没有足够健康的身体照顾孩子,我从事的职业是画画,虽然出版过几本画作,稿酬丰厚,可是收入不稳定随时喝西北风,再加上其他你们知道我还不知道的能打击我的缺点,赢面也不小。不过……如果跟你结婚的人不是我,你能保证你将来的妻子对小尧好么?”
      
      苏晓沐垂下眸,盯着已经变凉的咖啡,很应景的玛奇朵,意大利语里是“烙印”的意思,她面前的这个男人,就是她一生的烙印。
      
      她有条不紊的叙述不得不让景衍刮目相看,他收敛了心思,说:“这点你可以放心,小尧不会有后母,因为我从来都没有结婚的打算。”
      
      是因为你还在等着秦臻吗?苏晓沐差点就冲动地将这句话问出口,可她并不想承认这个事实。
      
      她微微点头:“正好我也没有结婚的想法,这个提议只是为了解决矛盾,搭伙吃饭而已。”
      
      景衍交叠的手紧了一下,英俊的脸庞始终是面无表情的:“你只是要名义上的婚姻?”他审视她的同时,不由得想起了那本手绘画册。
      
      “不然呢?景先生以为我为了什么?”她平静地反问,在飘着奶和糖的香味里,是一场情感的较量,她不能退缩,一退缩就会被他看穿了。
      
      “没什么。”他抿起了薄唇,似笑非笑:“那就如你所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祝亲们2011年快乐哟~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