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顾一切

作者:居筱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相遇

      苏晓沐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慌乱地找儿子,直到侍应生走上前来,微笑着跟她说:“苏小姐,您的孩子已经找到了,请跟我来。”然后引她沿着宴会厅看不到尽头的红地毯来到大堂的另一侧。
      
      蓦地,她的视线里跃进了一个男人的身影,身体因不确定而停止前进,他就站在离她两三米远的地方,穿着烟灰色的西装,在璀璨如辉的水晶灯下,他的表情依然是冷的。那一霎那她的眼里只看得到他一个人,所有尘封的情感也随之席卷而来,有甜的也有苦的。
      
      景衍。
      
      怎么会是他呢?虽然她很想很想见他,可她却一直没有做好再见他的准备,这样突如其来的相遇令她无所适从,她的大脑暂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妈!”苏尧眼尖地瞥见母亲的身影,一下子忘记了争辩,匆匆朝她的方向跑过来,紧紧地拉着她已经冰凉一片的手,乌黑的眼睛像小斗士一样回瞪着景衍。
      
      景衍的目光在他们母子交握的手上掠过,又重新落到苏晓沐身上,抿紧唇角凝视着她,似乎在等她开口。
      
      苏尧自然不明白这默然底下的暗涌,肚子又饿得咕咕叫,便忍不住向苏晓沐抱怨:“妈,那个叔叔捡了我的项链,又不还我……”
      
      顺着儿子的话,一垂眸看到景衍手里攥着的雪花项链,苏晓沐的脸色又在刹那间白了几分。
      
      他们身后就是大堂的入口,带着春寒的风吹进来,她及踝的长裙扬起一抹圆弧,她觉得有些冷,拢紧肩上的披肩,终于开口一字一句道:“你好,景先生,好久不见。”声音平静从容得连她自己都忍不住喝彩,为了掩饰心里的波澜,她还神色自若面带微笑,仿佛对方只是一个多年未见的普通朋友。
      
      “嗯,好久不见。”景衍的眸色沉了沉,跨一步走到她跟前把项链交还给她,锋锐的眉轻轻一扬,轻描淡写:“这项链的扣子已经坏了。”
      
      鼻间吹来的熟悉气息让苏晓沐有些恍惚,仿佛时光倒流到十年前他和她的第一次见面,莫名的心跳加速,不过到底还是不同,此时多了几分无措的慌乱。
      
      她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才将情绪冷却下来,看似随意地把项链扔到包包里,浅笑道:“没关系,坏了也就坏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景衍倏地收敛起目光,表情一如往常:“当然,这是你的自由。”
      
      气氛有些冷僵,他们既不像分手的恋人,也不似久违的朋友,好像连普通的寒暄都师出无名。
      
      “妈,咱们走吧,我很饿很饿了。”苏尧小小的声音打破沉寂,为了强调自己的想法,他还特别用了重复词。
      
      苏晓沐忍不住笑出来,摸摸他的头发:“好,这就走。”继而抬起眸,不偏不倚地对上那双微冷的眼睛,“抱歉,我们得先离开了。”语气客气得不能再客气。
      
      她从容地转过身,然后听见他在身后口吻清洌地说:“再会。”她一怔,那种如影随形的压迫感,直到她回到家都不能消散。
      
      回了家,苏尧心满意足地吃过炸酱面,又预习了明天的课程,快十一点才睡着。
      
      而苏晓沐的坚强也只能维持到此时,一直她刻意藏起来的软弱不争气地一涌而出,很快脸上就跟下雨似的湿漉漉,伸手一抹,满手心的泪,她苦笑,他总是这样轻易就牵动她的情绪,他的冷静于她好比凌迟加身,一刀又一刀,他在乎的,从来都不是她。
      
      她隐隐觉得“再会”那两个字是意有所指,他是猜到了什么?其实只要有心比较,是人都会发现小尧除了眼睛像自己外,简直就是一个缩小版的景衍。她抱膝窝在沙发里,有些颓废地想,算了,他想知道的事再怎么隐瞒也是徒然,而且也没有瞒下去的必要。
      
      茶几上手机呜呜地震动起来,拉回她纷杂的思绪。
      
      看到熟悉的号码,苏晓沐吸了吸鼻子,想装作若无其事:“唔?子奇?”
      
      “你哭了?”凌子奇克制住所有的冲动,声音比平日里略为低沉,“已经跟那个人见过面了?”
      
      苏晓沐收紧呼吸,神色明显滞了滞,沉默了好久才极慢极慢地开口:“原来你知道他会出现在那里,所以特意帮我安排的?”他一直知道她想见景衍却又一直裹足不前,因为她清楚知道见了他意味着什么,纵有千百种结果,都不会是她期待的那一个。
      
      “我无意中知道他在受邀之列,至于他会不会出现,什么时候出现,而你们又能不能见到面却不在我控制范围内,现在看,你们的缘分真的不浅。”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只小绒盒,轻轻一扳开,里面是一只款式简约的戒指,“其实你生日那天我也许了愿,你想知道是什么吗?”
      
      苏晓沐有些跟不上他十分跳跃的话题,下意识地问:“是什么?”
      
      他忽然笑了:“可告诉你就不灵了,反正只好不坏。”那天晚上他说,无论苏晓沐有什么愿望,他都会尽全力帮她实现。他眯起眼睛,抬头望着天空,在飞机掠过视线飞向远方的同时,他低喃,“苏晓沐,我爱你。”
      
      “你说什么?”后面那句苏晓沐没听清楚。
      
      “好话不说两遍。”凌子奇一直在笑。
      
      感觉他怪怪的,她忍不住问,“你到底在哪儿啊,怎么这么吵的?”
      
      “我在机场呢,能不吵么?”
      
      苏晓沐忽然睁大眼睛:“机场?你要去哪里?”
      
      凌子奇把戒指拿出来,又放回去,如是几次,才平静地说:“飞日本,你忘了,我的学习还没结束。”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还是去一个月吗?”
      
      “暂时不知道呢,好了,不跟你说了,到点上机了,去到那边我再给你电话。”他没有正面回答,简单说了两句就挂了电话,然后把绒盒随手放在窗台上,入闸,登机。
      
      苏晓沐听着“嘟嘟嘟”的声音愣了很久,然后慢慢地摁下挂机键,仿佛明白了什么,一夜无眠,一直到早上凌子奇打来电话报平安,她才松了一口气。
      
      接着一段时间日子都过得平静如常,直到这一天。
      
      苏晓沐去学校开家长会,回到小区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房车,很沉稳内敛的贵族款式,她看着有点眼熟,才猛然想起曾经好几次在小尧的学校附近见过,都被自己粗心地忽略了。
      
      司机利索地替她开了门,然后就不知道闪去哪个角落凉快去了。
      
      车上只有她和景衍两个人,而他的手上攥着和她今晚拿到的一模一样的,小尧期中考试的成绩单。
      
      景衍仿佛不知道她坐进来,只是低着头,很认真的在研究上面每一格上印的数字,许久后才淡淡地挑起眉说:“你把他教得很好。”
      
      苏晓沐抬起目光,看着他冷毅的侧脸,轻缓道:“谢谢夸奖。”
      
      他将成绩单放在一边,对上她的视线,深不可测的眼里没有半点温度,嘴角抿起来:“我要抚养权。”
      
      这不是商量的语气请求的口吻,而是,势在必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挑这么纠结的两只来写完全是自虐行为= =
    不睡觉去考试同样很虐,求虎摸~~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