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顾一切

作者:居筱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不妥

      苏晓沐拼命地睁大眼睛,想看清眼前的这个男人,可眸里越来越模糊越来越难受,掩藏不住的悲哀像一把把盐撒在她的心窝处,烧得她几乎不能呼吸。她的表情已经麻木,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居然又哭了吗?
      
      她苦笑了一下,明知道他还没有醒,却还是自问自答:“你应该渴了吧?我去给你倒杯水来。”然后飞也似的逃离那个令她窒息的存在。
      
      淡在游泳池的月光映进落地窗里,粼粼的波光带着幽浅的海蓝,衬得苏晓沐的背影寂寥如水。偌大的客厅很寂静,橘色的壁灯打出柔和的光线,可苏晓沐却觉得很冷,脸颊上一点血色也无。她的世界没有声音,只是无意识地做着倒水的动作,渐渐的,开水溢出杯子在流理台漫开,滴滴答答地淌落到木地板上。
      
      等微烫的温度漫过赤着的脚背,她才醒觉过来,狼狈地放下水壶,拧开水龙头洗了一把脸,再哭下去,她怕自己会软弱地失控,怕自己露出卑微的怯懦。她告诉自己,这有什么好哭的?他不过是再一次教会她:在不在乎自己的人面前,即使再深爱,价值也不过是零罢了。
      
      她扶着流理台冷静了一会儿,然后把厨间收拾好,慢慢走去小尧的卧房。
      
      每当觉得自己快撑不下去的时候,苏晓沐总是习惯性地去儿子那里寻找安慰。只要静静地看着他,看他长得那么好那么乖巧那么聪明,那她所经历的一切痛苦和磨难都会在瞬间烟消云散。
      
      她坐在儿子的床边,目光柔和。
      
      小尧因为玩了一整天,睡得很熟,想起他回来时骄傲地跟她说:“妈,其实冲浪没什么难的对不对?我可以做得很好,甚至更好,连黛西都说我很棒!”那时他笑得那么灿烂,那么得意,这就是父亲的力量,他以身作则让儿子学会如何面对困难,这会是他成长路上很重要的一课。而作为母亲的她,更是可以为了他的快乐做任何事。
      
      他们父子俩连睡觉的样子都很像,一样英俊的五官,不管是笑着还是抿着都那么的好看。
      
      蓦地,听见儿子在梦里甜甜地念着:“妈妈……”
      
      苏晓沐笑了笑,想去摸摸儿子的头,指尖一动才发现自己的手已经冰得有些僵硬了,怕碰醒他,只替他掖好了薄毯子,没想到下一秒又听见他喊:“爸爸。”那微勾的嘴角还带着满足的笑容。
      
      她缓缓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几口气,算了,没有价值也好心痛到死也罢,为了儿子,什么不能忍的她都要咬牙忍了,这十年无论多辛苦她不也熬过来了?现在不过是他不爱她,如此而已。
      
      看儿子睡得很熟,她悄声地掩上了房门,看来这个所谓的“蜜月”有些雾化了她的思想,她必须做些什么让自己在这次虚幻的梦境里清醒过来。
      
      马尔代夫的夜是纯粹自然的夜,放眼望去是一片广袤无垠的黑暗,与看不清的海洋融成一体,显得深沉旷远。
      
      苏晓沐赤脚走到露天私人泳池,只是脱了外套就跳进去,透蓝的水冰冷刺骨,沁进她的每一条神经,再醉的人也该醒了。
      
      不知道是谁说的,在海里哭,眼泪会跟着大海走,流再多的泪也不会有人知道——的确是个好方法。
      
      她一直坚强,她不想哭,更不希望景衍看到她哭,看到她的软弱。
      
      景衍睡得很不安稳,醒过来的时候头还很疼,喉咙干得跟沙漠似的,他下意识地往床边看去,只余一个微凹的痕迹,她不在。虽然意识不清醒,可他知道一直是她在照顾自己的。听到屋外传来水声,他披了件晨褛就循声而去,发现她居然潜在泳池里闭气,晃动的水波映出她单薄的身影,一动也不动。
      
      他脸部的线条倏地冷峻起来,冷冷地呵斥了一句:“你到底在干什么?快上来!”说话的同时已经迈步往泳池的台阶走下去,那池子的水冰得连他都觉得凉意阵阵。
      
      苏晓沐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哗啦从水里浮上来,边用手捋去脸上的水珠边问:“咳咳,你怎么起来了?咳咳咳……”她起得太猛被水呛到,一直咳嗽,见他要下水,她赶紧阻止说,“你别下来!”
      
      景衍像是没有听到,一直往她的方向走来,脸色黑得像玄武岩,又冷又硬,飘在水面上的黑色绸质衣摆像黑暗的羽翼,让他的气势更加凌人。见她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他莫名地有些恼火,冷冷地说:“过来。”冰冷的两个字如同发号施令的王者,不容人拒绝。
      
      苏晓沐没开口,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他们两个的对话总是这样似是而非,无论何时潜意识里都习惯了回避对方的问题。他习惯了主宰,而她又不是轻易被驯服的人,所以总是像错开的齿轮,怎么也咬不合。
      
      她的心神还往外飘着,景衍却已经游到她跟前,他本就生得高大,池水只勉强到他腰间,他一拉着她的手就往岸上拖,而她则倔得跟孩子似的拼命要挣脱。他唇线一抿,索性将她整个人抱起来,稳稳地走上台阶,放到岸边的椅子上。
      
      在水里还没多大感觉,可一上来苏晓沐就觉得冷,鼻子一痒就打了喷嚏。蓦地,她的肩上多了件外套,她抬眼瞅了一下,他眼神微凛,静静地看着自己,她这才惊觉自己湿透的衣衫让曲线毕露,只得拢紧衣襟,尴尬地别开眼。
      
      他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皱着眉说:“这里的泳池没有设恒温系统,昼夜水温温差大,你的身体情况自己知道,以后再不要这样了。”他忽然又想起那天赶去她家里,看着她病恹恹躺在床上毫无生气的样子,眉头皱得更紧了。
      
      苏晓沐低着头,叫人看不清她的表情,只是听见她以疏离的口吻说:“你也说了,我的身体情况我最清楚,我一直都有练习闭气,你的关心多余了。”对她这样不冷不热的温柔,到底算什么?
      
      景衍忽然有种感觉,她好像恢复到刚重遇那时的样子,像刺猬一样用坚强的刺对着自己。
      
      他眼睛微眯,肃然地问:“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苏晓沐猛地站起来,鼓起勇气与他四目对视,嘴角勾起的笑有些讽刺:“我也不明白。我们只是假结婚,你这样较真地关心我是为什么?景衍,不要告诉我,你爱上我了?”为了怕他看出点什么,她无赖地反将他一军,虽然这盘棋局从一开始她就输了个彻底。
      
      景衍可以选择爱或不爱她,她却不能选择不爱他。
      
      气氛一下子沉默下来。
      
      看他皱着眉,苏晓沐笑得更灿烂了,摆摆手洒脱地说:“哎哎,你先别紧张,我不会自作多情以为你爱上我的,只是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对了,你身体没好全,早点歇着吧,我也要去睡了,明天得早起陪小尧去俱乐部,晚安咯。”
      
      她还知道,有一种痛,可以隐藏在笑容里,让他无法察觉。
      
      景衍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今晚的她,好像有些什么不对劲。
      
      其实他自己也很不妥,居然会做那样一个梦,在梦里臻臻哭得很厉害,好像很难受,一直在向他求救,可他怎么也抓不住她的手。
      
      臻臻和他一起长大,那种青梅竹马相伴相知的感觉无法用言语形容。只是自幼受的教育让他习惯地把对她的感情隐藏起来,等彼此成年,他才郑重地提出跟她在一起的想法,以为她跟自己一样,意外的是她说她不喜欢他,然后一声不吭地去了美国留学。后来才知道,是她母亲不同意他们在一起,否则断绝母女关系。
      
      上一辈那些的复杂关系他不想再提,也不觉得是他们之间的阻碍,直到臻臻带着未婚夫回国。他初时以为那不过是臻臻回避他的做法,他那时年轻气盛,也冲动地拉了个女孩子回应。
      
      在臻臻结婚的前一天,她把他约出来。
      
      她说得有些怅然:“景衍哥,我曾经喜欢过你的。可那时妈妈怎么也不同意我跟你在一起,我跟她吵了一架,只能跑到美国去。后来我妈跟着我过去,景叔叔也追了去,我更觉得没脸见你了。”
      
      他敛起眸,沉声低语:“你知道我不介意。”
      
      “可我介意。”她顿了顿才说,“那时我一个人到那里,一开始人生地不熟,还被骗了几回,是他,他帮了我,他一直陪在我身边,他的人很好很有耐心……”言语间她带着淡淡的幸福的笑容。
      
      那个男人有着他没有的浪漫因子,浪漫的约会浪漫的求婚,哄得臻臻很开心,可他却觉得不踏实,这种感觉无关情爱。
      
      他看着她,问:“臻臻,你爱他吗?”
      
      “爱?应该吧,总之我想跟他在一起,不爱他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那不是拖累人么?而且有时候想想,我和你之间也许更多的是兄妹的亲情吧,毕竟我们一起长大的。景衍哥,你是我很重要的人,我,我想得到你的祝福,真心的。”
      
      他沉默了很久,没有直接回应她,而是淡淡地说:“他一定要对你好,否则……”
      
      她笑了,点头如捣蒜:“他一定会的!呼,好了好了,全部说出来轻松多了。”
      
      兄妹的亲情?不,他很清楚不是的。
      
      不过有一样臻臻说对了,不爱人就别拖着。所以他再次见到他的“女朋友”后,跟她提出分手,假的始终是假的。那个女孩儿一脸平静,反而是他很久才适应没有她出现的生活,然后渐渐淡忘。只是没想到会有那么一日,那个女孩子会以那样的方式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让他措手不及。
      
      在梦的最后,臻臻和她一起出现在悬崖边上。
      
      臻臻还是哭,而她一直笑眼望着自己。
      
      他只能救一个人,他义无反顾地救了臻臻。
      
      可他却和她,一同坠入悬崖。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