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顾一切

作者:居筱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蜜月3

      后来听王皓说起才知道原来他们要去的度假岛是合作伙伴史密斯先生名下的私人岛屿,位于马尔代夫最北部的环礁,因为那里离马累比较远,去旅游的人不会太多,倒是很符合景衍低调内敛的习惯。
      
      他们先是在内陆飞行到中转岛,再转坐私人游艇往目的岛方向驶去。
      
      在海上看马尔代夫跟在陆上看的感觉完全不同,被碧蓝的海水包围着,视野更加的开阔,那是一种蓝到骨子里的深邃,阳光很暖和,伴着温润的海风,只是就这么单纯的感受着已经觉得是幸福。
      
      小尧两手交叠趴在游艇的栏杆上看风景,苏晓沐陪坐在他旁边。她的双眸一眨不眨地盯着儿子看,这会儿毕竟是在海上,就怕他太过活蹦乱跳地会出意外。她先前还一直怀疑自己的决定是不是正确,可是看见儿子脸上越来越多的笑容,就觉得即使是错的也值了,只当是为了孩子。
      
      她静静地看着儿子,又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景衍。恰好听见他低沉的声音,她下意识侧过身子,发现他站在不远处的甲板上,偏头跟王皓在说着些什么。
      
      落日熔金,海风飒飒,不经意间扬起他亚麻色的风衣,衬得他的背影挺拔硬朗,跟巨大的红日合成了一幅画。
      
      好像有他在的地方,她的眼里都只看得到他。
      
      这时,小尧忽然抱着她的腰身,连声嚷嚷:“妈,妈,你快看,那里有海豚!”
      
      这样稚真的语言不仅拉回她的注意力,也让景衍把目光放到他们的身上,苏晓沐脸一阵红,借着儿子比划的手势避开他视线,回头往海面上看,果然有一群海豚跃出水面嬉戏,分外活泼喜人。
      
      小尧也眼尖地看到了景衍,微笑着朝父亲招手,喊道:“爸爸!你快过来这边啦!”
      
      景衍二话不说放下手边所有的事,快步走到他们身边,很轻松地一把抱起儿子,让他看得更清楚,小尧雀跃地拍掌欢呼,苏晓沐转过脸去刚好接触到他的黑眸,弄得她呼吸一紧,只得迅速转开,以免就这样被那份柔情羁绊。
      
      远远的一座郁郁葱葱的小岛映入眼帘,小尧拽着景衍的胳膊问:“爸爸,为什么那边的海颜色会比这里的浅那么多呢?”
      
      景衍温和地笑了笑,耐心解释:“因为我们现在还在深海上,颜色浅的地方是靠近岸边的浅海。”
      
      小尧得意地显摆:“哦,我知道了!王叔叔说在深海浅海交界的地方有成片的珊瑚,还有很多很多的鱼,对不对?”
      
      景衍拧了拧他的鼻尖,宠溺地笑言:“你说的都对,而且等到了岛上你会看得更清楚。”
      
      “嗯嗯!”小尧抱着父亲的脖颈,笑得十分可爱。
      
      景衍宽大的手稳稳地抱着儿子,浅笑不语。
      
      苏晓沐也轻微一笑,悄悄地祈求,能一直这样已经很好了,如果不行,那就让时间停留在这一刻也无妨,有他,有她,还有他们的儿子,比什么都珍贵。
      
      这里是个中型岛,以码头为分界线,一面是私人属地,一面是向公众开放的度假酒店,即使是这样,度假屋也并不密集,让人有更多的私人空间。他们住在史密斯先生特别安排的日落水上别墅,入门处有个小花园,还有面朝大海的私人泳池和SPA,360°的豪华全景落地窗,整个房屋的设计简约大气,让苏晓沐除了惊叹还是惊叹,心里溢着满满的幸福。
      
      小尧兴奋地拉着母亲满世界的跑,等他终于肯上床睡觉,苏晓沐已经累得腰酸背疼,可奇怪的是明明很累却怎么也睡不着。她到吧台拿了瓶葡萄酒和一只高脚杯,走到别墅的甲板上盘膝坐下,周围安安静静的,底下就是浅浅的海水,吹着海风,听着浪声,天际是如厚重的黑天鹅绒般铺撒开的深邃夜色,这一切的一切都美得那么的不可思议。
      
      伴着踩踏在木板上的脚步声,肩上忽然多了一件针织外套,苏晓沐微微扬起脸,笑问来人:“怎么?你也睡不着?”呼吸间有着海洋独特的味道,酒杯空了,她又倒了小半杯,晃着瑰红色的液体说:“要不要也来一杯,会好睡一些的。”
      
      景衍摇了摇头,随意在她身边坐下,忽然想起什么,徒然凛起眉说:“你不该喝酒的。”
      
      “小酌怡情嘛,总是被这样那样的条条框框束缚着,人生还有什么意思?”苏晓沐看着他的眼睛微笑,许是被酒精醺没了理智,此时她这么近地面对他也全无往日的拘谨。而且她笑的时候眼睛特别的亮,像大海里的珍珠,闪着不一样的光芒。
      
      景衍扬眉,摁住她捧杯的手:“还是别喝的好。”
      
      他的语气不重,可自有不容拒绝的凌人气势,苏晓沐费了半天力气没能挣开他的手,终于放弃了挣扎,又心有不甘地别开眼:“你总是这样理智……难道就没有能让你失去冷静的时候?”
      
      赌气俏皮的话让气氛变得很温和,景衍慢慢地松开她的手,看着面前一望无垠的大海:“也有过,不过比常人要少一些,这也是环境使然,太感情用事的人很难把事情处理好。”
      
      苏晓沐抬头想了想,晃着脑袋说:“嗯,你这么说也对,我这个人就很容易先对情感服软,所以一向成少败多。”仔细想想,她最大的失败是遇到他,最大的成功,也是遇到他,很矛盾吧。
      
      景衍看了她一眼,嘴唇抿了抿:“在与孩子相处和教育的方面你做得很好,小尧很乖,也很依赖你,这点我还要向你学习。”
      
      苏晓沐却不可置否,摇头说:“这只是时间问题,小尧从出生开始就没离开过我身边,而你和他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假以时日,你一定做得比我还要好,小尧喜欢也需要你这个爸爸。”这点她深信不疑。
      
      想到儿子,景衍眼角微勾,淡淡一笑:“但愿如此。”
      
      苏晓沐拢着外套伸了个懒腰,站起来眯着眼睛说:“我有点儿困了,晚安咯。”
      
      “好,晚安。”
      
      月朗星疏,暗夜涌动,这个微凉的夜晚其实很温馨。
      
      小岛上设有儿童中心,那里聚集了很多跟大人来度假的孩子,家长可以放心地把孩子交给工作人员照顾。所以小尧吃完早饭就跟着管家去中心玩了,苏晓沐一个人闲下来,景衍也不归她管,她在花园的吊椅上看了一会儿书,决定出去走走。
      
      没想到她还没走多远就在餐厅大堂意外地见到熟人,梁熙。
      
      她正笑着要上前跟她打招呼,又倏地后退一步,因为罗马柱的关系梁熙并没有看到她,而有一个男人从梁熙身后用力地拽着梁熙的手,令她不得不把脖子往后仰,看表情两人应该是认识的。
      
      那个男人明显是在盛怒中,说话很冲:“你又在气什么?是你自己说喜欢西莫的作品,现在我介绍他给你认识你还不高兴了?”
      
      西莫这个名字苏晓沐有些耳熟,好像这几天一直听王皓唠叨,应该是他们合作计划的总设计师?那这个男人跟景衍他们有什么关系?
      
      梁熙握着拳,看着他冷笑:“我喜欢谁是我的事,你带我来这里有问过我的意见么?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掉这种霸道又自以为是的脾气?”
      
      对方眼底的沉郁渐浓,高大的身体将梁熙压在柱子上,也不管周围人来人往地惹眼,板着脸反讽道:“呵!你喜欢谁是你的事?我霸道我自以为是?就那瘸子是绅士是好人对不对?”
      
      “你说话礼貌一点!”梁熙又打又踢也挣不开他,恨声说,“算了,我跟你这人说不清楚!”
      
      他终于松开她,脸上带着诡异的微笑,一字一句道:“说不清?没关系,反正我有很多时间,可以和你慢、慢、谈!”说着就反手拽着她往度假屋的方向走去。
      
      一直等两人走远了苏晓沐才回过神来,也终于忆起,怪不得她刚才觉得那个男的那么面熟,原来他是前些日子参加的订婚宴的准新郎,可是她明明记得准新娘并不是梁熙啊……
      
      蓦地,有人拍拍她的肩膀,她愕然地抬头,看到景衍和一位长着络腮胡的外国人站在自己身后,景衍一米八几的身高已经很挺拔了,可是那人居然比他还要高出一个头。
      
      景衍十分自然地将她拉到身边,用纯正的英文介绍道:“史密斯先生,这位是我的太太苏晓沐。”又微侧身对苏晓沐说,“这位史密斯先生,这次就是他招待我们上岛度假的。”
      
      苏晓沐定定神,当下把刚才的纠结抛诸脑后,礼貌地伸出手说:“初次见面,您好,我是苏晓沐。”
      
      史密斯为人豪迈不喜欢受拘束,礼貌性地吻了吻她的手背,又用汉语大方地称赞:“你好,你很漂亮。”听着他有些奇怪却很亲切的语调,景衍和苏晓沐都愉快地笑了笑,史密斯打量的目光在他们两人身上转了转,微笑着挥手说:“那我就不打扰你们蜜月了,希望你们玩得愉快,拜拜。”
      
      这下倒是苏晓沐不好意思起来,习惯地把碎发拨到耳侧,看着史密斯的背影问景衍:“王皓不是说他为人严肃难以亲近么?我看他很友善很容易相处啊……”然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的手还扶在自己肩上,透过薄薄的衣料传来沉稳的暖意,她的脸更红了。
      
      景衍看着她腼腆的表情,有一种无法言语的心情涌上心头,难得地笑出声来:“被他的对手听到你这么形容他的话,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苏晓沐的眼睛瞬间变亮,像个好奇地学生孜孜不倦地追问:“为什么?”
      
      “史密斯可是商场上有名的‘大白鲨’,最拿手的是并购。”景衍低了头看她,顿了顿又说,“从来吃人不吐骨头。”
      
      “呃……”苏晓沐一怔,下意识问他,“那跟他合作的你又是什么?”
      
      “我?我只是个普通的商人,什么生意赚钱就做什么,当然了,犯法的事情不做,这是最基本的原则。”景衍收拢情绪,恢复到平日的神色。
      
      普通的商人?偏小孩都没人相信吧?要不是这样也不会逢人见了就尊称他景先生了。
      
      苏晓沐忍不住腹诽,嘴上敷衍地“哦”了一声,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不过她心里是高兴的,这是她所不了解的他的另一面,运筹帷幄,意气风发。
      
      景衍看着她极其瘦削的肩膀,又莫名地皱了皱眉:“你吃过午餐了吗?”
      
      “吃了一盘沙拉,别的菜没什么胃口。”苏晓沐老老实实地回答,国际名厨做的饭菜自然是很精致,只是很可惜不合她的口味。
      
      他的眼神一凛,状似随意地说:“这样啊,我还没吃饭,你再陪我吃一些。”
      
      苏晓沐愣住了,他居然开口,让自己陪他吃饭?
      
      午后的阳光透过瓦檐落在他的身上,他侧脸的轮廓深邃英朗,连眼角的细纹都那么顺眼自然,她觉得自己心里的壁垒又被敲掉了一块,岌岌可危,这太不可取。
      
      也许是心情好的缘故,苏晓沐陪着景衍又吃了一盘烩饭和一碗杂菌汤,显得更精神了一些。景衍静静地看着她的眼睛,问她:“你待会想去哪里?”
      
      “我想去浮潜。”见他拧了眉,她很快补充说,“我知道我不适合潜水,可我听说就潜个一两米也能看到很漂亮的珊瑚和海鱼。我最近画画遇到瓶颈,我想也许到了海下面能打开思路也不一定。”见他冷眼瞅着自己没有搭腔,她小声嘀咕,“一米也不行么?就是拍几张照片也可以啊……”
      
      景衍一本正经地说:“半米也不行,你……只是要照片?”他的声音沉沉的,“我可以替你拍。”
      
      苏晓沐怔了怔,连忙说道:“不用不用,我开玩笑的,你放心,我的身体什么情况我自己知道,不会真跑去玩浮潜的,你要忙什么就去忙吧,不用管我的。”
      
      景衍仿佛没有听到,看着她紧张交握的双手,慢条斯理地说:“史密斯约了我去潜水,可以顺便帮你拍照。”
      
      顺便……苏晓沐平视过去,盯着他完美的下巴看,是啊,顺便,邀请她来马尔代夫是顺便,帮她是顺便,她还需要谦虚客气什么呢?她晶亮的眼睛望着他微笑:“那就麻烦你了。”
      
      景衍抿了一小口白葡萄酒,鼻尖闻着芳香的味道,淡淡道:“我说过了,你以后不用跟我客气。”
      
      外面的天气很好,骄阳似火,白云冉冉,景衍和史密斯约好开船出海深潜,苏晓沐虽然心痒痒,却只能留在船上画手稿,她在甲板上看着不远处景衍穿好潜水服的背影,渐渐发起呆来,在下水前景衍回过头来,因为已经带上潜水面具,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一双让人心折的黑眸与她凝视,她握笔的手轻轻一颤,感觉沉甸甸的,仿佛各有各的心事。
      
      “扑通”的潜水声,如同苏晓沐被搅乱的心湖,柔波荡漾。
      
      虽然已经从王皓那么知道他潜水的技术达到专业级,可她还是忍不住担心,总是笔下描几笔,又往平静的水面上看去。
      
      等景衍上了船,脱去一身沉重湿漉的潜水服,便赤着上半身去找苏晓沐。船舱的门半开着,他微弯腰看进去,苏晓沐咬着铅笔头若有所思,穿着卡通T恤吊带裤,长发随意绑在脑后,脂粉未施的模样只像个刚出校门的女学生。
      
      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已经入了神,根本没有意识到他的靠近。
      
      他慵懒地倚在她跟前,略低的声音问:“都画了些什么?”
      
      这下真把苏晓沐吓了一跳,她慌忙抬起头,就看到他健美阳刚的上半身,头发上身上的海水还没有擦干,自上而下慢慢滑落古铜色的肌肉……她喉咙忍不住咽了一下,急急地合上手绘册,结结巴巴地敷衍:“没,没画什么啊,没灵感……”其实她什么别的也没画,只画了一张他的素描,这可不能被他瞧见。
      
      景衍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却也没再多问,把手里的相机往桌上一放,才拿起搁在一旁的毛巾擦头发,边擦边说:“你看看这些合不合适?兴许很快就有灵感了。”
      
      “哦,好的。”苏晓沐正愁没法转移注意力,此时如蒙大赦般两眼紧盯着相机翻阅里面的照片,初时只是为了逃避尴尬,可渐渐的却是因为照片实在太精彩了,深潜和浮潜的不同之处就是能去到更深的海域见到浅海无法得见的大型海生物。
      
      每一张照片都拍得很生动,就连苏晓沐这个没有下海的人也仿佛身临其境,脸上的赞叹之色表露无遗。
      
      她抓着相机激动地说:“拍得很棒,真的谢谢你。”她的眼睛自打刚才就没离开过相机屏幕。
      
      反而是景衍莫名地皱起眉来,她怎么,又是这么客气。
      
      等他们两人回到别墅的时候小尧已经从儿童中心回来,只是这孩子早上是笑着跑出去的,这会儿小脸蛋怎么看怎么沮丧,苏晓沐问了两遍他都不肯说原因,一个人生闷气。
      
      景衍敛起眉眼,冷声问管家这是怎么一回事。
      
      管家解释说,小尧本来玩得好好的,还和史密斯先生的女儿黛西成了朋友,可是下午玩室内冲浪,他怎么也不敢下水,黛西却玩得很好,他可能觉得没面子,就气冲冲地回来了。
      
      男同胞,无论大人小孩,都是爱面子的。
      
      苏晓沐叹了口气,正想去房间安慰儿子,却意外地被景衍拉住手臂,她一愣,只见他对自己说:“我去跟他说。”他走向儿子,蹲在他身前与他平视:“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这么小气,更不能轻易就被困难打败,明天跟爸爸一起去,冲浪而已,很好学的。”
      
      小尧猛地抬起头,看了一眼父亲,又马上低头扁着嘴说:“我,我不敢。”
      
      景衍摸摸他的头,耐心引导:“你不是说要保护妈妈吗?这么点小事就能把你难倒了?以后怎么保护妈妈?”
      
      “我……”小尧犹豫了一下,握着手指说,“爸爸,真的不难么?”
      
      “怎么?不相信爸爸么?放心,等你学会了以后,你会爱上这个有趣的运动的。”景衍失笑地点点头,又说,“好了,现在你快点去吃饭,今晚早点睡明天才有精神。”
      
      “嗯!”小尧重拾了笑颜,乐呵呵地跟着管家去餐厅了。
      
      “还是你有办法。”苏晓沐舒了一口气,又想起什么,担心道,“那个,小尧还这么小,冲浪会不会很危险?他除了游泳,几乎没参加这种水上运动。”
      
      景衍却不认同她这种护犊的想法,不过还是放缓了语调说:“他要学会自己克服困难,他是男孩子,长大以后要承担更多的责任,一味地保护他其实对他没有任何好处,我没有强迫他一定要学会,只是他至少应该试一试,知道自己的弱点在哪里,要是能克服那就最好不过了。”
      
      苏晓沐哑然,也许她应该庆幸,虽然儿子先前的成长并没有父亲的陪伴,却也没有长成骄纵懦弱的性格。而景衍像这样沉稳地跟她讨论教育孩子的事还是第一次,而且看问题的角度跟她完全不同,这应该就是父亲和母亲的区别吧。
      
      翌日,又是一个大晴天。
      
      天气虽然很好,可是景衍的脸色却很不好,苏晓沐最先发现他的不对劲,顾不得什么的就抚上他的额,继而低喃:“老天,你发烧了!是不是昨天潜水着凉了?”一冷一热,总是被流感病毒钻空子,更让她觉得罪魁祸首是自己。见他穿戴整齐打算去敲儿子的房门,她拦住他说:“你都病了,就别再去冲浪了吧,我带小尧去玩别的也是可以的。”
      
      “没关系的。”他不着痕迹地拂开她的手,淡淡地说,“对孩子要言而有信,错过这一次机会也许他就不敢跨出那一步了。”
      
      苏晓沐知道他决定的事,别人是没办法改变的,又有些欣喜他的确是个称职负责任的父亲,也就没再多说什么,只是悄悄地让王皓请来医生。
      
      儿童中心的水上世界。
      
      景衍先在儿子的面前示范了一次冲浪要领,他的动作很标准,不仅是小尧,连其他小朋友还有工作人员都用崇拜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她,做出精彩动作的时候还会把嘴张成大大的圆。
      
      他接着又做了最基本最简单的几个动作,反复几次后问儿子:“怎么?你都看懂了么?自己来一次可以么?”
      
      有了父亲的鼓励,小尧褪去了昨日的怯懦,勇敢地应声:“可以!”
      
      虽然是人工海浪,但是也比较急,小尧是初学者,还是个小孩子,第一次并没有掌握好就被海水拍去旁边的水道,几次下来,有些沮丧地想放弃,可看到父亲期许的眼神,还是一旁母亲不停地喊加油给他鼓励,又咬牙坚持下去,来回很多次的练习总算是有些模样,他也跟着兴奋起来,他新交的朋友黛西也加入,他呵呵直笑,似乎找到了这项水上运动的乐趣。
      
      看着儿子脸色的笑容,苏晓沐心里的最后一丝担心也跟天边的云彩般渐渐淡无,忍不住看了身侧的景衍一眼,果然他的决定是对的。
      
      等他换好衣服,苏晓沐托王皓请的医生也到了,她也不说废话,直截了当地拉着他回别墅:“我觉得还是请医生看一看比较好,毕竟生病这回事可大可小,马虎不得。”
      
      她那担心的模样真真像个担心丈夫身体的小妻子,身后的他不着痕迹地微勾唇角,顺从地由着她牵着自己的手。
      
      好像在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习惯了关心彼此。
      
      果真如医生所料,发烧的后劲在后头,到了后半夜景衍在药效的作用下睡得迷迷糊糊,苏晓沐不放心就一直留在他的房间照顾着。
      
      看着他躺在床上,虚弱地闭着眼睛,仿佛时光流转回从前,到他们认识的初始,情景何其熟悉。他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走进她的世界,等陷入了以后,苏晓沐才发现这样朝夕相处,要按捺住自己撩动的心,真的很难,因为她已经习惯了去爱这个男人,哪怕他只有一丁点的好,甚至一无是处,可爱了就是爱了,她骗谁也骗不了自己。
      
      她叹了口气,就这样平淡地相处吧,尽管这是一段没有爱情维系的婚姻,可他对她算好的了,能静静地留在他身边,一家三口在一起,已是得来不易的幸福。
      
      夜渐渐深,她握着他的手趴在床边睡着了。
      
      半夜,他发虚汗,一直半睡半醒地呓语着,她也跟着全无睡意,又听不清他在呢喃些什么,忍着发胀的头疼,俯身凑近他的脸庞,柔声问:“是不是觉得很难受?要喝水吗?”
      
      他似没感觉她在身边,只是不停地喊着:“臻臻,臻臻……”
      
      她一愣,握着他的手徒然垂落。
      
      滚烫的眼泪落在他英俊的脸庞上,静静地滑落。
      
      在这条通往幸福的路上,她以为是遇到转角的曙光,殊不知,原来前方已是尽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超长一章奉上咯,文里出现的梁熙和何培霖是小何何的父母。
    PS:强烈建议养肥看,我尽力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