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顾一切

作者:居筱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小尧

      如她所愿?
      
      苏晓沐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才合适,用婚姻之名来束缚他,她并不觉得开心,也非她所愿。
      
      他不懂,囚他身,未必欢她心。
      
      谈判的目的已经达到,一时间两个人都不知道说些什么,陌生的距离感让气氛沉滞了一会儿。
      
      终于,景衍冷着眉眼主动开口问:“你待会儿要到哪里?我有车,可以送你去。”
      
      苏晓沐忍不住翻白眼,怎么这么风度翩翩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变得冷冰冰的呢?她涌上了淡淡的无力,低眉看了一眼腕表,快四点了,又对上那双冷锐的眼睛,轻缓道:“小尧快放学了,我要去接他。”她犹豫了几秒钟,又问,“你……要不要一起去?”
      
      “好。”景衍应声后自己却怔了一下,眉头微锁紧,他已经很久没有试过不经过思考就直接回答别人的问题了。
      
      林律师在景衍的示意下先一步离开,而景衍也没带司机,他亲自开车,苏晓沐快速瞥了一眼,不是那一晚那辆稳重内敛的宾利,而是他一直喜欢的玛莎,张扬却不失贵气的款式,是他性格中的另一面。
      
      坐在豪华舒适的跑车里,苏晓沐觉得自己的心情有些复杂,好像很兴奋,又带有一丝丝的忐忑,她是小尧的妈妈,而他是小尧的爸爸,如今他们一起去接儿子……在这之前,她从来不敢多想。
      
      她悄悄地从后视镜里偷看景衍,他微仰着头,单手握方向盘凝视前方的路况,抿紧的嘴唇有些薄凉,她腹诽,这男人就不能笑一笑么?真是吝啬无情的天蝎座男人,她有些郁闷地移开目光。
      
      下午四五点正是人流车流密集的时候,他们在小尧学校附近的一条大路上塞车塞了将近20分钟,苏晓沐一脸心急的频频看表,景衍转过头,睨着她说:“要通车估计还要再等一段时间。”
      
      “不行。”苏晓沐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又觉得自己口气很冲,才略微抱歉地解释,“小尧到了点数看不到我会着急的。”
      
      景衍的眼神深了几分:“小尧这些年一直都是你亲自接送的吗?”
      
      苏晓沐愣了愣,简单地说:“就我一个人,不是我接送是谁?一般都是我亲自带他的,如果有要紧事再托熟人帮我照顾着,别的人带我不放心。”
      
      景衍没有多说什么,收回目光往前面的车流深度了一会儿,淡淡道:“转个弯就到学校了,不是很远,不如你步行过去,免得耽误时间。”
      
      “这样也好。”苏晓沐赞同地点点头,“那你呢?是要来跟我们会合还是……”
      
      “下次吧,反正以后都住一起了。”景衍很快打断她,说得一脸坦然。
      
      住一起?
      
      苏晓沐不大适应,一下子脸红到耳根子,匆匆“嗯”了一声就狂奔下车了。
      
      又等了十来分钟,车龙开始松动,景衍慢慢地随着车潮前进,远远的,就看见苏晓沐拉着小尧在人行道边上等过马路,小尧拉了拉她的手,她微弯腰,不知道孩子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她弯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还宠溺地揉揉他的头发。
      
      不知道出神了多久,直到后面的车主不耐烦的摁喇叭催促,他才敛起眸,开车离开那里。
      
      晚上。
      
      苏晓沐洗完澡,习惯性地要去儿子的卧室看看他睡了没有,有没有掀被子。打开门,苏尧的确已经躺在床上了,就是眼睛睁得大大的,还透着不符合他年龄的惆怅。
      
      她掩上门,坐在床沿问他:“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下午一放学就告诉她,因为上一次在校际比赛得了第一名,所以他有可能代表学校参加国际比赛,为了这个好消息她晚上还特地加菜庆祝了。
      
      小尧勉强打起精神,把头靠在她怀里小声问:“妈,我该怎么跟老师说我不想参加运动会的二人三足比赛呢?”
      
      今年的春季运动会,学校为了加强跟家长的联系以及增进亲子互动,特地设了学生和家长一起藏家的二人三足项目。
      
      苏晓沐习惯性地捋着他的头发,听了他的话手一顿,问:“为什么不想参加?”
      
      小尧撇撇嘴,有些别扭地回她:“不想就是不想嘛。”苏晓沐不出声,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他才不情不愿地小声嘀咕:“你不能跑步,稍微走快点儿都不行,会发病的,我亲耳听医生跟你说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他拼命地往母亲的怀里钻,孩子的心思虽然单纯,却更地加敏感脆弱。
      
      苏晓沐身体一僵,将儿子搂得紧紧的,心疼得鼻子发酸。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安慰他说:“没关系的,妈保证那样的事不会再发生了……”去年冬天她也突然发了一次病,就是在去学校接他的路上,那会儿他整整三天没说过话,每天都在病房陪着她不肯离开半步,估计就是那时被吓坏了吧?以至于过年的再一次发病根本不敢跟他提起半句,他还只是个九岁的孩子,不该承受这些的。
      
      “不参加!不参加!不参加!”苏尧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他很少这样发脾气。
      
      苏晓沐想了想,换了一个方式说:“要不这样,我不上场,再给你找个高手来压阵,保管你拿第一名。”她记得那人有每天晨跑的习惯,就不知道二人三足在行不在行了,姑且当他高手吧。而且这个位置,他替得合情合理。
      
      小尧抓抓头发,一脸狐疑:“高手?是凌叔叔吗?”
      
      “呃,不是。”苏晓沐有些怅然,子奇跟小尧的关系就跟父子差不多,他也算看着小尧长大的,小尧这么想无可厚非,只是……她暗叹一声,最近跟他联系,发现彼此间的话题已经很少,他总推说很忙,不停地有医学研讨会要参加,真正说上话的也没几次。
      
      他愣了一下:“不是凌叔叔?那是谁呀?我见过吗?能当我的家长吗?”他跟连珠炮似的问了一串问题。
      
      苏晓沐浅浅一笑:“当然能,你也见过他的。”
      
      小尧瞪大眼:“那到底是谁?”
      
      “现在还不能说,暂时保密。”苏晓沐故作神秘。
      
      “不说就不说,有什么了不起的?”小尧冲她翻白眼,鼻子哼了一下,拉高被子闷头就睡,呼吸还一下子深一下子浅的,发小孩子脾气了。
      
      尽管如此,苏晓沐却是松了口气,她是真的不知道从哪里跟他说起那个人——他的父亲,景衍。
      
      没过多久小尧就睡着了,呼吸均匀绵长,她轻轻地将他的被子拉到脖颈间,在他额上亲了一下,轻手轻脚地起来关灯,离开。
      
      小尧,是上天赐给她的最好的礼物,她将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他身上,虽然她不能完全代替父亲这个角色,可她有自信将儿子照顾的无微不至,所以过去的十年她从没有动过跟景衍重逢的念头。她以为这一生就这么平平淡淡地过去了,直到最近半年,很突然的频繁发病,她开始害怕,不是怕死,而是怕如果只剩下小尧一个人怎么办?
      
      儿子曾经问过自己,他的爸爸在哪里,长什么样子,做什么工作,他跟他像么,爱他么,为什么一直不出现?她已经忘记自己怎么回答的了,或许是根本没有回答,只是一直流眼泪,那以后,他再没问过她同样的问题,真真的母子连心。
      
      是她自私的决定,让儿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而她现在想再自私一回,让小尧重新得到一个完整的家,有父亲疼,有母亲爱,即使将来有一天她……相信他也能将小尧照顾得很好,他们是父子,血缘是割不断的。
      
      所以才有了这个只她一个人一厢情愿的婚姻约定。
      
      明知是虚假的,却依然期待着,一如十年前。
      
      苏晓沐,你没救了——她这样对自己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过了一个很HIGH的生日,回来立即更了这章,给力吧?~\(≧▽≦)/~啦啦啦
    ——————————————推文时间——————————————————
    最近好多新坑啊,文荒的童鞋不用愁啦,弄得我也心痒痒的╮(╯▽╰)╭
    乱室米人的新文:1对1的现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