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眷

作者:喻轻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十七章别离

      一大清早,十夜山庄的人便诧异的发现,他们的少庄主又是一个人呆坐在院内。算上今天已经是第三天。
      十夜岚对眼前晃来晃去的人恍若未见,两眼出神的直盯着前方,双拳紧握。那夜他几乎是逃着出了月影房间。想起凝视月影那一刻浮现在脑中的念想,他依然心悸——一直当是为了红菱才会做那么多,直到,直到昨夜才惊觉,原来……浑身一个战栗。
      风有点凉,夹杂着淡淡的菊花香,拂在面上。曾经那些不容分辨的混沌在那不经意的一笑中,霍然明朗。
      泰然接受,或落荒而逃?十夜岚竟一时无措。
      “少庄主,少庄主!”忽然响起的连声急呼将他唤醒,十夜岚抬眼见琉璃飞般奔到他面前,喘息不止,神色慌张道:“少庄主,不好了!月影姐姐……她在收拾东西,要走……”
      十夜岚闻言腾地站起,惊道:“怎会这样?!”问完未及琉璃回话,疾步走开。
      一把推开房门时,月影已经收拾好站在屋内,手上攥着一个简单的包袱。听见声响,她抬头向楞在门口的十夜岚看去,唇角微微一弯:“我正准备去跟少庄主道别,你来……”
      “为何要走?”十夜岚一语打断她。
      “庄主的病已无大碍,我也没必要再继续留在山庄。”
      月影回得极是顺畅,十夜岚不禁蹙眉:“你知道我带你回来不仅仅是为了……”
      “我知道。”月影步到他身前,“谢谢你少庄主。你对我的照顾,对姐姐的情义,月影都记得。所以我才必须走。”
      “为什么?”
      十夜岚心中更是疑惑,这时却见月影冲他一笑,目光烁烁:“因为,只有离开山庄,没了庄内那些珍药,我才能真的断了自己炼‘无忧’的念头。这不是很好吗?况且……”话音一顿,“我想重来一次,就如姐姐所期望的,找一处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
      月影望着他的眼睛又黑又亮,澄澈清透,凝望下让人完全无法对她的话起疑。可是……那个笑容已经透露了太多。
      十夜岚叹了一口气:“我明白了。”说完,转头对一直傻立在门口的琉璃道:“琉璃,去备马。”
      琉璃一听,登时急了:“少庄主,你怎么……”
      “去吧。”
      琉璃蓦地住嘴,怔怔的看看十夜岚,再看看月影,猛地一跺脚,红着眼睛跑开了。
      月影走到门前,望着她远去的背影,霍然转身微微一笑:“倒是有一事,少庄主,我注定欠了你。当初取走无诀麟时我应诺的一舞,恐怕是跳不了了。若你不介意,我今后会用别样来偿还。”
      十夜岚亦是浅浅一笑:“当初我也是随口说说,月影你不用介怀。”
      “……是吗?”月影目光看定了他,幽幽道:“少庄主,月影知道,你是个重情的人。可谁又能活在过去,一辈子。无论回忆多美好,梦醒了,才是现实。纵使再舍不得,姐姐也已经回不来了。”言罢,许久又迟迟道:“其实……漱玉对你很好的。少庄主,你保重。”转身,快步离去。
      
      旭日徐徐升上半空,光芒渐盛,弄月楼旁繁树掩映后的一处僻静庭院,下令不许任何人打扰,一人静静躺在树下的软榻上浅寐,忽时,淡淡开口:“庄外孤城的人都走了?”
      应声从树后步出一妇人,跑到他身前,抬手飞快比划起来。那男子看着,眉头不易察觉的皱了一下。
      “我与月奴的约定,沈月影在山庄一日,我便不会让他动她分毫。而今,……”男子说到这儿顿了顿,而后表情平静道:“华月是不会伤她性命的。”
      妇人一听,心里似是更着急,比划的愈加快,张开嘴喉咙里发出咿呀咿呀的声响。男人自知她最担忧的不是月影,他移开眼光透过窗户望向屋内正堂中央挂着的一幅画像,嘴角含着笑意低声道:“我这次真的让岚儿担心了吧?不过,经过这一回,岚儿似乎也知道了自己要的是什么。他也许能做的比我好。……既然是岚儿的决定,就随他去了,好吗,文月?”说完,合上了眼帘。许久后,在妇人焦促的目光下,他终于又出声道:“多派些人去,好好保护沈姑娘。除非她亲口拒绝。”
      妇人面色微霁,领了话赶忙退了下去。
      在她转身的那一刻,十夜寻脸上的表情瞬变,手开始藏不住的颤抖。华月,你还要猜忌试探到何时?你明知沈月影在山庄待不了长日,你明知我不能因你一句话,就把她交给你,为何又要派月奴来说那些?抬眼望着妇人匆匆消失的背影,他心中无声一叹。如今你是否肯定了,我已经无法再和从前一样,为了你,去背弃其他人。
      *** ***
      “这‘莫了楼’被誉为京城第一酒楼,确是有几分道理的。且不说菜品美酒,便是这盛酒的白玉壶也算是少见的珍品,羊脂暖玉,将酒温在其中,味愈醇而不燥……”莫了楼的一间厢房中此刻隐隐约约传出一个男子清爽的嗓音。只见屋内的两人坐在窗边的方桌旁,方才说话那人面上带笑,起身,亲自端起桌上的玉壶将自己对面的酒杯斟满,然后抬眼,笑言晏晏:“冷姑娘,请。”
      坐在他对面的冷火凤目光游离,不时的瞥向窗外探望。听见木璟这声请,她也只是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拿起酒杯沾了沾唇,放下便问:“木公子,杨门主他此次出门几时回来?”
      木璟眸子一闪,笑道:“这……在下也说不准。”
      “木公子可知杨门主去了何处?”冷火凤面上泛起不自然的绯红,望着木璟诺诺道:“我只是担心杨门主的伤势尚未痊愈,所以想……”
      “冷姑娘,可是木璟有何怠慢之处?”木璟突然打断,面容正色地问。
      冷火凤一怔:“没、没有……”
      木璟低头,犹自道:“杨门主临走一再嘱咐在下,一定好好代他尽这份地主之宜。显然,在下做的不太令人满意。也罢,既然冷姑娘有此意愿,木璟这便令人备车,与冷姑娘一同去见杨门主,请罪去……”言语间,表情甚是黯淡。
      冷火凤一听连忙摇头,慌道:“木公子,我只是……”话头一住,心想自己已是不请自来,再这般擅自去找醒玥就更为不妥,可是眼见和娘约定回城的日子快到了,就这样回去么?……唉,心中岂只一点半点不舍。她叹了一声,转言道:“木公子勿要多心,火凤方才只是一时兴起随口问问。”
      “果真?”木璟抬眸,见冷火凤轻微一点头,忙笑道:“那便好!冷姑娘不妨在京城多待上几日,在下陪姑娘四处走走,如此,待杨门主回来木璟也不负所托了。”说完举杯向前,笑得满面春风:“冷姑娘,在下先干为敬。”一仰头,喝得一滴不剩。然而随着这口酒咽下肚的,是一声无言苦笑。好一招金蝉脱壳!只怕少主是从一开始就算计好了,把这个‘烫手山芋’弯个弯扔回他怀里……
      
      落日之后,天边红云连片。冷火凤独自倚在窗前,望着满目红霞,索然无味的把玩着木璟方才送来的玉佩,久时转身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不知道杨门主几时能回?垂眼盯着手中莹润无暇的凤纹白玉佩,她丧气的撅起了嘴。再过三天,我就不得不走。若到那时还没能再见杨门主一面……长叹一口气。要我怎么甘心!将玉佩重重搁在了案桌上,她起身正打算阖上门窗,忽然听到院外传来一阵嘈杂。
      难道是……杨门主……
      心底狂喜不已。根本顾不得许多,冷火凤一个腾跃翻出了窗,直往喧哗处飞奔去。但是前脚刚踏出院门,她的身行便被一人拦住了。
      “冷姑娘!你怎么来了?!”冷火凤猛地抬头,见木璟面色焦作,手臂护着她往后急退:“冷姑娘请速回房,这儿……”
      冷火凤目光落向不远处,顿见人影交错沙石乱飞,心头一惊:“有人来袭?”
      木璟一边颌首一边扯住她往回。
      “小心!”
      冷火凤的惊呼还来不及出口,几道寒光已然迫向了两人!
      木璟几乎像是来不及思考,瞬时错步挡在了她身前。冷火凤见状心中一震,电光石火间一把甩出袖中的凝星链,险险挡住几发射来的暗器。可随即的那一声撕裂衣衫的轻响,以及空气中迅速弥漫开的血腥气味还是让她惊大了双眼。
      “木公子,你……”
      声音被从头顶跃下的一道黑影蓦然止住。面对黑衣人的攻势,冷火凤身体比脑子动的更快,手中的凝星链瞬息已如灵蛇般弹出。然而,数个交手后,她的心猛地沉到了冰点——
      这个人使得剑法……是孤城的。
      “有埋伏!”
      “保护冷姑娘!”
      方才还在不远处与其他几个人纠战的天绝门众人,立即冲了上来。
      这黑衣人并不与他们纠缠,几招挡开了他们,猛一个转身,向冷火凤骤下杀手!
      心头惊愕,再加上扶着受伤的木璟,冷火凤动作自然迟滞了许多,凝星链一甩勾住剑身,却无法再躲开那人挥来的一掌。眼见掌心就要拍到胸口,冷火凤眼前忽然一花。
      身后裂空射出一道冰冷光芒,夹带着凛冽的剑气,将那人的进攻生生逼了回去。柳清风拔剑自她身后越出,剑花一挽,与黑衣人缠斗起来,顿只见一片刀光剑影。
      冷火凤犹在惊魂不定间,肩上忽而一暖,一道清越声线宛若泉水流入她耳中。
      “冷姑娘,你没事吧?”
      心神一震,冷火凤猛然转头,陡然映入眼帘的是那张精致面具下点漆般的星眸。
      “杨门主……”
      声音不禁一阵发颤。即使平日再要强,在西侯府长大的她,何曾这般命悬一线过。
      醒玥将她护在了身后,看向清风之处,目光烁烁。少时见那黑衣人不敌跃身要逃,他清声道:“清风,捉活口。”
      “是!”清风应声,拔身追了上去。几个腾跃,消失在了院墙外。
      醒玥回首瞥了一眼立在一边正自己用手按着左臂伤口的木璟,默然不语走过他身旁,探手扶着冷火凤回了房间。进门后先让她坐下,他启口道:“冷姑娘,明日杨某即命人送你回冷月孤城。”除去了自己的面具,醒玥慎重望定冷火凤变色的脸庞,嗓音变得低沉:“冷姑娘,实在抱歉,因为我的缘故……”
      “这事和杨门主无关!”话仓猝出口,冷火凤顿时打住了。她心虚地瞥了一眼醒玥,见他没出声,似是在等着自己的后话,长吁了一口气道:“方才,方才袭击我和木公子的那人,用的是孤城的招数……”
      “哦。”仿佛意想不到,醒玥皱眉,沉吟了片刻,“如果真是这般……”
      “杨门主,我明日便动身。”冷火凤突起身,截然打断他,望着他片刻,像是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既然与孤城牵扯上了关系,我自然不能再留在这儿。”
      她决绝的话,倒让醒玥有些意外,低头,幽幽看了她半晌,笑道:“冷姑娘走,是怕……连累杨某?”
      冷火凤脸上一热,目光在醒玥脸上流连,声音变得很轻,很柔:“火凤原本出城就只是想来看看杨门主。……如今,也算遂愿了。今夜的事虽不知道具体缘由,但是我这么一走,怕有人还会来寻天绝门的麻烦,火凤现在唯一担心的,是杨门主的伤。所以……”说着,从怀里抽出一张绢帕递到了醒玥面前。许久,见醒玥没接,她又解释道:“这是孤城内功的心法口诀,杨门主不妨试一试。”
      醒玥的目光停留在她已露出少女娇羞的脸上。原本以为还得再费一番周折才能弄到手的东西,此刻就在他眼前,安静的躺在她纤细的掌中……。
      他声音有些发空:“你将孤城秘传的内功心法给我,就不怕……”
      冷火凤闻言,摇头,坦然直视着他的双眼:“杨门主不用担心。其实这并非孤城最高深的内功。只不过对疗伤很有效。”一抹酡红映上她的面颊,“何况,若对杨门主连这点信任也无,我又凭何再说‘喜欢’……”
      房外那轮清月,微弱的月辉映在她的眸中,竟折射出皎亮又美丽的光芒。
      
      清风叩门后推开,走进了房内。
      “那人,放走了?”
      “是门主。如你吩咐的,没有让他察觉异常。”
      “嗯。”
      清风的目光在扫过醒玥手中握着的绢帕时,愣了那么一瞬。
      退出房门后,清风一眼就看到在院内踌躇踱步的木璟。两人平日虽不太对味儿,但清风也不能全然无视他,挑眉直截道:“木使,门主命你进去。”
      木璟闻言,晶亮眼珠一转,呵呵笑言:“清风,门主这就让冷火凤回去?”
      “嗯。”
      清风话不多说,抬脚便要走,谁知却被木璟一下叫住。
      “清风,子灵出门有五天了吧?”
      “七天了。”清风脱口回他,说完蓦然觉得不对劲,一抬眼看见木璟诡异的笑容,胸口像被尖锐的东西刺了一下,面色微沉。
      “那你知道,门主为何要派不识武功的子灵去吗?说不定这次还会回碰上孤城的人……”
      “我不必知道。”
      “诶诶,别走呀。”见清风又打算走,木璟急忙拉住他,“要不我俩做个小交易。”说着凑近清风耳畔,小声道:“我帮你在外面打听子灵的消息,保证详尽及时。而你,待会只要在我进去后半柱香时辰,随便找个借口把我叫出来……”
      清风垂眼一瞥,突然嗤笑道:“木使还是快进去吧,莫让门主等急了。”说着,一把拂开他的手,转身离去。走出没几步他又停下了,平淡道:“现在的月影,和从前不同了。若是强来,只怕她会……玉石俱焚。如今,能平安带回她的,只有子灵了。”
      因为我们之中,没有伤过她的人,也只有子灵了。
      木璟眸中一闪,嘴角噙起复杂的笑。一直以为这人是个大老粗,没想到……
      “不过,清风也有些好奇。”他看了一眼他手臂的伤:“方才的暗器应该都能避开的。而且我只看到冷姑娘一人在出手。木使的武功,何时变得这么不济了?”
      木璟脚下猛地一个踉跄,狼狈站直,狠狠瞪向清风。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方才若不是托他的“福”让冷火凤陷入了困境,要等门主心软来救的时候,只怕自己……还能站在这儿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汗,今天才看到kenny7123大的长评,写的那么好,还有其他各位大大的留言,喻实在惭愧。这文有三个月没更新,个中原因喻也不想多说了。只是这故事比我起初想象的要长要复杂的太多,喻每次写的时候总有种把持不住的感觉,不知道能不能把想表达的都写出来,也不知道自己能写到什么程度。呵呵,还是功底火候欠佳呀,笑。至于结局,也不敢断然说会是悲还是喜,喻是不会弃坑的,即使最不济,在我实在没法把这文按部就班写完的时候,喻也会把后文以大纲的方式贴出。希望大家能够接受。
    谢谢各位读者朋友的支持。
    喻鞠躬,退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