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蜜月

作者:天野鹰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桃色蜜月[7]

      星期日,我幸福地一觉睡到中午十一点,起来觉得头沉沉的嗓子也痛,身上发烫,像一条喷火的龙,吐口气都是热的,感冒了。本来想去加班,不太舒服就没去,在家收拾屋子。屋子里实在乱,收拾了一整个下午。晚上买了韭菜、菠菜和肉,烙了韭菜鸡蛋馅和青椒肉馅合子,做了西红柿菠菜汤给他吃。晚饭后开始勤奋地看《虫师》,字太小了,我想去中央大街买个放大镜。故事本身并不难懂,只是作者的世界观设定和一般的灵异故事不太一样罢了,我看过了可以讲给兔子听。

      周一我去上班,冰城的天气一天比一天冷,站在公交车站牌边承受着嗖嗖的冷风,恨不得穿上棉袄棉裤。晚上不想加班,早早回家,到了门口发现自己没带钥匙……我站在门口,一边等一边给剑香打电话。当她了解我的尴尬处境之后,建议我去超市里等,又暖和又当逛街。于是我直奔中央红小月亮。在马路上看见一个男人身高、体态和衣服都和明雨城很像,我以为他回来了,无比亲切地招着手向他飞奔,差点热泪盈眶地大叫“亲亲老公,你可回来了!!!”奔到和他还差三米左右,我才发现不是!那男人明显看见了头发乱七八糟有如梅超风一般扑过来的女人,立刻警惕地改变路线,往旁边躲去。我在尴尬中收势不及,只好假装打出租车,从他身上收回视线,沿着直线飞跑到马路边上心不在焉地向着空空的街道挥手。原来我也可以吓跑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我这样一想,还有点沾沾自喜。

      在超市里等到八点,他还是在开会不回来,我就想去网吧看会儿动画片。刚进网吧,他就来电话让我去我们常去的拉面馆里等他。我进了拉面馆,要了一碗拉面,面刚刚端上来,他就到了。于是他点了小菜,我又要了一个空碗。我们常常这样,在晚上两个人吃一碗面,想来有点像《一碗阳春面》的故事。“当我们有朝一日有所成就时回忆现在,就会说,当年我们藉藉无名之时,常常在一个小拉面馆里只要一碗四块钱的拉面,两个人一起吃。”我一边哧溜溜吸着面条,一边美滋滋对他说,“没准咱俩就传给后人一段佳话哩。”他的回答言简意赅:“做你的美梦!”

      我们出了面馆,他开始给蕾蕾打电话,绕来绕去就不说自己是谁,让她猜,这种电话在我看来近乎骚扰,要是我接电话,早就说“你打错了”然后把电话挂了。不过蕾蕾明显比我有耐性,跟他磨牙了半天。他的手机大山寨,动不动就掉线。一路掉线几次终于把他的耐心也弄掉了,决定不给她打电话了。那时候他还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只是提供了杨迪结婚的线索给蕾蕾猜。我们到家以后,他正在给他的中学同学打电话通知结婚的消息,老蕾终于忍不住好奇心的折磨把电话给打了回来,我就直接告诉她刚才是某人干的好事。蕾蕾讶异道:“他什么时候这么能逗了?把我搞得一头雾水。”我发短信告诉龙井我结婚了,她很吃惊:“这么快?”

      据他妈妈讲,婚礼应当他们家这头先办,我们家这头后办。不过他不想占用婚假在我家举行婚礼,所以我家的婚礼就先办了。其实也无所谓,在我看来,领证了就是结婚了。他说让我去联系一家影楼拍两张婚纱照带回去,摆在家里充充样子。我说拉倒吧,谁看哪。他横了我一眼:“结婚那天他们都会去家里,都会看!你这个不要面子的家伙!XXXXXX!”我大喜:“那就去维纳斯吧,他家拍得好。”维娜斯是冰城最好的写真馆之一,自然也是最贵的之一,相当、相当、相当的贵!我非常想在他家拍写真,但因为舍不得花钱,所以一直踌躇。既然夫君有了拍照的指示,那么正好可以趁机在那里拍上几张。嗯,美妙幻想中……还是那句老话,要趁自己年轻,多拍几张相片,因为青春永不再重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