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作者:关心则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9回

      “彩环,快去催催大小姐,别磨叽了,老爷已经等着了。”王氏站在一整面黄铜磨的穿衣镜前,一边转身,让两个小丫鬟上下拾掇,身上穿着一件绛红色金银刻丝对襟直袄,头上斜斜绾了一支金累丝花卉的蜜蜡步瑶。
      
      “母亲莫催,我来了。”随着笑声,华兰掀开帘子,鬓边插了一枚和母亲同色红宝石镶的喜鹊登梅簪,身上一件玫瑰金镶玫红厚绸的灰鼠袄映着少女的脸庞红润明媚,“母亲,刚才我瞧见明丫头身边的妈妈急匆匆的往房里去,莫非您要把明丫头也带上?还是免了吧,她身子不好,吃过晚饭就歇下了,这会儿没准都瞌睡着了。”
      “歇什么歇,今儿她非去不可。”王氏冷声道。
      
      华兰看着王氏,低头沉吟,轻声屏退那两个小丫鬟,然后上前一步到王氏身边,试探着问:“母亲莫非是为了老太太要养女孩儿的事?”
      果然,王氏冷哼一声:“你老子好算计,打量着我不知道他打什么主意!刚刚压制了那狐狸精没两天,这会儿又想着怎么抬举她了!我原先不说话,是想着老太太这么多年都不待见她,想也不会要她的女儿,谁知……哼!真是龙生龙凤生凤!你那好四妹妹,这几天日日服侍在老太太身边,端茶递水,低声下气,可着心儿的陪小意,哄人开心,如今寿安堂那里里外外都把她夸上了天,说她仁孝明理,是老太太跟前第一孝顺的孙女。我估摸着,今晚你父亲又要催老太太下决心了。”
      
      华兰神色一重:“所以母亲打算把明兰推出去,让老太太养她?”
      “便宜谁也不便宜那狐狸精!”王氏啐道。
      
      华兰想了想,高声道:“彩佩,进来!”
      一个身着宝蓝色云纹刻丝比甲的小丫头进来,躬身行礼:“姑娘什么吩咐?”
      “去,告诉刘妈妈,给如兰姑娘也收拾一下,待会儿我们一块儿去老太太那儿探病。”华兰说道,王氏面色紧了紧,彩佩应声出去。
      王氏忙责道:“让如兰去干什么?”
      “母亲知道我要干什么?”华兰静静的。
      
      王氏看着女儿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我自是知道明兰是不顶用的,可,可我如何舍得如兰去,她的性子早被我娇养坏了,还不曾好好教导,怎么能去老太太跟前吃苦。”
      华兰暗自咬了咬嘴唇,凑到王氏耳边轻轻说:“难道你想看那女人得逞。”
      
      王氏咬牙,华兰看母亲心动了,说:“母亲就算把明兰推到前面,只消父亲一句话便会被挡回来,‘让老太太养女孩儿不过是聊解寂寞,送个病秧子过去没的累坏了老太太’,那时太太如何说?只有如兰去方行。一则,太太把亲生女儿送给老太太养,在父亲面前可得个好,博个贤孝之名,二则如兰性子骄纵,在老太太跟前也可收收性子,三则,倘若老太太养的是墨兰,没准几年后又和林姨娘亲上了,要是养着如兰,如何与太太不亲;这可一举三得。”
      
      王氏面色一动,似乎犹豫,华兰又说一句:“寿安堂就在府里,太太要是想如兰了,尽可时时去瞧,要是不放心,但指些可信得力的妈妈丫鬟就是了,难不成如兰还会吃苦?”
      王氏在心里踱了几遍,狠了狠心,出门时,就把如兰和明兰一起带上,盛紘正在外屋等着,看见出来大大小小好几个的,有些惊愕,王氏笑道:“今儿个听大夫说,老太太大好了,趁这个机会,把几个小的也带上,也好在老太太跟前尽尽孝心,栋哥儿太小,就算了。”
      盛紘点点头。
      
      一行人离了正房,前后拥着丫鬟婆子,当中两个妈妈背着如兰和明兰,步行来到寿安堂,看见房妈妈正等在门口,盛紘和王氏立刻上去寒暄了几句,随即被引入房里。
      
      屋里正中立着一个金刚手佛陀黄铜暖炉,炉内散着云雾,地龙烧的十分温暖,临窗有炕,炕上铺着石青色厚绒毯,盛老太太正歪在炕上,身后垫了一个吉祥如意双花团迎枕,身边散着一条姜黄色富贵团花大条褥,炕上还设着一个黑漆螺钿束腰小条几,几上放着杯碗碟勺,另一些点心汤药。
      
      盛紘和王氏进门就给盛老太太行礼,然后是几个小的,盛老太太受完礼,让丫鬟端来两张铺有厚棉垫的直背交椅,还有若干个暖和的棉墩,大家按次序坐下,盛紘笑道:“今日瞧着老太太大好了,精神头也足了,所以带着几个小的来看看老太太,就怕扰着您歇息。”
      
      “哪那么娇贵了,不过是受了些凉,这些日子吃的药比我前几十年都多!”盛老太太额头戴着金银双喜纹深色抹额,面色还有些白,说话声也弱,不过看着心情不错。
      
      “都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老太太一向身体硬朗,都是这次搬家累着的,索性趁这次机会好好休养休养,多吃几贴强身健体的滋补药才是。”王氏笑道。
      
      “我倒无妨,就是连累你们两口子忙上忙下的,这几日也没睡一天好觉,瞧着你们也瘦了一圈,这是我的罪过了。”盛老太太淡淡的说。
      
      王氏忙站起来:“母亲说这话真是折杀儿媳了,服侍老人伺候汤药本是为人媳妇的本分,谈何最后,儿媳惶恐。”盛紘见王氏如此恭敬,十分欣慰。
      
      盛老太太微笑着摆摆手,眼睛转向窗棂:“这两天委实觉得好了,今天还开了会儿窗,看了看外头的白雪。”
      华兰笑道:“老太太院子里也太素净了些,要是种上些红梅,白雪映红梅,岂非美哉!小时候老太太还教我画过红梅来着,我现在屋里的摆设都是照老太太当初教的放的呢。”
      盛老太太眼中带了几抹暖色:“人老了,懒得动弹;你们年轻姑娘家正是要打扮侍弄的时候呢,如何与我老婆子比。”
      
      正说笑着,门帘一翻,进来一个端着盘子的丫鬟,身边跟了一个小小的身影,王氏一眼看去,竟是墨兰,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了一半。
      只见墨兰巧笑嫣然的上前来,从丫鬟盘子里端下一个合云纹的白底浅口的莲花瓷碗,笑着说:“老祖母,这是刚炖好的糯米金丝枣羹,又暖甜又软乎,且不积食,您睡前润润肺最好。”说着端到盛老太太身边,房妈妈接手过来。
      看见她这般作为,王氏觉得自己的牙根开始痒了,盛紘却觉得眼眶有些发热,华兰不屑的撇了撇头,如兰和明兰一副瞌睡状。
      
      盛老太太吃了口炖酥的蜜枣,微笑着说:“瞧这孩子,我说她不用来,她非要来,天儿怪冷的,就怕冻坏了她,可怜她一片孝心了。”
      房妈妈正一勺一勺的把蜜枣送上去,一边也笑着说:“不是我夸口,四姑娘真是贴心孝顺,老太太一咳嗽她就捶背,老太太一皱眉她就递茶碗,我服侍老太太也是小半辈子了,竟也没这般细心妥帖呢。”
      
      盛紘欣慰道:“能在老太太跟前服侍是墨儿的福分,终归是自己的孙女儿,累着点算什么,墨儿,要好好伺候的老太太。”
      墨兰俏声答是,笑的亲切可人,王氏也笑道:“说的也是,到底是林姨娘在老太太身边多年,墨儿耳濡目染,多少也知道老太太的嗜好习性,自然能好好服侍老太太。”
      此言一出,几个人都是一怔,屋内气氛有些发冷,墨兰低下头不语,眼眶有些发红。
      
      盛紘不去理王氏,把身体朝前侧了侧,径直了说:“之前和老太太也说了,您年纪大了,膝下凄凉,不如养个孩子在跟前,不知老太太意下如何?”
      盛老太太摇头道:“我一个人清净惯了,没的闷坏了孩子,不用了。”
      
      “母亲这样说,儿子更加不能放心,”盛紘接着说,“这次母亲病了一场,登州几个有名望的大夫都说,您这病一大半是心绪郁结所致,您常年独居,平日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肝脾郁堵,愁绪不展,太过寂寞了对老年人不好,不能总关着院门;所以保和堂的白老爷子才说,让您养个乖顺的孩子承欢膝下,一来可以排遣寂寞,二来也不会太累着您老人家;何况您饱读诗书,能够得到您的提点,是孩子的造化。”
      
      盛老太太见不能推脱,便叹了口气,看了这满屋子的人一遍,似有些无奈:“你觉着哪个孩子来我这儿好?”
      盛紘大喜:“这自然由老太太自己挑,找个乖巧妥帖的,合您心意的,也好让您日子过有滋味些。”
      
      王氏微笑着,接上:“是呀,家里这许多女孩儿,总有一个您可心的,华儿能有今天的见识,多亏了在老太太身边待,现下里如儿顽劣,明儿无知,要是老太太能点拨点拨,那可真是她们的造化了。”
      
      盛老太太看了看表情各异的夫妻俩,抻了抻身子,略微在炕上坐直了些:“还是问问孩子吧。”说着,先看向墨兰,问:“墨姐儿,我问你,你愿意跟着我住在这里吗?”
      墨兰红着脸,细软着声音回答:“自是千般愿意的。且不说老太太是老祖宗,孙女理应尽孝,再者,老太太见多识广又慈心仁厚,对墨儿有莫大的恩惠,墨儿愿意在老太太跟前受些教诲。如今,除了大姐姐,我算是姐妹里最大的,没的我不出力,反让妹妹们受累的。”
      王氏笑道:“墨姐儿真长进了,一忽儿功夫想出这许多由头。”
      
      盛老太太点点头,又转过头去看如兰:“如丫头,你来说,你愿意跟着祖母住在这里吗?”
      如兰小姑娘正在打瞌睡,猛不丁的被点到了名,慌慌张张的站起来,四下看了看,一脸茫然,王氏头上冒冷汗,后悔刚才出门时没有好好教女儿说辞,真没想到老太太会当众发问,这下只能看女儿自由发挥了。
      
      盛老太太看如兰一脸懵懂,笑着又问了一遍,如兰一边转头去看王氏,一边期期艾艾的:“……为什么要住过来?……太太也住过来吗?我的屋子…能全搬过来吗?”
      盛紘虽然内定了人选,但还是看不得如兰这样,呵斥道:“老祖宗要你过来是抬举你,怎么这般没体统?!”
      
      如兰被父亲骂了,当下眼眶里转了几转泪珠,小脸涨的通红,眼看就要哭出来;王氏心疼,却不敢当着面去哄,华兰轻轻过去,把妹妹领回来,掏出手绢给她擦脸。
      盛老太太笑着摆摆手,又转头去看最后一个:“明儿,你出来,对,站出来,别怕老祖母问你,你愿不愿意住到这里来,和老祖母一起住呢?”
      
      冒牌的明兰小同学,其实刚才也在打瞌睡,但是这会儿已经全醒了,和如兰的狼狈不一样,她是具有长期的瞌睡经验的,读法律的人都知道,政法不分家,政治课那漫长的战线上,处处留下了她战斗的口水印;修炼到第二学期,神功初成,她可以做到即使在瞌睡中被随时叫起来,也能清楚的回答问题。
      
      所谓技多不压身,没想到上辈子大瞌睡的功夫这辈子也能用上,被叫到名字后,明兰很淡定的挪到前面,答道:“愿意。”
      就好像人家问她是要猪后腿肉还是猪前腿肉呀?她很镇定的回答,要猪头肉。
      
      盛老太太似是没料到,顿了顿,看向众人,盛紘夫妇和几位小姐的表情都一样,显然六姑娘呆傻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人刘德华从偶像派转型为实力派还出了几张通告呢,这六姑娘怎的也不事先拍个预告片?
      
      老太太沉默了一会儿,清了清嗓子:“明儿倒是说说,为什么愿意到我这儿来?”
      王氏有些紧张,老太太和这个傻丫头连话都没有说过几句,明兰如何解释,总不能说她们祖孙俩心有灵犀,所以情比金坚吧。
      
      明兰她很不愿意装出一副天真的样子,那样太假,可是人类最大的优点就是向现实妥协,哪怕她是火星人,这会儿也得入乡随俗。
      
      于是,明兰忍着心底自鄙的呼号,糯声糯气的磕磕巴巴着:“父亲说,老太太生病是因为没人陪着,有人陪着,老太太就不会生病了,生病很难受,要吃苦药的,老太太别生病了。”
      
      这个回答非常完美,兼具了艺术性和实用性,屋里一片安静,盛老太太有些窝心,盛紘再次欣慰了,王氏舒了口气,华兰暗暗希冀,墨兰惊觉姐妹里还卧虎藏龙,如兰又开始瞌睡了,而明兰被自己酸倒了牙。
      
      她衷心崇拜那些四十大妈还坚持要演十八姑娘的实力派女演员们,她们的精神和牙龈一定都异于常人的坚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种田文的好处就是慢慢的,细火的,大家多看一章少看一章都不会觉得难受的,这多好啊。
    请大家踊跃留爪,这是RP的体现哦。



    草根学徒成长史
    冷门但十分好看的西方魔法文,已肥可杀



    [HP]罗兰小姐的终身大事
    一种18世纪的优雅,有些简奥斯汀的笔触



    巴黎橘子音乐日记
    当初是去找她做封面的,谁知发现了这个,很好听的音乐哦



    神仙进修班
    清新可爱的好文,完结。



    征服
    绝世无双的好文噶!据说是夜安大人的马甲,我在坑里,也不让坑外的好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