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那一刹,戚少商凝望的眼有些出神。
那一瞬,他予他万死承诺。
那一笑,他得他一世风流。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戚少商顾惜朝 ┃ 配角:萧重逸李樊 ┃ 其它:战场情深不寿

一句话简介:短介绍


  总点击数: 649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1 文章积分:114,937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纯爱-古色古香-东方衍生
  • 作品视角: 主受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逆水寒
    之 王道四周年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3671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烽烟尽处

作者:空小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正文

      烽烟尽处•空城
      
      夕阳染了红,在山与山之间化成了血块似要沉下去。
      凤阳关口,宋军方才经历的一场恶战,硝烟还没落去,黑晕晕的,跟着天际间弥漫开来,火把吞吐的光都有些凄凉。
      血染山河,尸骨如山。
      北风一过,竟开始下雪,雪片染了暗红,叫那焦灼的景象更加凄厉。赫连春水正带着一队人马清扫战场,此时前方来报说辽军已退扎五十里外的凤阳亭,十天内大致不会有动静。赫连春水嗯了一声,转身问顾惜朝如何看,顾惜朝都未下马,紧了紧缰绳,道,「既然走投无路,还不如走一步说一步。」
      「你也累了,先回去歇着,这里我来就行。」说着赫连春水上了马,嘱咐顾惜朝道,「那死不了的东西活个百八十岁不成问题,你也别太担心。」
      顾惜朝冷冷一笑,「我不去,等着替他收尸。」眼神却有些飘忽,微卷的发打了雪花,让人看着想要掉泪。
      「知你狠,却也不必如此。戚少商前些年得罪的人,自要他自己去解决。」
      「他杀了那萧重逸的义弟,人家要杀他,也是理所应当。」顾惜朝轻描淡写,却忍不住继续搜寻躺在雪地里的尸骨,真要到「收尸」的那一刻,他心里却莫名地直抖,生怕看到什么裹着裘皮盔甲之人死气沉沉地瞪大了瞳孔地看着自己,顾惜朝叹了口气,决定道,「不过他萧重逸要杀我顾惜朝的人,还不够资格。」
      赫连看了他一眼,眉头也跟着皱起,「那你打算如何?戚少商定然是没死,或者说那姓萧的不会让他这么容易死,凤阳亭一役在所难免,却要想个好的对策。」
      顾惜朝点点头,「解铃还须系铃人,这凤阳亭一役与宋军与你赫连无关,是我二人与他萧重逸的事。」
      说罢顾惜朝打马先行,赫连雪中摇头叹气,「真是对儿冤家。」
      
      夜风吹的是正北风,呼啸的风雪吹的大帐顶呼呼作响。顾惜朝刚收到萧重逸遣人送来的书信,他借着烛灯大致扫了一遍,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将那信笺借着那火烛烧成了灰,开了手中的小玉瓶不假思索地一口气吞了,这才抖了抖青衣站起,披着黑袄默默地走出大帐,不惊动任何兵士,顾惜朝一跃上马,借着大雪奔了个没影。
      
      到凤阳亭还有一段距离,顾惜朝加快了马速。
      忽然,体内的药力上来,胸内剧痛,让他险些跌下马鞍,他紧了缰绳,手心冒汗,却还不停催紧马儿前行。
      他忽而记起这数年往昔。
      五年前在汉水,他重遇戚少商,当时他重伤在身,那人以身试药,救了自己一命。
      四年前,他随戚少商大闹了辽家北院大王的府邸,只搅得他上京城鸡犬不宁,人人自危。
      三年前,他们来到凤阳关口,只遇到赫连军。
      两年前,突遇北院王长子萧重逸,从此恩怨纠葛,牵牵扯扯,理不清,道不明。
      直到三个月前,戚少商于战场与萧重逸义弟李樊交战,李樊被冷箭射中心肺,不治身亡。戚少商重伤。
      
      对于李樊的死,顾惜朝头一次叹气。
      「人死不能复生,戚少商你这一箭杀了萧重逸的知音。」
      戚少商知他心堵,道,「我知你惋惜,可是刀剑无眼,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何况这一役,关乎凤阳城千千万万百姓的身家性命,我不敢小觑。」
      顾惜朝抿唇一笑,「你道他现在有多恨你?」
      戚少商笑了笑,反问道,「若是今日死的是我不是他,你……」
      顾惜朝接道,「和萧重逸想杀你一般,杀了他,千刀万剐。」
      诚实得有些悲戚,戚少商握紧了他的手,传递的温度似乎有些分明的冷清。
      身为知己者死,他萧重逸恨戚少商,恨不得千刀万剐了他也不足泄愤,只因李樊是他的知己,萧重逸无法释怀,若换作顾惜朝,亦是如此。
      
      顾惜朝握紧了缰绳,思绪跟着胸口的沉闷飘回。
      他算准了时辰,凤阳亭前,萧重逸一身白衣,风流坦荡,眉梢带着冷冰冰的凌厉,只看一眼顾惜朝,便是恨入骨髓的痛。
      顾惜朝一跃下马,实话说,他佩服眼前这人,他抬手一揖,「萧大人别来无恙。」
      萧重逸嘴角一弯,风沙中,唯一的一抹绿色,「顾公子好气魄,信中说独自一人,你果真守约。这四周埋伏了三千余兵,今日,你休想活着出去。」
      
      顾惜朝勾唇一笑,「未必。」
      萧重逸道,「顾惜朝,我恨透了你。不要说李樊曾经如何佩服你,他如今死在你二人手里,我真恨不得将你们千刀万剐。」
      顾惜朝正色道,「我知。」
      「不,你不知。」萧重逸的眼神有些凄厉,满眼的悲哀,「你道戚少商是你的知己,我却也有我的,如今你要拿什么赔给我!你究竟要拿什么赔给我!」说到最后,他声音凄苦,几乎吼了起来。
      顾惜朝叹气,「战场之事,刀剑无眼,李樊的死,不能全怪戚少商。」
      萧重逸悲绝地大笑道,「我以我之意对李樊,他却离我而去。我恨他,也恨你,我不讲什么江湖道义,什么兵阵无情,我只想他回来我这里……却终究做不到。」
      
      几乎是瞬间,萧重逸提弓瞄准顾惜朝道,「于他,我是再追不回来……那就让我也送你上路!」
      “嗖”的一声……
      顾惜朝闪躲间,突然一个兵士服的身影闪出,一把扯住顾惜朝旋转间,挡住自己的身体有些抖,冷箭入肉的声响,「呃……」
      跟着来人沉在顾惜朝胸口前的眼神一紧,一口血吐出,顾惜朝喊道, 「戚少商!」
      萧重逸冷笑,「很好,戚少商你好本事,没想到三千精兵都困不住你,实话告诉你吧顾惜朝,他三天前就逃脱了我的大牢,却没想到,他竟然一直躲在辽营中,只等着你来送死。」说到最后一句,萧重逸更是咬牙切齿,嫉妒得发狂。
      他的李樊,再也无法与他这般同生共死。
      想到此处,抬手又是一箭。
      顾惜朝推开戚少商,一个利落的转身,徒手接下箭头,顿时手心鲜血淋漓,戚少商挡住他的身体,喘息道,「别……你斗不过他!」
      顾惜朝吼道,「戚少商你闭嘴!」说着扶住他站不住的身体,点了他止血的穴道,嘱咐道,「不可运功。」
      戚少商竟然凌然一笑,皱眉道,「还道你是真有心计,却没想到关键时刻,也这么蠢。」
      顾惜朝瞪他一眼,「你我彼此。」然后站起对着萧重逸道,「我知你今日必要取我顾惜朝的命,不如我们打个赌如何?」
      萧重逸好笑,「哦?赌什么?」
      顾惜朝轻描淡写道,「赌一睹今日生死。」
      「赌注呢?」
      「顾某一条命。」
      「好。」萧重逸道他是条好汉,「你若赢了,便放你们走,你若输了,不止你这条命,还有凤阳城千千万万的宋人,全部跟着陪葬。」
      戚少商脸色苍白,却挣扎着站起,背脊的血顺着流下,他却早已不知痛感,顾惜朝回看了他一眼,问道,「大当家,可还有气力冲出去?」
      戚少商看他那一笑,一时失神,跟着潇洒一笑,「当然。」
      萧重逸冷冰冰一声,「进攻。」
      
      道是三千兵将蜂拥而至,直将这黄沙海地弄得红尘万里。
      那一方,萧重逸眼角湿润开来,竟是迸溅出的血花,黄沙中,他似乎看到了李樊的笑,那么执着,那么坚定,却简单,他说「重逸,你我了了这些事便一起归隐如何?」
      月牙湾,萧重逸搂上他的腰,承诺道,「万里山河,至死不休。」
      那一笑,便是永恒。
      
      却突然,兵锋间,血花四溅,白雪跟着飘落,凄冷残酷。
      萧重逸举起弓的手有些颤抖,对准顾惜朝的心口,满弓是一箭,羽箭射穿了三人的身体带着无边的恨直直楔入那人的背心。
      却刹那间,萧重逸看到戚少商的眼光,不舍,大惊,疯狂……
      而顾惜朝竟然噙血一笑,冷厉得让人心寒。
      戚少商接过顾惜朝的身体,跟着胸口被他口中吐出的黑血染了满,「惜朝……!」
      
      萧重逸一瞬间的失神间,戚少商拔掉扎在自己身体上的箭头跟着运满了内力向着萧重逸方向放了出去……
      也是闷闷的入肉声——那一箭头直直穿了萧重逸心间上两分,来了个透心穿。
      戚少商喘息吼道,「你杀他……我照样将你千刀万剐。」
      那方萧重逸惊恐的眼神倒地,却似乎了却了一桩心愿,死在他二人手里,死而无憾。
      这是李樊临死前说的,他说「重逸,你的执着……会害苦了你,你看我都释怀了,还不够么?死于他二人之手,李樊死而无憾。」
      萧重逸终于明白,他的李樊究竟为谁痴,为谁狂,终其一生,他也无法理解。他只想着为他报仇,却没想过那人想要的不过也是与他携手共度余生,罢了……
      
      戚少商如惊了的豹,风雪中,红色漫天间,他已神龙在世,风云无间。
      他说,顾惜朝,若是死,还了你真半生的债再死!
      血光中,狂风呼啸,顾惜朝气若游丝,却不忘狠狠道,「顾惜朝就是死也不死得这么窝囊,你戚少商若活五十年,我便活五十年,你要是死也要死在我手里!」
      冲锋中,戚少商狠狠答应道,「一言为定!」
      ……
      终于,萧重逸放了戚顾二人。
      他也深知,顾惜朝中了他的「方恨少」这种毒,活不过明年开春。萧重逸未死,却辞了辽军统帅的职务,带着李樊的尸骨流浪边关。
      
      尾声
      
      来年开春。
      凤阳亭里弹上了好听的三弦琴。
      隐约间,有杯酒撒地的声音——那是在祭祀姓李的将军。
      有隐约的谈话声传来——
      「是赴约前服的药?」白衣人惊问。
      「不错,先服了解药,然后挨了他一箭,没想到那人连□□都懒得换一换,倒叫我捡了便宜。」回答的人慵懒地斜倚在亭柱上,清风浮影,风华尽显。
      「害我寻遍了天山,为你找那续命的药,惜朝,这叫我情何以堪?」
      「这不是看你戚大当家气力好,顺便使使嘛!」
      「你……」戚少商气馁,「倒是那心口的伤这辈子都愈合不了了罢,」说着就有些不老实的手去抚了抚对面人的心口,道,「若是你真的死了,我也会将那姓萧的追至天涯海角,将他千刀万剐。」
      顾惜朝转头冲他一笑。
      此生——
      足矣。
      那一刹,戚少商凝望的眼有些出神。
      那一瞬,他予他万死承诺。
      那一笑,他得他一世风流。
      
      烽烟尽处•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2010年2月28日于加拿大埃德蒙顿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