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依旧(宝莲灯同人)

作者:林青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

      瞪着面前的夕华和七儿,她们两个毫不退缩的直面自己,脸上丝毫看不出有悔过的意思,玉帝不禁更气。只是这一个身份敏感,一个是自己的女儿,他也不想重罚。只要她们肯认错,自己就有了台阶可下,也就可以对她们从轻发落了。
      暗自思量了一番,玉帝勉强压下怒气,先向七儿沉声道:“七儿,你知罪吗?”七儿柔声回到:“七儿知罪。”
      哼,总算还知道天高地厚,见七儿主动认罪,玉帝心中舒服不少,继续道:“那你何罪之有啊?”
      “七儿最大的罪,是不该托生在一个冷酷无情、全无仁爱之心的帝王之家。”七儿的声音依旧是轻柔的,但在玉帝听来,不禁怒火中烧,拍案而起:“大胆!”
      七儿丝毫不为所动,接道:“你错了,七儿胆子不够大。”
      玉帝冷哼一声,复又坐下,怒瞪着七儿。
      顿了顿,七儿幽幽地继续道:“但有机会,七儿一定效仿姑姑!”
      玉帝气的大喝:“住口,来人啊,把她给我拉将下去,幽禁起来,面壁三年!”说到后来,几乎咬牙切齿。
      七儿仍是八方不动,面带讽刺的幽幽道:“父皇,三年太短了!”
      “太……”七儿的话堵得玉帝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看着自己的父皇如此这般,想起前事,七儿热泪盈眶的大声道:“凡心是禁不住的,七儿宁愿下界去做几十年便死的凡人,也不愿在这冷酷的天庭里再多活一天!”
      大金乌看的发急,却什么也做不了。
      玉帝被气的面红耳赤:“来人呐,将她压将下去。”
      七儿并不反抗,乖乖被押走。看着大逆不道的女儿被押出瑶池,玉帝仍是气冲牛斗,喘息不起。
      眼见七儿被押走,哪吒气愤不已:这玉帝老儿太不讲理了,这姑娘倒是很值得人钦佩!
      夕华自入瑶池便如老僧入定一般,不动不言,连眼神也没有丝毫波动。看的一旁的大金乌心情沉重。
      直到,七儿向玉帝坦陈自己的“罪行”,她眼中才有了一丝波动。自己眼见朋友遭此噩运已是恼恨、伤心不已,更遑论七儿!受难的是亲姑姑,发难的是父亲,助纣为虐的是哥哥,定然伤得更重、更痛。
      玉帝喘了半天粗气,才想起还有个夕华等着处置呢,好不容易才压下心中的滔天怒火。
      “夕华仙子,你知罪吗?”玉帝瞪着夕华,眼中闪动着寒光,要是你也敢大逆不道,朕绝不会给天外天留面子。
      听见玉帝冷冷的问罪之语,夕华抬起头,直面玉帝:“启奏陛下,小神治罪!”
      听了夕华的话,玉帝可没有放下心,唯恐她和七儿一样说的是反话。
      于是继续冷冷道:“哦,那你又是何罪之有啊?”
      “阻挠圣命,妨碍公务之罪。”夕华不疾不徐,缓缓道。
      一侧的大金乌微低着头,谁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见夕华认罪认得干脆,玉帝暗暗舒了口气,总算有一个老老实实认罪的了!
      “很好,夕华。这人哪,犯了错并不可恶,可恶的是不知道自己犯了错,更可恶的是知道自己犯了错却不改。夕华今日能够知错,朕很欣慰。朕也相信,夕华你一定会改过。罢了,今次念你初犯,朕决定对你从轻发落……”玉帝今日被瑶姬和七儿落的面子,总算在夕华这里找了回来,心情大好,决定轻轻的罚一下夕华就算了,只是一时还没想到怎么罚,于是抚须思量。
      夕华淡淡的接口:“夕华犯了错,受罚是应该的,陛下不用为难。只是夕华有一事不明,烦请陛下解惑。”
      大金乌猛的抬起头,皱着眉头看着云淡风轻的夕华,眼中满是凝重!
      听了夕华谦恭的话语,玉帝龙心大悦,眉梢都带了喜色,不以为意的道 :“呵呵,夕华你初来三界,不必拘束,有什么不明白的,你尽管问。”
      夕华定定的看着玉帝,声音平缓,一字一顿道:“ 天条为三界之圣法规条,神圣不可侵犯,瑶姬长公主触犯天条,其罪不小,受罚理所应当,然否?”
      听夕华提到瑶姬,玉帝心中不喜,沉声道:“不错,天条高高在上,凌驾于三界之上,任何人触犯天条都要严惩不怠,瑶姬当然不例外,而且她身为欲界女神,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夕华,你身为执法天神,维护天条是你的天职。夕华你涉世不深,今次的事朕就不追究了。但是,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夕华,你,可明白?”
      “明白!”对玉帝灼灼的眼神毫不在意,夕华淡淡的回道。
      “明白就好。”玉帝语气稍缓。
      夕华继续道:“瑶姬触犯天条,理应受罚。但杨家父子四人并未触犯天条,为何惨遭杀身之祸,死后亦不得安宁,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见夕华哪壶不开提哪壶,而且对自己这般质问,玉帝怒目圆睁、怒不可遏:“大胆,你,你……”
      不理气的说不出话的玉帝,夕华继续不急不缓的道:“而且,犯天条的瑶姬尚且只是被罚压在桃山之下思过,并无性命之忧;反而是并未犯天条的杨家四口死于非命,魂魄亦不得安宁?陛下,上古大神设立天条是为维持三界秩序,理应公正公平,对三界生灵一视同仁。敢问陛下,处置瑶姬一家之事公正否、公平否?”
      殿内抽气声此起彼伏,玉帝气的说不出话来,只是瞪着夕华。大金乌已经闭上眼睛不想再看眼前的一切。天蓬元帅和卷帘天将也只能对视苦笑!一时间,偌大的瑶池,除了夕华清雅的声音,鸦雀无声!
      “另外……”说到这里,夕华顿了顿,长出了口气,继续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为仙者应该仁爱慈和,杀生乃是大忌。陛下主宰三界多年,为仙中王者,对这一点绝对比我更加清楚明白。小仙想问,为何陛下今日会下那样的旨意——将瑶姬捉拿归案,将杨天佑、杨蛟、杨戬、杨蝉父子四人就地正法,打入万劫不复之地?不知这般草菅人命,可符合为仙之道?”想到杨家的惨状,夕华心中生怒,声调不知不觉提高,到最后已经变成厉喝。
      想到如今万事皆休,心中一阵悲怆。再看见玉帝,已是脸色铁青,喘着粗气。苦笑着叹了口气:“如今已尘埃落定,多说无益。夕华只想知道,陛下对今日之事可有一丝一毫的后悔;假若未遭变故,杨家两个小儿逃出生天,陛下可会不依不饶,决意斩草除根……”
      “住口,大胆夕华仙子,竟敢以下犯上,还不向陛下请罪!”眼见场中状况一发不可收拾,大金乌唯恐夕华再说出什么惊人之语,更加刺激到玉帝,终于忍不住开口喝住夕华。
      对大金乌的厉喝,夕华毫不理会,只是定定的看着喘着粗气、脸色不停变幻的玉帝。向玉帝拱手作礼,一字一顿道:“还望陛下,指教!”
      眼见夕华心有怨愤,寸步不让,句句诛心之言,大金乌也只能摇头叹气。
      殿内伺候的星君、仙娥唯恐被陛下的雷霆之怒殃及到,个个屏气凝神,垂下脑袋。天蓬元帅也和他们差不多,只是,他似乎想知道玉帝会怎么反应,于是时不时偷眼向御台望去。
      偌大的瑶池鸦雀无声,只剩夕华一动不动,静静的与玉帝对视。
      半晌,业已冷静下来的玉帝,看着眼前眼神清亮的仙子,忍不住叹了口气。出人意料的,玉帝现在已经没有一丝怒气了。多久了,多久都没有见过这般心思明净、单纯正直的人了?她问这个,该怎么回答呢,自己已经不记得多久没用这么单纯的、个人的思想想事情了,唉!
      见夕华仍是倔强的等着自己的答案,玉帝沉声道:“你想知道朕如今有没有认为下旨诛杀杨家满门是朕做错了。那么朕告诉你,没有,朕根本就没做错,又哪里来的后悔。”
      玉帝的回答,让夕华微皱了眉头。
      紧接着,玉帝偏头向肃立一侧的天奴吩咐道:“天奴传旨:瑶姬不守清规,触犯了天条,朕已将她压在桃山之下,天庭的各路神仙要以此为戒,凡有动凡心者,一律严加惩处,绝不手软!” 一道旨意掷地有声,殿内众人噤若寒蝉。
      不理其他,玉帝看着夕华继续道:“还有,你今日这般质问于朕,以下犯上,朕可以不与你计较。但是……”说到最后,语气蓦地提高,眼中厉芒闪过“没有第二次。朕不想认为女娲娘娘的弟子,不明礼数、不知尊卑!”
      见玉帝暗指自己不明礼数、不知尊卑,还累及女娲娘娘。夕华忍住了即将冲口而出的话,自己一人当然可以无所顾忌,可却不能不考虑娘娘和天外天。而且自己今日似乎有些咄咄逼人了,对象还是三界的主宰——玉皇大帝。呵,自嘲的一笑,罢了,自己已经得到想要的答案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于是闭上了眼睛,一语不发。
      见夕华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不论是玉帝还是大金乌都松了口气,真让她再这么不依不饶下去,可真是不好收拾了。
      “好啦,今日之事,朕就罚你在想清楚朕为何这么做之前,就呆在天庭,不准出南天门一步。”见夕华低头不语,玉帝也不与她计较,挥挥手:“你下去吧。”
      尽管夕华一刻也不想呆在天庭,可又不能直接反对玉帝的旨意,只能闭口不言。见玉帝让她退下,只能施礼告退。
      这里发生的一切,早把个哪吒气的七窍生烟。哪吒依稀看着夕华眼熟,却又想不起来。继而听了夕华的话,知道这玉帝老儿竟然不干好事,暗咒不已。他气怒之下,变作一只马蜂,将玉帝蛰的满身大包。满殿的人却束手无策,玉帝于是让大金乌去寻瑶姬将天眼拿回。
      出了瑶池,大金乌略一踟蹰,终是忍不住和值守的天将暗中打探夕华的去向。待得知夕华并未回披香殿,而是一个人往天河方向去了。大金乌叹了口气,也向天河走去。
      却说今日这么一场大闹,影响不小,却着实没用多长时间,自夕华追下天庭到现在也不过一个时辰左右。这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天上不过一个时辰,下界已是过了两个多月了。
      ——————————
      两个月前,杨府。
      将杨家四口验明正身之后,大金乌即刻率领十万天兵天将,押着三个仙子,回了天庭复命。杨家四口的尸身就在破落的院中躺着,分外凄凉。
      哪知,夜半子时时分,原本躺着的杨戬杨婵身体一齐泛出淡淡的光芒,渐渐将他们笼罩起来。光芒由淡变浓,两个人的身体被笼罩在这片光芒之下,从外根本看不清楚。片刻之后,光芒慢慢淡去,杨戬杨婵的身体渐渐清晰,只是已与原来有所不同,他们从小孩子变成了大人。
      待光芒散尽,二人几乎同时缓缓睁开双眼,继而踉踉跄跄的站起身来。
      二人迷茫的四处打量,待看到庭前挂在廊上被风吹的叮咚作响的已经不完整的风铃时,意识也渐渐恢复,最先出现在他们脑海中的就是父兄惨死、家破人亡的画面,两人一惊,热泪盈眶的对视。
      虽然二哥变了模样,但杨婵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哥哥,她伤心又惊恐,哽咽着叫了声:“二哥!”
      二郎也在第一时间认出了自己的小妹,他也是惊惶无措,泪流满面:“三妹!”兄妹俩几乎无语凝噎。听着耳边的风铃时,二人蓦地想起惨死的父兄,猛的转头冲到躺在不远处的杨天佑和杨蛟前跪倒在地。
      两兄妹抚着父兄的尸体痛哭失声:“爹,爹……大哥,大哥……呜呜……”,
      两个悲伤过度,惊恐万分的‘孩子’只顾伤心,并未觉察到他们已经被人盯上了。几只妖精早已盯了他们好几天,之前只因杨家有仙气笼罩,不敢放肆,却也没有因此放弃。他们亲见大批天兵天将下凡来到杨家,而且似乎来着不善。几个妖精知道天兵天将并不是冲他们而来,于是大着胆子在杨家不远处潜伏着,想弄清楚究竟,于是亲眼见证了杨家家变。
      虽然看到美人胚子——小杨禅被打死,但他们并未死心。因惧怕遭了池鱼之灾,待到半夜,才进了杨家,恰巧见到杨家的一对小儿女不但死而复活,而且业已长大了十岁左右。
      两只狐狸精——五哥和狐妹——看的奇怪,不明白他们两个孩子怎么几天不见就变成大人了,于是向他们的老大询问。还是法力最强的虎精有些见识,一语道破天机:“他们中了催龄掌。”
      狐妹懵懂的问:“什么是催龄掌啊?”
      虎精耐心为他们解惑:“中了催龄掌,人的年龄瞬间可由十岁变成八十岁。”听得两只狐狸精惊诧不已。虎精不解,皱着眉喃喃道:“天蓬元帅,为什么不杀了他们,却把他们变成这样?”
      旁边的五哥立刻无耻的接道:“是不是,天蓬也看上这姑娘了?”为表忠心,他立刻亮出兵器:“先下手为强!”即刻就准备下去把杨婵给抓走。
      虎精并未理他,倒是旁边的狐妹埋怨他道:“五哥,他们都那么惨了,你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啊?”却被五哥厉声喝止,转过头继续撺掇那虎精。
      虎精思量半晌,到底怕杨家人与天庭还有什么瓜葛,继而连累到自己。咬了咬牙,沉声道:“走。”说完头也不回的大步而去,见状,两只狐狸精也只能随后跟上,一齐离了杨家。
      院中,杨戬看着父兄的惨状,想着家里发生的惨剧,伤心不已,悲愤异常。他哽咽着喃喃道:“这是怎么啦,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我们杨家,遭受这种灭门之祸,为什么,为什么?”说到后来,忍不住仰天大啸:“为什么?”
      哭累了,两兄妹慢慢平静下来。两个不算大人的大人,跌跌撞撞的将父兄的尸身抬进布置成简陋灵堂的厅中,安放在两张竹塌上。之后,杨戬木然的跪坐在父兄灵前,两眼发直,一语不发。
      杨婵找出一身母亲的素袍换上,充当孝衣。温柔乖巧的她并没有打搅正在发呆的二哥,含着泪为父兄净了面、梳了头,忍痛用白布为他们覆面。做完这一切,她默默地跪在了杨戬身旁。
      “他们管母亲叫长公主,那个大金乌,管母亲叫姑姑。我们的母亲,是玉皇大帝的妹妹。夕华姐姐也是天上的仙子,地位似乎并不比母亲和大金乌低。是玉皇大帝下令,灭我们杨家满门。一定是那个天蓬,故意救我们的!”杨婵的声音有些沙哑,但是,语调平缓,语气平和。只是未语泪先流,但却并未哭出声来。
      突逢巨变,一夕之间,她也长大了,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懵懂,只知撒娇玩耍哭泣。凭着当时那些人对瑶姬的称呼,确定了母亲的身份,弄清了事情的前因,并且一语道破天蓬对他们手下留情。
      听了杨婵的话,杨戬终于有了反应,他默默地流着泪,茫然而颓废的缓缓开口道:“他能救得了我们一时,能救得了我们一世吗?”
      自记事以来,家中富贵和乐,父母和睦疼爱儿女,兄弟姐妹之间手足情深,杨戬自小并未受过什么挫折,可说是一帆风顺。兼之生而聪敏,因此颇为自命不凡。如今遭逢巨变,什么都没了:父兄惨死,母亲不知所踪,自己和小妹靠着别人偷偷做了手脚才侥幸逃得性命,而且就算活下来,面对着那样一个绝对强大的敌人,又能活多久,下次还能有这样的好运吗……母亲和夕华那样厉害尚且无还手之力,自己和小妹两个渺小的凡人又怎么逃得掉,将来要怎么办?
      这么大的打击,杨戬接受不了,真的接受不了!他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光明,一点点的生机,绝望透顶、万念俱灰!
      听了二哥的话,杨婵也只能绝望的低下头,默然垂泪。
      二人虽对前途绝望,但父兄的身后事总要操办。于是二人只能强打精神。因二人年幼,加之深恐再有敌人来追杀,于是丧礼从简,以日代月,只停灵了三日,就张罗棺木,准备下葬。
      哪知二人前去买棺木之时却被拒之门外,店家声称不卖。二人无奈,只能换别家,却依旧如此,二人奔波一天,什么也没买到,只能气怒交加的回了家。他们知道,这是因为杨家父子惨死;他们俩又一夕之间长了十岁的缘故。城里的人认定他们家遭了妖怪,所以杨天佑和杨蛟惨死、杨夫人失踪、杨戬杨婵一夜长大。于是,避他们如蛇蝎。
      兄妹二人即伤心又难过,深深地体会到了人情冷暖。
      因为买不到棺木,无奈之下,只得以草席裹了父兄的尸身,匆匆下葬。二人跪在父兄墓前,默默地流泪、烧纸。
      过了许久,二郎目光呆滞的喃喃道:“爹,大哥,二郎无能,连副棺材都买不到。大哥,你要我们活着,可是你知道吗,活着比死了还难哪!”听着杨戬颓废而绝望的话,杨婵偏头定定的看着他。
      杨戬继续道:“我总感觉到,他们还会再来。”说完,愣愣的看着远处,目光空洞。
      杨婵忍不住心惊胆战,怯怯的问二郎:“那我们该怎么办?”
      听了小妹带着哭腔的话,杨戬回过神,继而苦笑连连:“怎么办?从此离开,隐姓埋名。”万念俱灰的二郎根本不敢想,再次遇上那些人,自己和三妹会怎么样,只能这样,希望可以逃得一条命。
      杨婵不赞成的摇摇头:“我们不能这样苟且偷生啊!”
      杨戬木木的接口道:“这不是我们的错,怪只能怪,母亲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们她的身份,为什么不早一点教我们一些本领,我们要是有母亲那样的本领,今天也就不会这样了!”说到后来,对母亲产生了极大地不满,几乎大吼出声。
      听二哥这样埋怨母亲,杨婵哭道:“你怎么能这样说母亲,父母辛辛苦苦养育我们十几年,他们给我们的爱,你难道没有感受到吗?”
      一番话说的杨戬闭目流泪,他并不是真的怨怪母亲,只是心中失衡,一时脱口而出。所以,被妹妹这样质问,并不开口辩解。
      见哥哥默默流泪,杨婵也知道哥哥并不是故意的,于是放缓了语气:“母亲这样做,一定有她的难处。母亲常说,天上一天,地下一年。母亲只是希望我们能平平安安地活一世,这在天上,不过是两三个月的时间。她只是没有想到,天庭这么快就知道了!”
      杨戬慢慢睁开眼睛,妹妹的话正说在了他心坎上。这一刻,除了惧怕,他对天庭充满了怨恨。你们都可以长生不老,千秋万载,为什么不放过只能活短短两三个月的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呢,为什么?
      顿了顿,杨婵讽刺的笑了笑:“更何况,就算母亲教我们本领又怎么样,你难道没看到夕华姐姐的下场吗?她的本领明明强过那个大金乌,他也答应如果输了就放我们走,到最后却出手偷袭夕华姐姐。那样卑鄙无耻,我们怎么会是他们的对手!”
      听妹妹提到这个,杨戬怒不可抑,一拳砸在地上:“无耻的神仙,卑鄙的天庭,混蛋!”如果不是那个卑鄙无耻的混蛋神仙,自己和三妹一定可以逃出生天,母亲也不用亲眼看着自己父子四人惨死,夕华也能趁机远离那个卑鄙的天庭。现在,也不知道她们怎么样了!
      杨婵也想到了这个,眼中愁绪更重。
      兄妹二人心中担忧,却又无能为力,只能默默祈祷,相顾无言!
      因家中再无他人,乡邻对他们厌憎,避之唯恐不及,几乎无人搭理他们。二人宁愿在墓前为父兄守灵也不愿回家去住,所幸天气暖和,二人在墓前搭了个草棚,每日自己弄些吃的,守孝不提。
      
    插入书签 



    到开封府混个公务员(出版名:《南衙纪事》)
    经典,好看,温馨,搞笑,荡气回肠,回味无穷……一句话,我喜欢。话说我追了好久了,就是有那么一点点那啥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