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中秋番外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戚少商、顾惜朝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短介绍


  总点击数: 1375   总书评数:3 当前被收藏数:2 文章积分:236,792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纯爱-近代现代-东方衍生
  • 作品视角: 主受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戚顾天下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7768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戚顾现代]过界番外——月饼

作者:四方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戚顾现代]过界番外——月饼

      中秋番外
      月到中秋分外明,想必在任何一个华人眼中,这个日子都别具意义。但二零一零年的中秋节,对戚少商带领的刑侦一队来说,却像是□□的倒计时,一分一秒都是催命符。
      “老大,又有受害者送进医院,这已经是第十起了。”穆鸠平放下电话,声音显得有些焦虑和郁闷,现在穆大个儿一听到电话铃声响,心跳就立刻急剧加速。这件案子每天都有人遭殃,而不管从哪方面入手调查,他们仍是一点头绪也没有,如果再没办法解决,就只有将所有月饼下架一途。到时候这没有月饼的中秋节,恐怕将成为一大队永远无法摆脱的耻辱。
      戚少商眉心的距离,随着受害人的增加,也日益缩短。
      “这次又是哪个牌子。”轻轻蠕动几下嘴唇,戚少商的话中没有多少讶异,多的是一种笃定。
      这次案子的难点,就在凶手随机选择投毒的月饼,几乎是市面上任何一家厂商生产、任何口味、任何品牌的月饼,没有规律可循,自然也就没有线索可以抓。一般这样的投毒事件,凶手犯案的背后总会有某种目的,手段自然也会有一定规律、痕迹,像这样随机到根本看不出来事先预谋的手法,实在令人对投毒者的动机无从琢磨起。
      戚少商很少表现的这样沉默,或许可以说在大案要案面前,他从来没有露出此刻这样的表情。以往越是紧要关头越能谈笑风声的戚少商,在此刻竟然看起表情凝重,像是临界爆发的炸弹,而引信——可能会是任何一个人。众人似乎感受到了这股莫名的压力,一个个在办公室里做事都是尽量放轻手脚,更不用说相互攀谈,整个一队办公室里,弥漫这一股诡异的宁静。
      铃……
      刺耳的铃声,像是一道迅电闪进这满室的死寂,惊得所有人都不住直楞了一下,直到戚少商凝眉执起听筒,这平时被嫌弃声音不够响亮的铃声才得中断,令众人都不约而同的吐了一口气,然后掏掏被震得发疼的耳朵。
      “喂——戚少商。”因为是办公室的座机,所以戚少商习惯性的自报名字,等待对方开口。
      “……已经这么严重啦……呵呵!戚少商,我想吃绿豆馅的月饼。”电话听筒里传来一道好听的声音,也是戚少商十分熟悉的声音。拌着讪讪的笑意,对方的语气里半点请求的意思都没有,更多的是命令般的调调。好像戚少商合该就得给他找这绿豆馅的月饼——
      “……你从‘那里’出来,第一件事就是给我打电话,就为了开玩笑?”戚少商捏着电话听筒的手臂,不由得爆出许多青筋,看来像是大有通过狠狠捏塑料听筒的举动,顺道将电话那头的人也狠狠掐上一回。
      “哈哈哈……说到这里,还真是要感谢戚队长关照,终于可以离那些‘死人’远一点了。”顾惜朝闻言竟是忍不住的开怀大笑,看在旁边打电话的受刑人眼中,只觉得一阵新奇,不住好奇他到底听了什么好笑的笑话。
      不知是不是傅中书履行诺言,给市第一监狱拨款修缮的结果;还是戚少商暗地里给了鲜于仇什么好处。反正他现在待的“反省室”,环境实在比关押死刑犯的独立狱舍好上太多太多,可以说是从地狱到天堂的距离。从刚才戚少商的话外之音听来,看来应该是后者。
      “……你到底要说什么?”戚少商不笨,顾惜朝不会没事从监狱打电话给他,更甚至就算有事他也不会打电话给他戚少商。更何况眼下顾惜朝那边,应该是风平浪静才对,能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呢?顾惜朝一开口就说要“月饼”,在这种节骨眼上,这真只是巧合而已吗?
      “啊!我电话卡里快没钱了,你记得带绿豆月饼给我——”顾惜朝恶意的不等戚少商有所反应,自顾交代完就挂上电话,微薄的唇上,有着淡淡的得意。
      笑,也是嚣张。
      戚少商手中举着听筒,竟然有种捏着某人脖颈的感觉,迁怒的直想捏碎它。
      “……哪家牌子有绿豆馅的月饼?”戚少商咬咬牙,还是将塑料的电话听筒完璧归赵,诺诺地开口。十分不情愿地问道,如果对方不是那个人,他可能根本不会在乎对方到底说了些什么废话,可偏偏……
      “啊?老大,你收到什么风声了?投毒者下一个目标是绿豆馅的月饼?”穆鸠平笔直的脑子里根本没有过弯,听戚少商这么一问,直将这句话跟案子联系在一起。
      戚少商闻言竟没有爆发噬人的压力,而是虚软无力的叹出一口气,略带带着阴郁地开口:
      “我是要买月饼送人……”
      一句不痛不痒到几乎没有营养的话,将整个办公室炸开了锅,原本人人自危的几人,竟然诡异的展开热切的讨论。一大队办公室里一改先前的死寂,又爆发出另一股诡异的兴奋气息,仿若戚少商脸上拨云见日……
      那个“戚少商”终于回来了——众人心里不住地这样想到,随即继续手中的工作,但是心情跟刚才比起来,早已是天壤之别。
      
      第一件监狱每个监区都会设立几个“反省室”,里面很小,只够容纳一个受刑人,并且活动范围也是十分有限,对习惯住在普通监舍的受刑人来说,进反省室可算是一种不小的惩罚,但是对于一直待在“独立监舍”的顾惜朝来说,这里倒算的上是一个理想的环境。
      会见室里戚少商面无表情的盯着,铁栅栏后缓缓走出的人,模样较之前的确好了很多,虽然依旧还是瘦,不过面上的惨白少了许多。尤其配上那人瞧见自己和桌面上的月饼盒时,泛起的独特笑容,竟然有些英气逼人。
      “果然是经过仔细调查的,连哪家的绿豆月饼最好吃都清楚得很。”顾惜朝嘴角噙着笑,带着丝丝的嘲弄,顺着狱警的带领坐到戚少商对面的位置。
      “我想跟七三七四单独讲几句,你先休息会儿,这边我负责。”戚少商似是对顾惜朝略带嚣张的挑衅视而不见,人就木着一张脸,朝顾惜朝身后的狱警点点头,嘴唇轻轻一碰,吐出不带任何商量语气的“商量”。
      “这……好吧——我去喝杯茶。”狱警闻言十分为难,但是对方是戚少商,又不得不让步。毕竟都是公安系统的,他也没想年纪轻轻就当一辈子狱警,所以得罪戚少商对他来说半点好处也没有,除了妥协还能有别的选择吗。面带苦笑的看着戚少商领情的神色,狱警转身离开会见室,留下一室空寂给两人。
      “这几天是不是又有无谓的人找你了?”戚少商面色有些凝重,尤其是在消化了刚才从鲜于仇那里求证的部分消息之后。明明一直处在与世隔绝的环境,怎么可能会有比监狱外的人还灵通的消息。如果真有人找了顾惜朝,而鲜于仇又打死不肯说,那这些人一定不会是简单的人物,难道……
      顾惜朝面上的笑意轻轻地滞了一下,就像不由自主一滞的呼吸。但旋即又笑的越加张狂起来:
      “这里有这里的消息网络,自然比外面受人摆唆的‘新闻事件’来的真实、有效率。”轻轻推掉戚少商猜忌的问题,顾惜朝眨眨眼似乎在说:你多心了。
      监狱虽说是个比较密闭的空间,但是毕竟里面这些人都不是平头老百姓,听的、说的自然不会是虚假的家长里短,更不会因为“社会舆论”什么的人云亦云,虽说内容可能会有些丑陋,但多少比外面多了些真实。
      “这么说你有我们没有的线索……你要什么?”戚少商眸光微暗,淡淡的开口,就像面对着一个陌生人——不对,就算面对着陌生人,戚少商也从没有这样冷淡的神情。他知道顾惜朝有事情瞒着自己,更知道自己再怎么掩藏也躲不过被顾惜朝看穿的下场,所幸也就不去费心躲藏。对于顾惜朝的隐瞒,不悦和忿恨明显的展露在他的脸上。
      顾惜朝静静地盯着戚少商面上的不善,沉默半晌。抿了抿薄唇,又再开口:
      “如果现在我要争取立功表现的机会,不知道戚队长会给什么奖励。”
      讨价还价,听着更像一句无伤大雅的玩笑。半真半假的顾惜朝,令人难以捉摸,更令戚少商眉间起了波澜。
      “你要减刑?!”戚少商口气中终于有些讶异,毕竟三年管制对顾惜朝所犯的罪来说,已经是轻到荒谬的量刑,他竟然还要求减刑。
      “呵……这件投毒事件要是能尽快破案,减刑一年应该差不多了。”顾惜朝淡撒笑容,有些事情不是他不愿意说,而是不能说、不用说。因为他说与不说,对戚少商来说没有什么区别。顾惜朝缓缓靠向身后的椅背,给予时间和空间,让他自己考虑清楚。
      “只要事情在明天有所进展,减刑的事情才有的商量。”戚少商没有直接答应顾惜朝的条件,但是也给出了谈判的空间,既然人家要跟自己谈条件,怎么可能光动动嘴皮子,一点表示都没有呢?
      “……哈!戚队长果然变得更精明了。”顾惜朝不怒反笑,也只有跟戚少商这样你来我往不会令他觉得无聊,若换做一般人,不是对方跳脚离开,就是他无聊退场。
      戚少商也不接话,眉峰一挑,示意顾惜朝的“表现”。
      “你一定很郁闷,就算在各大商场超市严密布控,也找不出半个可疑人物;监视录像看到眼睛发花了,也找不到半点蛛丝马迹,对吧?”顾惜朝脸上尽是看好戏的表情,倚在椅背上的身子慢慢直起,微微前倾着,手指搭在桌面上,习惯性的点指,就像弹奏着某种不知名的乐章,继续开口:
      “对方一定是一个看起来十分普通的人,就连在月饼摊上流连时间久一点,也没有人会特别注意他。加上没有复杂的背景、不好的经历,就算他的档案摆在你面前,也干净的引不起注意。他要的就是看着你们瞎忙乎一通之后,不得不按照他的计划,下架所有的月饼,最后颜面尽失。这样的人一定经常被人无视或无意间欺负,或者说可能被警察无视、欺负,所以报复对象是你们和普通人。他一定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十分得意,肯定会在投毒之后,待在附近看谁买了有毒的月饼回去,或者还会在受害人附近有意无意的出现,看看你们焦急、受害人痛苦的样子。不过,你们这样密而不发很快就满足不了他……”顾惜朝语速不是很快,像是在描述一个故事,或者说同步叙述着眼前所看到的画面。好似那个投毒的人,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犯案似地。
      “他会慢慢扩大投毒范围和数量。”戚少商轻声开口接话,这点他不是没有想到过,只是目前仍是束手无策。连环案犯,总会一步一步升级,一步一步疯狂,从小小的报复,慢慢像病毒一样扩散,直到造成大范围的伤害。当然在这之前,他必须阻止,而眼前的人,正是他的机会。
      “你说,不用任何工具,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弄破气球?”顾惜朝轻轻一笑,给出提示。他知道戚少商办案的一贯手法,虽然有时候戚少商的确会做出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但是某种程度上,戚少商仍是“关在笼子里的狮子”。
      “……”戚少商明白顾惜朝的暗示,但是这样做过于冒险,搞不好整个中秋节就会因为这件事情,而混乱不堪。
      顾惜朝但笑不语,也不催促,他知道这只狮子终会自己走出“笼子”。
      
      如果说顾惜朝是天空中难以驾驭的翔鹰,那戚少商便是陆地上无法驯服的狮王。
      “你要知道这起事件影响有多坏,你还自己找媒体来曝光,你这刑警队长是不是不想干了?!”诸葛正我发觉自从某个人出现之后,他“召见”戚少商的几率就变得频繁起来,满布粗厚老茧的手指不断地敲击桌面,似是在狠狠敲着戚少商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脑袋。没有他的批准去找那个人讨论案子也就算了,现下还上下活动准备给那家伙安排立功减刑,诸葛正我真想狠狠质问他是不是真的脑袋烧坏了。
      就知道这两人碰到一起准没好事——
      “不曝也曝了……再说中秋节也没几天了,再没点突破,到时候这刑警队长就轮不到我想不想干了。”跟面对手下人时,时时释放无形的压迫不同,戚少商在诸葛正我面前永远都是这副土匪样——就是点不破、吹不胀。
      “你小子,就知道给我惹事。你以为你先斩后奏,老子就得听你的?”诸葛正我难得动气,却每回都是为了同一个人,向同一个人发脾气。想想自己也是老江湖了,怎么就栽在这两个臭小子手上。
      “师傅啊——非常时期,非常手段。”戚少商依旧面不改色的跟诸葛正我打马虎眼,如果不是时间紧迫,他也不会用这么极端的手段。
      “是、是、是,造成民众恐慌,也是你的非常手段,我这局长的电话都快被各级领导烧掉了,也是你的非常选择。”诸葛正我就不明白了,明明是怎么也不该公开的消息,戚少商怎么糊涂的自己去爆料。除了把市局上下弄得一团乱,到底有哪点对案子有帮助。
      “与其我们大海捞针的找嫌疑人,还不如让他自己跳出来找我们……”
      
      “与其大海捞针,还不如让他自己跳出来……”顾惜朝坐在“反省室”里唯一的一张小板凳上,手肘压着桌上摊着的无数书籍,伸手拿了桌角的月饼,慢条斯理地撕开月饼包装,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将绿豆馅的月饼塞进口中,一下就咬掉一大半,慢慢咀嚼着满口香甜,缓缓扬起一丝诡狡的笑意。
      早前出来活动的时候,看到报纸上赫然的头条,尤其是看到那满满的篇幅都在渲染投毒者是怎样病态的心理时,顾惜朝竟克制不住笑出声。没想到戚少商还有这么一手,这样一来,那个原本躲在阴暗角落洋洋得意的人估计早就气得跳脚不止,恐怕现在已经找上戚少商他们叫骂了。
      这种利用投毒手法,来施行自己报复手段的犯罪者,最缺少的就是自信和能力,所以他们不敢选择跟受害者正面交锋。一旦他们从成功伤害别人的行为上获得某种病态的自信心时,便也将自己的犯罪行为当做自己神圣不可侵犯的优点或才能,自然是不允许别人妄加议论,更不能接受不实的报道和批判。
      尤其现在这名投毒者已经累计了太多次的成功,就像已经充满气体的气球,只在再稍加一点点空气进去,气球自己就会爆裂。
      
      “……他既然对自己的所做所为洋洋得意,那我们就放出一些假消息,让他愤怒。只要他忍不住主动出来澄清,事情就圆满解决了。”戚少商这厢正跟诸葛正我仔细解释自己的计划,自然也将顾惜朝那部分详细交代。
      “他是疯了还是傻了,怎么会自己跳出来承认。”诸葛正我还是觉得戚少商此举,太过冒险。人家案犯又不像戚少商这样脑袋坏掉了,怎么可能那个人怎么分析,他就一定会是怎样的性格。瞧着戚少商一脸胜券在握的样子,诸葛正我实在没有相同乐观的心情。
      “……不是疯子,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戚少商收回目光,放在自己空空如也的手掌上,一语双关。
      曾经他以为他抓住了某个被人叫做“疯子”的人,但这双手没有留下那人的痕迹。
      铃……
      诸葛正我还来不及说些什么,戚少商的电话就响了。
      “喂……知道了,我马上就到。”合上电话戚少商条地站起身,抖擞一身莫名的情绪,望向诸葛正我这边的时候,神情轻松:
      “师傅,准备跟法院办减刑手续吧……”话音未落,人已消失在局长办公室的大门后。
      诸葛正我动了几下嘴唇,终究没有将吐到嘴边的话说出来,只是表情有些复杂的盯着戚少商合上的门板。
      
      “红袍,信号追踪到了没有?”戚少商才踏进一大队的大门,就朝阮明正那厢开口询问,空旷的办公室显示穆鸠平早就已经起身,施行抓捕行动。既然对方傻得打电话来,自然就跟自投罗网没有区别了。
      “追到了,他还掐着六十秒吼完就挂了,太搞笑了,真是电影看太多。”阮明正早在对方的电话拨通的时候,就已经抓到他的信号来源,那傻子还用公用电话亭打电话过来,有了定点阮明正即刻就通过全市无数的监控摄像头找到了那家伙的模样,甚至一路追踪他跑去几家大型超市,准备施行他的“报复大计”。
      “老八,动作快一点,最好能在他到达下一家超市时实行抓捕,抓个现行。”戚少商站在阮明正的身后,盯着显示器上不断变化、跳转的画面,唯有画面中心瘦小、毫不起眼的身型一直不变,手里的手机一只保持着通话状态。
      “老大,你就看好吧!”电话那头的穆鸠平已然站在某家超市里,通过超市的监视器,朝戚少商比了一个放心的手势。
      
      每逢重要节庆,监狱都会组织联欢会,从布景到演出都是受刑人自己出力,然后由监狱给予适当加分鼓励。今年的中秋也是不落俗套,在第一监狱的大操场里鼓乐喧天,不管是表演的还是看表演的,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短暂的快乐。
      顾惜朝虽然是住在反省室里,但毕竟不是因为犯了什么错误,参加这样的联欢会当然是理所应当,不过在所有人都沉浸在节日的氛围中的时候,他却不在其中,而被单独领到了会见室。
      隔着铁铸的栏杆,顾惜朝看到空荡荡的会见室里就坐着一个人,倚着椅背似乎有些疲惫,但神情却是沉着冷静。似乎似曾相识的场景在顾惜朝心头一闪而过,快的令人来不及捕捉。顾惜朝轻蹙了一下眉宇,即刻又恢复原本云淡风轻的表情。尤其是在见到那人手边的东西时,嘴角轻轻一扬,带起一抹桀骜。
      “今年中秋真是忙——”等会见室内不在有第三人的身影时,顾惜朝才慢慢的开口,带着许多玩笑似地嘲弄。
      “没办法,为了那案子,过节的事情就搁在那儿了。就一天时间,忙点也正常。”戚少商说的简简单单,实则今天一整天都没有怎么喘过气。这个中秋,戚少商不只要给队里的人分月饼福利,更要请他们大吃一顿;加上到局里上下跑动人情,跟各个上级领导打招呼问好。本来都是些轻轻松松的事情,不过所有的事情在一天内完成,实在有些勉强。
      “呵……戚队长真谦虚。”去年中秋节的时候顾惜朝还在一大队,自然清楚八月十五之前的几天戚少商都在忙些什么,这些事情都积压在一天完成,说句“忙点”实在谦虚。尤其是在刚结束一件案子的时候,光准备书面文件移交法院就够忙上好几天了。
      戚少商但笑不语,抬眼盯着窗外,充耳不闻空中回荡不去的乐声和笑声。滑过戚少商神情放松的侧脸,顾惜朝的视线也一同落在窗外那轮明亮上——
      “看来你一样也没有闲着。”突然的发言,一闪而逝,仿佛没有来处,也没有去向。
      “‘认真改造,重新做人’的确是件很忙的事情。”一样没头没尾的话,甚至带着些官腔,权作回应。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上的铁栏杆,不经意地画出一道又一道的黑影,仿佛有形的界限,分割着两人之间的空隙,却分割不开两人视线的终点。
      笑,在眼底溢满。
      
      “我还不知道你喜欢吃绿豆馅的月饼。”皓月当空,时间还有一大把,自然要找点话题来聊聊。过节赏月该是边吃边聊才痛快,不过将私下将顾惜朝带来会见室过中秋,本来就破了人家的规矩,哪还能有模有样的摆起排场过节,能带进来几个月饼就不错了。戚少商看着顾惜朝剥了一个月饼往嘴里送,也有样学样的拿来一个月饼。实话说月饼这种甜腻腻的食物,就算是中秋节为了应景,他也很少去碰,不过就眼前看来——聊胜于无
      “……晚晴喜欢。”顾惜朝咽下嘴里的甜蜜,才开口回道,顺势又将手上剩下的送进口里,吃相颇为豪爽。
      “……你知道吗?当我们抓到那个投毒者的时候……”戚少商动了几下唇,还是没有问出口,那个他口口声声挂在嘴上的“晚晴”,为什么从来没有来看过他。心思一转,遂提起这次合作的案子……
      不知不觉原本才高过监狱围墙的月光,已经悄悄走到空中最高的位置,月明星稀——
      “戚少商,你好好一个刑警队长,跟受刑人抢月饼,你好意思吗?”顾惜朝一掌劈过戚少商伸手要来抢月饼的手势,顺势躲过藏在暗处的袭击,两个看起来都是成熟稳重的成年人,竟然为了个月饼拳脚相向,真是浪费了这警校教的擒拿术。
      “呵,谁也没有规定刑警队长不许抢……顾惜朝,你——”戚少商一边笑语,一边又是连番攻击,不过话还没有说完,就眼见着那人耍赖似地剥了包装,一张口就咬下一大块。
      怎么,再来抢啊!顾惜朝挑起一边眼眉,略带挑衅地一边咀嚼;一边蔑了一眼看似面有愠色的人。
      怕你不成?戚少商也不含糊,趁着那人志得意满之时,擒住举着月饼残骸的手用力一扭,送进自己口中。
      顾惜朝稍稍一愣,握在戚少商掌中的手也跟着一顿,傻傻地盯着戚少商将那半块月饼咽下。
      都说抢来的特别香,戚少商此刻觉得这口月饼十分美味,丝毫也没发现顾惜朝异样的神情,自顾的赏着他自己的圆月。
      土匪!
      顾惜朝失笑般摇了摇头,拍拍手上的残渣,再次将注意力放在窗外……
      
      “嗯……这个案子完成的不错,没想到只凭着戚少商那些毫无头绪的调查线索,你就能描述出案犯的轮廓。”光线幽暗的斗室,仿佛空气都是紧绷的,就如同开口之人脸上的神情一般。
      “你要求的事情我已经完成了,希望你真能履行承诺。”顾惜朝不带任何表情的脸上,尽是寒冬腊月般的冰冷。对于对方语气中的赞赏,不存半点欣然。
      “放心,暂时我们是不会对你的未婚妻怎么样的。……那么就让我们谈谈接下来的事情……”对方隐匿在昏暗光线背后的眸光,闪烁着异样的光芒,不是激赏,而是狩猎……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