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然清穿

作者:月光之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荷包

      傍晚送走李元夫妇之后,陈翠和李卫就简单的收拾了一些吃食,端出酒菜,摆好盘对着上方拜了拜说句:“心到神知,莫怪莫怪!”的话,就各自捧着一根灶糖坐在屋子里赏雪。
      
      刚开始的时候,天上下的都是些小颗粒,虽然砸在身上并不痛,可是到底不美,两个人只是在屋子里肩并着肩端糖思过去,你说一句,我回一句的,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只是每次陈翠想开玩笑问田地的时候,关键时刻总是被自己给刹住了车。
      
      待到雪越下越大,大片大片的雪花片片落下,伴随着沙沙的声音不大一会功夫就在小院里铺了一层。身为南方人的陈翠哪里愿意错过这样的时刻?自然是忘记了聊天,全心全意的到院子里玩雪去了。李卫虽然也想出去玩上一场,可到底伤没有好利落,不敢随便下床。
      
      所以,到准备安寝的时候,陈翠还是没有得到她想要的答案,又因为心里装着事情,因此烧水的时候难免有些心神恍惚。要不是李卫在屋里喊她喊的及时,她水都熬干了也不会回神。
      
      “翠儿,有什么事吗?”李卫在房里发现去烧水的陈翠好一阵子了都没有过来,不免有些焦急,按说烧个水不至于用这么长功夫啊。
      
      “啊,哦,没什么。”听到李卫的喊声,陈翠才从苦恼中回身,抬头一看,灶台上的水早已烧开,整个房间都是蒸汽,匆忙的起身将火熄掉,这才回身去了李卫的房间。
      
      “堂嫂是不是和你说什么了?”待陈翠进了屋,李卫狐疑的看了着她,从堂哥走后,她就有些奇怪了,不是忙忙碌碌的不愿意和自己说话,就是欲言又止、话不由衷。
      
      “没说什么,不过就是些女人的话题,你不会感兴趣的。”陈翠说话的同时总给李卫一种欲盖弥彰的味道。
      
      “那个,没事,我去睡觉了啊。”说完,陈翠转身准备离开这里。
      
      “嗯,早些睡了也好。”平时都是他赶陈翠去休息,今天陈翠这样主动的离开,李卫觉得还真的有些失望。“对了,翠儿,多泡泡热水,别着了寒。”待陈翠将要离开房门的时候,李卫又交代了一句。
      
      陈翠胡乱的应了一声,摆摆手就出了屋子,在自己房间里稍微准备些东西,试了试水温后就把自己埋在水里胡斯乱想起来。
      
      从两个人的日常相处模式来看,他们俩个如今的关系算是一日近似一日了。可是无论再进,到底并没有结婚,那层窗户纸未曾捅破,虽然薄些可到底还是阻碍,所谓在不在妻位不能谋其政还是很有道理的。
      
      陈翠总觉得她现在还没有立场去过问李卫的个人财产状况。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如果李卫那天过问她的花销,她肯定也是非常不乐意的。只是一想到男人有钱就变坏这句女人宝典,想起李卫日后可能金屋藏娇的得意样子。一种憋闷的无力感油然而生,搞得她浑身的不舒服,也因此陈翠从来就没有像今天这样的渴望改变两个人的关系过。
      
      无论是作为李卫的妻子,或者是熟悉的朋友,她都可以旁敲侧击的询问李卫置田买庄的动机。可是最尴尬的就是她如今这种身份,比朋友熟悉一些,比妻子却是疏离,夹在中间、不上不下的,说话就需要顾及自己的身份了,于是就造成了她现在的杯具——如鲠在喉。
      
      长吸一口气,陈翠把头埋在水里憋着,等撑不住的时候才冒出了头,狠狠的甩出一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无论陈翠想开与否,这年总是要过的。每天,陈翠就按照李胡氏开的那个单子,为过年而忙碌着、拐豆腐、找人写对联、炸丸子、添新衣、置办年货的,忙的跟个陀螺一般不得闲,倒是让床榻上的李卫愧疚不已,一直吵吵着对不住陈翠。
      
      “翠儿…..”李卫第十二次的表达自己的歉意。
      “卫哥……”百忙之中抽空回一句的陈翠,第十二次喊出这个让自己乐开怀的名字。
      
      三十这天,陈翠最后一次对照了单子上的要求,再环视一番打扫干干净净的屋子,一一点齐看看需要的年货,虽然累的气喘吁吁,心里却是快佩服死自己了。看看,多么贤惠的一个女人啊!杨贵妃不会炸丸子、貂蝉能包饺子吗?看西施那样也不会上街买豆腐。于是陈翠得出一个结论,她比四大美女强的多。
      
      也正是这天,郎中在李卫殷切的盼望中答应了他下床的要求。因此当李卫挣扎着从床上下来走至外间的时候,就看见陈翠童鞋洋洋得意的站在屋子中央,对着东西指指点点的,偶尔还摇两下头。
      
      “想什么呢?”指点货山、自恋非凡的陈翠,被李卫从身子后边抱住了腰。
      
      “诶!怎么起了?赶快回去躺着。”陈翠回身看见李卫在后边,顿时吓了一大跳,赶忙把他扶住强按到椅子上。
      
      “没事,都躺了好些天了,这会子刚好起来活动活动;再说郎中也同意了。”冲外边怒了努嘴,示意陈翠如果不信的话可以问郎中。
      
      “真没事?”陈翠抬头看着屋外的专业人士有些怀疑,这可是重伤啊。
      
      待郎中给予肯定的答复之后,陈翠心里就开始积攒怨气了,感情,他李卫在什么都准备好的时候、在不需要他干活的时候,好了?
      
      “我真的没事了。”待郎中离开之后,李卫就来这陈翠笑道。过了一会,李卫待陈翠坐下来之后继续问道:“这些天看你愁眉不展的,怎么!有心事?”
      
      陈翠心里真的很想说有,很想说你是不是在高邮那边金屋藏娇,可话到嘴边就变成了没有俩个字,末了还怕李卫不信,又加了一句:“真的没有。”
      
      李卫看了看欲盖弥彰的陈翠,叹道:“没有就没有吧,你这么激动干嘛?对了,你这里还有什么活儿嘛?我帮你。”
      
      “好啊,剁葱去!”不借机报复就不是她陈翠了,枪打死人和让人撞枪口上的感觉真的不一样,那是飞一般的感觉!
      
      于是李卫在陈翠很奸诈的笑容里开始了他的剁葱之旅,时不时的狠眨几下眼睛,间或的抽一下鼻子,把一根葱切成一对葱末,真的不是一般的酷刑。那感觉,辣啊!鼻涕、眼泪全给整了出来。
      
      等到李卫鼻子眼睛全红,喷嚏不断,就连鼻子和眼睛都用东西给堵上之后,陈翠才笑吟吟的夺过李卫手中的刀,分别在葱末和刀上淋了些水,这才告诉李卫:“听人说,这方法不错。”
      
      李卫瞪了一眼陈翠,半信半疑的试了试,发现这方法虽然不是特别的有效,但是到底不再辣的人难受了。瞥了撅嘴不服气的陈翠,李卫除了自认倒霉还能有什么办法?
      
      过年的时候,小院里的两个人着实的热闹了一番,守夜、放炮仗全都按照习俗来过的,包饺子的时候更是热闹非凡。年前虽然是累的半死,可年后到底还是轻松了几天,如此一想,两个人觉得什么都值的了。
      
      过了初五街面上的一些店铺纷纷的开张了,等到李卫身子大好的时候,两个人穿着李胡氏托人捎来的新衣服、新鞋子,将自己很是规矩的收拾了一番,就这么的你侬我侬的逛起街来。
      
      一路上,陈翠开开心心的东摸摸西看看的,既给自己买了些胭脂水粉、日常用品,也给李卫添置了几个挂件。路过同仁堂的时候,陈翠硬是把不情愿的李卫给押了进去,买了跌打损伤以及补血的药材。
      
      “翠儿,没有男人吃这个的。”李卫别扭的东瞅瞅西看看的,恨不能甩开手自己走掉,益气补血不都是女人才吃的东西吗?
      
      “受伤流了那么多的血,不补回来怎么行?”陈翠自然是不依,每次郎中过来换布的时候,她可都是看在眼里的。那么长的一道口子,当初该流多少血啊?
      
      “可我现在好多了。”
      
      “那也不行,你就当让我安心,好不好?”改变策略,哀兵必胜!陈翠故意的放慢语速,放低声音,委委屈屈的恳求着。
      
      李卫看见这小猫般的表情,虽然知道她在演戏,却不得不投降,回身给了陈翠一个大白眼,才把腰上的荷包解了下来交给陈翠说道:“随便吧,我在外边等你。”边说话边走路,不一会功夫就离开了药店大堂。吃药是一回事,站在旁边被人知道他吃什么样又是两外一回事。
      
      陈翠嘿嘿的笑两声,忽略掉李卫脸上可疑的红云,笑咪咪的让药店老板把东西给打包了,这才从荷包中拿出些钱出来付账,可因为不是自己的荷包,陈翠掏的时候不免有些费力。
      
      因此还钱还没掏出来,荷包就烂掉了,陈翠愣愣的看着这个颜色已经很旧的荷包,在线与线的缝合处部分已经开裂了,再加上刚才陈翠的动作有些大,那荷包上边的洞顺势破了好几个。莫说是放银子了,放什么都能漏出去。
      
      出了药店的门,陈翠也没心思逛其他地方了,一门心思的给李卫寻起新荷包来,眼下这个是绝技不能再用了,否则不用贼惦记也没钱了。
      
      拉着李卫满城的转悠,平时不逛不知道,如今一逛才发现卖荷包的店真的好少,可以说几乎是没有的。就在李卫耐不住疑惑想要询问的时候,陈翠终于发现了一家手工店铺,门口挂着一些荷包在迎风招手。
      
      作为一个男人,李卫实在不怎么好意思也不方便进入这种绣房店铺,因此只有陈翠一人进去挑选,他在外间要了碗热茶等待。
      
      “老板,你这个荷包怎么卖?”在一堆做工精细,绣工、装饰精美的荷包中,陈翠挑选出一个自己喜欢的荷包来:一个青色长方形荷包,体积比较大、刺绣的内容却很少,两个葫芦并蒂挂,寓意也好,配色大方得体,整体上也不怎么抢眼,实用方便。
      
      “十个铜板。”店老板和蔼的回道。
      
      “诺,给你。”拿出十个铜板准备递出去的陈翠,听见旁边一个人小女孩的话,手哆嗦了一下。
      
      “那家的姑娘这么懒?连个荷包都要买。”
      
      陈翠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六七岁模样的小女孩,一手拿针,一手惦着块布,在哪里撅嘴像模像样的绣东西,图案虽然简单,可女孩的手法却一点也不生硬。
      
      “丫头说什么呢?”店老板有些着急,赶忙呵止。唯恐眼前的生意跑了,赶忙给陈翠赔礼道:“姑娘莫怪,我孙女最近刚学刺绣,见谁都想显摆一下自己。”
      
      “本来就是嘛,爹就从来不用咱们店里的荷包。”刚才说话那丫头鼓着腮帮子,十分不满的说道。
      
      “呃,我…那个。”陈翠支吾了好一阵子应不出一句话,脸上火辣辣的烧,她居然给一个小姑娘取笑了去。
      
      “看吧你能的。”那店老板一把从丫头手中夺回碎布,狠狠的摔在柜台里,把那丫头推到屋里,才回头说道:“姑娘别听这丫头片子胡说霸道,婆婆我每天要卖出去好些个荷包呢,都照他说的,我哪里能够卖的出去?”
      
      “那个….这荷包我不要了,不好意思啊。”陈翠把东西放到桌子上,快步的走出屋子。拉起正在凉棚里喝茶的李卫,急匆匆的就往前赶。那个婆婆虽然说的也有些道理,可她更相信童言无忌。
      
      “你这是演的那出啊?等我喝口水啊。”他一碗热水刚凉的差不多可以入口了,正准备喝的时候被陈翠这么一搅和自然是喝不成了。回头看看那家店,什么事情让陈翠这么急慌慌的?
      
      “去布庄,去最大的布庄!”
      
      从布庄出来,陈翠抱着一大堆的战利品,豪情万丈的决定从此刻起要好好的修补女红方面的功课,日后小到荷包、袜子,大到衣服、鞋子,她陈翠都要自立更生、艰苦奋斗,发扬小针加绣线的优良传统,誓将山头拿下,那个小丫头临走时做的鬼脸和吐舌头的动作严重的刺激到陈翠大条的神经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荷包在明清时,也叫“茄袋”、“顺袋”。
    《旧都文物略》记:“荷包巷所卖官样九件,压金刺锦,花样万千。”一般的大户人家都有自己的针线上人,就连普通百姓也都是自家母亲或者娘子做的,那么这个官卖是要卖给谁呢?我郁闷了。
    至于李卫在外买的庄子问题以后会有交代的,我保证陈翠会开心的。



    重生皇后
    失意皇后重生之旅……



    名门庶媳
    大家庶长媳,日子很有看头。



    怡然清穿
    李卫与陈翠的甜蜜爱情~



    红楼同人之牵绊
    我的短篇——贾元春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