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然清穿

作者:月光之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李卫受伤

      深夜,四周都是静悄悄的,一支匆匆进城的队伍虽然人数较多,却没有打破这冬夜的宁静,偶尔惊起的几声狗吠也没有大到扰人清梦的地步,可见是训练有素了。
      
      京城嘛,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有,尤其是这城门处迎来送往的队伍多了去了。只是这个队伍却十分的怪异,怪的不仅仅是队伍后跟着的几辆囚车,更包括那夹杂在队伍中的马车。
      
      深夜,这样一个谨慎行进,前是带刀侍卫后有两辆囚车的队伍,夹杂的马车看着是那样的突兀。
      
      “李卫,四爷让你在府外养伤,等彻底养好了再回去当差。”刚进城门没多久,就有一个侍卫打马跑到马车前说道。
      
      “奴才李卫谢四爷体恤!”马车里一个闷闷的声音传来,车外的人听见后就转身回去复命了。
      
      王府里最大的主子回府了,一众下人当然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伺候着。原本冷落的前院也因为男主人的存在而热闹起来,又因为临近年关的原因,府里虽说忙乱,可人人的脸上都挂着将要过年的喜悦。
      
      陈翠的精神状态从四爷回府的那一刻起就一直亢奋着,每天忙完了小厨房的活计,她就会小心的顺一些宵夜回去,然后一一的摆在桌子上,两眼放光的等着某人的到来,成就她的二人世界。
      
      可是眼看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四爷回府大概也有十来天了。等陈翠热乎乎的小心肝变成凉巴巴的大冰块时,还没有看到李卫的身影,她心里自然就开始累计不满了。知道李卫日常做事很有分寸,她不得不每天一个理由的替李卫编着。等到后来,陈翠连李卫拉肚子不能来的理由都想了,依然看不见心上的人到来。这才着急起来,恨不能离开去前院一探究竟。
      
      胤禛回府的时候已经将近年关,进宫交了差,将犯官交由刑部后,基本就没有他什么什么事情了。这一闲下来不要紧,胤禛才想起还有一个陈翠的事情没有结尾。
      
      胤禛叫来高福询问了一番,看着契约的内容,胤禛一边想着陈翠这丫头还真有本事,一边暗骂陈翠什么亏都不肯吃。一份契约签署的滴水不漏,所有能争取到的利益都详细列在了纸上。尤其那最后一句更让胤禛牙疼,意思太明确了,只有她陈翠理解的契约才是真正的契约。不过她好像忘了,这大清朝可是他们爱新觉罗家的。
      
      “你平时也挺机灵的,怎么就被人骗去这么多?”胤禛用手点了点那纸道。
      
      “奴才办事不利,对不起主子。”高福那腰弯的更狠了,还有种擦汗的冲动。
      
      “行了,你去小厨房弄点粥过来。”打发掉高福,胤禛拿起那份契约,仔细的又看了一遍,越看越想笑。小野猫!
      
      盼机会不如等机会,这日夜间,高福亲自过小厨房传话说四爷想吃点清淡的粥,让陈翠觉得天降福星,机会难得。于是很积极主动的争取到这个送粥的差事。
      
      至于高福,临来之前很是思量了一番,四爷夜间不怎么喜欢吃粥,如今巴巴的喊他过来传宵夜,恐怕事情还真的没那么简单。再加上刚才的对话,高福岂会不懂主子的心思?于是瞌睡的刚好碰上个枕头,一个想让陈翠送宵夜,一个有心去前院打探李卫的消息,当然是一拍即合。
      
      小心的捧着白粥并几样小菜,陈翠很光明正大、趾高气昂的跨过了门槛,临了还回头看看守门的小厮,一幅姑奶奶今天就要光明正大的去前院,典型的小人得志。
      
      送了粥,将东西摆好之后,胤禛并没有立即让陈翠回去,而是站在旁边询问了一些事项,例如来府里习不习惯,最近生活如何,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之类的。陈翠心里装着事情,急着出门打听李卫的下落,并没有多注意到胤禛说话的语气有什么不对,只是想这四爷脾气倒是没有传说中的可怕,挺能体恤下人的。待到粥都有些凉了,胤禛才象征性的吃了几口,就让陈翠撤了下来。
      
      高福陪着四爷去歇息了,回去的路上,是另外一个小太监送的陈翠。寻了个机会陈翠稍微打听一下,很快就知道李卫受伤的事情了。
      
      初听到这个消息时,陈翠有种荒谬的感觉,李卫临走的时候还说要给她买胭脂水粉,怎么转眼就可能受伤呢?等到再三询问,那个小太监非常不耐烦的时候,陈翠才发现自己身上冷的要命。
      
      恍恍惚惚的回到屋里,陈翠心里憋的难受,在屋里兜兜转转的找不到发泄的当口。看见桌子上昨天自己做桃酥还没收,急匆匆的抓了起来愣是塞不到嘴里去,想要倒杯茶,却握不住壶把。反倒把蜡烛给弄翻了,等那蜡油泼到了手上,强烈的灼痛感传来,陈翠才知道原来自己还能呼吸。
      
      陈翠安慰着自己李卫只是轻伤,王府要热热闹闹的过年,四爷才让李卫回去养伤的吧?因为她不信,不信依然笑着让她乖乖的人,会伤的连进府都不能;不信给她依靠的人会丢下她不管。
      
      冷静、冷静,狠狠的掐了一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陈翠想着不管怎样,她都是要出府的,受伤的人需要静养,李卫在京城没其他地方可去,他一定是在小院。哪里没有碳冻死了,哪里没个热饭怎么办?李卫要是想喝水了怎么办?
      
      想到这些,心里才稍稍安定,很快速的把东西收拾了,也不想顾现在是什么时辰,掂起包袱就往后门闯,非要今天离府不可,敢阻拦者,踹之~。
      
      日常雍亲王府的后门也不是谁都可以随便出入的,更何况如今已经关门很久,那里是陈翠能够闯的?那些守门的侍卫关系着府里的安危,自然是经四爷再三挑选的,如今看到陈翠这架势,当然不肯让陈翠出去。
      
      一边陈翠是死活要往外闯,一边侍卫们拿着规矩不肯让陈翠外出。闹来闹去的,陈翠肯求、哀求都差点跪下了。那些人照样一句话:“主子不发话,谁都不能出去。”有心想要来硬的,可她一个女人如何推嚷的过这些大老爷们?
      
      既然此路不通,陈翠能想到的就只有赎身了。瞪了那些侍卫一眼,狠狠的转身回去,可准备去前院书房的时候,她照样被拦截了下来,前院重地不允许丫头私自进出的理由让陈翠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刚才还憋着一口气,想着等看清李卫的情况再说。如今这么长时间她一直困在这里出不去,李卫在外边不知道什么情况,陈翠觉得天都要塌了。
      
      “主子今天怎么去了李侧福晋那里?”
      “嘘~你小点声,主子想去那里岂有咱们插嘴的份儿?”
      
      就在陈翠万念俱灰,准备大闹一场的时候,听到这话,心中自然是一喜,那里还有心情分辨这话的真伪?当即转身就去了李氏的院子。
      
      站在房门口,深吸一口气,踢踢脚,一咬牙,这才把契约和二十两银票拿了出来,叫站在门口的高福往里传唤。
      
      高福很无语,这陈翠怎么老给他找难题?“陈姑娘,快走吧,侧福晋这儿不是你能来的地方。”不管陈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高福都好心的提醒陈翠,里边这位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主儿。要是惹恼了她,日后陈翠的日子恐怕就不好过了。
      
      “高总管,那这东西给你也行。”深更半夜打搅别人确实不对,陈翠再不厚道也知道应该避讳什么,反正给高福和给四爷是一样的,她是一定要出去见李卫的,否则她不心安。
      
      高福接过那东西,打开一看,脸色都白了,很像喊陈翠一声姑奶奶,您别折腾了,行不?硬着头皮看着陈翠问道:“这是…..”
      
      “今天我一定要出去。”
      
      一句话高福明白了,这姑娘想出门。可四爷对这姑娘下了功夫的,让她这样离开,自己办差不利的罪名可就坐实了。高福想了想开口笑道:“想是姑娘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东西给你了,我现在可是自由身,今夜我一定要出府。”陈翠斩金截铁的说道,末了又加了一句:“麻烦高总管和后门的守卫说说,我这就离开。”
      
      “这…”这烫手山芋,高福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高福,外边吵什么?”就在高福犹豫着要怎样解开这局时,没想到胤禛在屋里听到了声响,暖香在怀的兴致顿时被打散了大半,实在是扫兴,语气里自然就带了威胁。
      
      “回四爷,是翠儿姑娘。”高福吓了一跳,瞪眼看看陈翠,这姑娘不怕死,他还想活的时间长点好不好。
      
      “让她进来吧。”
      
      不大一会工夫,那房门就打开了,从里边出来一个少妇狠狠的剜了陈翠一眼,才跺着脚扭身离开了。
      
      陈翠可顾不上这些,李卫在外边受苦受难,她没功夫在乎别人的看法,反正府里也没人知道她和李卫的关系,她也就不怕替李卫得罪人了。
      
      “看你什么样子?”待陈翠进了屋子,胤禛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陈翠,再上下打量一番,只见陈翠发丝凌乱,衣服上皱皱巴巴的居然还沾着土,她这是和谁打架呢?
      
      “我想赎身。”没有废话,直截了当。
      
      “为什么?”胤禛接过陈翠递过来的契约,再看见那张折的不像样子的二十两银票,心里很是不舒服,这陈翠还真是时刻计算着离开。
      
      “我….我想出府办点事情,可后门的侍卫不让我走。”在胤禛淡定的目光里,陈翠心里才开始慌乱起来,刚才凭着一口气来这里,实在是有些不顾危险了。这么晚过来打搅人是她的不对在先,开口没礼貌在后。
      
      “很急吗?”淡淡的语气传递着说话之人没有生气的信息,很让人心安。
      
      “嗯!”
      
      “让高福送你出去,这东西你还拿回去吧,我挺喜欢你做的粥,这次就不与你计较了,下不为例!”胤禛冲门外喊了声,待高福进来就将手上的东西递给他,再交代几句,这才放他们二人离开。
      
      “你吓死我得了。”出了门,高福身后已是濡湿一片,不免有些抱怨。
      
      “谢谢高总管。”陈翠撇撇嘴,十分的不明白为什么人都说四爷严厉、不通人情。人家四爷明明是很通情达理的,被她打搅了好事都不生气。
      
      在王府门口,陈翠和高福告别后就心急火燎的往前赶着,深一脚浅一脚的快不行进,连鞋子掉了都顾不得穿上,直到人走到小院门口才停下脚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凌乱的头发归拢了,抿抿鬓角,再展展衣服,穿好鞋子,确定又是美女一枚的时候才开始敲门。
      
      咚咚咚… ,咦!怎么没人?再敲….
      
      敲了好长时间,陈翠手都有些痛的时候,才听到小院有了声响。急匆匆的脚步让陈翠彻底放松了心情,虽然脚步声很轻,可是走的很稳,不像是重伤之人的脚步声。
      
      咣当——吱扭,房门被人从里边打开了。
      
      当满含激动、心旷神怡、低头做怯羞状的陈翠抬头的时候,脑袋轰的炸了,开门的人哪里是李卫?分明一个睡眼惺忪、披头散发、衣冠不整的妙龄少女。好吧,衣冠稍整,可是她干嘛只穿中衣,披件外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声明:此文主角是李卫,配角是胤禛不会改变。铁杆四爷党如果觉得李卫没本事和老四争夺的可以退散了。理由:一、老四心中江山第一位;二、李卫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大清律例-户婚第112条:凡豪[強]勢[力]之人強奪良家妻女姦占為妻妾者絞[監候]。
    另外感谢elizabeth861107与Juliet二位,让卡文很销魂的我,终于衔接了本文。



    重生皇后
    失意皇后重生之旅……



    名门庶媳
    大家庶长媳,日子很有看头。



    怡然清穿
    李卫与陈翠的甜蜜爱情~



    红楼同人之牵绊
    我的短篇——贾元春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