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然清穿

作者:月光之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秘密揭穿

      江南省扬州府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地方,这里有白居易的浅显易懂,还有史可法的坚贞不屈,包含了鉴真的虚怀若谷,更容纳着苏东坡的开阔胸襟……
      
      美食可以让人流连忘返,美景更是百看不厌,兼得扬州富商众多,这里的夜间更是纸醉金迷,瘦西湖上花船来往,游人结伴而行,扬州上下一派繁荣祥和景象。真真是回眸难忘锦绣园,浅笑又忆烟雨巷。
      
      只是不管眼前的景致是多么的斐然,都无法让胤禛一行人静下心来游览这江南胜景,各类名园。因着岳子峰一案,雍亲王一行人刚进江南府的地界与原来人等会和之后,就兵分两路各自探查。
      
      一队细细的暗访事情的来龙去脉、民间反响,由李卫带队;另一队则跟着雍亲王负责明路压阵,安抚河道官员。准备两相夹击,一点点的揭开事实真相。
      
      奈何不管雍亲王代天子办案的身份再高,终究是到别人的地盘上抢别人的饭碗,心虚之人自是垂死挣扎。除此之外,一众官员相互联络,又有来自京中的阻力,期间艰难自是不言而喻。
      
      这方雍亲王办案所遇之事暂且压住不提,单挑李卫这一队人马来说。从民间找证据,自有不同于官场的体系,很是需要一个熟悉民间套路的人来打通关节。
      
      因着李卫日常办差的心思缜密,又是在江南一带长大,对街面上的人物来往自是比那些八旗子弟更为熟稔。暗访这一队由李卫带领。作为刚刚在雍亲王手下办差的新人,要带领一帮子八旗子弟干活,自然是不服者居多。
      
      虽然雍亲王治下很是严厉,不允许有人不服从的,只是毕竟管不住别人心里的想法。所以明面上大伙还都是客客气气的,暗地里却不知问候了李卫多少次,心里不服,自然办差也是马马虎虎,消极懈怠。
      
      这帮人里头打头名叫荣舟。是正红旗钮祜禄家族的旁支,自家阿玛虽然不怎么顶事,可他家却与雍亲王府一位格格连着宗,日常办差也是很能来事,奈何总因着那位格格被人怀疑他靠裙带关系混差事。
      
      荣舟自小也是心高气傲的主儿,每每想要拼出个样子来堵人家的嘴,奈何一直落不到好的差事,当不了家做不得主。护送岳思颖姐弟俩进京时,上边有一个年羹尧,自然是无法大展拳脚。
      
      这次雍亲王分派差事的时候,本想着年羹尧调到了主子的身边,论资排辈这对该由自己带领,哪知得到最后却硬生生的被李卫空降到自己头上。心里自然不服气,再加上旁人的撺掇,哪里还能够和李卫和平相处?
      
      刚开始办差没几天,一起那几个人就特别的奇怪。不被他们待见是一回事,可如果日常不小心碰到谁的手也会被白眼伺候就有些严重了。
      
      这些情况还可以理解为,这群人不喜欢和他这个奴才有所接触。可是办差之时,不管李卫与谁聊天,身后总会有些人莫名发笑,那笑容在李卫眼里十分的猥琐。无论他走到哪里,旁人就会自动散开,离他尽量远,一系列怪异动作搞得李卫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所幸李卫也知道自己的身份,家里没背景不说,还是雍亲王府的新人。当初自己要不是这地方的人,四爷也不会给自己这机会,那些整日里遛狗斗鸡的八旗老爷们自然没工夫应付他。
      
      既然有此一想,李卫更是狠了心认真的办差,很费了一番大功夫上下打理,以成绩服人,用本事说话,再加上有四爷给的手谕,李卫偶尔恩威并施,到最后当然赢得了其他人的敬佩。一帮子人通力合作,很是漂亮的交了差。
      
      荣舟武功传家,自然不是什么小心眼的人。只是刚开始因着不舒服李卫得主子赏识,这才放任手下把李卫好男风这事儿给散播了出去。
      
      不过到底做了不合自己日常行为的事情,每每面对李卫心里虽然幸灾乐祸总还是有些不太舒服。慢慢的和李卫共处的过程中,也看到李卫的本事,那愧疚心就更重了。
      
      荣舟碍于面子、又是办差的当口,自然不好主动的攀谈解释。等到了后来,交了差办完事,得了四爷的赏之后才借了个由头拉着李卫出门喝酒去了。
      
      扬州瘦西湖畔,一个小小的酒楼里,突然飘出来真真爽朗的笑声。不禁让人诧异驻足,楼上何人笑的如此开怀,在这个山雨欲来的下午?
      
      瑞福酒楼之上,赫然正是李卫与荣舟。可二人的状态实在是诡异,一个得意洋洋,另一个确实满面红晕,尴尬非常。
      
      “李卫,你真的好男风?”话说开了,李卫也表示不介意了,荣舟哪里肯放过这个满足自己好奇的机会?
      
      李卫听到这样的问话,更是尴尬了,好男风这毛病说大不大,可说小也不小了。要不是看着荣舟真心为自己好,早就恼羞成怒的出拳头了。如今打,打不得;骂,他也骂不出口。真真是吃个哑巴亏,白给人当了一会笑话。
      
      男人嘛,一起喝酒,大口吃肉,要的就是放松心情。面对自己看过眼的朋友,荣舟可没那个闲谈不论他人的忌讳。更何况他可是好奇好几个月了,以前两个人不对付的时候,他自然不好意思开口询问,只能没事偷着乐。
      
      只是现在两个人推杯换盏、你好我也好的,借着酒劲,荣舟就不想装正经太厚道了,自然要问个明白,好满足自己龌龊的心理想法。
      
      “你从哪里听到这些的?”心里把说自己坏话的人骂个半死,脸上还要笑眯眯的套话,账就记在怕自己脏水那人的头上。丫的,别让小爷碰见你。
      
      “呃,我也是偶然间听说的。”荣舟再不厚道,看见李卫这笑面虎形象,也要存几分心思了。就算再是大大咧咧也敢随便说出来给自己找骂的。李卫如果不敢拿自己人出气,可就轮到他倒霉了。那些天长眼睛的人都知道陈姑娘和李卫关系匪浅。
      
      这么不着边际的话,李卫要是相信就不是李卫了。因此上不免正了正心神,打点精神和荣舟好生的应付了一回,又是赌咒发誓绝不出卖朋友,又是许以众多好处的。生生被荣舟占尽了便宜,才得知被诬蔑的来龙去脉,登时哭笑不得。
      
      “哎!你真的好男风?”不得不说,八卦并非不是女人的专利,男人有时候也喜欢喝个小酒,聊个别人私密,添油加醋一番。荣舟怎么可能免俗?
      
      “你说呢?”没好气的等着荣舟,知道这盆脏水是从哪里倒过来的,李卫不免心里埋怨陈翠,吃醋的方法千千万,就没见过有这种方法解决的,典型的只看眼前。这下子,自己在四爷哪里面子里子全没了。
      
      李卫正想着回去这么找陈翠算账的时候,转头看见荣舟那得意洋洋的小人模样,再想想当时知道这件事情的众多侍卫们,每个人都有告密、议论别人隐私的嫌疑,心里更是恨得牙痒痒。难怪那个没说过话的年羹尧,一见面就热情的冲自己笑,笑的那叫一个莫名其妙。
      
      荣舟摸摸鼻子,很没良心的火上浇油:“其实吧,有时候我还真觉得像。你看咱们这些当差的人里头,就你混的最好,左右逢源,男女通吃的。”那个岳姑娘,大家闺秀、诗礼传家、名门之后,居然也对眼前这小子青睐有加呢?哼!偏不让你得意。
      
      不打不闹那叫客气,哭哭笑笑、打打闹闹、勾肩搭背、才是男人的相处之道。因此上当李卫用拳头解决掉自己的尴尬之后,两个人依然能够大笑着坐在桌子前继续推杯换盏。
      
      喝酒的当口,时不时的荣舟再乐呵几声,把刚取笑李卫的话再烫一下剩饭。李卫越是满身的不自在,荣舟越是笑的开心,典型的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
      
      李卫慢慢的摸出了门道,不再对这话题争辩,只是荣舟一开口,就将手中的酒杯殷勤的递上去。间或夹杂几拳头活络一下气氛。所以在外人看来,这两个人比那亲兄弟还亲上几分,你看见过有人脸都青了还能笑这么开怀的吗?
      
      荣舟边喝边笑的前俯后仰,乱没形象的说道:“你从哪里找来这么个极品人物?什么话都敢说,口没遮拦的。”
      “……”
      
      “诶!你们什么关系?”趁着酒劲,荣舟可是不管三七二十一。那一路上可是笑死荣舟了,那位陈姑娘在他们眼里那可是事迹辉煌,就连不苟言笑的年羹尧都说这女子日后绝对是个能折腾的。
      
      “表妹。”清醒的人一般都懒得搭理喝高的人,虽然这人喝的酒一大半都是自己灌的。
      
      “定过亲的表妹吧?”表亲关系的男女会有那种表情?骗鬼呢吧。
      
      李卫没好气的瞪着荣舟,想起上京那会儿,他和陈翠之间的互动。很郁闷,很想骂人。这群天天冒充很高尚的侍卫们怎么就不知道非礼勿视呢?
      
      “这女人你得好好的调、教,还没成….”荣舟说道这里就打住了,人家怎么过是人家自己的事情。他偶尔取笑两句还可以,真个议论起来,就太不厚道了。
      
      “呵呵。”李卫轻笑了两声,虽然知道这荣舟后半截话的意思,可他与陈翠之间的事情被外人插手到底是不舒服,就和荣舟松松的碰了几杯,把话题给岔开了。
      
      划拳饮酒,插科打诨,偶尔再上几个荤段子,品评一下楼下经过的各色女子,渐渐的天就有些黑了。瘦西湖上,来往的花船也挂起了各色灯笼招揽生意,比日间更是热闹百分。
      
      “这样,为了证明你不好男风,待会跟我去花船上接着喝,如何?”荣舟两眼惺忪的说着。
      
      “你还有那个力气吗?”李卫用眼神上下瞄了一眼连路都走不稳的荣舟,很是奸诈。末了还添油加醋的刺激一下荣舟:“别美人没看到,自己先倒了。”
      
      “切~别是怕你家里醋坛子倒了吧?”荣舟也不肯示弱,直接开口损李卫,酒醉不影响嘴皮子功夫。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清顺治二年(1645),设立江南省,扬州府属之。乾隆二十五年(1760.),江南省正式分为江苏、安徽二省,扬州府属江苏省。
    李卫你真相了,陈翠背地里做了好多坏事呢。



    重生皇后
    失意皇后重生之旅……



    名门庶媳
    大家庶长媳,日子很有看头。



    怡然清穿
    李卫与陈翠的甜蜜爱情~



    红楼同人之牵绊
    我的短篇——贾元春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