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然清穿

作者:月光之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岳思颖

      这一夜,陈翠破天荒的没有点灯睡觉,而且神奇的一觉睡到天亮。以往梦中出现的那些什么孤单、凄冷的情形居然也退散的无影无踪了。睁开眼睛看看四周的景象,惊讶的再眨眨眼睛,昨晚的一些记忆立刻回笼,陈翠这才意识到她住在李卫的屋子里,现在躺的也是李卫的床。
      
      抱着那床被子,陈翠格格的笑个不停,脸上却是红彤彤的煞是好看。环顾四周,陈翠突然很坏心的像要找一些诸如臭袜子之类的东西,一会出门好取笑李卫。可找来找去,愣是没有找到一星半点臭男人的东西。想了想,很沮丧的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这里一直都是自己在收拾,她妾身未明的时候就开始给人家做小媳妇才做的事情了。
      
      “愣着干嘛?快来吃饭了。”李卫早早的就起了床,因为自知昨夜他们闹腾的太厉害了,这才没有那么早的喊陈翠起床。而是独自一人去了厨房,简单的料理了两个人的吃食,又多做了一些窝窝之类的干粮,以备路上吃。一出门就看见了垂头丧气的陈翠。
      
      “哦!”快速的将自己周身给收拾了,陈翠扭捏的走到桌子旁边,很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你怎么不叫我?”
      
      “谁做不还都是一样嘛。”误会了陈翠话中的意思,还以为她在为没做饭而不好意思,李卫走过来把陈翠拉到桌边,给人盛好饭,这才用很宠溺的的语气说道。
      
      陈翠被今天李卫的口气给吓到了,眨巴眨巴眼睛看看李卫,那嬉皮笑脸的模样,再联想一下以前对自己那种正儿八经的样子,难道这就是暧昧状态与谈恋爱的区别?
      
      两个人安安静静的吃完了饭,就回去收拾自己的东西去了。陈翠环顾着屋子里的一切,亲手擦拭的陶罐、刚刚缝补好的被褥、李卫前阵子修理的窗户,全都感到亲切无比。
      
      平时显示不出来,如今要离开了,就恨不得全部带到京城里去,因此上直到李卫在院子里喊了她好几声后,陈翠这才收拾妥当的从屋里出来,怀中赫然一个大包袱。
      
      “你这是要把家搬到京城去啊?”李卫一看那架势,顿时哭笑不得的问道。
      
      陈翠看看李卫手里窄长的小包袱,再看看自己这只硕大无比的包袱,对比立现。虽然不好意思,可心里到底还是不舒服的联想了起来,哼!男人果然都是喜新厌旧的,满屋子的好东西他怎么就带了这么一点呢?
      
      陈翠一想到这里,那脸就立刻沉了下来,面无表情的。也不再搭理刚才李卫在旁边的动作,只是用脚在地上画圈圈。
      
      看见了陈翠的表情,李卫虽然不清楚她在生气什么,可也没有笨到不知道她在生气:“怎么了,谁惹到我们家小姑娘了?”
      
      “你,就你。”扁扁嘴,陈翠很冲的喊道。在看看李卫迷茫的表情,心里更气了,昨天还说自己是他家人呢,这会子却又不知冷暖了,站的那么远,都不知道好好的过来哄哄人。
      
      可能连陈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如今在李卫的面前,就好像一个孩子般。以前的她可是痛死都不皱眉头的,如今一不高兴,表情立刻就显示了出来,而且还学会了撒娇。
      
      “呃?”
      
      “我就是要带着这些东西。”吃力的往上垫垫脚,怀里抱着那个包袱,强装淡定的越过李卫继续往前走。
      
      听到这里,李卫再不明白就是傻子了,可看看陈翠抱着都嫌吃力的大包袱,这样是压在自己身上虽说不至于吃力,可要去京城的话,路上岂不是要累死自己?
      
      “翠儿,咱们是去京城的,那么远的路,你觉得我能扛得动?”李卫委婉的叙述着。
      
      “呃~我扛。”看看手上的东西,在看看李卫那瘦瘦的身板,咬咬牙,硬顶一句。
      
      “那怎么行?”李卫说完这话,然后用那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陈翠,再把目光调整到包袱上,叹气说道:“还是我拿吧,可怜我的小身板哦!”
      
      一句话给陈翠闹的羞愧十分,不及细想就跑到了李卫的跟前,抢过包袱说道:“那个你稍等啊。”说完就迅速的跑回了屋子里,开始从包袱里往外扔东西。
      
      鞋底?这个要带走,市面上卖的鞋子李卫穿着夹脚;
      一瓮干娘做的酱菜?这个也要带走,路上不碰村不着店的,再说了李卫也喜欢吃这个;
      锅碗瓢勺?这个必须的,路上可以就地取材,改善生活;
      
      看来看去怎么全都需要带走啊,愁眉苦脸的坐在床上,陈翠压根就不知道在她自言自语的时候,李卫已经进了屋子,而且她那些话也被人听了个干干净净。
      
      虽然很感动于陈翠对自己的心意,可李卫还是快步上前去将那包袱里德东西东挑西捡的全给扔了出去,说道:“一会儿有人过来买这些东西,咱们可以换成钱的。”
      
      “真的?你不早说”把刚才收进包里的废铜烂铁全都扔出去换钱,在看看东西做一下最后的规整,把李卫扔出去的鞋帮子全给捡了回来,再将自己的衣服扔出去两件。很果断的拦住李卫伸过来的手,收拾好一切,那包袱也成功的瘦了身。
      
      李卫趁陈翠转身的时候,悄悄的将一些东西捡起来塞到了自己的包袱里。真是的,也不知道这女人怎么想的,好多可以买到的东西不扔出去,反而把自己不需要的带走。叹了口气,自己的包袱里还不是塞满了陈翠喜欢的玩意儿?
      
      自此,两个人正式告别了这里的生活,踏上未知的路途,前往京城谋生活去了。
      
      告别了小院,两个人在官道上走走停停的,饿了有干粮、困了有破庙的。偶尔面对李卫的愧疚,陈翠还会说吃苦就是吃补。偶尔他们还会进一些大的城镇,为自己补充些干粮之类的必需品,找个小旅店之类的,好好的休整一番,
      
      长时间的两个人,实在是无聊之极,虽然有时候可以和李卫插科打诨、互相勾引、言语调戏一番。最开心的也就是无限想象一下自己日后的前呼后拥,实在是憋的难受。从出发到现在也有一个多月了,眼看着京城还是那么的遥远,陈翠就有无限的怨念。仿佛离自己享受人生也远一般。
      
      “李卫,你看那边。”
      
      正在无聊的时候,猛然间看见前方一个美女领着个小孩子,那走路的姿势摇摇晃晃的,好似一阵风就可以吹倒。陈翠怎么可能错过这样的奇事?当然要喊上李卫了。
      
      本来在低头整理干粮收拾中饭的李卫,听到陈翠的这么兴奋的说话声,不免抬头,可这一抬头就刚好看见两个人晕倒在地的情景。连忙跑了过去,一探究竟。
      
      “他们怎么了?”齐心协力的将两个人弄到树荫下边,陈翠就紧张的询问着。太震撼了,两个好好的人还真的被风给吹到了?比林妹妹都林妹妹。
      
      “你别碰。”看见陈翠贸贸然的就伸手,李卫连忙的阻止了,没搞清楚原因之前,他不想让陈翠涉险的。万一是什么大病,麻烦可就大了。这里虽然离那边很远,可小心总没有大错的。
      
      “哦”乖乖的蹲在旁边,陈翠好奇的看着李卫小心的将手伸到了那美女的鼻子下边。撇撇嘴想着,你不让我碰,你倒自己先碰了,果然是男人本色。
      
      李卫小心的用手探视了一番,发现两个人都尚有鼻息,再看人身上的装扮,虽说衣服有些刮破的地方,可料子确实上好的。从外表看来,两个人不像是什么坏人。这才让陈翠从包袱里拿出一些水来,小心的给两个人喂水。
      
      “我来。”见不得李卫碰别的女人,就算是陌生的女人也不行,谁知道她什么底细啊,万一是条美女蛇怎么办?把罪恶掐死在萌芽状态的道理陈翠还是很精通的。
      
      “别添乱!”陈翠想那是陈翠想,可李卫并不愿意让她碰手,万一给陈翠碰上什么脏东西,李卫觉得自己后悔都找不到地方。在瘟疫区里,李卫可是见多了这种情况。眼下这种时期,碰到了什么不该碰到的东西,到时候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所以一看见陈翠伸过来的手,李卫立马出言阻止了。
      
      陈翠哪里有李卫想的多?在她的眼里,只看见了一个男人该死的很温柔的给一个女人喂水。甩甩手,独自一人到旁边生闷气去了。
      
      “咳咳”那名女子本来就没什么大病,喝了点子水,当然也就缓了过来。一清醒过来立刻就在旁边找寻起来,在看到自己弟弟安然无恙之时才放心的与李卫交谈。
      
      陈翠虽然生闷气,可不妨碍她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看见那美女蛇醒了,立马凑过来就近观察。
      
      通过交谈,李卫和陈翠才知道这女子的来历。
      
      原来那名女子姓岳,名思颖。旁边那个小孩是她的弟弟岳小满,两个人如此长途跋涉,只是为了进京城投靠亲戚去。半路上,很无奈的被强盗抢走了身上的银两,因为有两天都没有吃饭了,这才饿的出现了刚才的那一幕。
      
      那女子说这话就要盈盈下拜,嘴里还说着感谢恩公的话,还说什么如今虽然无以为报,日后必当结草衔环。也不管李卫是不是听懂了,总之拉拉杂杂的说了一堆文邹邹的话。
      
      李卫刚开始还为自己感到不好意思,人家如此行事,他还怀疑两人来路不正。可听到最后不免有些皱眉,这女子说话文气十足,李卫那里受得了这个?只是听那女子的口气前言不搭后语,漏洞百出,明显是在隐藏着什么。不免耐住了性子仔细的听,间或插上几句,以期能引诱出她们的真实意图。于是两个人就这么的一来一往聊开了,看在陈翠的眼里实在是刺眼的很。
      
      你道是陈翠为何如此难受,甚至直接将那岳姑娘从美女蛇提升到毒蛇的级别?原来,这位岳姑娘并不是旁人,正是陈翠在现代时看的那部电视剧中李卫的老婆。
      
      如此还了得?陈翠从听到她名字的那一刻起就开始烦躁不安。如果是别人,她还是有把握把她们赶走的,可要是李卫的老婆,那就难说了。陈翠现在心里的醋缸子全都打翻了,从头发丝到脚后跟,都是酸的。再看到李卫与那岳思颖言笑晏晏的架势,陈翠杀人的心都有了。
      
      死死的盯着那个勾引自己男人的女人,再看看旁边那个六七岁模样的小男孩,计上心头。
      那岳小满眨巴着大眼睛看陈翠。小孩子的心思敏感,刚看见陈翠咬牙切齿的时候还有些害怕,可待到陈翠笑着往这边挪的时候,小满便笑呵呵想要讨好陈翠了,自以为眼前的人和自己姐姐是一样的,都关心爱护着他,再加上刚才的救命之恩,小满自然更是满心满眼的感激陈翠了。
      
      陈翠可不管这些,一边笑容满面一边小心翼翼的往那边挪,边挪边观察李卫的一举一动。待成功的挪到小满的跟前,伸手、落爪、使劲的拧,那动作一气呵成。快、狠、准、理所当然的换来小满响彻云霄的叫声,也成功的打断了那两个男女的交谈。
      
      哼!叫你姐姐勾引我男人的?心里这样想着,表面上可不这样,陈翠温柔的拍着小满的肩膀,温柔的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呃,大家觉得陈翠如何让岳思颖这个李夫人知难而退呢?



    重生皇后
    失意皇后重生之旅……



    名门庶媳
    大家庶长媳,日子很有看头。



    怡然清穿
    李卫与陈翠的甜蜜爱情~



    红楼同人之牵绊
    我的短篇——贾元春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