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然清穿

作者:月光之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感动

      两个人在谈完明日进京的事情之后,就各回各屋,各找各床了。
      
      待收拾完明日要带的东西,等李卫着中衣躺在床上好长时间之后,心情还是有些平复不下来。他还是不相信那镯子就这么轻松的给送出去了,而且还是用一种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的方式,非常之出了李卫的意料。
      
      今天和陈翠吵完架之后,李卫的心情想当然的低落。东游西逛的不一会就到了明心庵那里,且不说在李卫看到母亲房中摆设时候的心情,单说李胡氏要把李家祖传的镯子给陈翠的时候,李卫就彻底的惊呆了。
      
      在李卫的认知里,他对陈翠有某些想法那是毋庸置疑的。而且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李卫也曾经怀疑过陈翠是不是对他也有同样的感受,可这毕竟只是怀疑。如今突然间有一个人说他并不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怀疑变成了确定。那时的心情就像一个穷惯了的人突然间发现一坛子黄金般,兴奋却又忐忑不安。
      
      镯子李胡氏本来想亲手交给陈翠的,却被李卫给拦了下来。不管陈翠对此事有什么样的看法,李卫都想做那第一个知道真相的人,思来想去,一路上也将要说的话翻来覆去的演练了好几遍。就连陈翠听到这些的反应也考虑了个周全。
      
      说白了今天确实是陈翠她自己先沉不住气,本来李卫是要先旁敲侧击的询问,然后再自我表白一番,顺势最好能将镯子给送出去。可这些只是李卫自己的设想而已。
      
      李卫的紧张,从他那抖动不已的手上就可以看出来,拿手从拿到镯子的那一刻起就没老老实实的听主人吩咐过,甚至做饭的时候,那汤都洒了出来。可这些明显的细节问题,陈翠这个粗神经居然什么都没看出来。
      
      所以才会出现这种局面,李卫只是尝试性的问了句日后的关系问题,陈翠就直接把李卫要做的事情全做了,就连李卫想好的那些个的说辞也给剥夺了个干净,到了居然准备表白的落了个被表白的下场。
      
      躺在床上兴奋不已的李卫,随着时间的后移,终究是没有抵挡住睡神的骚扰,迷迷糊糊的就去约会周公下棋了。正下到酣畅淋漓之际,李卫总能感觉到有人在后边拽他的衣角,那力道虽说是不大,可到底扰人,搞得李卫有些心情浮躁。
      
      “哇!”迷迷糊糊的睁眼想要看看是什么在扰人清梦,这一睁眼不要紧,月光下,一个人形显现,那两只眼睛在月光下发着光。饶是李卫再大胆,也被眼前的事情给呆住了。
      
      “呃,呵呵,是我是我。”陈翠自知扰人清梦是自己不对,赶忙小声的说话。
      
      熟悉的声调,奇迹的抚平了李卫惊慌失措的心,定晴一看,果然是陈翠窝在床头处,满脸委屈的抓着背角不放。
      
      “我没关门吗?”难道是和陈翠呆在一起时间长了,连睡觉不关门的习惯都有?
      
      “没有。”说到这里,陈翠撇撇嘴。想起了这些天的同院生活,相比较与自己睡觉偶尔忘记关门的习惯,李卫倒是次次不落,搞得她十分的郁闷,也不知道到底谁比较吃亏了。
      
      李卫认真的想了想,他当时好像只顾着高兴来着,真的忘了关门。
      
      “怎么了?我去点灯而已。”不再纠结与是否关门这个问题,李卫起身准备点灯的时候,却被陈翠给拉住了。
      “哦”
      掀起被子,李卫披衣走床,将油灯给点上,在陈翠惊讶的目光里,将窗户和门也全都打开之后,这才搬了把椅子做到了陈翠的旁边。
      
      “怎么了?”
      “我睡不着。”坐在床上,重复着一个动作——抬高手腕,晃晃哪里的金镯子。
      
      李卫看着陈翠小孩子般的动作,宠溺的笑了笑,把陈翠举高的手给拉了回来,这才说道:“明天要走一天的路呢,赶紧睡吧。”
      
      “我真的睡不着。”陈翠撇撇嘴说道,从回到屋子里,她就一直在东窜西跳,一会摸摸镯子,一会摸摸脸的,明明知道明天要赶路,可一想到从此之后算是有了依靠,就一直兴奋的睡不着。
      
      李卫认真的看了看陈翠,认命的打个哈欠说道:“好吧,那咱们就说说话。”
      
      “好啊!”陈翠来这里,本来就是要找人说话的,正瞌睡的时候被人塞了个枕头,哪里有不爽快的道理?赶紧的答应了李卫,这才将心里翻转了好几遍的问题拿了出来:“李卫,你从什么时候看上我的?”
      
      李卫以为是闲聊家常,那里能想到这么直接的问题?没防备突然间被问起,倒是一下子被闹了个红脸,嘟囔的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口,把刚才的不适压了下去这才说道:“我好像也没说过看上你啊。”
      
      什么叫一失足成千古恨,什么叫马失前蹄?陈翠到这个时候算是了解了一开始的沉不住气,日后必定会被欺压的道理。看看,这才一天没过去,李卫就给她来了个死不认账。
      
      “你以前叫什么名字来着?”对敌抗战,讲究的是个策略,对付李卫这样的,陈翠总结经验就是不能直接上,应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李二狗”李卫白了一眼陈翠才说道。
      
      “喜欢吃莲藕不?”一句话问不出来咱可以分成三句来问,陈翠给李卫做了两个月的饭,哪里有不知道人家喜好的道理。
      
      “还行。”
      “不准说还行,你就说喜欢不喜欢吧。”初战失败,陈翠再接再厉,上一句必须直接忽略,今天不套出李二狗喜欢翠儿的话,她誓不罢休。
      
      “喜欢吧。”
      “把把字给我去掉。”陈翠摇摇头,再次将上一句忽略。
      “喜欢。”
      
      “哦!那是因为什么呢?”嘿嘿,陈翠临阵一击,不能成人就一定要成神。
      
      “因为它…..”陈翠拉拉杂杂的一堆话,李卫本来不清楚这些事情,可如今听到这里,那里还有不清楚的?可这意图也太明显了吧?连个掩饰都没有。李卫本来想顺着她的话说完,也让她高兴高兴。可到了嘴边却话锋一转开口说道:“翠儿,我读书不多,说话可能不太好听。可我虽然说不好但我一定会做到最好。”
      
      说道这里,李卫的口气有了短暂的停顿,只把陈翠给整的紧张万分。拉起陈翠放在身子两旁的双手,看着她的眼睛,很认真的说道:“你,陈翠,是我李卫一辈子的家人。”
      
      就是这句很朴实的话,尤其是家人这个词语更是让陈翠心动不已当场就红了眼眶,一边用手锤着李卫还一边嘟囔着。
      
      “诶,你别哭啊!”看见陈翠的泪水,李卫顿时慌了手脚,举手无措间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有心想要安慰陈翠却不知道从何而起,待要给她擦泪却更怕惹她生气。
      
      “扑哧~”陈翠看着李卫那呆样,哪里还有刚才正正经经的模样?活脱脱就是一个怕犯错的小孩子了,想擦泪却不敢自己动手的样子。在陈翠看来只觉得可乐,这才笑出了声音。
      
      俗话说女人的心思不好猜,这李卫饶是日常精于人情世故,可面对这样又哭又笑的情形可还是第一次,真真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陈翠笑着笑着就有些笑不下去了,心里满满的全是感动,别的女人她不知道,可在她陈翠看来,李卫的话比我爱你更具有分量。李卫也因为不清楚眼前急转直下的情况,很聪明的选择了安静。
      
      “李卫,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陈翠窝在李卫的怀里,月光从窗户外泄进来。在这样安逸的环境下,陈翠突然有了很强的诉说欲。
      
      “嗯,你说。”
      “这是我一个朋友的故事。”陈翠抬头看看李卫说道:“真的是我朋友的故事。”
      
      “嗯,我知道的,你朋友的故事。”李卫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说道。
      
      “我朋友呢从小只有母亲,没有父亲。她和她的母亲相依为命的生活着,虽然穷,却十分的快乐。”陈翠在李卫的怀里翻了个身,把脸深深的埋在李卫的臂弯里,背对着他。
      
      “可这种快乐却只有六年,我妈,不是,我朋友的母亲却在一次给我朋友买糖的路上再也没有回来。”说到这里,陈翠有了短暂的停顿,之后才继续说道:“你相信吗?我朋友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吃过糖。”
      “为什么?”
      “因为她总觉得是那糖果带走了她的娘。”
      “哦,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信。”
      
      “可在我朋友十七岁那年,无意间让她知道了她母亲离开的真相。原来她娘是为了钱才离开了她,却说什么为她去买糖。”陈翠静静地诉说着,真的好想再说着别人的故事。
      
      “然后呢?”
      “然后啊,然后我朋友就买了好多好多的糖,一直吃一直吃,吃到吐、吃到再也没有力气、直到吃进了医~直到看郎中。”
      
      “然后呢?”从手上传来的湿意,让李卫有些失神,本来想着要好好的安慰陈翠一番的,可一想起陈翠并不承认是自己的事情,这才罢了手。心中自有自己的一番思量,日子总是要往前走的,以前的日子,他是无法介入了,可日后,如何才能不让她伤心难过才是重点。
      
      “然后我朋友说她再不要让别人左右她的酸甜苦辣了。”
      “再然后?”
      “没有了。”
      “真没有了?”
      “真没有了。”
      
      “咳咳,这个故事是你自己编的吧?”李卫从始至终都在认真的听着,间或加上几个字,却不肯在中间截断陈翠的故事而加以评论,如今听到陈翠说故事讲完了,这才开口准备对这个故事说一下自己的看法。
      
      “我发誓,绝对是真的。”陈翠很气愤,拽起李卫的袖子狠狠的擦了擦鼻子,这才开始说话。
      
      李卫倒也不急,用袖子仔仔细细的将陈翠的脸揩个干净,把陈翠扶正到床上去,这才从凳子上站起来,走到桌子旁给陈翠倒了些水说道:“你润润嗓子,听我说,这故事一听就知道是假的。”
      
      “理由呢?”陈翠不服气的问道,这故事明明就是自己的亲生经历,哪里有李卫说的这么假啊?
      
      “没理由,我一听就知道是假的。”李卫斩钉截铁的说道,可李卫的心里不仅知道它是真的,而且还知道这就是陈翠自己的故事。
      “你胡说,明明就是真的。”陈翠气鼓鼓的说道。
      “我说它是假的就是假的。”李卫也当然也不含糊。
      “我说它是真的。”陈翠脸都气红了,可心中的憋闷却奇迹般的一扫而空,满脑子里只想着怎样才能和李卫争出个高低了。
      
      “可我就觉得是假的。”摆出一副你能把我怎样样的架势,李卫彻底的无赖上了。
      
      “哪有你这么霸道的?”
      “才知道我霸道啊?晚了。”李卫突然间一改刚才的严肃表情,嬉皮笑脸的说道。说话的同时,伸手用中指刮了一下陈翠的鼻子,那力道,瞬间就让陈翠的鼻子红了个彻底。
      
      陈翠在屋子里跺着脚,喊着李卫欺负人的话,可到底没能跑出去报仇,因为到现在她才发现对于母亲当年的离去,她居然能够释怀了。不在像以前一样,想一次心里就痛一次了。
      
      李卫在院子里站了好一会子功夫,待确定陈翠完全平复了心情之后,这才反身回去。
      
      “怎么又回来了?”陈翠恶狠狠的问道,刚才下手那么狠,居然还敢出现在自己面前。
      
      “这是我的屋子,我过来睡觉的。”摆出一副你占我地方的表情,拽的要命!“当然了,你要是想留在这里我也不介意。”
      
      陈翠刚开始听李卫说的话,就准备起身离开了。可再听到这话,那里肯让李卫这么平白的占了自己便宜?“滚啊!”说话的同时抓起床上的枕头就把李卫给砸了出去。
      
      “可怜的我啊!”李卫虽然被砸了出去,可人在院子里还是长长的叹气冲屋内喊道。那说话口气也不知道是在同情自己被人占了地方,还是叹气今夜的无人相陪了。
      
      屋子里的陈翠,脸上虽然是红透了,可心里却咬牙切齿的得出了一个结论:“李卫是天底下最不要脸的老狐狸。”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天气变化无常,大家保重身体。
    我果然没有写虐文的水平,本来这章想写的悲情点呢,怎么到了最后成了这个样子?捂脸~遁走~



    重生皇后
    失意皇后重生之旅……



    名门庶媳
    大家庶长媳,日子很有看头。



    怡然清穿
    李卫与陈翠的甜蜜爱情~



    红楼同人之牵绊
    我的短篇——贾元春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