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然清穿

作者:月光之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关系明朗化

      陈翠愣愣的看着门外,好长时间都反应不过来。她没有想到李卫居然就这样甩甩袖子就走了,那她怎么办?
      
      剩下的一天里,陈翠什么事情都懒得做。最后,干脆搬了个小板凳,抱着一个枕头坐在凳子上,把腿翘在门槛上。一会儿看看门口树下那两只打架的猫,一会儿再看看这段时间收拾出来的院子,仰头看看天,低头看看地,防空脑袋打发着这大段空闲出来的时间。
      
      打架的猫儿和狗儿回家了,树的影子也越拉越长,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陈翠蹭的一下子就从凳子上起来,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回屋子。手忙脚乱的将自己和李卫屋里点上油灯,又将剩下的全部整到院子里的石桌上。
      
      将白天的装备从大门口挪到李卫的门口,维持白天的动作和表情当门神。
      
      当了李卫回来的时候,看见得就是这样一个景象:每间屋子都点着灯,就连院子里也有两盏小小的油灯。陈翠坐在屋里,委屈的抱着一个枕头,在哪里一点头一点头的,好似快要睡着了。
      
      “困了就回床上睡吧。”走到陈翠的身旁,李卫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
      
      迷迷瞪瞪的陈翠,抬头一看见李卫,哪里还能够睡的下去?清醒不过是瞬间的事情。站起来怔怔的看着李卫,忍了一天的眼泪就这样刷的落了下来。
      
      “怎么了?怎么了?”李卫一见那止不住的泪水,手足无措的慌乱起来,陈翠那哭泣的模样搞得李卫心里一揪一揪的,着实难受。
      
      “都怪你,都怪你!不说一声就走了,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狠狠的拿袖子使劲的擦了一下眼泪,抽抽搭搭的说着。
      
      “好,好,都是我的错。”除了说这句话,李卫实在是想不出来应该怎么说话,白天的事情两个人都有错,可如今看陈翠的表情,好似他李卫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呢。
      
      “我饿了。为了赔礼道歉,今天晚饭你做。呜呜….”陈翠今天一天都没吃饭早就饿了,只是因为害怕李卫一走再不回来,一口气憋到现在,这才挨了过来,如见看见李卫好声好气的回来之后,轻松之余当然会感到饿。
      
      “好,我去做,咱不哭了哈。”
      
      吹灭院子里的油灯,陈翠亦步亦趋的跟着李卫到了厨房。趁李卫在灶间忙碌的时候,陈翠迅速的将自己刚才的惨状给收拾了,然后就坐在桌子旁,一手一只筷子,眼前放一个空碗的做乖宝宝。
      
      “你多久没吃了?”惊讶的看着眼前吃饭的女人,因为陈翠是个很注重个人形象的人,只要旁边有人,她就会很死撑的维持形象。可眼前的女人虽然吃饭的姿势照样斯斯文文,可那量却着实让人咂舌。
      
      “从你走到现在,我就没吃了。”再抓一个黄窝窝,一口窝头一口饭,末了再加一句:“可饿死我了。”成功的将李卫的愧疚勾引最大。
      
      “对不起。”
      
      “咳咳!你说什么?”虽然陈翠有装可怜的嫌疑,可还真没想到这么顺利就能让李卫道歉,这会儿没防备听到这样一句,当然会被呛到。
      
      李卫走到灶台把冰在冷水里的汤端了过来,推到陈翠的面前说道:“我刚从娘那回来,那边的一切如今都被安排的妥妥当当。翠儿,谢谢你!”
      
      天知道,当李卫看见母亲房中一应设施俱全的时候,那种惊讶程度。陈翠不仅将全部的用品都买齐了,更是将身上仅有的银两全给了城里的郎中,还让他写了保证书,保证每隔段时间就会给娘请平安脉。最后又细细的求了庵里的师傅们。
      
      陈翠为母亲安排的条件,比他这个儿子都细心百倍。如今母亲除了不能经常见到家人,其他的都被安排的妥妥当当。着实让他这个做人儿子的惭愧不已。再想象白日里自己的怀疑,真是太不应该了。
      
      “呃,呵呵,不客气,客气。”埋头喝汤,砸吧砸吧舌头,嗯!真好喝。“你在汤里加了糖吗?”
      “没有啊,为什么这么问?”
      “呵呵,没事,就是觉得今天的汤很甜而已。”
      “……”
      
      “李卫。”陈翠吃饱了喝足了,把那碗往前一推。拿起旁边放置的手帕擦擦嘴道:“刷碗!”今天不利用他的愧疚实在是对不起自己。
      
      曲起中指,李卫直接用手敲到了陈翠的头上:“别得寸进尺啊!快点,一会儿有话和你说。”
      
      “可怜有人害我饿了一天,如今好不容易吃饱饭了。”陈翠撇撇嘴,可怜兮兮的拿着碗念叨着:“如今还是要干活!咳咳。”说话间,用眼睛瞄了瞄还没完全走出去的李卫,嘿嘿!果然站住了脚步。
      
      李卫眯着眼睛,双手环胸,看着那个故意放慢速度刷碗的人,行动间配合上咳嗽犹如老妇人一般,就连拿碗的手都有些可疑的抖动,看着就让人替碗担心。好装!本想上前一步接过这个做作的女人手上的活计的,可到最后还是没有任何动作,呆愣了一会儿就掉转方向出了厨房的门。
      
      “呃!好吧,可怜的我。”陈翠冲外间的李卫大声的把不忿喊出来,手上麻利的将东西收拾好,规整了这才出了门寻李卫去了。
      
      “怎么点这么多灯?”待陈翠一进门,李卫指着一屋子的亮着的灯无奈的问道。好家伙,院子里俩个,每个屋子居然还有两个。
      
      “院子里没人我害怕。”陈翠委委屈屈的说着。这一天来,时刻的担心着李卫再不会回来。白天还好过些,就算没太阳,可还是亮堂堂的。可到了晚上,那种孤单无助的感觉就越来越浓烈,直把人快要吞噬了。
      
      奇怪的抬头看了看陈翠,李卫望着她脸上挂着的表情,有种恍然如是的感觉。那是一种怎样的表情啊?委屈中居然神奇的包含着不服输的坚毅。
      
      “嗯~明天我就要走了,不知道你….”李卫现在有些拿不定主意,虽然陈翠有时候很依赖他,可两个人如今毕竟还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关系,他丝毫不敢肯定陈翠会和他一起上京。
      
      “啊,什么意思?我当然是要和你走啊。”陈翠惊讶的问道,同时心里咯噔一下,李卫不想带自己上京吗?
      
      “可咱们毕竟没什么关系,孤男寡女….”听到陈翠要和自己一起走的话,李卫心里简直是乐开了花,娘说的果然没错,陈翠对自己也不是完全没心的。
      
      “切!关系还不是人弄的,想要有还不容易?”陈翠不屑的摆摆手道,这年头又不用什么身份证、结婚证的,想要有关系还不是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嘛。
      
      “那咱们是….是什么关系?兄妹吗?”放松了刚才紧绷的心情,李卫把手伸到袖子里,把玩着那里边的一个镯子,开始很有心情的挖坑。
      
      陈翠抬头把李卫的脸板正,认认真真的审视了一遍,再摇头晃脑的围着他走了两圈,边走还边砸吧嘴,只把李卫弄得满头雾水。
      
      “想我这倾国倾城貌,闭月羞花脸,再对比你这小鼻子小眼儿,说兄妹,谁信啊!”
      
      “呃~”在语言的应用方面,说实在的,李卫还真的比不上网络老手陈翠。所以,一听到陈翠那无比自恋的话语,从小被教导谦虚是美德的李卫还能说什么?除了一个单音节字,还真的不知道该做什么反映了?
      
      “总结,不能说是兄妹,说兄妹容易穿帮。”
      
      “那是什么?总不能说是夫妻吧。”
      
      “为什么不能?这关系所顺口啊!。”李卫是在给陈翠挖坑,以正两个人未来的身份,焉知陈翠不是故意想往坑里跳呢?
      
      “你确定?”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那次从疫区回来,陈翠就有些心动不已,少女情怀漫天飞舞。今天白天李卫甩袖就走,更是让陈翠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到了现在,一切都明朗化了,陈翠脸上笑得跟朵花似的,多好,她终于不再孤单了。所以这次借着李卫的说法,陈翠直接就喊出来了。
      
      “不反悔?”
      
      狐疑的看着李卫,这什么表情,还满脸庄严肃穆的。一想到这里,陈翠刚才激动的心情瞬间跑了个没影,她直接就恶狠狠的说道:“你要是敢反悔,小心我…..”
      
      今日确定了陈翠的心意,李卫就呵呵笑开了,伸手一把握住陈翠伸过来的手,暧昧的冲陈翠眨了眨左眼,弱弱的说道:“为夫不敢”
      
      轰~陈翠要晕倒了,这什么世道、眼前什么状况、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感情人家就一句普普通通的问句,一个离求婚还差十万八千里的问话,居然勾的自己这样上杆子求婚了。
      
      看着眼前可爱的陈翠,李卫觉得实在是差不多了。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下面就该说正事了。今天的心情真美好啊!伸手把娘今天给的那只金灿灿的镯子套到陈翠的左手上,说道:“这是娘让我给你的,说是只传给媳妇儿。”
      
      恍恍惚惚的看着李卫的嘴一张一合,看看那镯子金灿灿的乱晃人眼睛。在配着自己手腕处白皙的皮肤,果然很配。再一想到这镯子只传给媳妇,连儿子都没有。心里顿时甜的跟蜜似的,也不管是最初是谁求婚了,这会子只要有结果就好。陈翠只能这样自我安慰了,至于过程嘛?陈翠叹了口气,以后学聪明点就好了。
      
      “好了,咱们说正事吧。”把那个现在还活在自己世界中的女人拉到凳子上,按了下去。
      
      “你说,我听着呢。”右手抚摸那镯子,嗯!镯子虽然旧了,可上面的纹饰怎么看怎么漂亮,又惊喜,到底是传家的东西。
      
      “咱们明天就走,路上还以兄妹相称吧。”坐到陈翠的眼前,扶正她的身子,把她的眼神果断的从镯子上拉了回来,这才开口说道。
      
      “我不要?”一听这话,陈翠哪里还能欣赏金饰?腾的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撅嘴怒瞪李卫。搞什么,自己的脸刚才都丢到那么惨了,怎么结果还是以兄妹相称。
      
      “你个爆炭脾气,听我说完行不行?”
      “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来。”
      
      “订了亲的双方,是不能结伴而行的。这样容易惹人非议,咱们先以兄妹称呼着可好?”李卫知道陈翠是个孤儿,有些事情恐怕从小没人教导过,可以后就是自己的女人了,如今少不得多说几句。眼下对女子的名节看的太重要了,自己是不怎么在乎,可那唾沫星子却着实厉害。
      
      “不好,没夫妻好听。”陈翠坚持己见。
      
      “那你就留在这里陪着娘等我回来可好?”这一条不行就换一条,这也是娘今天的提议,如果两个人订了亲,最好能让陈翠留在这里。
      
      “不要,你在外边会胡来。”
      
      “……”李卫无语了,这丫头果然和常人不一样,怎么还有这样的想法?“我镯子都在你这里了,还怎么胡来?”
      
      低头看了看那据说是李家传家宝的黄金镯子,点点头。这果然是个好东西,在古代恐怕比结婚证还有效果。可转眼一想还是不行,她不要刚证实自己的感情就两地而居啦。
      
      “那咱们先把事儿给办了,再一起去?”见陈翠又是摇头,李卫尝试的询问道,其实这才是最省心省力的方法,可就是怕陈翠不答应。
      
      陈翠低头想了想,所谓的事儿大概就是结婚吧,抬头看看李卫,不好意思的挠头道:“还是不要了吧,哪有这么快的。”谈恋爱和订婚都可以,可要说结婚这也太早了吧。低头看见手上的镯子,顿时来了精神。
      
      “李卫,你说这镯子卖了能值多少钱?”
      “啊?”这话题也转的太快了吧。
      “应该值不少吧?”
      “呃,可能吧。”既然搞不清楚她现在想干嘛,李卫很聪明的决定顺其自然。
      “你以后要是敢三心二意,我就把这镯子卖了,找人写你,保证你比陈世美都出名。”陈翠恶狠狠的要挟道,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两个人吵架,其中一人最好还是离开。那个时候说的话是很伤人的。



    重生皇后
    失意皇后重生之旅……



    名门庶媳
    大家庶长媳,日子很有看头。



    怡然清穿
    李卫与陈翠的甜蜜爱情~



    红楼同人之牵绊
    我的短篇——贾元春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