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然清穿

作者:月光之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商谈

    作者有话要说:
    老公赚钱养家,自己赚钱自己花。

      他们住的这个小院,真的很小,而且结构还不怎么合理。总共有两间房子,陈翠和李胡氏住在一个屋里,二狗自己一人住那间小点的。
      
      早上起来,伸个懒腰,活动活动一夜不动的筋骨。陈翠踢踏着鞋子去了厨房准备今天的早饭了。舀米的时候,照常叹了一口气。
      
      连日以来,长时间的下雨,把他们唯二的生财之道都给阻挡了。如今粮食是越吃越少,以后可怎么办呢?
      
      把锅弄好放在火上,烧开之后,抓了一小把米进去。呆呆的坐在灶台旁,想着一会儿怎样开口让二狗去买米。可恶!二狗是怎么管家的,连还剩多少粮食都不知道,居然让她一个外人来忖度。
      
      “翠儿,想什么呢?”二狗进了厨房的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情景,陈翠满面愁容的坐在那里,时不时的放几把柴火,发愣居然连锅里东西溢出来都没发现。赶忙快走几步,将今日的早饭拯救了。
      
      “没,我还能想什么事儿啊?”陈翠听到问话,赶忙的回答说没有。不管什么原因,让二狗知道她在质疑他管理家的能力,总归是不好。
      
      可她不知道的是那欲盖弥彰、味道十足的回答,更加的让人怀疑。
      
      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二狗起身给自己和陈翠盛上了饭,撒些盐巴上去。说道:“吃完饭,一会儿和你说个事情。”
      
      “那干娘呢?”
      
      “让她多睡会,这几天都没好好睡过觉。”
      
      “哦!“老老实实的吃饭,稀里糊涂做人是最近陈翠刚悟出来的道理。
      
      因为惦记着一会二狗要说的事情,陈翠用了比往常快好几倍的速度把饭吃完。
      
      见此情景,二狗也不知道要从哪里说起了,现在的外边的情况和陈翠压根就不了解,不要说现在手上没钱,就是有钱,多少米店的米都是有价无市的。
      
      “哦!对了,家里没米了。”等了好一阵子,碗早都洗完了,也每见二狗说出他的事情,不用这么严肃吧,说个话也要考虑这么多。略微一思索,陈翠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再不买米,就等着饿肚子吧,还不如现在干脆点一了百了。
      
      “我也正想和你说这个事情的,现在总要想个什么法子才好。”
      
      “这还需要想吗?拿银子买不就是了?”陈翠想当然的认为着,她就不信有钱没米吃。
      可看到二狗犹豫的样子,陈翠开始有些怀疑了,不会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吧。
      
      “没银子了。”二狗很坦诚,没有就是没有,不诚实的说出来,后边就说不下去了。
      
      “怎么可能?”就算陈翠不知道清朝的物价水平,可这些日子以来,二狗母子在街上博同情也得了些铜钱,从没见他花过,怎么可能突然间没有了。
      
      难道是….想到这里,陈翠立马打住了,那个想法太恶寒了,也太看不起二狗母子了。
      
      “买这个小院花了不少,现在是真的没了。”
      
      “你不是说帮人看管,不要钱吗?”
      
      “要钱,娘还会跟着过来吗?”形式逼人,如果不尽快搬离,早就被感染瘟疫了,可这些话又怎么能让她们两个人知道呢?
      
      “那怎么办?”推测想要被证实总需要些证据的,眼神闪烁,语气不定不知道能不能作为呈堂证供。
      
      “两个办法,一个是节省,一个就是出去赚钱,可眼下镇上难民是越来越多,不要说以前的方法了,就是出门找小工也不太可能了。 ”
      
      二狗一口气把话说完,顿时轻松了不少,一会儿再交代些应该注意的事情后,就可以安心的离开了。
      
      “算我看走了眼,还以为你们是多好的人呢。哼!”陈翠是越听心里越寒,人家赶人的话都说这么明显了,再听不出来一二三四就真的对不起太自己了。
      
      “什么意思?”本来挺明白的事情,怎么翠儿一说,就全糊涂了?
      
      “少装蒜了,不就是想让我走吗,还这么拐弯抹角的说,别让人看不起了。”陈翠狠狠的说道。
      
      一早就知道他们家不富裕,所以所有的家务活现在都抢着干。从没让老太太受一丁点委屈,也尽可能的少吃饭了,他们还想怎么样嘛。
      
      越想越委屈,眼泪像水珠似的往外掉,怎么最近这么多愁善感呢?又不是没被人抛弃过。抬手抹了抹眼泪,说道:“我走还不行吗,现在就走。”呜呜,自己怎么这么可怜啊?
      
      二狗听到这些,再不明白就是傻子了,他觉得陈翠可能是误会了什么。
      仔细的将刚才说的话回想了一边,恍然大悟的同时却皱起了眉头,就算自己说话不清不楚有错在先,可为什么她每次说话都不给自己留一点余地呢?什么叫算她看走了眼,、什么叫装蒜,合着这些日子的操心全被人一笔勾销了。
      
      稳了稳心态,调整了思绪拉住欲走的陈翠说道:“别误会,刚没说明白,听我把话说完行吗?”
      
      “还有什么好说的?“挣了挣被拉住的一角,无奈别二狗死死的拉住就是挣不动,停在那里堵着气不再说话了。
      
      “有!等我说完,你再走不迟。”看了看屋里,确定刚才的争吵没有吵到娘,这才回身把陈翠拉到门口问道:“说吧,刚才是不是想着我们要赶你走来着?”
      
      “是!”胸有成竹的泄着愤,反正就要走了,怕什么怕,拍拍抖得不停的双手,真不主人争脸。
      
      二狗扯了一个自认为很和蔼的笑容拉开了门,可在陈翠看来却是邪气十足。不觉得吸了口气,自己没错就是没错!
      
      “前几天,在庙里就有人得了瘟疫,现在恐怕蔓延的已是十分的严重。你要是觉得现在走出去比较好,我不拦你”平静的叙述着事态的发展,刚才还不知道怎么提要求呢,现在被翠儿这么一闹,还真是所有事情都迎刃而解了。福星啊!福星。
      
      陈翠好奇的看着外边,刚好有一群拄着拐杖的人从门前走过,看上去真的好虚弱。呜呜,可不可以不要走啊,走出去就算不饿死也要病死了。
      
      “可你刚才还要赶我走呢。”死鸭子的嘴总是嘴硬的。
      
      “我什么时候说要你走了?”二狗没好气的说道,这女人整天不知道想的是什么,唯恐别人不害他呢。
      
      “就刚才,你说要节省粮食的,我走了,不就可以节省了吗?”
      
      “你怎么不想想也有可能是我走呢?”
      
      “你才不会走呢,你娘在这里。”除了嘟囔这么一句之外,陈翠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难道真的是自己想歪了,可这个时候赶人是人之常情啊!
      
      “过些天,我要出趟远门,想让你照顾我娘来着。既然你要走,我再找其他人吧。”二狗平静的把事情说完,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可怜我娘白疼了一个干女儿。”
      
      “呃!”陈翠彻底石化了,怎么说到最后又是自己的错呢,什么时候绕回来的?
      
      “还走吗?”二狗明知故问道,顺便想想一会儿怎么提要求。
      
      一句还走吗,只有三个字,平淡而又无奇,可在陈翠听到,心里顿时七上八下的。一方面为他们不是赶自己而感到轻松,另一方面却是为刚才自己的行为而难为情。
      
      “不走了,不走了,对不起啊!”长期的相处,教会陈翠一件事情,那就是面对二狗错了赶紧道歉;否则,吃亏的还是自己。人在屋檐下,低头是必须的。
      
      “嗯~,找其他人比你更好些,她们比你省粮食。”
      
      “哪有,我吃的很少的。”低头再低头,地上俩蚂蚁没事找事乱掐架,一脚踩死俩,黄泉路上还有个作伴的,多好!
      
      “想想,还是不要了,外边多的是无家可归的人,我就不委屈你了,陈翠姑娘~”假装思索片刻,得出最佳结论,就不信没人跳坑。
      
      听到姑娘二字,陈翠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了,为什么受伤的总是自己?看二狗那一副欠揍脸,摆明了前边是个坑,你爱跳不跳,就知道被算计了。
      
      犹豫片刻陈翠说道:“呵呵,还是不好了吧,那些人那里知道干娘的喜好?其他人用着也不顺手不是。”
      
      “也是啊!”
      
      “我去看看干娘起了没,该吃饭了。”陈翠说罢,抬脚就走。
      
      “别忙,把话说完了再走,娘不急于这一时的。”拉住准备逃跑的陈翠,二狗连思量都不用直接开口:“三个条件,答应了再说你要不要离开吧。”
      
      陈翠认真仔细的案件从组一番,发现刚才二狗说话的语气闪闪烁烁,明明存在误导人的嫌疑,原来坑在这里呢。回头,冲二狗无辜的眨眨眼睛说道:“好啊,你说。”
      
      其实陈翠真的是冤枉二狗了,二狗刚开始真没打算挖坑给陈翠的,这个坑其实是陈翠自己挖的,二狗之所以含糊其辞,是因为他将要做的事情太过危险,不想让人担心罢了。
      
      “明天我就把必要的东西买回来,你和娘每天关门闭户,不准出门。”
      
      “好!”废话,外边瘟疫横行,这时候出门又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除了我,谁敲门都不要放他们进门,因为不清楚是什么人,有没有病。”
      
      “好!”这次更加的不带犹豫的答应了,陈翠觉得反正自己又不是什么好人,才不会随便放人进来呢。惹急了,连二狗都敢不然进。
      
      “好好照顾我娘,还有你自己。这年月咱们生不起病的。”二狗说完这句话,停顿了一下,用手扒拉了一下头发,说道:“照顾好自己!”
      
      “好!呃~”听到二狗要让她照顾干娘,连想都不想的答应了,不用交代,自己也会好好照顾的。可听到后边那句话,陈翠脸都红了,没想到二狗还能想着自己,果然是好人,大大的好人。
      
      一种被关爱的情绪莫名的升了起来,越发的让陈翠觉得尴尬无比了。
      
      “翠儿,以后别再啥还没搞清楚就先发脾气!这样冲动很容易被利用的”,二狗叹了口气,他一直觉得陈翠呆在自己身边的时间不会太长,虽然喜欢,可看翠儿的意思,早晚是要飞上枝头做凤凰的,如今能护一日算一日吧。
      
      “嗯!”低头,脸更红了。
      
    插入书签 



    重生皇后
    失意皇后重生之旅……



    名门庶媳
    大家庶长媳,日子很有看头。



    怡然清穿
    李卫与陈翠的甜蜜爱情~



    红楼同人之牵绊
    我的短篇——贾元春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