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樱』风语哝嘤

作者:杏仁冬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風語噥嚶·寄思忘年【上】

      寒光一舍外,拂樱盯着手中的东西,很是纠结。进,还是不进?
      
      『小免那个死丫头……』居然让他送信给那个大神棍。他比那人到底是哪一点差了?一个月前居然就缠着他要给什么「枫岫阿叔」送礼物表达心意。
      
      这是要表达什么鬼心意啊?结果……还不是苦了他?
      
      『唉!』拂樱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想到出门前小免在门口相送意外的热情和甜美笑容的背后,其实是扬言,「斋主,如果你不送的话我就离家出走哦!」的威胁。
      
      他的少女啊!怎么能被那人一副「大叔样」的嘴脸给诱惑,进而玷污了呢?拂樱心里面都泛酸了,心事谁知,心事谁知啊!
      
      今日他若不来,一是怕小免会出走。不若再来要是小免自己跑到寒光一舍来,那岂不是会有真正的「少女危机」了?
      
      所以说啊!苦的,终究是他。
      
      心里面狠狠地纠结了一番,拂樱对在一旁注视了半天的弃剑师和鄙剑师点了点头,然后若无其事的走进内中。
      
      入了院,就瞧见那让他恨得牙痒痒的人正在亭内悠然自得的核查,一丝带着笑意的语调传了过来:
      
      『好友终于舍得进来了?』
      
      『闭嘴……』拂樱掠入亭中,不爽地瞪了那人一眼,径自倒了茶水便饮。
      
      『不知好友,今日何事来访寒光一舍呢?』枫岫笑看一脸怨气的拂樱。
      
      『小免闹脾气,吵着要我来找你。作为监护人的我是不允许的。』
      
      『所以,重点是?』枫岫一挑眉毛。
      
      『她写了一封信给你,托我转交。』说到这里,声音更加没好气。抽出一份粉色的信封,犹豫了一下,递了过去。
      
      枫岫看着那个颜色非常少女的信封,觉得有几分好笑,但也少不了几分抽搐。因为……拂樱看他的眼神越来越不友好。
      
      『内容是什么?』
      
      『我怎么会知道?小免又不准我看。这死丫头,越长大越不听话了……』眉头皱地死死的,犯着嘀咕。
      
      枫岫边任他抱怨着,伸手去抽那封信:
      
      『好友不放手么?』
      
      『……』死揪着信封边缘的手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马上松开了,不就是送个手嘛!
      
      等到枫岫看完信抬头的时候,便对上拂樱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神。
      
      『写的什么?』
      
      那种紧张的眼神让枫岫不由得觉得有了几分趣味,摇了摇扇子瘫倒:
      
      『哎呀呀,这是第一次,有人对我告白呀!』
      
      『告、告白?』拂樱顿时大惊失色。
      
      『你自己看嘛!』将手中的信递了过去。嘴角的笑容更是圆润,实在是看到有趣的表情。
      
      拂樱犹豫的看着那封信,又看看拿着信带笑的人……
      
      『谁、谁要看了,我才不会中计。』话虽如此,还是想看的。如果是真的,那自己输在哪里?为什么小免不遵从于自己的主人呢?拂樱心里面怨念了。
      
      『好友何意呢?我实无欺瞒。』
      
      『哼,小免年纪还小,怎么可能对你告白。』声音中是没几分底气的,小免似乎一直对这神棍有那么点儿……
      
      枫岫从怀中拿出一个镯子,递给拂樱:
      
      『请你转交给小免。这是她要的定情信物。』
      
      一句话听的拂樱眼睛都直了。
      
      『定情信物?小免这个笨丫头,头脑到底在想什么啊。你给我收回去,一个大人陪孩子发疯,成何体统!』努力的要控制自己别过脸去,不看那个有点刺眼的镯子。却不知,究竟是为了……什么?
      
      『唉呀,小免说你很凶,常常欺负她,又不懂怜香惜玉,看来没错了?』
      
      耳边又是那个有点嘲讽的调子,真的是这样认为他的么?心里面突然就有些不爽快了,拂樱一把抓过镯子道:
      
      『枫岫,你最好是马上闭嘴!』
      
      『有人恼羞成怒了。喝茶喝茶!』枫岫笑笑,倒了一杯茶递了过去
      
      『喝什么茶,你以为小免是为什么要要回礼啊!』一手挥开那递过来的手,拂樱突然就有种想要破口大骂的冲动,却还是皱着眉又从怀中拿出一个东西丢了过去,『还有这个,是她给你的……』
      
      只见,那事物轻飘飘地落在枫岫怀中。放了茶杯,枫岫翻手一看,却是一件精致的绣品。细细端详之下,不禁一愣。
      
      拂樱的指尖收拢在袖中,有意思紧张的浸出些汗渍。一时激动,没多想就扔了过去。借着这样隐晦的名义给他的东西,或许只是一种固执。但……他会看出来么?
      
      『这是……』彩丝针走,线条飞舞,樱办悠悠飘落。樱树下,孑亭茶座……俨然绣的,便是当年拂樱斋内的景致,是当年……
      
      枫岫笑了,有几分明白,嘴上却是道:
      
      『小免姑娘真是有心,也劳烦好友送来了。』
      
      『哼!』冷冷地一声,拂樱心中有些难受地说不出来。虽然是真的很想这人身边能有一件他给的事物,能看到就想起,但……难道每次被想起来都要通过这种方式么?
      
      也不是有多介意……小免这丫头被人记挂,反正她人还不是自己的,但如果这记挂的人是枫岫的话……
      
      『哼!』忍不住又是一声,转身要走。
      
      这下,枫岫是彻底明白了,也听出来了。有股酸意来着,嘴角不禁勾了一抹狡黠的笑容,他就知道,不只是他是这样。
      
      『拂樱……』
      
      突然就换了称呼,让被叫到的人有些不喜欢。
      
      『干嘛?』骂骂咧咧地调子,心里面暗自不爽的人背着身子没转过来,语气却是很不善。
      
      『多谢你还记得……』
      
      话音甫落,拂樱的身体便被从后面靠上来的人拥住了。
      
      拂樱一愣,不知道是恼羞成怒还是由于申花贴得太近的气息。红了脸颊,扭着身子要挣脱。
      
      『干什么,你放开。』
      
      『你之用心,我又怎会不明白。』双手箍得很紧很紧,枫岫的声音靠在颈边,轻得像在叹息,却又一下下的打在心头。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热气熏得脸颊都红了,拂樱的身体僵硬起来。
      
      『啊呀,好友你是真的不愿吐实嘛!真是嘴硬呵!』枫岫笑出声来。目光投在拂樱挣扎而露出的白皙颈间,很想……咬一口。
      
      『纵然苦境也有一个名为拂樱斋的地方,纵然名字相同。那又何妨?当年拂樱斋内的精致又怎能完全一样?纵然景物能够,回忆却是不同了,你说是么?拂樱……』
      
      字耳边的嗓音突然就低沉得仿佛包含了许多东西。
      
      拂樱身子一震,一时不知道是不是该阻止那人说下去。
      
      『既是好友如此雍熙构造出的回忆,我又怎么不会珍惜呢?』边说着,一只手仍然环在腰间,另一只扣上了拂樱的手腕,举了起来。
      
      愣住了的人,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被那人举起来的自己的手。一时间,忘了将五指上尚未消去的伤痕隐藏去。指甲却突然触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一颤。
      
      循着指尖美好的形状,顺着一个两个伤痕的方向。枫岫专心又带了几分爱怜的细细地舔着。舌尖绕着之间打着旋儿,一只只地将手指一路舔了过去。
      
      等到拂樱回过神来,枫岫依然执了他的另一只手正舔了一半。
      
      『你做什么,放开啊!』神色惊慌了,拂樱一使劲,挣脱了枫岫的怀抱。脸颊烧的通红,还有几分忿忿的头也不回地急急往门外冲去。
      
      『拂樱……』身后被挣脱开的人没有阻拦,只站在那里,用仿佛可以看穿她的语气说,『我知道你明白的。』
      
      我们两人之间,不能比这更多,但也不会比这更少。
      
      拂樱行动有一丝的僵硬,却是没有回身的直接化光而走了。
      
      『可恶,那人……』回到拂樱斋,好不容易歇下的人却恨得直咬牙。恶狠狠地捣鼓着面前的茶叶泡着茶水,不爽的喝了几杯泡走了味的茶水,脸上的热度却始终不见小腿。
      
      甚至,更明显的,指尖……柔软的触感仿佛还在。
      
      他时候他明白的,明白什么?
      
      不由自主的将指尖沾上唇,不自觉的就回忆了两人的相遇、相知。那么接下来的应该是……
      
      『斋主!』一声雀跃的呼声,将他猛然自沉思中拉回。
      
      将指尖收拢在袖中,脸上的红晕确实又厚了几分,他这是在干什么啊!
      
      『斋主,枫岫阿叔怎么说?』小免扯着拂樱的衣角,满脸兴奋。
      
      对呀小免在这件事上的热情,拂樱真的觉得有些抽搐。却仍是将收好的镯子拿了出来,递了过去。
      
      『他说这个给你……』沉默了一下终究没把定情信物这几个字说出来。
      
      『多谢斋主。』接了过来,小免整个眼睛都是亮亮地,耳朵也是一动一动的,『斋主,今晚我做饭吧!』
      
      『就你这个小丫头,烧出来的东西只怕是不能吃。』只她闹着,拂樱也不去想那么多了。
      
      抛掉刚刚的插曲,生活还是回归正轨的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於是TAT半個月一次的考試 上個星期電腦又壞掉 我要瘋了 過年就完結他吧 差不多了差不多了
    第二部等下輩子吧 = =開玩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