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樱』风语哝嘤

作者:杏仁冬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風語噥嚶·前塵不訴【下】

      很久了,自从拂樱来苦境他就一直在找,但是要找的东西却始终没有找到。他不知道是该开心或是不耐,或许有些可以的没尽全力,可又有些不甘心。他要找的东西……是心呢!他的心……
      
      寒光一舍内,枫岫主人拨弄着面前的琴弦。十指灵动,一曲流泻。亭岚轻摆,但见亭内两抹人影。
      
      一旁的拂樱呆呆地坐着,手里端着茶杯,眼神有些发直地盯着手中捧着的淡色茶水,却是完全没听进悦耳的琴音。
      
      『好友……好友!』枫岫唤了两声,拂樱仍是没应声。
      
      索性弃了扣在手中的弦,起身走到拂樱身边。一只手搭上拂樱肩膀,微微晃了一下又唤了一声:
      
      『拂樱!』
      
      『啊!』拂樱被喊得一惊,终于回过神来,饮了一口手中有些凉掉的茶水,『何事?』
      
      枫岫眉头有些纠结地盯着拂樱看了会儿,叹了口气,语气有些奇怪而又夹了一丝戏谑的哀怨:
      
      『我的琴技难道如此之糟糕,不入好友耳中么?居然能令好友走神如斯。』
      
      『抱歉,是我失礼了。』拂樱有些歉意地笑了笑,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理了理思绪。
      
      这几日,关注之事忽然有了一些消息。以最快的速度派人去查,到后来更是亲自动身去查了几日。没想到最终,线索仍是断了。终归是无奈、无果,心也不由得有些疲倦了。
      
      虽然应了枫岫之邀来到寒光一舍,本以为只是闲聊几句,却不想是请他听琴。非是枫岫弹得不好,他在琴艺上的造诣确实很高,所奏之律亦是从未听闻。更有一种妙意在其中,仿佛……历经了人世间的沧桑。
      
      如此琴曲,却让拂樱渐渐听着就走了神。因为,果然……还是像么?这琴声,实在太像许久之前的那个了。
      
      楔子的琴音,他只听过一次,很美。道尽了包纳了这世间的万物,一种最真实的美,不带掩饰的纯然。
      
      那时的拂樱听得失了神,等看到那人带着笑意的眼睛终于回过神来的时候,下意识不肯被那人的情绪牵着走,脱口而出的就是带酸的话。不过那个琴声,他却是一直记得的,即使楔子后来再没弹过第二次……没想到,今日又再次如此接近一种感觉,只是……多了一份沧桑了……
      
      『好友何故沉思?』回了神,看到枫岫又回到石台前坐下了。一拂袖撤去了古琴,正到了一杯茶慢慢抿着,双眼看着他若有所思。
      
      『只是忆起了故人。』拂樱笑了笑,却有几分落寂。
      
      『哦?好友这几日忙碌,香失为了这位故人喽?』枫岫饮了一口茶,将被子放下。瓷杯与石台接触,发出了清脆的碰撞声,有些什么入了心里。
      
      『嗯。』拂樱应了一声,却无下文。
      
      枫岫看在眼里,献出一抹笑意。羽扇又遮住了半边面容,道:
      
      『好友可愿与枫岫谈谈那位故人?』
      
      谈楔子?拂樱一愣,有些恍惚地抬了头。看到露在羽扇外的班长面容,以及一双与那人有七分相似的慧黠的眸子。
      
      『也罢……』拂樱一声,似叹息,『楔子……』
      
      『楔子?好友指的可是「荒木载记」的作者四界名人?』枫岫掩在扇后的嘴角勾出一丝笑意,然后笑意漫延开去。
      
      今天,会很愉快的。
      
      或许是真的有些累了,又或许是被那双相似的眸子所蛊惑。总之,拂樱那人说了与楔子一起的故事,对着枫岫……
      
      与枫岫的交谈,拂樱很快的就轻松起来。一开始还说的有些慢,似在回忆。到了后来,也恢复了几分活力。
      
      一场说下来,枫岫也会不时地插上两句令拂樱暗爽的很到点子上的话。
      
      故事其实也没说多久,因为有缘在一起的时间本来也就不多。所以到了后来,拂樱饮了一杯茶将被子往桌上一摆,滔滔不绝地就开始数落某人的不是。
      
      枫岫看着拂樱「啪」的一声一掌拍在了石台上,不禁皱了皱眉,亏他不嫌手痛。
      
      『他那次居然问我如果他死了我会怎么样!』拂樱有些忿忿,眼睛也有些瞪大了。似在生气,脸颊也有些红了。
      
      『哦?不知好友是如何回答的?』枫岫看着纤细的五指有些扭曲的姿态。不过是旧事被提起,倒是他的心有些痛了。
      
      『我当时……算了,不提了!』拂樱突然就没了兴致,呐呐地受了话头。其实一直记得当年自己的回答,虽然其实并非是出自真心,非是真的想要事情变成那样,虽然后来也说过不希望他死。但当初脱口而出的回答,他觉得,那个时候的楔子,似乎被他伤到了。两人虽然平日总会开一些没心没肺的玩笑,但本意从来都不在伤害对方。只有那一次,他……更何况,那人再也没有回来过。
      
      『当时慈光之塔发出的通缉……你应该也都知道的……』最后一句结束的话语,也说不下去了。
      
      枫岫停在耳中,他比谁都明白。只是没想到,那次的离开会让拂樱如此惦念着,甚至成了……一块伤?有些自嘲地笑了笑,这人世的束缚呵!他们都挣不脱,拂樱心中的苦,他又如何没有?确是不能说的……
      
      转了语气,枫岫心里一算,琢磨着将气氛扯回来。
      
      『看来,好友你很在乎楔子。能有如此的重视,不似一般的朋友呢!能有幸被好友惦记那么多年。』
      
      『什么话?他那种人模狗样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骗起人来面不改色负心薄幸……!』
      
      『噗!』发现很不雅的一口茶喷了出来。
      
      反观拂樱,蓦地收住了声,脸上的表情十分的不自然。
      
      好在周围没有其它的什么人,拂樱这番豪言壮语也只有枫岫一人听见了。不过……好友啊,你这顶帽子也扣得太大了吧!
      
      枫岫无奈。除了相识和花会回来的那一次在浴池里是暧昧了些,但他可真没做什么让人觉得不轨的逾矩的事情啊!他好冤枉。
      
      『不许笑,我刚才什么也没说!』拂樱板了个脸,有些气急败坏。
      
      『是……』枫岫其实有些岔气,但口头上应了,却也不太控制得住嘴角的笑意。妖塔装傻啊!也行!不过以后有机会是一定要讨回来的。
      
      『都说了不许笑,听到没?』看到那人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连眼睛都是狡黠的。不由得气恼得要命,只恨不得撕了那张惹祸的嘴。
      
      枫岫闻言离开正襟危坐,却仍是招了拂樱一记白眼。
      
      可恶!拂樱咬牙切齿地瞪着枫岫。他打赌这人一定还在心理面偷笑,该死的!怎么跟楔子衣服德性,当初到底觉得他那里好了?居然又多交一个损友!
      
      恶狠狠地倒了茶就是一记狂饮。郁闷,今天真是太郁闷了!以后要坚决一个月不来这里,不然见到枫岫就会觉得丢脸,被笑话。
      
      虽说是有些丢面子,但无论是对于拂樱,或者是那个拂樱没有看透过的人,都是久违了的……一种轻松的感觉,一种有些怀念的热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扶額 於是 下半章發上來了
    其實我本來有打算這個星期順便把第五章寫完的 但是本子TAT忘在家裡了 沒有帶去學校 所以就沒有寫
    而且。。。這個星期作業多到恐怖 其他的文我也都滅有機會寫 我好桑心
    於是 這一章是送給親愛的霄兒的╭(╯3╰)╮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