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樱』风语哝嘤

作者:杏仁冬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風語噥嚶·誰斷殘約

    作者有话要说:
    我不得不说 拂樱我恨上你了 现在是小虐 后面我不虐你到死我就不是我了
    院主的死 让我没法原谅了 十锋哥哥走了 你居然把院主也夺走 我恨!!!!!!!!
    你可知道我哭了三天 想到还是会流泪?
    那么这一章是送给亲爱的梦渊的TAT 我终于写了一次虐 终于在坑之前写了一次虐
    我可不想每次写文开虐了就坑了啊
    这文我还是努力不坑吧 当初还说一定不坑的 这个星期五之前 什么也说不定
      一场南柯一场梦,还看水月楼台中。千帆过尽前尘弄,只怕醉里不相拥。——【南柯一梦】
      
      琼宇花会,拂樱诚恳觉得不虚此行。无论是极道先生或是枫岫主人,皆是一番风采。三人相谈甚欢,仿佛多年知己。
      
      百年之后的共聚的约定……念及此处,拂樱嘴角忍不住勾出了一抹微笑。极道先生言语风趣,每每一句话都惊人侧目。而天尊皇胤,却常常不语,只在一旁将一切收入眼中。最多的,是那抹蓝影。
      
      那种和谐的相处方式以及融洽的气场,让拂樱多少觉得有些羡慕。不知何时,那个爱与他斗嘴的人也能改变与他之间的相处方式呢?
      
      或许不能吧!因为注定……
      
      说起来……为什么会觉得风险和那个人像啊!明明就差很多!之前真是走眼了,那种差距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想到这件事拂樱不禁有些气愤,懊恼……自己居然会那么急躁,果然是被那人的言语刺激太多次了……
      
      不过也好,也因为这样猜结识了枫岫这个有趣的人那!
      
      这样想着,不觉间已行回拂樱斋了。花会三日,令他十分的愉快,多少也有些疲惫。虽然多少想过用术法保持满场飘樱的情况,但似乎这样做有些失礼。所以之后的两人,他都是尽量控制着对各种划分的吸入量,但还是摧残神经啊!不禁感叹了一声,好在有极道啊!
      
      自房中取出浴衣便向屋后的温泉掠去,他要洗一个澡,然后美美睡上一觉。至于要怎么跟那个令人讨厌的家伙周旋吵架什么的,四天后吧!他之前可是跟那人说花会要去上七日的。
      
      方有几步才到泉边,径自解了衣衫足下一点便这个人浸在了池中。一扫而过四周的景色依旧,正想惬意的闭上双眼……却猛然一惊地又睁眼看去。然后,便对上一双带笑的眸子,属于一个此时不该出现在此地的人。
      
      『楔子,你……!为何会在此处!』
      
      『吾这是在帮好友看家啊!』揉了揉一头紫色的长发,举了手抵在没见,楔子笑意不减。
      
      拂樱的脚程很快啊!他急急地赶了回来也只快上一刻钟而已,好在拂樱有心事,走得不若平时那般匆匆。说道心事嘛……楔子微微眯起来眼,去到那边没忘了他啊!
      
      『少来!你不是说这几日有事?如何会知晓吾今日回来的?』将那人一脸奸样收进眼底,拂樱一句话顶了回去。这人越扯越没水平了,偏偏自己还要陪他一起没水平。
      
      『诶,好友一举多得竞花宴之冠,威名远播啊!吾心下惊异,办完事情便来此等候好友凯旋归来了!』
      
      『哦!原来如此那这几日吃住都在拂樱斋,把费用拿来!』拂樱挑眉一笑,隐藏了唇下的咬牙切齿。
      
      『好友此言可将吾二人之间的关系讲得生疏了。』
      
      『吾不介意更生疏一点……』拂樱的笑容顿时有些狰狞,这可是他专用的浴池,居然被这人坏了规矩,『吾有允许你使用这个温泉吗?』
      
      『好友未曾说答应与否,只是替好友着想,吾才来的。』说罢,楔子扎了起来,水方及腰,但这个姿势却让拂樱立刻转了实现。这人是暴露狂么?不过……似乎身材不错?
      
      察觉到那人走近了,拂樱有些紧张。因为二人虽说是经常一起喝茶吵嘴,但这般的相处确实从未有过的,意识不清也就只有他那一次而已。
      
      一抹阴影停在了身前,拂樱没抬头。只是伸手抓住了岸边的衣服,低声问道:
      
      『为了吾?怎么说?』
      
      『梳洗一下,才不会让拂樱斋染了风尘啊!』楔子弯下了身,看到那张在暗处也是易见的转为淡粉的容颜,贴在拂樱的耳边,气息喷薄在颈间之际又道:『而且吾更是害怕好友你再一次不支晕倒在池中啊!毕竟花会的香气是挺摧残人的。』
      
      ……
      
      『滚!』沉默片刻,随之而来的,是拂樱恼怒地咆哮!
      
      一阵水花激荡,其间还夹杂着某人得意的轻笑声……
      
      如此的日子又过了三年……三年两人相伴,互相对酌,又时而小吵小闹一番,却也没拆了拂樱斋。自花会之后的第四个年头……
      
      *****************************************************************************
      
      某日的拂樱斋,亭中的二人正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聊。却是难得的气氛和谐,或许因为话头的原因还有几分沉重,这个话头是楔子挑起的。
      
      『拂樱,若是有一日吾死了,你会如何?』
      
      『什么死不死?你今天突然来找我就是为了说瞎话。』拂樱听到问题就皱了眉,内心也没由来的一阵烦躁,『像你这样哪儿都吃得开的人,难道会有被逼上绝路的一天?』
      
      听到他的回答,楔子淡淡地笑笑。一双眸子看不出情绪,仍是执着了继续说道:『吾说假如嘛!』
      
      『像你这种祸害世人的家伙,要是死了,我一定拍手称快!』拂樱被他问得更烦了,恶声恶气地回了话,还不忘回瞪一眼,尽是没好气!
      
      虽然明知道是玩笑话,内心却有一丝悸动和伤感,随即笑了一句:
      
      『诶,为了好友,楔子不会那么早就走的。』语气中的玩味却不似平日,令拂樱孤疑的看了一眼。
      
      楔子他……没开玩笑,那表情,是认真的。想到这里,拂樱有些愣。
      
      看着不说话的有人,楔子心里也有些复杂。虽非是全然,但至少他是这样想的,他是不想丢下拂樱的。
      
      从最初的见面调笑至今,呐喊总心情已然被渐渐地改变。若是在乎这个人,这一次的死劫,他是一定要过的。他本是不愿意受制于人,而有些,则是他放不下。只是不知道,拂樱是怎么想的……
      
      『死神棍,你今天说话怎么那么变态……』拂樱抬头哝了一句,却看得楔子有些认真的眼神。
      
      慌忙的低了头,想起来这几日的传言,莫不是……楔子的反常,问得那些问题,那种有些苍白的笑容……不是假如,而如果是真的,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对吧?
      
      在心里小声地问了自己一句,直接却一颤,拽紧了衣袖。
      
      那么长时间的相处,说不留恋是家的。可这个人若真的要走,岂是他留得住?那么,三五年的逍遥岁月,今日,是快到头了么?
      
      『好友!好友!』
      
      耳边传来楔子的声音,拂樱忙回了神,抬头却给出了一个有些难看的笑容。
      
      『吾收回方才的话,若是你出事了,吾应该是会难过的……』
      
      楔子一愣,似是没想到他会这样说。
      
      『所以你……』拂樱一抬手,指了过来,『留着别死比较好,不要去祸害上帝!』
      
      听到这话,楔子哑然失笑,关心他也还要用这么别扭和蹩脚的方式吗?
      
      『好!为了好友,吾不会!』一摇羽扇又恢复了往日笑眯眯的神情。
      
      莫名的,脸就有些红。拂樱有些呐呐地不知该接什么话?又低了头盯着左手中的茶杯,右手却仍是有些不安的拽着衣袖。
      
      楔子看着眼前沉默不语的友人,会难过吗?那就足够了……颔首远望了一下拂樱斋的天空,这里是记忆,天空见证了一些事情。如此自由的天空,怕是以后未必再有机会见到了吧!不过拂樱,为你那句话,吾会努力活着的。
      
      一口饮尽杯中的茶,楔子起身走向拂樱,停在他身边。弯下腰,一点点扯开了被拽紧的衣服:
      
      『好友,别拽了,衣服都皱了。』
      
      感受到手背的温度,拂樱猛的睁开了,却又不知怎么的,没有抬头。
      
      叹了一口气,楔子站直了身子,沉声道:
      
      『今日楔子就不再打扰好友了,好友保重,请了。』
      
      恍惚间的离别,让拂樱猛得抬了头,眼前却无人。转了身张望,只看到那个渐行渐远的紫色人影。
      
      『楔子……』心沉重的,仿佛这就是生离死别的时候。拂樱硬生生地从喉中挤出两个字,很轻,很小。那人却听见了,还回头对他招了招手。脸上挂着的让拂樱多年后想起来,怎么也觉得……是最后的笑容。
      
      『明天记得过来喝茶……』无力地又喊了一句,整个人倒在椅中没了力。
      
      会来吧!他会来吧!那边的行动不会那么快的,应该不会的……蓦地窗外闪过一个黑影,这次又是什么?
      
      第二日,那人没来。第三日,第四日……拂樱斋里都只有泡好了茶空等不见人的拂樱,粉色暗淡了,没有紫色在旁……
      
      后来,拂樱不再等了,他知道那个人不会再回来了。拂樱斋周围的十里樱林暗淡了十日,也飘落了十日……
      
      之后,是出奇的平静。若是几年前,他会庆幸那人终于消失了。而如今,他只能隐藏自己的情绪……因为在乎了。
      
      慈光之塔,看看你究竟夺走了我什么呢?
      
      不过,走了也好,至少不用我亲自……紧握的手碾碎了手上前几日收到的密令。反反复复的看了几遍,突然就庆幸那人走了,走了好啊!至少能活着……我陪了你三五年的时间,我也该做自己的事情了,等我做完了,说不定就可以把你忘了……
      
      拂樱就此变得很忙很忙,他只能用遇到那人之前的忙乱去冲淡心中的绪乱,他怕是要一直这样了,因为他知道那人不会再回来了。
      
      独自的过了这许多年,时间总可以淡忘一切的。然后又是百年之后的琼宇花会,过去的景色,让他又多多少少的忆起了心中的禁忌。拂樱等了三日——极道先生没来,枫岫主人也没来……花会不复,容颜不复,沧海桑田,都散了吧!云淡风轻,就足够了……
      
      后来,四麒界传开了一则消息,被慈光之塔审判后关入上天界的两名重犯脱逃。御天五龙随后追捕,穿越空间的界限至苦境后不知所踪。
      
      拂樱听到这则消息的时候,蓦地心跳就漏了一拍,会是那个人么……指尖有些颤抖,只希望不是才好,不是就好了。那样能活着,那样有些事情就不会发生了,毕竟是朋友一场……朋友么?
      
      后来听说了……果然,是那个人啊!可是为什么是你?为什么真的是你?听到消息的那一日,拂樱醉了一夜。
      
      『一场南柯一场梦,还看水月楼台中。千帆过尽前尘弄,只怕醉里不相拥。哈哈哈哈……』
      
      说不清心里是如何的苦涩,纵然百年前是朋友,再见后,只怕这百年早已沧海桑田……再见时,或许只剩下绝望也说不定呢!
      
      该来终究躲不了,但我尽我所能地给你一百年的时间,这一百年的自由,要好好珍惜啊……
      
      琼宇花会……拂樱又等了三日,本以为如果是极道那样的性格,或许可以解他心结。但依旧什么也没有,拂樱依旧苦闷。当初什么也没有留下,过去的……永远不会再回头。
      
      为什么,你们都失约了?
      
      **************************************************************************
      
      百年后,苦境有一处地方,一夕之间十里飘樱。
      
      某人,外出的主人归来,却少有的站在门口处沉思。拂樱斋,与那边一样的拂樱斋。即使是来了苦境,仍是放不下那许多年的空洞,也找不回,那几年的不孤单。那个人,也在这片天空下……
      
      淡淡地勾出嘴角的一抹笑容,拂樱笑得无奈。是为了他才来这里的,但却又不是为了见他才来这里的。那若是这样,还要相见么?
      
      『也罢……』摇了摇头,更模糊了记忆中已然有些淡忘了的身影。别说见了那人究竟在何处?为什么即使容颜也要淡忘,认识记得那年最后笑容的深刻?
      
      怕是找了迷,丢了心?被那抹紫影迷了眼去罢!或许还是想见的,想知道他过的如何。不过现在这般情况,相见不如不见啊!
      
      可知……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想不明白的,只有当时的拂樱而已。
      
      『斋主,斋主!』
      
      蓦地从拂樱斋里奔出一个粉色小巧的身影。拂樱笑了,笑的颇为开心。知道小免一头扑到他怀里,晃着脑袋蹭着他的衣服,拂樱才捏捏她的耳朵问道:
      
      『怎样了,几日去钓鱼可有收获?』
      
      『先不说这个,斋主你跟我来!』粉色的兔子拖着拂樱就往屋后走,拂樱也任她牵着,看她走在前面的脑袋一晃一晃的。突然就觉得,也多亏有了小免这丫头在,自己踩不会一直孤独下去。至少,有她在很热闹,不会无聊。
      
      青春的少女嘛!总是让人觉得很美好。而于拂樱自己,也可以得一丝恐惧,不用再整日想着那个在记忆里淡忘却又刻在心里的身影。
      
      『斋主你看!』小免将拂樱扯到五种,转身拿出一样东西,『我今天不小心掉到湖里面去了,这片枫叶很神奇啊,它突然变大了把我拖上来了。』
      
      眼前红红的三角枫叶,颇有些熟悉的气息,勾起了心中继续往事的涟漪。很快的一闪而过,拂樱却已扯着小免手忙脚乱起来。
      
      『小免,你掉湖里了?有没有怎么样?』
      
      『斋主,哎哟斋主,我很好啦!你先仔细看看这片枫叶嘛!』小免躲不开拂樱的魔头探脑,却固执的举着手中枫叶。
      
      『不就是像知道是谁救你的吗!你这个鬼丫头!明天我陪你走一遭就好了吧!』拂樱头也不抬,专心帮小免整理着被她挣乱的衣服。
      
      枫叶,枫岫主人,极道先生,天尊皇胤……楔子?那都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
      
      那么这次,会是故人吗?没那么巧合吧!拂樱的手蓦地抖了一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