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原来,他们已经分手很久了。原来……曾今他们恋爱过。


本人新坑:
本人古文完结: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笑,谢恒远 ┃ 配角:谢浩 ┃ 其它:

  总点击数: 10949   总书评数:7 当前被收藏数:78 文章积分:1,504,144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短篇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10524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分手女友

作者:珏望之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分手女友

      一、
      春风拂面,杨柳依依。
      还没有怎么去享受冬日躲在被窝里的慵懒,春天就已经加紧脚步赶到了。叶笑坐在学校里那个不大不小的湖边,看着在风中摇晃的有些激烈的几株芦苇有些出神。
      “否认你的父亲,抛弃你的姓名吧,也许你不愿意这样做,那么只要你宣誓做我的爱人,我也愿放弃我的姓氏。”叶笑对着悠悠芦苇蓦然出声,然后又突然噤声,对着那红棕色的教学楼张望了一下,却是不知道在看什么。
      “笑笑,你到底要不要吃饭啊!”一个狂猛的声音划破了一片宁静安逸,更是引来了一堆本欲赶去吃午饭的高三学生频频侧目。叶笑扭过了头,露出了一个很是清新的笑容。
      “吃什么?”
      “当然要去买了才知道吃啥,你又不是不知道学校食堂花样百出,我们快趁他们高三要高考,学校改善伙食的时候多吃点。”宁情拽起来坐在那里气定神闲的叶笑,急急忙忙地投入进了奔腾高三洪流之中,丝毫没有理会她脸上微微变化的神色。
      跌跌撞撞地穿过了乐群湖上的独木桥,宁情嘶吼着要去抢小笼包,而叶笑则是时不时地转过了头面带忧色地看着当初自己坐着的地方,只是一阵春风扬起了位子上的一片枯叶,那里依旧空荡荡。
      “笑笑,过几天的舞台剧排演的怎么样了?”吸允着抢到的小笼包,宁情断断续续模糊不清地说着,但叶笑却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四处张望最终引来了宁情的不满,“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恩?”叶笑扭过了头一脸迷茫,“你说了什么?”
      叹了一口气的宁情将那只小笼包一口吞后又端过了旁边的清汤,“我说你的罗密欧和朱丽叶的舞台剧怎么样了。”
      “还好。”叶笑只是寥寥说了两个字就底下了头吃了两口已经涨干的面条,最后又看向了一边,在那一群挤着买饭的高三学生之中张望着。
      高三年级的食堂本就不大,此时挤满了要来蹭吃蹭喝的其他年级的学生,就显的拥挤了许多。宁情吃着手里的东西还时不时地看看路过的人手里有啥,突然她丢下了手中的筷子,扬起了手指指向了食堂的一角,“快看,快看,演罗密欧的谢浩,谢浩耶!那个被大家传为校草的男人耶,竟然被我看到啦!”宁情很适时地将身体内的花痴细胞发挥到了极致,她本以为叶笑对于这种话题不感兴趣的,哪知道她竟然一反常态地抬起了头看向了手指所指的方向。
      “是不是很帅?是不是很帅?”
      叶笑不语,她只是带着她惯有的神色看向那个角落,那里算是食堂的偏角了,一抹阳光自那宽大的窗户照了进来,在起伏不平的铁饭桌上留下了一片耀眼的光斑。那个人安静地吃着面前的馄饨,并不出众的容颜却是让叶笑的眼眸明亮了一分。
      “谢浩旁边的人是谁啊,好像和他很熟的样子。”宁情抓着一个奶黄包边吃边监视着那个在角落里吃饭的人的一举一动。
      “他是谢浩的哥哥。”叶笑底下了头,“谢恒远。”
      “你怎么会知道的?你认识他们么?”宁情听了叶笑的话突然转过了头,叼着奶黄包问道。看到叶笑不言不语的样子后突然像惊醒了一般一掌拍向看自己的额头,“对啊,我都忘了,你演朱丽叶,过两天要和他排演了!”
      
      二、
      叶笑抵不过宁情的威逼利诱,最终无可奈何地屈服在她那颗花痴的心之下,带着她到了排演场。
      这是高二年级为了学校每年的艺术节而准备的舞台剧,演员大都是各个班级推荐出来的,前些日子剧本发下来,角色定了以后大家都忙着背台词,直到今天才开始第一次排演。
      “各个部门都准备就绪了。”导演是学生会的副会长“英俊”,他手里拿着用剧本卷成的长筒摆出一个很标准的导演姿态,冲着楼上打灯光,放音效和旁边拉帘幕的人比划了一下。
      戏,开场了——
      “否认你的父亲,抛弃你的姓名吧,也许你不愿意这样做,那么只要你宣誓做我的爱人,我也愿放弃我的姓氏。”叶笑穿着有些显小的公主装,站在那个简易搭建的台子上,冲着下面穿着王子装的谢浩满带深情地说着。
      “为什么呢?为什么要这样说?不过是一个姓氏罢了。”谢浩张开了双臂,将那台词说的慷慨激昂。而也就在此时,叶笑睁大了眼睛,突然两腿微微抖了抖,从戏台上跌了下来。
      台子搭的不高,也就三层阶梯差不多,叶笑两只手撑在身后,细长的眉毛只是轻轻地皱了一下。导演拿着个大喇叭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朱丽叶,你怎么样,摔坏了没?”说着还将一只手伸到了叶笑的面前。
      叶笑忍着痛,并没有把自己的手递过去,而是揉着屁股准备自己站起来,而此时宁情轰轰烈烈地跑了过来,直接挤开了导演,扶着叶笑站了起来。看叶笑拍着衣服上的尘土一切无恙,宁情就转过了头,大吼了起来,“什么摔坏不摔坏的,你以为我们家笑笑是玩具啊!还有,演戏的戏台哪有搭的这么不牢固的,你们这是不是要谋杀啊!”宁情还准备继续上演一场声情并茂的泼妇骂街,但却在叶笑的阻拦下停了下来。
      歉意地看向了有些窘迫的导演,叶笑柔声道,“导演,我去旁边休息会,等会再继续排练。”
      “好,好。”被解了围的导演本还想上前去扶叶笑,但又一次被眼疾手快的宁情给挤到了一边,最后只能讪讪地转身冲着一帮演员吼道,“我们排演下面一出戏!”
      宁情扶着叶笑走出了大礼堂,坐在了旁边的贵宾等待席,“我去教室拿创可贴,你别动哦。”丢下了一句话,宁情便飞也似地奔了出去。
      揉着有些红肿的脚踝,叶笑抽了一口气,看着被木板划出的两道血痕,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你那天怎么没来?”一个沉稳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本是安静的有些诡异的会客厅里,叶笑捏着脚踝蓦然抬起了头。
      然而看着眼前的人,叶笑突然笑了起来,“本想等你的,可后来被宁情拉走了。”
      谢恒远两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斜靠在门边本是慵懒地看着叶笑,可当看到她脚踝处那两抹血痕后,眉毛突然紧了又紧。“怎么这么不小心。”蹲下了身,谢恒远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方干净的手帕小心地擦去了那丝丝血迹之后,便小心地帮她包裹住了脚踝。
      低头看着眼前的人熟练地帮着自己包扎,叶笑的脸上慢慢地展开了笑容,就好像清水潭旁的一株兰花,美丽而又淡雅。她伸手捋了捋谢恒远有些乱了的刘海,柔声道,“你怎么来了,高三不是应该很忙么?”
      “现在是中午,大家都在午睡呢。”谢恒远包扎完后也不站起来,只是蹲着身子扬起了头,漂亮的眼睛在叶笑的眼眸深处落下了深深的痕迹。“我可是偷跑出来,特意来看你的。”他的笑并不灿烂,但却好像兰花旁的那一汪清水一般透明纯净,让人很是安心。
      像是听见了最动听的话,叶笑将额头顶着谢恒远的额头,绽放出了这几日来最美丽的笑容,弯弯的眼眉引的谢恒远也淡淡地跟着笑了起来,鼻尖对着鼻尖,轻微的瘙痒更是让两人咯咯地大声笑了出来。
      “恒远,我们多久没在一起这么笑过了?”叶笑皱着鼻子,做出了几个鬼脸。
      “不知道,很久了吧,自从我们两个分手了以后,已经很久了。”
      
      三、
      原来,他们已经分手很久了。原来……曾今他们恋爱过。
      叶笑搂住了谢恒远的脖子,轻声说道,“恒远,我们太不听话了。”
      大人们都说青春期的孩子都是叛逆的,而他们两个人,则是真的太不听话了……
      叶笑和谢恒远从小一起长大,和谢浩一起,他们带着充满了淘气并且刻骨铭心的童年记忆一起长大。
      犹记幼儿园的时候,谢恒远偷偷摸摸地从花匠的院子里偷了一枝兰花拿到了叶笑的面前,学着电视里大人的样子单膝跪地,高高举起了手中的兰花,“笑笑,请你嫁给我吧。”
      当时叶笑被吓傻了,她想说“好的,我会嫁给你的。”结果一激动说成了“好的,你会嫁给我的。”愣过了三秒之后,叶笑就窘地脸通红小跑着回了教室。
      那片空地上,谢恒远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依旧保持着单膝跪地高举兰花的姿势,直到老师在教室里叫“谢恒远同学”的时候,他才撒丫子跑了进去,但那朵兰花依旧是被牢牢地抓在手心里,坚硬的刺划破了手指,一滴血缓缓地流淌下来滴落在了白净的兰花花瓣上。
      “笑笑,我们恋爱吧。”当初二上学期,谢恒远拿着一株兰花将她拦截在回家的半路上时,叶笑又惊又喜,她就红着脸咬着嘴唇站在那一片橙黄色的夕阳之下看着恒远再次单膝跪地高举起了那朵兰花,眼眸之中带着情意绵绵。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问题,那时候的叶笑在当她接过那朵兰花时分明在谢恒远的眼中看见了如同星辰一般闪闪发亮的神采。她不管不顾地拿着那朵花,跳到了谢恒远张开的怀抱之中,大叫着,“恒远,恒远,我爱你,我爱你。”坚硬的花刺划破了她的手指,一滴血流淌下来,淹没在了纯白的花瓣之中,叶笑吸允着手指紧紧抱着眼前的人,这个她从小就暗恋的人,她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夕阳之下,叶笑安静地趴在谢恒远的背上,温暖的光芒在他们依旧稚嫩的脸庞上落下了烙印。叶笑指着谢恒远的脸问他那是什么,谢恒远转过了头,看着叶笑玩弄着手中的兰花花,而兰花投下的阴影分别落在了他们的脸颊之上,于是谢恒远笑着说,“那是爱的印记,是我们两个人的符号。”
      那一刻,叶笑圈着谢恒远的脖子,笑的格外响亮。
      原来,他们的爱恋来的这样匆匆。叶笑抬起了头想要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但在看见会客厅前那人时,脸上的笑突然就僵持住了,最后只能艰难地扯开了一个笑,“谢浩,你怎么来了?”
      谢浩的脸色很差,就好像暴风雨时的那片乌云一样,带着沉重的压抑,他默不作声地站在那里,冷冷地看着他们两个。谢恒远听见了谢浩的名字,慢慢地转过了身最后又慢慢地站了起来。
      “哥,你不应该再见她的。”谢浩冷冷地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的叶笑后又看向了自己的哥哥,最后转过了身走到了会客厅外面。
      “恒远。”叶笑一下子抓住了准备跟出去的谢恒远,“你还有两个月就要考试了,我就不去找你了。”
      谢恒远犹豫了一下就笑了起来,拿一另只手轻轻拍了拍拽住自己的那双小手,“好,舞台剧之后就你也要好好准备竞赛。”
      “恩。”松开了手,叶笑看着谢恒远离开的背影,隔着那一扇玻璃窗,他的背影修长而又有些单薄,在春日明媚的阳光之下,有着一种朦胧的光辉。谢恒远和谢浩两个人低声说着什么,慢慢走远,而这时宁情已经奔了回来。
      抱着两瓶水拿着创可贴的宁情一步一回头地走到了叶笑面前,最后像是不确定地扭过了头,“笑笑,刚才过去的是谢浩那个大帅哥么?”放下了水瓶,见叶笑面色有异之后宁情连忙走上了前,“很难受吗?”
      “没什么。”叶笑底下了头,看着脚踝上干净的白手帕,轻声说了一句话,最后动手解开了手帕小心地收到了口袋之中。
      ——恒远,我们能一起走多远?
      那方手帕系在脚踝,就好像你对我的牵绊,只是……我们之间的牵扯到底可以维持多久?
      
      四、
      在以后的一个礼拜时间,叶笑都在吃完饭后利用中午和晚上的闲暇时间去排练,罗密欧和朱丽叶的舞台剧也已经排演的差不多了。
      “还有三天就艺术节了,好激动!”宁情走在学校环围蹦蹦跳跳地“散步”。叶笑和宁情所在的学校虽然很大堪比大学但所处位置偏远,所以大多数学生都是住校的,走在路上时常看到匆匆而过的高三学生。走到高三教学楼,宁情依旧大喊大叫着三天后的艺术节和过后的长假,叶笑一边笑一边默默地走在旁边,时不时地迎合两声。
      扬起了头,在高三教学楼和体育楼之间昏黄夕阳遍布的空隙处,叶笑看到了那里一抹身影不禁笑了起来,淡淡的笑在黄昏之下柔和就好像天上的云朵。而谢恒远当时正在和同学讨论着二模考试里的数学题,抬头的时候竟然看见了叶笑,也柔柔展现了一个笑。
      擦肩而过的瞬间,两个人的笑容在夕阳之下融化,跟随在各自的同学身旁相视笑着,模糊的倒影渐渐被拉长最后在他们的身后重叠在了一起。
      晚自习的铃声是悠扬的音乐,回荡在空旷的校园之中,许多还没赶到教室的学生不禁小跑了起来,而叶笑则是慢慢地走向了大礼堂。
      在路过高三楼的时候微微侧过了头,叶笑淡淡地笑了一下。
      “你是不是还和哥哥在一起?”谢浩带着些阴郁地从叶笑身后走了出来。
      惊讶地转过了头,“谢浩。”看清了来人叶笑掩去了惊讶之色,继续慢慢地朝大礼堂走去。
      “你也不希望你老爸再来我家闹事吧。”谢浩是冷冰冰的,俊逸的侧脸带着一种不知道何时生成的忧郁,就好像很多女生喜欢的忧郁男子。
      其实叶笑一直想问谢浩一个问题,一个在心底很久的问题,“谢浩,你真的那么讨厌我么?”不然为什么自从她和谢恒远分手之后,他整个人都变的阴郁冰冷了起来。
      谢浩突然停下了脚步,“我只是不想让悲剧发生。”转过头看向了叶笑,“你应该听你爸爸的话的。”说完,就径直一个人走向了灯火通明的大礼堂。
      为什么会这样呢?悲剧,是怎么样的悲剧呢?
      当初在那个在“早恋”两个字上刻了“可耻”两个字的的初中校园里叶笑和谢恒远恋爱不到三个月便东窗事发了。老师严肃话题,叶笑以为只要和谢恒远不牵手,不一起回家就可以了,但她从未想过她竟然会被爸爸拉着她跑到了谢恒远的家里。
      “你要当着我的面告诉他,你一点也不爱他!”平时很温柔的爸爸一反常态地怒吼着,那张铁青的脸甚至带着些狰狞。
      谢恒远的爸妈跑了出来,看到此情此景也愣住了,而谢爸爸更是皱着眉将身后的谢恒远拉倒了面前。“你竟然是和她谈恋爱!”那高举的手直指缩着脖子的叶笑。
      两边的家长虽然没有向对方破口大骂,而是不断训斥着两位当事人,但却明显有着深深的敌意。
      “你给我当面说清楚!”
      “给我说清楚!”
      叶笑低着头默不作声,但爸爸似乎就是不肯放弃,“你当着我的面说你不爱他,并且分手,以后也永远不要见面!”
      “我……”支支吾吾地拧着裙子,叶笑从未想过这件事情会造成这样的影响,她木讷无力地站着,眼眶中流转的泪水因为不想要在爸爸面前示弱而强忍着不肯流下。
      谢恒远对于今日的情形也始料未及,前几天老爸老妈在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只是训斥了几句,可为什么在看到叶笑和叶笑爸爸之后就成了这样。低头看着叶笑那清秀的脸庞慢慢溢出了惨白,谢恒远终于咬着牙上前了一步,“叔叔,我来说吧。”抿了抿唇,鼓足了勇气“我……我们分手吧。”
      我们分手吧,我们分手吧,分手吧,分手吧。
      抬起了头,叶笑感觉有些耳鸣,耳边除了嗡嗡声之外,便是不断重复的那一句话。隐忍了许久的泪水瞬间奔落了下来,最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绽开了笑容,清晰地说道,“好,我们分手,并且……永不再见。”说完眼前一黑就倒了下来,在倒地的那一刻,她伸出了手,她想要握住谢恒远的那只想要拉住她的手,她想一直握住那双手的,真的,想永远握住。可是……只是触碰到了他冰凉的指尖她就失去知觉地垂下了那只手,整个人摔落在了地上。
      痛么?不痛吧。痛是什么?
      原来我们互相松开了各自的手,叶笑突然想说,夕阳下他们那个爱的印记,只在阳光之下绽放,而最后,他们的爱只会吞噬在夜色之中,不剩丝毫。
      自那以后,叶笑请了半个月的假,最后还在爸爸的安排下匆匆转了学。她看着蔚蓝的天空,拾起了曾今夹在日记本里干瘪的兰花花花瓣,她那本记载了谢恒远在她生命中留下点滴痕迹的日记本已经在爸爸那天暴怒的时候碎为了千片。当那雪白的纸片飘落在红色的地板上时,叶笑狠狠地握紧了拳头,默默地在唇瓣上咬出了丝丝血迹。
      剪掉留了好久的头发,刻意去遗忘当初的一切,依旧像平常一样上学下学,只是唯一不一样的是回家时只剩她孤零零的一个人。
      带着夕阳的回家路上,一步一步地踩着自己的倒影,她曾经奢望过在这条路上和谢恒远偶遇一次,可是那时候谢恒远就好像消失了一般,自那条他们一起走过的路上,一下子消失了。
      如果他们在那个时候止步了,如果他们真的守住了诺言永远不再相见,他们会如何?
      叶笑走进了大礼堂,正巧谢浩在套王子的衣服,他看了一眼叶笑,“哥哥准备去争取Q大的保送生,所以我希望你……”
      还没等谢浩说完,叶笑就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说完转向了另一边拿出了自己要换上的衣服。
      
      五、
      叶笑站在高高的台子上,明亮的聚光灯照耀在眼前。正式演出的时候,反而有些紧张得脑中一片空白,紧紧握住木板所作成的城堡边沿,大声呼喊,“否认你的父亲,抛弃你的姓名吧,也许你不愿意这样做,那么只要你宣誓做我的爱人,我也愿放弃我的姓氏。”
      “为什么呢?为什么要这样说?不过是一个姓氏罢了。”
      “你是什么人,在黑夜里躲躲闪闪地偷听人家的话?”
      “我没法告诉你我叫什么名字。敬爱的神明,我痛恨我自己的名字,因为它是你的仇敌;要是把它写在纸上,我一定把这几个字撕成粉碎。”
      ……
      恒远,恒远,我们最终会在一起么?
      看向观众席的角落,叶笑微有惊愕,脸上划过了淡淡笑容之后心中蓦然安定了几分。
      “这一朵爱的蓓蕾,靠着夏天的暖风的吹拂,也许会在我们下次相见的时候,开出鲜艳的花来。晚安,晚安!但愿恬静的安息同样降临到你我两人的心头!”叶笑轻声出口,面带忧伤的笑容。
      我们会在一起吧。握紧了拳头,叶笑看着坐在那里手中握着一株美丽的兰花的谢恒远,不禁张了张嘴。
      ——永远,在一起!
      不去理会别人的眼光,默默地躲避所有人守护在对方身旁。轻声说一句,我会陪伴你……
      那个雨夜,那个在谢恒远小升初之后有些闷热的雨夜,后院的枣树在风雨之中沙沙作响,叶笑站在窗前,惊讶地看着谢恒远握着一束纯白的兰花花,他仰头看着自己就好像罗密欧和朱丽叶一样,只是他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站着,静静地冲着她笑。
      雨水拍打在他的脸上,或许还有许多留到了他的嘴里,他捧着花,一如兰花旁的那汪清水,微有波澜却依旧安静。
      他不敢出声引来旁边屋子里叶笑的爸爸,所以只是张着嘴轻轻地说话。
      ——我们不要分手吧。
      叶笑攀着窗户,看着雨水溅落,然后摇了摇头,同样张着嘴轻声说。
      ——我不希望给你带来太多麻烦。
      ——那我依旧会在你身旁,努力,爱着你。
      在马路上昏黄的路灯的灯光之下,叶笑看不清谢恒远脸上的水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她努力地挤着笑,最后才慢慢地张开了嘴。
      谢恒远笑了,他的笑在叶笑看来是带着满足的幸福笑容。看着他转身将那一捧兰花放在了枣树下,叶笑看着谢恒远离开的背影消失在雨幕之中后才留下了眼泪,冰凉凉的泪水顺着脸颊留下最后滴在了手面上。她捂着嘴呜咽出声,最后低着头打开了家门奔到了后院。
      枣树那粗壮的树干之旁,那束干净到让人心痛的兰花,静静地躺在那里,纵使沾上了雨水,纵使沾上了泥土,纵使许多花瓣已经凋落但依旧美丽。叶笑的眼泪混着雨水留下,但她却是笑着捧起了那束花,放在怀中就好像对待着初生的婴儿一般。“恒远,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爱你,爱你……”叶笑边笑边摸着脸上的泪水,她真的想告诉他“我爱你”这三个字,可是,这三个字好承重,好承重好承重,承重到我们已然负担不起。
      静悄悄地努力考进了这个重点高中,在所有人面前都装作不认识。纵使是相对走过也只能相识一笑,纵使明明很想念对方却只能冲着他的教室方向张望,纵使是想要聊天也要隔着很远装作不过是偶然遇见的陌路人。虽然很累,但依旧会在为了躲避他人而打下暗号的时候幸福一笑。
      那么漫长的日子,我坐在湖边的椅子上,你靠着湖边的栏杆,只是静静地这样,静静地欣赏同一片风景,静静地感受彼此的存在,静静地在不经意间相视一笑。叶笑走下了舞台,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气,纵使从来没有没有说过那三个字,但……足够了吧,这样单纯的美好就好像白兰花一般,已经足够了。
      
      六、
      “爸!爸!”叶笑一路小跑地追出了后台,却是频频回头看向了拿着白兰花准备来看她的谢恒远,她摇了摇头给了一个“放心”的笑容后便扭头追了过去。
      “爸!你等等我……”拉住了面色铁青的爸爸,叶笑喘着气弯下了身,“我……”
      “你说。”叶爸爸转过了身,“你说他怎么会在这个学校!为什么还会出现在后台!”他的话一句比一句要响亮,不禁引来了过往家长的注意。
      “爸,你小声点啦。”将爸爸拉倒了一边,叶笑将之前早就想好的说辞吐了出来,“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他们兄弟两个在这个学校的,他来后台应该是去看谢浩吧。”
      看着爸爸有些怀疑的眼光,叶笑淡淡地笑了起来,“爸,放心吧,我不违背你的意愿的。”将老爸推出了几步,叶笑扭头看向了大礼堂,“爸,我等会可能还要领奖,要不你先回去吧。”
      将爸爸送走,叶笑像是放下了心中的一般慢慢地往回走,看着迎面走来的人微微一笑,停在了原地。谢恒远笑着点了点头,将手中的兰花放在了旁边的草坪之上后便转身离开,他的背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最后消失在了拐角处,最后在视线之中消失,最后……
      走到了那朵兰花旁弯身捡起,叶笑幸福地笑着。
      其实,这样就足够了,真的足够了。
      “你到底知不知道为什么我爸妈和你爸爸不允许你们在一起!”谢浩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让叶笑很是惊讶地转过了头。
      “你说什么?”
      “你到底懂不懂,你们不会有结果,你们之间注定是悲剧!”谢浩第一次咆哮出声,他的眼中充满了愤怒与无奈。
      “为什么?”
      “因为你爸认为我爸是在蓄意伤害的时候撞死了你妈!”
      谢浩的话像是晴天中的霹雳一般打在了叶笑的面前,叶笑不可置信地向后推开了几步,手中的花也掉落在了地上碎为了零落的花瓣,而透明的花瓣黏上了尘土污秽不堪,“不可能,不可能……我妈明明是死于意外,明明是在我幼稚园的时候死于意外的。”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蓄意伤害!
      “不信你可以去问你爸爸!”谢浩转过了身,突然又停下了脚步,“其实哥哥不知道这件事的。”
      看着谢浩毅然决绝的背影,他的话就好像魔咒一样包裹住了叶笑,并且越来越紧,越来越紧,最后甚至紧到让人窒息。
      奔跑,奔跑,让风划过脸颊,让呼吸停止,让心跳停止,让思绪停止……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我们明明只是单纯地想要在一起,只是想要在一起,只是想要相互陪伴在一起!为什么老天要开这样的玩笑,并且是一个这样让人绝望的玩笑?
      “笑笑,你这是要去哪里啊!颁奖啦!“宁情在后边又叫又跳,但叶笑捂着耳朵不管不顾地向前冲着,她现在什么都不管,什么都听不到,她要知道真相,她要知道真相!
      奔出了校门,悠长的尖利刹车声蓦然划破了整个天际,就连那本是蔚蓝的天空也带上了一份阴郁。
      突然一滴雨落在了叶笑的脸上,她突然笑了起来,怎么……连天也哭泣了么?
      
      七、
      我们都坚持了这么久,可是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谢恒远站在那栋已经空了的住宅前,手中的白兰花落了一地,散落的花瓣最终捻为尘土。为什么只不过是在准备保送生考试的半个月时间里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自己会到现在才知道这件事?
      她出车祸了,她搬家了,而他竟然什么都不知道,当他蓦然知晓到事实时,她已经从自己的世界里消失了,彻彻底底,彻彻底底地消失了。谢恒远坐在那棵枣树之下,仰头看着叶笑的房间的窗户,曾经他捧着白兰花站在这里,告诉她,自己会在她身旁努力爱着她,可是……他食言了,因为他竟然没有抓住她,没有把她留在身旁,竟然让她不见了。
      到处打听着她的消息,却依旧是毫无头绪,谢恒远坐在自家阳台之上看着勾月,“我们明明都坚持了那么久,为什么……为什么最终选择的是不告而别?”明明才说过永远在一起的,为什么就这样沉默哦地离开了?
      曾经我们那么努力地想要走更远,可是……为什么才走了一步,你便放弃了?
      原来,我们的未来,只有一步那么短暂。
      在那棵枣树之下种下了满满的白兰花之后谢恒远便沉默地背上行李独自去了Q大所在的城市。
      我会等待,等到兰花花枯死,等到枣树断裂,等到不能再等为止。
      只是,不知在何方的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八、
      “恒远,你怎么都没女朋友啊,逊死啦!”宿舍里,舍友不止一次这么调侃。
      “我有女朋友,只是分手了。”
      舍友哈哈大笑,端着酒瓶子说谢恒远很有幽默感。但他只有自己知道,他真的有一个女朋友,一个分手并消失了的女朋友,一个他一直在等待的女朋友。
      “咚”敲门声很响,当整个宿舍里只有谢恒远是清醒的时候,他只能无奈地笑着走过去打开了门。
      “敲了半天才开门,在里面搞非法啊!”隔壁的“小阿福”顶着个好像六月胎一样站在门口,没好气地说着,而当看到谢恒远之后更是带了几分不爽,“喂!那个楼下老伯叫我跟你说一声,传达室有你电话。”
      有他电话?谢恒远很是奇怪,要找他为什么不直接打手机而要打传达室的电话呢?套上了拖鞋,谢恒远漫不经心地走下了楼,最后站在传达室那个破旧到让他心虚的小屋子里接听起了电话。
      “喂,哪位?”
      “我是欣欣花店,您定的花已经送到校门口了,请你来取一下。”
      “我没有买花,是不是你们搞错了?”
      “是Q大xx楼xx寝室的谢恒远的先生吧,那就不会有错了,请你到校门口领一下花。”那人刚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谢恒远先是愣了几秒,但还是上了楼换了衣服跑到了门口。
      门口进出的人很多,自然大家被那么一大束花给吸引过去了。谢恒远走了过去从那个男子手中接过了花,签完了单子看着送花人离开的背影他依旧没有反应过来。
      白兰花?难道是她给自己的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上面的卡片,却只有简单的三个字。
      ——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捧着那束花心中忐忑地朝宿舍楼走去,谢恒远一直皱着眉头手中紧紧地拽着那张卡片,“对不起”三个字已然变了形。抚摸着怀里的白兰花,就好像每次在将白兰花送给她一样。
      拿着花的谢恒远引来了众多人的侧目,而当他走到宿舍不远处时更是引来了许多男生的口哨调侃声,不发一语地走过去,却是突然停住的脚步。
      那淡淡的笑,就好像白色兰花一样绽放着。
      本是僵硬的脸上突然绽放出了笑容,谢恒远蓦然将那束花高高抛弃,然后一把抱住了眼前的人,就好像害怕她又突然消失在眼前一般,“你终于回来了。”他紧紧抱着她,将她的脸颊紧紧贴在自己的胸膛之上,好想好想就这样把她融进自己的血液之中最后让她再也不会从自己的世界里消失,好想好想就这样再也不分开,好想告诉她自己有多么想她,好想告诉她他真的想像罗密欧一般不去理会所有的一切最后和她在一起,好想,好想……
      “恒远,我回来了。”
      “我找了你好久,好久,久到我自己都忘了是多久了。”
      “以后你就不用找我了。”叶笑艰难地从谢恒远的怀抱中挣脱后,笑了起来,“我就在Q大旁边的B大读法律系,以后你都不用找我找那么久了。”捡起了散落在地已不成花束的白兰花,叶笑从里面抽出了一朵还算完整的递到了谢恒远的面前,“恒远,我们复合吧。”
      午日里最灿烂的阳光在翠绿的树叶之上折射着最美的光芒,斑驳的树荫在他们脚下摇晃,谢恒远蓦然拿过了花笑着跪在了地上,手中的白兰花被高高举起,“请你,请嫁给我吧。”
      接过那朵花,就好像很多年前一样,“恒远,我爱你。”不去管过去的一切,不去理会别人,只要我相信你,我爱你,便足够……况且,她已经把那次车祸的报告寄了回去,相信所有的误会都会解开吧。
      亲爱的,我爱你,不论风雨,一直一直很爱你。
      
      后院之中枣树旁,两年前种下的兰花花已然繁茂起来,谢恒远拿着洒水壶浇灌着,蓦然抬起头来看向了那扇窗,窗前不再是空荡,叶笑斜靠着窗淡淡微笑。
      离开的终于回来了,而我们会在一起。
      ——恒远,我爱你。
      ——我也好爱好爱你。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