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月如绛

作者:直道相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

    作者有话要说:

    PS:所有回复在末章。

      16【同体】
      
      晡时早就过了,看来太子戢今日仍是不会回自己的寢宫就餐了,寺人牙觑了觑澂,将堂上摆放的幾乎没怎么动过的鼎、簋等物都撤了。澂脸上淡淡的没什么表情,只是命再扎些庭燎。寺人牙低声嘟囔了一下,“照那么亮有什么用,反正也没人来。”
      
      戡帮着寺人们幹活,澂本来不要戡动手的,但戡回答说“今日该读的典籍都读了,《吕刑》默了五遍。”并且将默好的竹简递给澂看。澂知他闲不住,便也由着他了。
      
      庭燎扎了幾个,戡见松枝和油芯所剩不多,便到府库去又抱了一大捆回来,刚走到中庭进门的一角,幾名寺人正忙碌着将制好的庭燎悬扎固定,戡欲把怀中的东西放下,却见堂上端坐的澂微侧着脸,眼泪忽喇喇地便流了下来。但她只无声无息地泣了极短的一瞬,很快就以广袖捂了一下眼,泪水幾乎还来不及弄残她面上的妆粉,她便又若无其事地露出一个众人常见的优雅笑容。
      
      戡呆呆地站在中庭拐角的暗处,眼睛好痛,许是刚才将松枝抱得太紧刺到眼睛了,他很想揉上一揉,却觉得自己胸膛内还有哪里也很痛,却是揉也揉不到的。
      
      身後有人重重一推,“圉人戡杵这儿做什么?”戡回头一看是夫人楚羋身边的寺人羽,只好也随着进去。原来晋国大捷,与之交好的各国都纷纷送来贺礼,楚国来使除了向晋君致送赠礼外还给夫人也送来不少楚国自产的丝品,夫人便也分与诸妇一些。
      
      澂谢过并送走了寺人羽,叫来傅姆点看丝品,捶砑压光的藕色细绢、透明的方孔绉纱、三色相间的斜纹绮、平纹提花锦,无不精美绝伦,没有哪个女人看到这样漂亮的东西会不欢喜的,她道:“戡,快过来!”
      戡笑了,他很喜欢阿嫂这样叫自己,整个晋国公室之中大概除了阿兄之外,只有她会这样直接称呼他的大名,而不像其他人那样时刻不忘在他的名前加上一个“圉人”(这种心理跟尹天仇同学拜托柳飘飘不要在“跑龙套的”前面加上一个“死”字有点相似吧*^_^*)不过阿嫂对自己太客气了,总是“子靖子靖”的,不然便是“季子”,总要在极生气或是心情好的时候才会一不留神偶然叫他一声“戡”。
      
      戡走神了,忘了澂在唤他,那么,阿嫂叫什么名呢?仲嬴,还有阿兄常唤的静虑显然都不是她的本名。不过知道了又有什么用,自己哪得机会这样叫她。
      澂见戡不动又唤了一声,笑盈盈道:“子靖,这是楚地的织造,你来挑挑喜欢什么颜色?”她信手展开一匹绛色绣地菱孔罗,庭燎光耀,照得她手中仿佛牵开了一片瑞雲。戡看着堂上那容颜美丽、姿容灿烂更胜过她手中红霞的女子,只觉得眼睛更加刺痛了,他不自觉地向後退了一步,“我,我不要。”澂也不勉强,让傅姆收了丝品,叫众人散了,“子靖也歇息去罢。”
      
      整个太子宫的前堂与庭中都被燎炬照得极是光明,夜渐深了,澂犹自独坐堂上,将琴置在髀上,轻轻拂弄琴弦。朏朏吃饱了肉,乖乖趴在她脚边晃着白尾听着乐声。戢初回晋国时因要参加典礼,便把牠交给虞人,典礼次日虞人将朏朏送到太子宫室。戢幾日来都在梁氏姊妹、黄氏姑姪处流连不归,澂倒把朏朏养熟了。
      
      朏朏突然狂叫了起来,腾地就蹿出去了,澂抬头一看,竟是戢静静立在堂下。“太子!”澂掠过一丝惊慌,戢什么时候进来的自己竟然没有察觉。她急忙舍琴而起,戢已拎着朏朏走上堂来,坐到她身边。戢一身酒气,双眼佈满血丝,澂便要扶他进内室。他按住她的肩膀,声音有些嘶哑疲倦:“你弹的曲子很好,我想再听下去。”
      “诺。”澂被他的手搭在肩头,身子不禁颤了一下,拾起琴重新放在髀上弹了起来。琴声清幽淡远,戢慢慢闭上眼睛,忽地睁眼将澂的琴掀了,澂嚇得叫了一声,向後退缩着。戢却扯住她的手,“别走,”一头倒在她髀上,“静虑,我真的很累,就想靠一靠……”
      
      澂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尽量让自己双腿放鬆,以便忽略戢那沈重的身子。朏朏凑过来,在戢身上拱了拱,便不停嗅着他的腰背,發出呜呜的叫声。澂迟疑了一下,还是轻轻按住戢的腰。戢挣了一下便不再扭动,澂解开他衣裳,撩起他後背,倒吸一口冷气,只见戢腰眼上的旧伤已溃烂成了一个很大的痈疡。盖因戢受伤後一直不愿自己的伤情成为话柄,总是草草敷治,又带伤转战了四个多月,得不到必要的休养,伤口反反复复感染發炎。这幾日他夜夜宿醉,纵欲过度,酒色双刃更是刺激了伤口的恶化。
      
      “我的伤……不要别人知道,……父亲不听我的劝谏,晋国完了,亡无日矣,”戢醉醺醺地说着,“我不要医,就让它痛好了,就这样痛死我……”
      “好,只是小伤,不医便不医。”澂将戢的衣裳整好,将狐裘盖在他身上,抱着他的身子,将脸在他鬍茬青青的面颊上贴了一下,轻轻抚拍他的脊背。戢模模糊糊地唔了一声,便沈沈睡着了。
      
      ***
      听到细碎的咳声,戢翻了个身,醒转过来。他摇了摇还有些疼痛的头颅,發现自己仍是枕在澂的髀上,身上除了狐裘,还厚厚盖了两张锦衾。
      “什么时候了?”戢问道。
      澂又掩嘴轻咳了一下,“大约快到平旦了。”
      “你就在这里陪了我一夜么?”
      “嗯,太子醉了。”
      “静虑,”戢抓着澂的手,“不知为什么,好像在你这里便觉得很安心。”他慢慢重又阖上眼,“那日我跟父亲争吵,本来我以为自己将来都不再理会父亲的决定,管他做什么,可还是跟他争执起来。我很生气,酒醉乱了性,我忘了你小产後半年内都不能同房,那时你也很痛,是不是。”
      
      澂的心被他的言语温暖着,“我不妨事。太子岂不记得在昏礼上赞辞说过,我们是夫妇同体呀。”戢微笑道:“是,莫违此誓。”他坐起身,“咦,对了,我这两日糊涂,把戡也忘了,不过听寺人吹说你照顾得他很好,还带他去了安邑。”
      澂有些不安:“是我大胆了。”
      
      戢一笑,将锦衾甩开站了起来,“来,快些替我洗潄更衣。”便要向内室去。
      “太子今日要上蚤朝?不是罢朝一旬么?”澂问道。
      “你提醒了我,别的我说服不了父亲,但也总该为戡做这件事,不论成与不成,父亲责罚与否,总要试上一试。”戢回头沉吟片刻,道:“我立了这许多功,不求锡赏,便向父亲饶个情,除了戡的隶籍罢。”
      
      戢走了两步奇怪澂竟没有跟来,看她面色欣然却坐着不动,“静虑,你不妥么?”
      “我腿麻啦。”
      戢转回来踢开咬着自己下裳的朏朏,一俯身便将澂抱起。澂听到堂下传来人声动静,知道是有寺人起早当差,她面上害羞,把头偎在戢的怀中,“太子放我下来,我叫寺人为你服侍。”
      戢哈哈笑道:“这便是夫妇同体。幸毋违此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