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

作者:夏念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But love 22.

      直到第二天早上,乾才出现在手冢家,他拿着一台仪器找到了手冢。
      
      “手冢,刚刚在家定位仪上接收到了不二身上定位器发出的讯号,你看看。”
      
      一听有不二的消息,手冢和迹部立刻朝乾靠了过来,他们的眼睛都紧紧地盯着定位仪上那个不停闪烁的小红点。迹部一挥手,正准备叫人备车,却被手冢拦了下来,“先别急。亚久津明明有可以干扰乾特制定位仪的干扰器,可是却故意不开,我怕其中有诈,还是先叫手下过去查看一下情况。”
      
      迹部紧紧地蹙起眉,显然不太愿意放过这唯一一丝与不二有关的线索,可是为了大局着想,他不能那么冲动,最后还是极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其实手冢心中又何尝愿意放过这次机会,不二出事,他是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担心的,可是他必须强迫自己冷静,不然事情一定会变得更糟。
      
      叫来自己的一组手下,吩咐他们前去定位仪上的位置查看情况。半小时后,定位仪上的小红点突然消失了,手冢、迹部和乾的心里都是一紧。这其中果然有诈。
      
      三人正沉思间,定位仪上突然有不下五处的地方都闪起了红点。乾惊讶得脸色微变,说:“看来亚久津已经破解了我的定位器了,他现在是在混淆我们的视线,幸好刚刚没有派全部人员都去那个红点闪烁的地方,不然有可能会全军覆没。”
      
      手冢听着乾的话,脸色瞬间冰冷得如同地狱来的修罗。乾刚刚说的,他当然都是知道的,只是现在该怎么办呢?不二究竟在哪里?他现在究竟怎么样了?谁来告诉他下一步该怎么办?现在不二在亚久津的手上,晚救出他一分钟,他就多一分危险,自己究竟该怎么做!
      
      关心则乱!手冢,不二在你的心里究竟是有多么重要,才会让你慌乱成这般呢?
      
      懊恼地做回椅子里,一向冷静的他,竟然连呼吸都有些不稳了,紧张得眼睛到处看,却找不到一个地方可以停下来。迹部皱眉看着手冢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微微皱起了眉头。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冰冷至极,看似对什么都漠不关心,觉得天大的事也不过是小事的男人,竟然也会出现这种平常人脸上才会出现的表情。
      
      “你放心,不二那么聪明,他一定会没事的。”迹部小声安慰,只是那种高傲的语气,听在别人的耳里就像是对这一切满不在乎。
      
      手冢冰冷的视线毫不留情的刺向迹部,一向高傲自负的他,接受到那个冰冷摄人的视线时,都不进有丝惧怕,不过那丝惧怕转瞬即逝。
      
      现在只能真的只能等亚久津主动联系自己了,这种被人威胁,无法自己掌控局面的感觉还真是让人厌恶。手冢一直盯着桌上的手机和电话,时间每过一分钟,他眼里的焦虑便就要增多一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手冢家前院的气氛变得越来越压抑,众多手下都紧抿着唇,感受着手冢身上散发出来的无形压力,似是快要窒息,就连一向玩世不恭的迹部,在这种气氛下,也不禁沉下脸,紧张地皱起了眉。
      
      手冢家的电话就是在这万分紧张的气氛下突兀地响起来的,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惊,唯独手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响起的电话,然后接起了电话。谁都没有发现,他接电话的左手,有些微微地颤抖。
      
      >>>
      
      从现在的状况来看,现在自己和须王应该是被关在了一间破旧的厂房里,厂房的窗户很高很小,从窗外射进了阳光,看来已经天亮了,从阳光射进的方向和角度来看,现在应该是早晨8点多左右。
      
      离自己不远处坐着的,还是昨天绑架自己的那几个穿着统一的人,看来真正的幕后黑手还并没有出现。不二眯起眼睛,发现为首的那个人手里正拿着一枚黑色的纽扣,怎么看怎么都像自己制服上的。下意识地低头看,发现制服上的第二颗纽扣果然没有了,那还是手冢后来亲手帮自己的缝上去的,为什么他们就单单拿了那颗纽扣?他们拿自己的纽扣,又想干什么?
      
      不二正疑惑,却听到为首的人说:“诶?这就是老大说的那个什么定位仪吗?不就跟一般的纽扣一样么?有什么稀奇的。”
      
      “大哥,不是啦,听老大说好像那个定位仪是装在这个纽扣里面的,老大刚刚打电话来说,干扰器已经关了,让我赶紧毁掉这颗纽扣啊,不然被他们那边的人找到,我们就死翘翘了。”一个看似小弟的人答道。
      
      被唤作大哥的人,不爽地瞪了他一眼,说:“这还用你说,我当然知道这定位仪是在纽扣里面的。”说着,他手一用力,纽扣在他的手里被捏成粉碎。
      
      定位仪?手冢是什么时候装在自己身上的?是上次帮自己缝纽扣的时候顺手缝上去的吗?可是为什么要在自己身上缝这种东西?难道……他早就料想到了这一天吗?
      
      手冢,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如果还说你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是没有会信的。可是你的真实身份又是什么?为什么都不跟我说呢?是我不值得你信任,所以才瞒着我吗?这种被排除在外,被当成局外人的感觉,压迫得我快要不能呼吸了。手冢,你让我好难过。或许,你有你的苦衷,或许,我还没有想到,可是想到你有事情瞒着我,我还是好难过好难过。
      
      为什么手冢国光会不相信不二周助呢?
      
      想到这里,不二不禁轻轻缩了缩身子,感受到他的动静,和他背靠背须王小声问:“不二,醒了吗?”
      
      不二轻轻点头,“嗯,早就醒了。”
      
      “别担心,会没事的。”须王小声安慰不二。不二,你放心,即使是让我死,我也会让你离开这里的。
      
      不二轻答:“须王,我没事的。”
      
      这时,厂房的门被打开,走进来一个气势凶恶的男人,男人一头倒竖的银发,眼里竟是骇人的气息,不二抬眼看他,眼里没有丝毫畏惧。男人走到他的面前,粗鲁地抬起他的下巴,声音陈哑地说:“这就手冢那家伙,千般保护万般珍惜的人吗?”
      
      “是的,大哥。”一旁的小弟回答着,边把相片递给了他。
      
      “你是谁?”不二冰蓝色的眼眸紧紧地盯着眼前的男人,凌厉的眼神让男人身后的小弟都为之一凛。
      
      原以为这个安静的少年只会沉默,却没想到他竟也拥有这般慑人的眼神。亚久津看着不二,嘴角擒起一抹危险的笑,手冢喜欢的人果然是与众不同。他看起来就像只温驯的猫,却会在人不设防的时候亮出自己的爪子。不过没关系,会抓人的猫,才更有去,他更喜欢。
      
      捏住不二下巴的手指暗暗用力,只听“嘎啦”一响,不二的下巴便已脱臼。身后的须王小声惊呼:“不二!”
      
      不二还是死死地盯着亚久津脸,忍着巨大的痛楚,却是哼都没哼一声,一张脸却在一瞬间苍白了下来。强忍着疼,他小声说:“须王,我没事,你别担心。”
      
      亚久津看着不二苍白虚弱的脸,脸上的笑容更盛了,手冢,既然他是你万般呵护的宝贝,那么我就要毫不留情的摧毁它。只要毁灭了他,你应该也会跟着毁灭吧!
      
      深呼吸几口气,下巴上的痛楚减小了一点,不二才忍着痛再次开口问亚久津,“你到底是谁?”
      
      亚久津松开捏着不二下巴的手,站直身子,以一个居高临下的姿势看着他说:“看来手冢什么都没跟你说吗?保密工作做得不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南南的专栏,请戳→
    爱我就请不要大意地保养我呐~!╭(╯3╰)╮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