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莫呼洛迦和斯嘉丽生日贺文

三观正直的同学慎入!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连,斯诚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三观正直的同学慎入!


  总点击数: 1520   总书评数:7 当前被收藏数:1 文章积分:709,693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主受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短篇就是用来恶搞的(慎入!)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5840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代价

作者:亦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代价

      “你叫莫连……”距我五米之遥的男子微低头颅,翻阅起放在面前的个人简历。
      从我的角度看过去,正好能欣赏到他梳理妥当的发型、饱满的额角、挺直的鼻梁……非常完美的面部线条,实在挑不出任何瑕疵。我在心底评断道。
      “你还有半年才毕业是吧?”
      冷不防他抬头提问,还在兀自打量个不停的我有点狼狈的挪开了视线。他见了我的反应微微一笑,正好被我眼角瞟到。
      “是的,明年6月毕业。”
      “这样啊……那你学校还有课要上吗?”
      “课都已经修完,剩下半年是实习和做毕业设计。所以……”
      “那好,元旦过后你就来上班吧。因为你还没毕业,不方便签合同,实习这半年就当作试用期。如果表现出色可以留任,一毕业就直接转为正式员工。怎么样?”
      “呃……”他问我怎么样?这么优渥的条件,一时间我都反应不过来了。
      “或者说你还有其他考虑,要再选择一下?”见我没回应,男子略皱眉开口问道。
      我一急差点跳将起来,赶紧敲定砖脚再说:“没!没有!我绝对没问题。元旦后我一定准时前来报到!”
      他绕过办公桌到我面前,我赶紧站了起来。见他伸过手来,忙不迭受宠若惊的回握上去。
      “欢迎你的加入,我叫斯诚。”
      “谢谢……”
      他的笑容,让我一时看呆了……
      于是,就在一年的最后一天里,我参加了人生第一场面试应聘,结果就得到了第一份工作。
      天晓得我完全是抱着见见世面的心态而去的,那种大企业根本不是我这初出社会的菜鸟能指望的,结果——所以说人生永远不缺少惊喜,而机会只能靠人把握。
      后来我才知道,当时面试我们的那个斯诚,他并不是人力资源部的。那天正巧人力资源部的头头临时出公差,结果由他这个公司副总裁临时来代打。
      而我应聘的那个职位,正是直接听命于斯诚的广告宣传部。
      
      “小莫,这里要改一改!”
      “啊?哦……”
      进公司已经一个月,对于工作环境我能用“适应良好”四个字来概括。这里有很多课堂书本学不到的东西,而且只要好好干,等于把毕业后的就业问题也一并解决了。我眼下的这个机会,让很多人眼红。
      虽说我还是实习生的身份,但和正式员工的要求毫无二致,就连待遇也相差不远。比如说要过年了,我居然还领到了一份年货。只可惜,为了这个工作机会,我已经放弃回老家过年的打算。
      突然想起半年多没见的父母,心中不禁掠过一丝惆怅。孩子永远是父母心头卸不下的牵挂,但对于孩子而言父母又何尝不是一份羁绊呢?
      坐在公司餐厅靠窗的角落,我怔怔的望向远方的天空。
      “在想什么?”
      “想家……”耳边突然响起的声音,让我不由自主说出了心里话。回头一看,是斯诚微勾唇角的面容,他已放下餐盘在我对面落座。我顿时大窘。“啊,斯总,我没……”
      “想家很正常的,我以前也在外面念书,刚开始过年回不来,还偷偷哭过两回,呵呵。”
      他体己风趣的话语顿时让我放松了浑身的紧张。嗯……想不到他也有过那样的经历,我还以为像他这样的大少爷肯定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不识人间疾苦的主。又想起平时加班时,他比谁都不知疲倦为何物,简直像个超人的劲头,看来我的认识实在有好好修改的必要。
      “你过年不回家?”
      “嗯……我家比较远。反正我已经申请了寒假留在学校宿舍,索性就不回去了。”
      “艰苦你了。”他笑笑。
      我原来已经吃得差不多,但既然斯诚坐了下来,我只能放缓速度陪他慢用。
      和这人聊天,是件很轻松的事。你不用担心没话题,因为你的对话者几乎万能,无论话题转到哪里他都能轻松接上,并且让你很方便的接茬。
      我脑子里突然晃过,这两天听说的一则可靠消息,于是自作聪明的开口:“哦,斯总,听说你订婚了啊,恭喜恭喜!”
      我笑得虽然有点公式化,但还是很诚心的祝福。谁晓得他突然面色一沉,望了我一眼,含糊的“哼”了声不接话。
      惨……看来马屁拍到马脚上了……
      “小莫,”他严肃的喊了声,害的我心里一紧张,声音都有些发抖。
      “在……”
      可能是见我表情有趣,他破功笑了起来,继续道:“以后别再喊我‘斯总’了。”
      “啊?”
      “喊我斯诚就可以,名字么,本来就是起了让人喊的。老‘什么总、什么总’的我都难受死了。”
      “哦……好的。”我愣愣的回应,心中有些犯难。他说不是没道理,可问题是所有人都这么喊,我一个人搞特殊化实在不好。要是让其他人听见了,说不定以为我是靠裙带关系进来的……想倒这就有些头疼。
      “要是有人的时候,你喊我‘斯先生’就好。”
      “呃?”我惊讶的抬头,看见他含笑的眼,也不由笑了出来。
      显然他是看出我的为难,所以提了个折中的方案。没想到他是这么个善体人意的家伙……我心头忍不住一暖。
      “好的,斯诚。”
      “呵,”他起身将吃完的餐盘端去收集台,一边关照我:“今天公司请吃年夜饭,之后还有个小型酒会在汇都花园大堂吧,你跟我一起去,结束后我送你回宿舍。”
      哈?
      想婉拒,却发现他不待我回答,已经直接进了电梯回办公室。
      留下我这等可怜的市井小民,只能诚惶诚恐的等待晚上的到来。低头看看一身装束,这样应该还能去参加所谓酒会吧?
      
      我的酒量,向来不错,但今天也有些搪不牢。
      公司请的年夜饭通常比正式过年要早那么一个礼拜,其实就是整个公司员工的大聚餐及联谊。也只有这个时候,平日间的上下等级关系被抛开,互相捉弄灌酒。我虽然进公司才一个月人面不熟,可我向来人缘不错,也少不得被逮住灌了好一通。这种时候,别人灌你酒是给你面子,根本推不得。这些道理我还是明白的,免不了拍大了酒胆硬是下喉。
      等到斯诚来找我去酒会时,我已经微微有了几分薄醺。
      走出饭店,一阵冷风吹来一个激灵,清醒了些。
      “真是冷……”我忍不住缩缩脖子。
      前面走着的斯诚听见了回过头来,“快进车里去吧,一冷一热当心着凉。”
      “咦?你自己开车?”我倒不是置疑他的车技,而是这酒后驾车实在……我这条小命还想多留两年呢。
      敏锐的他看破了我的心思,挑挑眉:“没人敢灌我的酒。”
      原来……唉,果然当老板就是这点好,只有他给人脸色看的份,没有看别人脸色的份。我苦笑着摇摇头,一边系好了安全带。
      不过话虽这么说,就我个人而言,从面试、进公司直到现在,斯诚别说给过我脸色看了,甚至能说是照顾有加。正是这个缘故,公司的同仁看在眼里,对我同样很是亲善友好。唉,这人啊……
      喝了酒,有些平日不会说的话,变得容易出口了。
      “斯……诚,”想起他中午刚提的要求,那个“总”字临到嘴边被换了去,“其实我一直想谢谢你,这段日子的关照。我……真的很感谢。”
      他没有吱声,一时间车中寂静一片。
      气氛,似乎有些诡异,我突然感觉有些坐不住。想找话题变换下,大脑却似乎短路,无形中有种力量在阻止我逃避无视……
      “只有感谢吗?”
      “呃?”我被他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问得转不过弯。
      结果,在我大脑转过弯前,他先转了弯——一个转弯将车子开进条小弄堂,然后停下。
      “我是说你对我只有感谢吗?”
      松开了方向盘,他直直的逼视过来。
      我仍不懂他的意思,直觉告诉我不懂的为好,但我已承接不住他温度渐高的视线,东张西望。
      “莫连!你知道我的意思。”他的音量之高几乎像是在用吼的。
      我犹豫的对上他的目光,只见他一脸的痛苦难耐。
      “我……我真的不知道。”语气轻忽的连自己都无法说服。
      “我喜欢你。”
      “啊……”
      “我喜欢你,应该说从第一次见面就注定了。”他低下头苦笑着:“一见钟情……从来没想到这种事居然会发生在我身上。”
      我愣愣的回答:“可是你未婚妻……”
      “那本来就是桩政策婚姻。为了强迫自己忘了你,我特意提前订婚。谁晓得……看来我不得不承认,这世上终究有些事,不是想做就能做到的。”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也或者说不敢回答,因为……
      “算了,突然间对你说这事,吓到你了吧。”他苦涩的笑容,犹如千斤之重,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你…就当我胡说八道,早些忘掉吧。我……只要每天看到你好好的,就够了……”
      “不够!”
      也许我真的醉了吧,醉得心甘情愿,将堵在胸中的东西全数发泄而出。
      “你都已经说了,我怎么可能忘掉?!我……不要这样。”
      眼眶热热的,不知是高兴还是难过,我掉过头不敢再看他。
      “连……连……连……”
      任由他一遍遍的呼唤着我的名字,任由他扳回我的脸庞,任由他用温热的唇瓣封缄住我的话语,任由他用爱意将我彻底溺毙……
      
      那一晚意料之外的告白,发展到最后变成了一场互相间的表白心意。也说不清是谁先点燃的火苗,直到最后将双方一起焚尽、燃灭……
      之前因为爱而展露其温柔体贴一面的斯诚,反倒是在确定恋情后变得强硬了几许。他说:“我爱你,不是要给你任何负担。这场恋情将承受的所有冲击与非难,全由我一人来承受。无论付出何等代价,我都心甘情愿。”
      望着他,我什么都说不出。
      很快我们就开始了同居。
      不过体谅到我的情绪,我们仍处于秘密交往的阶段。平日在公司,伪装得与平常一般的相处。每天刨去工作和加班的时间以外,实际上留给我们独处的时间并不多。
      不过这样就好了,我全心全意的满足。
      是的,我从不指望这段同性间的恋情能够天长地久,能像现在这样平静的在一起看花开、看日落,已经非常非常满足。真的……很满足……虽然有时还是想哭。
      春暖花开,转眼间我们已经共渡了近三个月,奇迹般的斯诚与我和睦得连小小的拌嘴都从未发生过,难怪他说“我们要是不能在一起,简直是浪费上帝的恩赐”。我笑着骂他厚脸皮。
      “什么厚脸皮?莫连,你难道就不想和我永远在一起?”
      我又笑了,“这世上哪来什么永远不永远的,能现在这样开开心心的就很不错了。”
      话刚出口,见他瞬间阴沉的表情,我才意识到不对:“诚……我说错话了么?”
      我不确定的语气显然是火上浇油,斯诚倏得立起,气冲冲的来回走了几圈才慢慢收住脚步,就差头顶上冒两簇小火苗来增添气氛了。
      ……看来我还是不要开口比较好,但这也由不得我。
      他慢慢靠近我,两手撑在我耳边渐渐的贴近——我一下子置于他气息的包围中,心底多少有些毛毛的。
      “说——你是不是想过以后要离开我?”
      这种氛围下,我除非不想活了才会回答“是”。火速摇摇头,“没……其实我压根没想过以后的事。”
      “为什么不想?”他坚毅的面容中,隐隐透出几丝苦痛之色:“我拼了命想和你在一起,可你居然这么……不上心。”
      有一瞬间,我差点想说出真情,但看着他趋近极端的神色,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你说!有什么话都说出来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心里想的到底是什么!”他捉住我肩摇晃。
      被他这一摇晃,我也不管不顾的吼了起来:“你都已经订婚了!还让我说什么!”
      “订……订婚?”他愣愣的神色,显而易见根本没料到我会提这茬。
      哼!
      “你是有婚约在身的人,我不过是你一个地下的秘密情人。你让我想什么?做完白日梦再等着一场空,然后独自心酸痛苦?”我咬咬下唇,逼自己继续发出声音:“算我求你了,不要给了我希望再活生生剥夺走。那样的话……我情愿自己从来没有希望过。”
      无法再面对他,我推开他的手臂,想独自躲得远远的……再远远的……
      才刚起身,我就被从后贴上的温暖怀抱给绊住了。
      声音像从亿万光年外传来:“……只有你……一开始我就说过只有你,为什么你就是不信呢?莫连啊莫连……你让我拿你怎么办才好?”
      飘渺的声音继续着——“我不说什么天长地久、也不说什么海枯石烂了……我只答应你,明天我就去解除婚约,你对我有一个最低限度的信心。这样,好不好?”
      他一遍遍问我“好不好”,锲而不舍,直到我放松了浑身的戒备,说出“好”这个字。
      连……你等着,明天我就完全属于你一个人了。相信我……等我……
      
      但是,第二天我等来的不是斯诚解除婚约的大新闻,而是他父亲斯悠格的亲自造访。
      我傻乎乎的按照电话里的要求,来到那家咖啡厅。屁股还没坐热对方就推过来一张纸,拿起一看居然是张支票,而且是张金额惊人的支票!
      在最初的惊讶过后,我立刻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毫不犹豫,我将那张纸扔回斯悠格充满鄙夷冷淡的脸上,顾不得他是斯诚的父亲。
      “莫连!”
      “请问斯先生还有什么事?”已经起身准备离开的我,背对着他凝住了脚步。
      “你信不信,如果你坚持不离开斯诚,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一辈子找不到份像样的工作!不想饿死,除非你甘心让他养你一辈子。”
      我没有回答,抬头挺胸离开了那家店。
      果然,一回到公司我就接到了被解职的消息。在众人同情好奇或者幸灾乐祸的眼光中,我默默收拾好东西离开了那个和我缘分不长的地方。
      一言不发回到斯诚的寓所,收拾完自己的东西,我就搬回了学校宿舍。
      
      五月的天气很是暖和,就连夜间空气也是温温的。临近毕业,同宿舍的三个家伙,两个在外面租了房子,一个通宵包网去了,空落落的只剩我一人。
      躺在床上我毫无睡意,圆睁着双眼瞪着帐子顶。……好,我承认,我是在等。
      电子表刚发出一声响提醒过十二点了,我的手机就跟着有了动静。
      “连……你跑哪里去了!”斯诚的声音有点喘,听起来远远的不真实,犹如他昨晚的承诺一般的不真实。
      “我在宿舍。”苦涩一笑,我接了下文:“今天你爸找过我……果然,希望之后就是失望。”
      “莫连!爱你的人是我,不是我爸!这是我们两个人间的事情!”
      我想问他“你真的认为这只是两个人的事吗?”可开不了口。
      “我已经退了婚约。”他的声音渐渐平静下来,“我不管我爸究竟对你说了什么,总之我除了你以外,什么都不要。”
      想开口大哭、大笑、大吼、大叫,却发不出声。
      “我不逼你,莫连。总之,我会一直等你回心转意,一直一直等下去。或许现在我还没法保护你完全,但终有一天我会做到。”说完他就收了线。
      保护我?
      呵呵、呵呵……简直是一个天大的笑话!我疯狂的大笑了起来。
      
      果然不出一个月,就传出了斯诚和翟家二女儿翟箩汀解除婚约的消息。经此打击,大学刚毕业的翟箩汀离开伤心地前往英国继续深造。当然明眼人都知道她是为疗伤而去。
      原以为经此一事斯家和翟家的关系肯定会破裂,哪晓得斯家内部先乱了起来,据说斯诚为夺权开始和斯悠格公开分廷抗礼。
      总之这些都不关我事了,因为我再没见过斯诚。
      大学一毕业,我回到了自己家乡,半年后去了加拿大的学校念书。再过了半年又转去了英国继续学业。这一番折腾下来,斯诚已经完全断了我的消息。
      “莫连啊,你下午几点下课?”
      “我今天下午没课。”
      “哦……那你三点来学校接我吧。”翟箩汀想了想又加了句:“安娜家的聚会是七点,我们吃点东西再过去好了。”
      “行,没问题。”
      我微笑着答应,如今的生活,真的让人心满意足。
      原来交往四年的女友,差点被家族强迫着嫁给别人,而如今,她又好好回到了我的怀抱。
      虽然中间费了一番周折,我甚至做了些伤阴德的事,但至少我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局。
      我所付出的代价,有了很好的回报。
      至于别人付出的代价是否有回报,就不是我管得着的了。
      不是吗?
      
      (THE END)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