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秋之屋贺文

继续那个慎入……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江,沈卿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三观正直的童鞋慎入!


  总点击数: 1068   总书评数:2 当前被收藏数:1 文章积分:672,697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主受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短篇就是用来恶搞的(慎入!)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5584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最后的晚餐

作者:亦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正是春暖花开好时节,裘晓莉一身运动装打扮在社区附近的街心花园快步走着。周末的午后,阳光宜人,很适合出门遛狗。
      “唉……怎么了?”手中绳子一紧,只见爱犬Lucky拼命拖着身后主人向2点钟方向而去。裘晓莉随意的抬头看去,在视线扫到公园长椅上那个人时,顿时呼吸一乱。
      好……清爽的人——事实上她不知道怎么形容眼前的景象。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间隙洒了他一身,修剪整齐的淡色发丝笼罩着一层薄金色,清秀的面容上是一片安然的表情。
      可惜,他正闭目养神。
      观察的短短数秒间,裘晓莉已经跟着Lucky走到长椅边。低头发现,Lucky正凑到男子脚底匍匐着的一只成年拉布拉多犬边上,左嗅右嗅着确认敌友。
      “啊……”感觉到腿边的动静,男子轻呼一声睁开眼来,低头看地,“怎么了,小秋?”
      “对不起打扰你了。”意识到自家狗狗的毛躁行为,回过神来的裘晓莉连忙道歉,赶紧将Lucky拉离。
      “没关系的。”男子抬起头来微微一笑,“你家小狗很活泼么。”
      “嗯!调皮死了这家伙!”皱着鼻子抱怨的同时,裘晓莉没忘了观察对方。
      这男人,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
      用“漂亮”二字来形容一点不夸张,黑白分明的眸子,灵动的光泽,几能让人沉醉……只是,为什么总有种奇怪的感觉?
      心中未成形的模糊感尚未找到出口,裘晓莉被身后匆匆而至的脚步声和嗓音打断了思绪。
      “江!你怎么一个人跑这里来了!”
      高大英挺的男子毫不掩饰满面焦急的神色,直直冲到被唤作“江”的男子面前。拉起他的手,又皱了皱眉:“看,手都凉成这样了。”
      “我想出来散散心,没事的。”江冲来人淡淡而笑,一边低头轻俯脚边的小犬,“再说还有小秋陪着我呢。”
      男子的胸膛随着深呼吸起伏,终于放缓了神色,“算了,回去吧。今天你是寿星,怎么能一个人离家出走?”
      “我哪有!行,回去就回去。”江抱怨着,不过还是顺从的被扶了起来,小秋听见号令,也乖乖站起来开路。
      被当作透明人的裘晓莉,愣愣的在一边看着。看着江被男子保护着而行,总觉得有种怪异的感觉。
      突然江停下脚步回过了头,对她点头微笑,说:“很高兴遇见你。可惜我眼睛看不见,不过你的声音我记住了。”
      等裘晓莉自震惊中回过神,前方相偕而去的背影已远。
      难怪他看着自己时感觉有丝不对劲,原来是没有对上焦距。他身边那只乖巧的拉布拉多犬应该就是导盲犬了。而寻找而来的男子那么焦急也属正常,毕竟一个瞎……盲人独自外出,哪怕有导盲犬相伴,也是件危险的事。
      只不过好可惜啊,那么漂亮的一双眼睛,居然看不见东西。
      呵,真是有意思的小插曲。甩甩头,她牵着Lucky继续散步。心头久久不散的,是刚才那二人间流露的和谐气氛……几乎令人心生嫉妒的和谐……
      
      “当心台阶,就这里。”沈卿手上轻轻用力,提醒他注意眼前的障碍物。
      江点点头,熟练的踏上台阶,对阶梯的高度和角度掌握得恰倒好处。其实在导盲犬小秋的帮助下,他一个人也能顺利安全的回到家。但他不想浪费了沈卿的殷勤,仍是好脾气的由他牵引着前行。
      进了公寓底层的大厅,立在电梯门口等待的间隙,沈卿还在责怪江一声不响跑出门的举动。“我特意只加了半天班就回来陪你过生日,结果到家发现人不见了,连个留言都没有,真是急死。”
      “对不起。”江略略无奈的低头,“我没想到你这么早回来,家里太闷了想出门逛逛。你知道……我现在不方便写字,没法留便条了。”
      沈卿猛然醒悟,江自从失明就没法写字,所有的抱怨都化为抱歉。气氛沉了下来。
      ……想这么多干嘛呢,决心转换话题的沈卿想到今天的日子,立刻故作轻松的重新开口:“今天是你生日,有什么心愿吗?”
      “生日……”江一愣,眨了几下眼缓缓沉倒了头,虽然看不见,但他仿佛把视线投向了很远很远的彼方……“已经一年了啊……这么快。”
      见了他的表情,沈卿心头一紧,差点脱口吼出来——难道你还忘不了他吗?难道在你心目中,我永远不能取代那个位置吗!?
      “卿……你怎么了?”感觉施加在自己胳膊上的手劲在加大,江疑惑的回头看向沈卿的方向,可惜视线与沈卿真正的位置错过。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沈卿勉强的挤出笑容宽慰他,“我没事……真的没事。”
      叮——电梯到来的声音,将二人心思牵了回来。
      从电梯内出来的是一家三口,小女儿看见小秋,立刻兴奋的上前抚摸它。她妈妈立刻抱歉着拉回女儿,江与他们礼貌的招呼过,和沈卿进了电梯。
      电梯平稳的上升,到十四楼的高度还是需要些时间的。知道江自从失明后有轻度的晕眩症,沈卿等银灰色的门滑动着刚闭上,就将他拉在胸前,轻轻的替他按摩起太阳穴。
      “嗯……”江轻叹着,不适的感觉在沈卿温柔的指掌下慢慢化解。
      终于到了,小秋率先跑出了电梯。可能是知道沈卿在,他难得活泼的跑离江身边,第一个冲到家门口,回首等着主人来开门。
      进门后,江毫无阻碍的在屋内行走着,到卧室换下了外出的衣物。刚想回客厅,没料到撞上了一堵肉墙。
      “卿你怎么了?”下一秒,就被紧紧拥住。
      他是眼眸澄净如以往,仿佛那些疯狂悲伤的往事都未曾发生过。可是,那错失目标的视线告诉沈卿——他看不见自己,他的世界只有黑暗。
      终于的终于,你的眼前只有我了,为什么你却什么都看不见了!怎么可以这样!
      略带粗暴的吻了下去,唇舌交换间,感觉到江略略的推拒和被动。疯狂的想刻上自己的印记,将过去的所有痕迹统统掩埋。
      “你究竟出什么事了?”半晌才能开口的江,触着被吻肿的唇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
      沈卿自他颈边抬首,一看见江无助的眼神,顿时心疼不已。哑着嗓子开口:“对不起,我……”
      似乎明白他未出口的话,江缓缓环住他,叹了口气:“你干嘛道歉……这一年里,麻烦了你这么多,我都还没说过一声谢谢。”
      心中一热,沈卿心中的不安终于放下大半,在江耳边呢喃着:“为你做一切事情,我都心甘情愿。”
      轻轻几个字,说得斩钉截铁。
      江没有回应,一瞬间眼前似乎闪过很多鲜红的混乱记忆……很久很久之前,好像也有人对自己说过类似的誓言……不、不能记起来,一想就头疼欲裂。
      对着沈卿所在的方向,他勉强一笑,“刚才我是走楼梯下去的,有点累,想先睡一会,到晚饭时再喊我吧。”
      深深的看了江一眼,沈卿马上殷勤的为他铺床叠被,直到服侍他睡下去后,才轻轻的掩门而去。
      
      一年,现在才知道一年有多长。
      沈卿坐在书房,怔怔的翻看着相册。窗外的大好春光全都入不了眼,他的心思被照片中那三人的神态给占据。
      大学时代开始的三人行,留下了不少快乐的痕迹。在翻看照片的时候,才发现当时的自己很少出现画面上。
      因为,自己是掌镜的人。
      照片上的江意气风发,各种神态、各种角度的都有,还有不少被偷拍的可爱神态。这才明白,原来当时眼中就只容得下他一人了。这一桢桢的画面,就是最真实心态的解剖。
      而相片中的另一人,何尝不是用着和他相似的眼神在看着江?如此明显的事,居然到现在才发现,忍不住摇头苦笑。
      可是,就算是早些明白了年少轻狂时的心结,是不是之后的惨剧都不会发生?
      如果自己比柯济海更早承认心情,那当时得到□□睐的人会不会就变成自己?那么是否之后那场噩梦般的大火就不会发生?海不会死,而江也不会受伤失明?
      再多的如果也敌不过已发生的事实。
      一切,在自己未曾留意的时候,已尘埃落定,或许命运这玩意是真的存在的。幸好,绕了一大圈,江仍然平安的在自己身边——真的,这样真的很好了。
      江的失明可以慢慢治疗,医生说当时受的伤已经好了,现在主要是心理上的因素导致他仍看不见东西。也许,有些时候看不见这污秽的世界,反而是件快乐的事。
      书房渐渐暗了下来,外面是一片暮色蔼蔼。
      沈卿合起相册,细心的收藏进书柜。看看时间,他外叫的生日大餐应该快送来了吧。
      正想间,门铃响起。果然是送菜的来了。
      回头他刚布置好餐桌,就见江睡眼惺忪的走出卧室。
      
      “Happy birthday!年年有今日!”举起盛着红酒的杯子,与江手中的轻轻一碰,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快尝尝菜吧。”沈卿顾不上自己品尝,忙着帮江碗中布菜,很快就堆起了座小山丘。“味道怎么样?这家店我以前尝过,感觉不错,就不清楚合不合你胃口了。”
      江无奈的塞了一嘴,还在不停给催促快吃。“卿,你自己多吃点,我给你这么塞下去,一会就撑了,那还有什么意思。好菜就是应该慢慢尝才对。”
      “哦……也对。你看喜欢哪一道,我帮你夹。”
      唉……别看沈卿平时在外一派英明果断的精英形象,只要面对江,就自动化身成一个宠溺小孩子的老妈子,此认知让江又好气又好笑。
      “啊……”突然口中熟悉的味道,让他不由愣住。
      沈卿得意的凑上,献宝似的说:“糖醋鳊鱼,我记得你最喜欢吃了,来,这肚子上没鱼刺。”
      ……江突然失去了生气,愣愣的不动筷,沈卿跟着他静了下来。适才热闹和谐的气氛化为满室冷清。
      很怕,心底累积的恐惧遥遥欲坠,因为沈卿知道,今天不仅仅是江的生日,也是那件事发生了一年的日子。想到江今后每个生日,都难免会想起那个人、那阵痛,沈卿就觉得嫉妒的快要疯狂。
      “其实这不是我喜欢吃的……喜欢的人——是海。”江明亮的眼睛失了光彩,麻木的眨动下,“对不起,一直没告诉你。”
      “哦……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没事,快吃吧。”沈卿故作轻松的一笑带过,故意忽略心底快满溢的酸涩。
      江尤自继续纠正他,“你不明白,我是真的……”
      “我不要明白!”伴随怒吼的,是杯盘被扫落在地的碎裂声。
      巨响过后是死般的寂静。
      “江……我对于你来说,究竟是什么?你告诉我!”埋脸在自己掌间,沈卿痛苦的出声问道:“难道我真的就是他的替代品?对于你而言,我究竟是什么意义?你……可有一丝一毫喜欢上我?我不要很多很多,真的只要求那么一点点,一点点就好了……”
      又是一片沉寂。
      再抬首,江依然保持着持筷的动作,一动不动的,没有出声回答的打算。
      心冷了、碎了……可是依然无法死心。沈卿只感觉胸膛中正搏动的地方,是一片冰冷。可即使如此,也无法放手。只要能一辈子守在江身边,保护他安慰他就足够了。
      
      门铃又响起,一直僵化的江,突然动了起来,摸索的走向大门。
      等沈卿反应过来,江的手上已经拿了一个小小的圆盒,面对着沈卿的方向他笑笑:“我想就我们两个人,所以订了个小点的蛋糕。上午让你担心了不好意思,不过你知道了一定会抢着去自己去订。可我是真心想请你陪我一起过生日,所以才没打招呼就跑去楼下糕饼店。”
      听了他的解释,沈卿只觉得刚才通体的冰冷,被阵阵温暖所代替。看着江的微笑,他也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那我去切蛋糕了。”
      沈卿连忙起身,“我帮你!”
      “不用了,是我要请你。再说,”江落寞的低头,“虽然我眼睛不好,可我不像被当作没用的人。”
      话完,他转身进了厨房,留下怔住在原地的沈卿……原来自己的过度保护,对于江而言是种无言的伤害!曾经那么才华横溢的江,出事后像个废人一样被自己保护起来,想必他心里一定也不好受。
      怎么就没想到这点呢……沈卿深深的自责了起来。
      没关系,以后注意就好了。想到这他又宽慰了起来,如今江的态度终于慢慢有了变化,怎么说都是件好事。
      心爱之人的身影出现了。他手上是两盘巧克力蛋糕,切得干净整齐,连调羹放得位置也都很漂亮。
      “吃蛋糕吧。”他微笑着说。
      什么话都说不出了,沈卿只能回答:“好。”
      
      “好吃吗?”江放下手中的调羹询问,失明的双眼闪动着不输常人的光彩。
      “嗯……好吃!”甜食一向是沈卿的命门所在,幸好这款巧克力蛋糕的甜味不是特别重,连他都一口气吃了不少。
      突然心念一动,他伸出手掌盖住了江的手,恰好江回过头,视线一分不差的对了上来。望进这深不见底的眼瞳深处,一瞬间只感觉心被震了下。
      “江,以后每年我都会陪你过生日。”长久来的心愿,终于说出了口。然后,是颤栗的期待。
      江低头放下调羹,默默的将手抽了回来,再抬头,依然一丝不差的看向沈卿的双眸。
      “就算我想答应,只怕也没这个机会了。”
      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沈卿只感觉血液向头部倒流而去:“你在说什么,为什么?”
      “因为,从你策划放火烧死海,并伪造成他贪污自尽的那天起,我们之间就没有机会了。”
      ……
      “你、你在说什么……”沈卿激动的起身,那盘没吃完的巧克力蛋糕跌在地上粉身碎骨。
      江死死的盯着他,什么话都没说。
      “你眼睛已经看得见了……”突然间恍然大悟,“你早就知道了,你……”
      “没错,我早就知道了,我看过那些动了手脚的‘所谓’贪污证据。也亲自和当时验尸的法医聊过天。海他从来不喝酒,怎么会突然酒后纵起火来?法医不知道的,我知道;警察没法查明的真相,我了解。”
      面如死灰的沈卿,半晌才开得了口:“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我……算了,反正你也不会相信。”悲哀的问向眼前表情决绝的江,“你到底准备怎么做?报警?”
      “我没有证据,你的准备实在太严密,我找不出破绽。”江坦然承认,突然一笑,“所以,我代替法律来惩罚你。”
      抬腕看了下表,“差不多,时间该到了。”
      “你……”下一秒,沈卿表情恐怖的卡住自己喉咙,但怎么都说不出话来。
      他伸手向江,可怎么都触不到……
      感觉呼吸急促却吸不进一丝新鲜空气,拼命的喘息、挣扎……
      眼前渐渐发黑……看不见了,心爱的人的身影就在前方,却怎么都找不到……
      江……江……
      你好,我叫刘江,哦……我就在你上铺。——那遥远彼时初次见面的情景闪进大脑。
      至死忘不了,那夺人心魄的美丽眼瞳……至死……
      
      站在阳台上,江静静看着夜色下的城市。风,抚过面颊。
      一年前的夜晚,等待海回来归来的他,却接到他公司失火的消息。当他不顾阻拦冲进火场,却自落地窗看见海被火势所逼从更上面的一层坠下楼的身影。
      之后的记忆全是一片混乱与痛苦。等彻底清醒时,已经身在医院,这时他什么都看不见了。只知道是沈卿赶到救了他。
      痛不欲生的自弃,在沈卿无微不至的的抚慰下渐渐消平。他甚至感觉自己就快爱上沈卿了。可是,偏偏在他打开心扉,重见光明的那天,发现了真相。
      “呵,呵呵……”他在风中大笑了起来,笑得畅快淋漓。
      海就是从十四楼坠楼身亡的吧,自己当时看着他飞了下去,他可曾看见自己呢?
      足尖轻点,他也飞了起来……
      海,你现在可是在看着我?
      
      [全文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