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幸福花园贺文

慎入、慎入!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饶敏,裴辜人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三观正直的同学慎入!


  总点击数: 1233   总书评数:2 当前被收藏数:1 文章积分:670,213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主受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短篇就是用来恶搞的(慎入!)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5135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金钱•道德•爱情

作者:亦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金钱•道德•爱情

      天空是深蓝深蓝的。路两旁长得渐渐茂密的树木,勾勒出一片片叶子的轮廓,深蓝底色上的黑色痕迹。路灯淡淡的橘黄光线,在地面画出一个个晕圈,于边缘处相接。
      这是晚上八点,饶敏看到的世界。他刚刚结束加班,走在回家的路上。
      上楼,发现楼道里灯坏了,在黑暗中翻了十分钟口袋他算才找到了钥匙。
      进门刚打开灯,手机就响了。手忙脚乱接起来,
      “饶敏啊,是我。”
      是女友瑶的声音,呼,看来这通电话一时半会挂不了了。他一边拿着电话,一边熟练的换鞋、脱衣。
      口中“嗯嗯啊啊”的敷衍着,低头间看见玄关门缝处落着一只白色信封。
      很好奇,出门时这里肯定什么东西都没有。没多想,他弯腰捡了起来。翻转着检查正反面,却发现全都是一片空白,毫无头绪。
      虽说私拆一封来历不明的信件,算不上一桩值得嘉奖的行为,但当这信件出现在他私人的地盘且来源不明时,此时情况应该能另当别论吧。
      毫不费力的说服自己后,饶敏找来裁纸刀,细心的把一侧封口割开。
      里面只有一张纸。
      边顾着和电话里的女友调笑,他一心两用的把信封内的纸抽出来、展开……
      啪!
      “喂、喂?饶敏你听得见吗?是不是信号不好了?奇怪、刚刚还挺好的嘛……”
      十秒过后,饶敏缓缓俯腰捡起地上的手机,语气平常的说:“有点事,我一会再打给你。”
      “什么……”
      不待回答,他就掐断了电话。猛得坐在沙发上,将脸埋在了手掌中。
      掌心,是被揉成一团的那封信。
      
      半晌,将那信重新展平,细细抚摩着纸上的一笔一划……
      仿佛回到十年前,那什么都没有只有梦想的高中时代。
      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辞强说愁。因为中考第一志愿落榜、所以进了那所差强人意的市重点的他,那时正陷入人生第一个大低潮。
      埋头在书堆中,不与人来往,渐渐的他被认定为孤僻的异类。而他,也懒得反驳。
      直到那天,做完值日推着自行车走在学校里,在红楼拐角被不羁的嗓音留住了脚步:“你就是一年级那个第一名的小帅哥?”
      饶敏不语,只是侧身冷冷看着走近的那个高高的身影。夜色朦胧下,加上一百度的近视,实在看不清对方几分原来面貌。
      “听说你很拽么,我几个干妹妹都被你伤到心的样子。”那人已经走到路灯下,刀斧般深凿的眉眼轮廓,让对自己外貌一向有些自信的饶敏吸了口气。
      “我不认识你。”只是陈述句。
      那人笑着继续靠近,“你的确不认识我,不过,只怕你以后再也忘不了我。”
      听了这话,饶敏又恢复了沉默。其实,他并不太在意加诸己身的外界事物,如果对方今天抱着给他点颜色看看的目的前来的话,那也不是他讨饶服软就能逃过的。既然如此,那该怎样就怎样吧。
      不过,等到那人愈走愈近,伸开长臂将他和自行车一起靠墙圈了起来,火热的呼吸喷洒在他额际……饶敏的后背这才滑落一线冷汗。
      “哈!你以为我会对你做什么?”看着他渐渐红起的双颊,那人突然笑了出来,后退了一步。
      被取笑了的饶敏,顾不得泄露愤怒的心思,恼羞成怒的扭头推车就走。
      走了几步,背后没有追来的脚步声,只有坚定的那一句——“裴辜人!这是我的名字,记住了哦!”
      没有回头,饶敏继续前进着,却无法阻止那个名字进入自己的心头。
      
      然后,那个人,也就是裴辜人,三天两头出现在视线内。虽然知道他是本校及附近地区混混们的头,饶敏还是很大牌的冷面相对。
      然后的然后,拽得实在欠揍的饶敏,终于在放学后被人堵在了厕所后面的空地。书生体质的他,肚子上刚挨了一下就痛苦得跪倒在地,其后落在身上背后打击的感觉,渐渐迟钝了下去。一瞬间,脑海中无法抑制的浮现一个人的身影……
      “你们在干什么!”
      在听见那声喝止后,饶敏自己都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浮起委屈的泪花,但心里却升腾起一丝丝的暖意。
      似乎很久很久之后,耳边的叫骂打斗声才慢慢消平。
      “是不是很疼?”
      被半抱半扶着坐了起来,对上视线的,是裴辜人一脸毫不掩饰的忧心忡忡,“去医院吧,你能走吗?”
      从没听过他这么柔和的口气,暂时只有两个人的空间,突然让饶敏大了胆子——将脸埋在他怀中,呼吸着他的气息,渐渐安心下来……
      “敏……我……”
      感觉到那火热的大手,紧紧缓拥紧了自己,饶敏突然从迷雾中惊醒,“谢谢你帮忙,我没事了。”
      边说着,就想要推拒,却发现被紧紧缠住——
      “你怎么可能没事了呢?”火热的眸锁住了彼此,“连我都有事了。”
      试探性的唇瓣相触,干干涩涩的毫无味道,伸出的舌尖刚一碰触,两个人都像是触了电。
      放弃自我般的,饶敏放松身体,仍由他将自己压在墙上,狠狠的索吻……翻滚、纠缠……青涩无技巧的唇舌交换,夺去两个人的心智。
      
      该怎么面对呢?从未有的情感经历,而且对象又是本校二年级的学长时,饶敏的头脑再好,也想不出解决的办法。但就算毫无经验,他也知道,这不是件值得表扬的好事。
      直觉的,他想逃
      只可惜另一个共犯,并不想让他称心如意。裴辜人看起来毫无芥蒂的就接受了和饶敏之间的发展,或者说他是略带欣喜的享受着两人的亲密关系。
      于是,在一人逃避、一人靠近的情况下,矛盾不可避免的爆发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避开我!”平时一直温柔以示的裴辜人,发起火时顿时克制不住性格中暴戾的一面。
      满腔怒火的将饶敏强拖回无人的家,一关起门就将他甩落在沙发。
      一开始还铁青着脸不理不踩的饶敏,在对方发狂似的撕扯他衣物时,终于惊慌了起来。
      “你住手!”他的抵抗根本不值一提,情况越来越糟糕,发狂中的裴辜人根本听不见他的拒绝。
      屈辱,无比的屈辱,尤其对方是这个人,这个让他度过无数难眠夜晚的人,居然想对他做出这种事!
      就在心中的悲愤累积到顶点时,那人却停下了动作。刚才的无比狂暴,瞬间切换为温柔的代名词。
      “不要哭,你明知道我舍不得伤害你的。”粗糙的指腹拭去了他面上的泪。
      再度被拥进那个温暖的怀抱,饶敏终于停了颤抖。
      或许,只有这个怀抱,是一直沉在冰河底的自己,真正想要的吧。
      就算被伤害,还是想原谅,想停留在这里……
      那么,就留在这个怀抱中吧,饶敏认命的想,心底泛起的是安心。
      刚想开口将自己的决定告诉对方,却不料猛的被推开,重回冷清中。
      奇怪的抬头望去,裴辜人满脸痛苦决绝,一字一顿的先开口:“既然你不喜欢,那我也没资格留住你。放心,以后我再也不会打扰你了。”
      话完,他摔门而去,留下彻底呆滞的饶敏,独自对着满室清寂。半晌,默默整理好衣服,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走出了这个人的家。
      
      相交而过的两条直线,终于又向着各自的方向奔驰。
      原来时时出现在视野的身影,仿佛凭空蒸发。但神奇般的,“裴辜人”这个名字在他耳边响起的频率开始直线上升。每当同学面带神秘的提起此人有多凶狠恐怖,又有多少女孩子迷恋于他时,饶敏总会笑得很愉悦——心,是被藏起来的,不能被人看的。
      高中三年很快,其间全校老师送瘟神般的终于将鼎鼎大名的裴少爷送毕业了,就差洒盐放鞭炮了。而饶敏终于彻底断绝了关于他的消息。
      也许是真的死心,他更有力的捍卫了自己的学年第一的宝座直到毕业。最后在高考,一雪三年前失利的耻辱,画上了圆满的句点。
      可是这时候,他已经忘了单纯的欢笑是怎么回事。
      大学他没有离开家乡,不过与外地来求学的同学一样,搬进了宿舍。
      沉静但优秀的饶敏,不可避免的再度成为注意中心,尤其在这青蛙产量过剩的年代,像他这样长得有点人样的实在不多了。
      出人意料的,直到升上大二,他依然孤家寡人一个。
      无数次,胸中的声音差点冲出禁锢,最后依然被强压下去。不想承认,绝对绝对的不想承认,四年前那短暂得可以说没有过程、没有情节的情感,已经将自己的心封印——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实在太讽刺,而自己也未免太可怜了。
      不想承认、绝对绝对的不能承认……一直等到那从未料想的意外会面。
      饭店大厅里,一身入时打扮的裴辜人,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有张迷人脸蛋的小混混了,周身散发出的成熟气质,无须刻意就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他还认识我吗?
      饶敏尚自恍惚在自我思绪中,在洗手间慢吞吞的搓着手。
      “洗这么久你都能上手术台了。”
      “啊……”
      看见脑海中的那个人,活动在自己面前,饶敏一时间手足无措了起来。
      “还好吗?”
      “嗯,还好。”
      “对了,你现在是大学生了吧,恭喜恭喜!”
      “唔……你还好吗?”其实想知道关于对方的情况,何止千千万万,到口边全化为这一句。
      眼前的脸,好象出现了一丝哀伤,是自己多心了吧。
      “我从四年前,就没好过。”
      !
      什么意思?努力不让自己被狂喜的浪潮淹没,饶敏强自镇定着。不过他也没力气再开口了。
      “呵,开玩笑的,别放心上。”转眼间,裴辜人又是一副谈笑风生的样子。
      “哦……”
      不行了,已经假装不下去了,饶敏低低的答了一声,绕过他向外走去。
      “你真的好吗?”
      停住脚步,回头。那人已换上凝重的表情,有不舍、有期盼、还有很多很多的眷恋……或许,自己也是这么一副表情吧。
      “我……”
      “当年你是真的不在乎吗?”
      “我……”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
      五步之遥,凝目而望。短短数秒,长得似永恒……外人推门进入洗手间的声音,终于打破了这段诡异的平静。
      擦身而过时,裴辜人在他耳边留下几个字:“十点,东门街西口,不见不散。”
      两个小时后——
      “你居然真的会来,像做梦。”
      “的确是做梦。”
      不然,只会出现在梦中的人,怎么就在自己眼前了呢?
      
      梦只作了三个月。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在相恋初始,每每激情拥抱的刹那间,这句鹊桥仙就会闪进饶敏的思绪。
      而梦,终有要醒的一天,他却不敢睁开眼看。
      其实在看到裴辜人身上那些伤痕和刺青,他就没法欺骗自己了。虽说他大致也料到,裴辜人会跑去吃社会饭,对于这口饭的灰色性质他也朦朦胧胧有些了解。但在亲眼目睹后,还是难免会心惊肉跳。
      “就是帮朋友讨讨债而已。”裴辜人轻描淡写的解释过去,不愿再多说。
      两个世界依然是两个世界,但那有怎么样呢?饶敏从未像现在这样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疯狂又如何?因为是那个人,什么都不在乎了。
      不安的气氛渐渐笼罩,裴辜人依然什么都不说,生性冷清的饶敏也不问。每当裴辜人毫无缘由的搂着他说,一定会保护好他时,他只是默默回拥着对方。
      十二点的钟声敲响,美梦噩梦一并醒来。
      已经记不太清了,只知道自己被那个变态的黑道大哥绑了去,而被支开的裴辜人在最后一刻赶来,然后……惊心动魄的过程,仿佛刻意从记忆中消抹掉,事后怎么都记不清楚。唯一忘不了的,是分别前最后的对话——
      “我陪你去自首,有什么惩罚我和你一起来领。”
      “你不明白的,我怎么可能会让你去坐牢?”
      “我不在乎!”
      “我说了你不明白!你以为得罪的人是谁?要是进了监牢,就算有九条命也不够活着出来!你那该死的正义感能顶什么用!”
      “……”
      “你好好念书,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再说本来就和你无关,要查也查不到你头上。”
      “那你怎么办?”
      “我外出避段时间,等时机成熟了就会来找你。”
      “……那究竟有多久?”
      “可能……有段日子吧,这实在说不准。” 他惨惨一笑,“敏,好好活下去,念完书找个正经工作,不要再扯上像我这样的人。哪怕你忘了我也没关系,我不会怪你。”
      “我不会忘的!”
      “你……算了。不是自己的,终究强求不来。”
      相对无言,惟有泪千行。
      分离前,再如何紧密的拥抱都寒彻心骨。
      只记得那人在耳边重复了无数遍“我一定会去找你的,一定一定……”
      为什么?
      我们真正拥有对方才三个月,还不到一百天,为什么就要分离?!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也曾在初分离的时候彻夜难眠、泪湿枕巾,怨恨上天的捉弄。但最后的最后,也就那么淡去了……淡得好似从未相识……
      正像临别前裴辜人嘱咐的,他念完大学,找了份不错的工作。然后到了六年后的现在,还有了一个谈及婚嫁的女友。
      轰轰烈烈一生一次足矣,余下的时光,就寻找一些平淡的小幸福吧……
      
      十年的痛,一下子涌上心间。
      愣愣坐在沙发上,看着掌中的信,饶敏恍惚的想——这好像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的笔迹。
      裴辜人……
      念着努力淡忘却一天未忘怀的名字,慢慢的他笑了起来,笑得像哭。
      倒在沙发上,信纸自指间滑落,只见白底上落着几行飞扬的黑色大字——
      敏,
      我回来了,不过只能留一天,而且很快就要永远离开这里。
      跟我走,一起离开这里,没人再能分开我们。
      十点,东门街西口,不见不散。
      辜人
      
      笑声转为低泣,渐渐收了声。
      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果然,不是自己的强求不得,而该来的也始终会来。
      冷冷笑着,饶敏拿起手机,缓慢但坚定的拨了那个号码……
      
      =========================
      尾声
      第二天一早,饶敏如常般走在上班的路上,经过报摊时他停下了脚步,翻了半天口袋终于找到个硬币,买了份报纸。看完,他随手将看过的报纸扔在垃圾筒盖上,继续赶着去单位。
      袒露在垃圾筒上的,是报纸的社会版,头条的话题是——昨晚十点在东门街西口逮捕一犯罪嫌疑人,该嫌疑犯涉嫌□□活动、走私军火、贩毒等等犯罪活动……
      此外,匿名举报人将获得由公安部悬赏的二十万花红。
      
      [THE END]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