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漫墨芳华

作者:晞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第二天,周彤彤醒来,听微浅说起头天的糗事很是过意不去,离开时直说要请他们吃饭。
      可是她哪里有空,之后的几天一直在陪新娘试婚纱,检查婚礼当天服装配饰,核对宾客酒水细节,都没有闲下来过。
      林蔚更是忙得不可开交,频频向她抱怨结个婚都能把人给累死。
      她切了一声,说:“看你那张脸笑得和花儿一样,你是乐在其中吧?”
      林蔚笑:“呵呵,被你拆穿了。”
      微浅看着好友洋溢着幸福的脸,恍然间想起很久以前和顾祁南看过的一部电影,名字怎么都记不清了,可还深深地记得里面的一个片段:黎明还没到来,四周还是黑洞洞的一片,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女人缓缓走进一个老旧的教堂里。教堂里没有灯,只有一排蜡烛在黑暗中绽开一点点微光。男人一直走到教堂第一排正中的位置缓缓坐下,动作很轻很轻,生怕把怀中的人吵醒了。然后一动不动地坐着,慢慢地等着窗外天际边一点点由暗到明,直至清晨的第一道钟声敲响,一个老神父拿着圣经走进教堂,他轻轻地把怀中的人叫醒,在神父的主持下完成了一生的誓约,然后抱着她走出教堂。
      导演很擅长使用白描的手法,简单的场景再配合意大利插曲,画面非常具有美感。
      微浅当时不甚唏嘘,虽然这场婚礼没有婚纱,没有宾客,没有祝福,但却觉得这是世界最美最盛大的婚礼。因为他们的爱情很纯粹,只需要他们两人足够了,与其他无关。
      顾祁南只是笑着说她傻。
      后来她每逢工作出差到某个城市,都会习惯性地去当地的影像店逛逛,只是再也找不到了。前段时间居然在裴墨阳家里无意中看到,但是那么一瞬间,她突然觉得自己这几年的寻找都是没有意义的。
      再次重温,会不会一切都变了呢?所以她最终没看。
      婚礼完成后微浅也准备订飞机票回去了,可下午突然接到周彤彤的电话,在电话里她只是哭。
      “彤彤,你别急……有什么事你好好说,还有我在呢,你慢慢讲给我听……”
      她终于止住了哭声,声音里透着一股绝望:“微浅……他为了那个女人要和我离婚,我答应了他。现在他居然连我唯一的女儿也要带走,可是……我现在除了女儿,已经一无所有了……他为什么要这么残忍……”
      “彤彤,你不要急,我马上过来。没关系的,我们可以想办法和他沟通。实在不行,我们还可以到法院上诉……”
      “没用的,他不会放手的。”她的声音已经沙哑,有些语无伦次地说,“微浅,你知道吗?其实我是真的恨他。一夕之间他突然告诉我,他爱上别人了。可他是我这么多年唯一真正爱过的男人,你说是不是很好笑?哈哈……”
      “彤彤你……”
      她继续说:“爱情、家庭、婚姻,我全部都没有了,甚至连我仅有的女儿他们也要剥夺,你说我还剩下什么……”
      “彤彤,喂……喂……”电话突然断掉。
      微浅就觉得彤彤的情况很不好,马上赶到她家,等叫来保安打开门,只看到她周围都是血。
      医生说她需要马上输血,可是她正好是非常稀少的A型RH阴性血,医院说现在正好紧缺这个血型。微浅急得没办法,但大脑里一片空白,什么办法都想不到。直到听到电话铃声响起,听到裴墨阳的声音,才蓦然缓过神来。
      他立即赶到医院,看到她一个人怔怔地坐在凳子上。
      她抬头,眼神有些木然:“裴墨阳,怎么办?我怕……”
      他握住她冰冷的手说:“没事,我已经安排别家医院调血过来。现在先输我的血给她,别急,我在呢,不会有事的。”
      原来裴墨阳本身也是这种血型,院方马上安排输血,经过抢救她总算脱离危险了,微浅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是裴墨阳输血量大概是超过了正常标准,脸色非常难看,医生要他留院观察几天,他起初不肯,可是微浅怎么也不让他走,他终于不再坚持了。
      彤彤后来清醒以后,开始怎么也不说话,微浅也不逼她。后来她终于渐渐想开了,只是求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把这件事告诉她家人,免得他们担心。
      看着她苍白的脸,微浅心中酸涩。
      她曾经是那么的开朗活泼,无忧无虑的,还以为她会和林建彬幸福地走完这辈子呢。可是一转眼就全都物是人非了。
      后来几天微浅一直非常忙碌,每天都要到医院来照顾他们两个,那时才知道裴墨阳有多麻烦。怎么也不穿医院的衣服,说有一股难闻的味道。也不吃医院的饭菜,说根本就不是人吃的。打针也行,可怎么都不肯吃药。
      微浅气得牙痒痒的,非常后悔留他在医院。可是想归想,微浅还是老老实实帮他拿衣服,做饭。
      她的厨艺裴墨阳是见识过的,实在一般,并不比医院的饭菜好到哪里去。但是看他每次吃饭的时候也没任何奇怪的表情,她也就放心了。
      说起他家,她还真不知道哪里才算是他家。明明是到这么远的城市来,可偏偏哪儿都有他的房子。
      后来跟裴墨阳说起这事,才知道这里算得上是他老家。他姥姥、姥爷本就是本地人,再加上这边也有分公司,所以他也经常会回来。
      微浅点点头说:“那这样说,你也算是半个A市人了吧,你对这里熟悉吗?”
      裴墨阳沉思了片刻说:“还好吧,算不上特别熟,但是基本的方位、街道还是知道的。”
      “喔。”微浅顿了顿,说:“我以前是在这里念的大学,但这次回来,我发现好多地方都变了。”
      说罢,微浅象是想起了什么,笑了笑说:“你现在的住的地方,其实离我的母校很近。你出国前不会是在我们学校念过书吧?可惜以前没见过你。”
      “不是。”裴墨阳顿了顿,淡淡地说,“但是我以前去过你们学校一次。”
      “喔,也对啊。“她接着说:“你要是我们学校毕业的,我肯定知道你的。”
      裴墨阳双眼微睨:“喔?为什么?”
      微浅笑说:“就你这长相,这气质,怎么也是难得一见的校草级帅哥。要是你是我们学校的,我怎么能没有听说过?”
      他眉目微扬,戏谑道:“你整个大学就在关注帅哥?”
      她摇摇头,笑说:“不是啊。关注帅哥是彤彤的专利,每当她有新发现,都会回寝室向我们报告,所以久而久之,我们也耳闻目染知道一些。”
      那时候彤彤还洋洋洒洒得搞了个T大帅哥排名榜,经常向她们传播最新小道消息。
      只是那时候她眼里心里都是顾祁南,哪里会在意其他人?
      “不过,“她眸光一转,眼神蓦地鲜活起来,笑眯眯地说:“要说关注嘛,我倒是把我们学校附近的餐馆都彻底地研究了一番。”
      她神采飞扬地向他描绘着,曾经街口的哪家店的小吃好吃,哪家火锅店的辣椒特别地道,街口拐角处那对中年夫妇做的馄饨特别有家的味道……如此种种。
      说着说着,她突然想起那些店现在都已经不存在了,神色顿时黯了下来,说道:“不过可惜,早已经拆了,不然我就可以带你去。”
      “那条街以前是叫文昌街吗?”
      “嗯,你也知道呀。”微浅想了想说:“不过也许没那么好吃,只是因为……那段时光太美好了,连带着那岁月里的一切都是好的。”
      她突然站起来,说:“对了,我忘了叫护士帮你换药了,你等一下。”
      说完便低着头快步走了出去。刚走出房门,她就轻靠在墙壁上,头微微仰起,她怕一不小心就会掉落下来。
      裴墨阳望着空荡荡的门口,眼底的幽潭越来越深,又想起他了么?
      有些事情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愿意触碰而已。
      他望着窗外的那片花园微微出神,园中已是一片萧条。几不可闻的叹息从他口中溢出,他默默地想,时光之于我们,是在这六年后嘎然而止,亦或是在接下来的另外一个六年里再回到最开始的那个轮回?
      他的眼神渐渐黯淡,一如窗外阴沉的天气。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