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漫墨芳华

作者:晞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

      微浅请了几天假回A市,那个她曾经读大学的地方。离开这座城市后她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这次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林蔚即将结婚,她的未婚夫恰好是A市人。
      “微浅,你到宾馆没有?”电话那端声音传来。
      “喔,刚到。”
      “我订的酒店还习惯吗?你这么大老远跑一趟,还要你住宾馆,我真是……”
      微浅听出她的歉意,忙说:“你别不好意思,你们家现在住的都是一大堆亲戚之类的。就算你要我住你家,我还不愿意呢。”
      林蔚笑道:“知道你不会怪我的。唉,还有几天就要举行婚礼,这事情一大堆,我都快忙疯了。我等等我啊,我一会儿安顿完这边,马上来看你。”
      “不用不用,你忙吧。我现在……刚在去学校的路上,可能会回来比较晚。”
      “学校?对啊,我怎么忘了你是在这儿读的大学呢?”说罢,迟疑了一下:“你还是不要去了吧,不然又要想起……”
      微浅笑笑:“没事,很久以前的事了,已经过去了……嗯,好的。你可不要累晕了,不然到时候新郎岂不是要心疼死?呵呵……嗯嗯……拜拜。”
      坐在出租车上,看着窗外的风景一一掠过,那种感觉还很熟悉。她清楚地记得以前和顾祁南一起走过的小街,记得他们经常去的那家馄饨店,老板是对中年夫妻,他们为了家中生病的儿子长期在外地打工,生活很辛苦,可是笑起来总是很和气的样子。
      可是仔细看窗外的景物,才发现其实一切都变了。眼前的路比以前宽了几倍,路边尽是高楼大厦,根本没有了以前的那些小巷。
      在这块地方打转了几个圈后,司机终于忍不住说:“小姐,你到底是要找什么地方?要是找T大,就在前面不远……”
      微浅有些发怔,喃喃地说:“这附近应该有几条小巷的,很窄的,两边是……”
      “喔,你说那几条小巷道啊?前几年这边改建,很早以前就拆掉了。”
      “拆了?”微浅还是有些不甘心,“那……以前那些商铺也不在了吗?”
      司机打量了她一下,说:“小姐以前在这里住过?”
      微浅有些失落地点头:“我以前在T大念的书。”
      司机顿时明白过来,笑说:“原来是这样啊。我一年到头也载过几个回来看望母校的学生,大多都说这边变化很大,都快认不出来了。你要是找以前的那些小店面,估计是没了。现在这边改建后,地价翻了好几番,以前那些老旧的小铺店主,谁租得起啊?”
      “那……他们应该都搬走了吧。”微浅蓦地低垂着头,有些喃喃低语般地说:“可是……都搬到哪里去了呢?”
      司机不以为意地接口说:“这谁知道啊?这附近地价都高,城市这么大,又都是小本经营,说不定都回老家去了……其实啊,现在回老家也挺好的,家的感觉哪里是外面比得上的呀?”
      家?突如其来的失落划过心头,她勉强扯出一抹笑意,说:“那麻烦你了,师傅,就把我载到T大吧。”
      路上司机很是热情地给她介绍A市的新变化,微浅也微笑地听着,时不时回他几句。也许这样,她才可以把心头蓦然涌起的失落一点一点地抹平。
      远远地站在学校大门,顿时那几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赫然眼前。
      顺着校门进去,她走的是左侧的林荫小道,道路两旁都是高大的老树,这个季节树叶都不多了,看上去都有点萧条。路上的学生不是很多,可大多脸上挂着简单灿烂的笑容。
      微浅继续往前走,发现操场是一如既往的热闹。男生们在球场上挥洒着汗水,边上女生们手里拿着矿泉水,目光专注地定格在球场上的某个身影上。随着球场上的战况,时而神采飞扬,时而紧张不已。
      微浅不禁莞尔一笑,她以前看顾祁南打球特别不专心,因为她从来都不关心战况。
      记得有一次,他们校队和自己学校篮球队比赛,当时场下人特别多。
      彤彤早就给她占好了一个位置,神采飞扬地说:“啧啧,今天这比赛有看头,听建彬说你们家顾祁南有两把刷子。”
      微浅眸光流转:“是吗?我也是第一次看。咦,我觉得他动作挺好看的。”
      彤彤鄙视她说:“谁让你看动作啊,关键是实力知道吗?”
      “喔。”微浅点头。
      一场比赛下来,彤彤兴奋地评论之前的战况。
      微浅突然冒出一句:“那谁赢了?”
      彤彤震惊,手指颤了颤:“你、你、你刚才不是在看吗?”
      微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是啊。不过,那个……我光看顾祁南去了。”
      彤彤彻底无语。
      绕过操场,微浅在一幢宿舍楼前停住了。墙身仿佛刚刷了新漆,已经完全看不出以前老旧的样子,就好像新盖的一般。来回蹒跚了几步,底下的脚步越来越踌躇,她还是决定往回走。
      “微浅?是微浅吗?”声音带着点不确定。
      微浅回过头,愣了一秒,惊喜地叫道:“彤彤。”两人顿时抱成一团,激动万分。
      不一会儿,她们坐到了学校旁边的咖啡馆。
      周彤彤劈头盖脸得把她痛骂一顿,说她这么几年硬是舍得下心不和她们联系,微浅只是嘿嘿傻笑。
      后来终于骂够了,象是突然想起什么,小心翼翼问了一句:“你和顾祁南到底是怎么回事?”
      微浅只是摇头,笑着说没什么。
      周彤彤叹了口气,道:“你不想说,我也不逼你。我知道这么些年,你连我们都不联系,定是和顾祁南有关系。可是微浅,你也真够狠心的,你知道你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我们有多担心吗?”
      彤彤见她不说话,继续说:“更不要说顾祁南,他简直象疯了一样到处找你,只要是和你有点认识的人他都问遍了。我们问他出了什么事他也不说,到了后来他每天以酒度日,一天比一天消瘦。再到后来听说他是出国了,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唉,你们两个在这事上倒是真有默契。”
      微浅还是沉默,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说她不得不离开他?说她离开他后也曾经堕落得到街头买醉?说她也曾经想他想到心都撕心裂肺得疼?
      她永远记得自己给他发的那条简讯。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十字,可她觉得就象是用了一个世纪长的时间,几乎用尽了她一生的力气,手抖得厉害,每一笔每一划都好象倾尽了她的全部心血。后来她几近麻木地按了发送键以后连心痛的感觉都消失了,只觉得心里空空的,空得发麻。
      半晌后,微浅才说:“不说我了。你呢?你和林建彬怎么样?”
      “这几天正在办离婚手续。”
      微浅有些怔住,半晌才反应过来:“你们怎么会……”
      周彤彤仿若并不在意,笑说:“出人意料对吧?我曾经也以为我们会在一起一辈子,可是一转眼他就属于另一个女人了。”
      顿了顿,她又自嘲道:“你看我,还说你,结果我连你都不如。起码你有一个人曾经这么爱你,而我呢,现在回首才发现林建彬也许从来都没爱过我,一切都是我自以为是。”
      微浅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说:“不要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都过去了。”
      “说得对,有什么呀。我现在还不是活得挺好的。说来挺巧,我表妹也考在我们学校,今天我是特地给她送东西过来的,要不然哪能遇到你呀?”
      微浅笑说:“是啊,我也是来参加一个朋友婚礼才回A市的。”
      周彤彤还在埋怨她:“你呀,要不是我今天来这一趟,恐怕你一辈子都不会和我联系了,枉费我这么惦记你。走,我请客,别跟我客气。”
      晚上她们一起吃饭,彤彤喝了不少酒,微浅劝她少喝点,可她不听,只说她今天心情好。后来她喝醉了,就抱着微浅一直哭,听起来只觉凄凉,微浅也由着她,有时能哭出来未尝不是件好事。只是周围客人频频侧目,微浅顿觉头疼,早知道就要一个包间了,现在她醉得这么厉害,怎么把她送回家呢?
      微浅刚想叫服务生结帐,才一抬头就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是裴墨阳。顿时觉得象看到救星一样,笑盈盈地向他猛招手。
      “你怎么在这儿?”
      他轻描淡显地说:“过来开会的,你等等,我送你们回去。”说罢,回到包间里交代了一番,结完账,就载着她们离开了。
      车里暖气很足,周彤彤早就睡着了。
      裴墨阳骤然开口:“你没喝酒吧?”
      微浅笑着说:“没有啊,我一直谨记你的教诲来着。”
      他嘴唇微勾:“我还不知道你?你什么时候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了。”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你上次说你是回来参加朋友婚礼的?”
      “是啊。可能会在这边呆几天。”
      “嗯,我这几天都会在这里,有什么事记得打我电话。”
      微浅点头:“好。”
      他末了又交代了一句:“别又把手机弄丢了。”
      她辩解说:“其实……也就才丢了三、四个而已。”
      他瞥了她一眼,气定神闲地说:“才三、四个?”
      她垂头:“好吧,我承认是五个。”又说:“放一万个心吧,我保证这次我一定在服务区内。”
      他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一滞,然后淡淡地说:“你已经习惯了在服务区外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