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漫墨芳华

作者:晞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

      这段时间微浅也一直在忙华宇地产的案子,虽然每天都奔波劳碌,却始终不见进展。
      不过林美人终于平衡一点了,充分证明她搞不定的案子别人也捞不到什么甜头,最近又很积极地争取这个案子。微浅其实很想把这个案子还给她,无奈经理不放行,一直气定神闲地跟她说什么要有始有终。可微浅一直觉得他是搞错了对象,这话要是和林舒茜说,她肯定非常乐意接受。
      微浅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其实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她们公司在业界也算小有名气,这个企划方案早就做好了。她在暗自对比过同行的方案后也重新修改过,如果拿去竞标的话,有明显的优势。
      但是在董事会通过前,必须要先给华宇的总经理过目。可这个老总非常不给面子,几次都把他们公司拒之门外,不是说在国外就是说在开会。
      可是微浅除了施展软磨硬泡之术,也别无他法。只有天天去华宇报道,现在连前台都认识她了,只要见她来就非常亲切地泡好茶,让她慢慢等。
      等着等着她也就习惯了。在去华宇的路上她还在想,他们总经理总不能一辈子不见她吧。就算不用她们公司,也总要当面明确表态吧,而她也正在等着这个答案好回去向自己老总交代。
      所以微浅今天来得比以往都早,她打算今天要还见不到华宇总经理的话,就直接冲进他办公室开门见山地说明来意得了。
      可是如果她早知道会在这里再次遇到顾祁南,她怎么也不会跨进华宇一步。
      在离开他这几年里,一开始她曾经无数次想这辈子要是一次,只是一次,再让她见见他都好,后来一年两年……慢慢地她终于彻底绝望,意识到这辈子都再无可能了,茫茫人海,隔着千山万水是真的再无一丝可能。
      可是没想到上天真的让他们遇见了,上次在餐厅里远远地看着他,她却只觉得张皇失措,只觉得心痛难当。那一瞬间微浅突然觉得自己很没用,她曾经可以头也不回地离开,那么决绝,现在却没有勇气再次面对他,只是懦弱得想逃得远远的。
      可这一刻她再不想再逃了,也逃不掉,该来的总会来。
      看到他被一群人簇拥着,身影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她突然前所未有地清醒,他站在她的面前,如此之近,但是却永远触不可及。
      顾祁南初看到她,也骤然怔住,随即脸色清冷,视若不见地往前走。
      一旁的前台用手指了指顾祁南的方向,凑到微浅耳边小声说:“他就是我们顾总,刚从国外出差回来,你要把握时机呀,他一会儿又有两场会议要开。”
      微浅呆愣片刻后,轻声道了谢,随即追了上去,“顾总,你好。我是冠城策划的季微浅,我们公司希望能够与贵公司合作,参与到你们的新项目中来,希望顾总能拨出几分钟审阅一下我们的方案。”
      偌大的大厅瞬间显得无比安静,微浅连自己的呼吸声都能听见。
      顾祁南并不说话,只是冷冷得盯着她,然后骤然开口:“季小姐,你应该看得出来,我现在很忙。我是不会用你们公司的方案的,你请回吧。”
      “我……”
      “我以为我已经说得够清楚了,难道季小姐听不出来这么明显的拒绝吗?说这种狠话应该是季小姐的强项,又怎么不会明白我的意思呢?”顾祁南依旧表情冰冷,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她霎时怔住,脸色有些泛白:“我明白了。不好意思,耽误顾总您的时间我非常抱歉。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合作,再见。”
      顾祁南望着她远去的背影,脸色越加冰冷。
      周围的人明显感觉出两人之间波涛汹涌,却关系匪浅。但是看到自家老总铁青的脸,个个都咬紧牙关,连大气都不敢出。
      微浅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漫无目的。
      隐约听到某家店在放着低沉沙哑的旋律,好似sarah connor 的《just one last dance》。她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认真的数着自己的步子,从一步两步三步……到一百步……九百九十九步,一千步,微浅突然觉得很累,累到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坚持走下去。
      曾经她象这样数过许多条街道的长度,长的短的,短至几百步,长至几千上万步,那时就常在想人这一生要走多少步才能把所有的路走完,那么长的路,而她却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走,不知道还有多远,也不知道路的尽头是什么。
      一声短促的喇叭声让她蓦地回过头,看见玻璃窗慢慢摇下来,是裴墨阳。
      虽然他穿着一身休闲服,但还是透着一贯的优雅淡然,“微浅,上车。”
      “不了,我没什么事,我自己打车回去。”
      微浅摇摇头,今天看他一身休闲装,定是有活动,她今天太累,实在不想跟着去搅和。
      “我送你。”
      微浅望了一眼后面排起的长龙,也就不再坚持,快步上了车。
      “你今天不是上班吗?怎么会在这儿。”裴墨阳仿若随口问道,脸上有着淡淡的阴影。
      “喔。我们公司有个客户在这边,今天是过来谈案子的。”
      倏地想起上次的不欢而散,看他的样子,应该已经不生气了吧。
      “不顺利吗?”
      “还好,处理完了,以后都不用再过来了。”
      裴墨阳怔了一下,只微微点了点头。
      片刻后道:“那你回公司还是去哪儿?”
      “我想回家。”她想一个人清静一会儿,什么都不想。
      “既然你不回公司,就和我去球场吧,没别人,就你认识的那几个。”裴墨阳又说,“对了,那里有个师傅甜品做得很好。”
      微浅突然觉得裴墨阳记性很好。
      她依稀记得以前有一次她喝高了,拉着他大谈人生哲理,一直讲个不停,从庄子都讲到了泰戈尔,其实具体讲了什么她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后来他仿佛问了一句,那不开心的时候呢,不开心的时候要怎么办。
      她当时哪还有什么庄子,什么泰戈尔的境界啊,直接坦白交代,那就吃啊,吃甜点,吃冰淇凌,吃糖,反正什么甜就吃什么。还很认真告诉他,吃甜的东西的时候就觉得这世上什么都是好的。
      后来还说过什么她就真不记得了,只觉得相当丢脸,可裴墨阳一直记得。后来经常带她去些甜点做得很好的餐厅。
      她一开始想着自己那天的糗事,还很不好意思。后来发现裴墨阳带她去的地方甜点确实做得很好,再说自己最窘迫的时候他都见过,有什么大不了的,也就释然了。
      微浅微微犹豫了一下,道:“好吧。”
      车里阵阵暖气轻轻吹拂在她脸上,耳边传来一阵低沉而舒缓的音符,她经常在他车里听到这首歌,不禁问道,“这是什么歌?”
      “《queen of my heart》。”声音磁性而低沉,仿佛凝在空中,久久不散。
      远远地,微浅就看到裴墨阳那几个朋友,衣冠楚楚,站在哪儿都是人群的焦点。
      还没走近,就听到叶家老二叶轶峰嚷嚷:“是微浅啊,好久不见。你最近是不是特忙啊,不待见裴三就算了,连我们你都避而不见?真枉费我这么惦记你。”
      “微浅,你甭听他瞎扯,你看他身旁什么时候空闲过?”宋逸淳鄙视地睨了叶轶峰一眼,“也就某人,才一门心思地等你,裴三,你说是不是啊?”
      随即似笑非笑地向裴墨阳的方向瞥去。
      裴墨阳也不搭理他们,只对她说:“你别理他们。”
      想到他们平时就是这个调子,逮着机会就一帮人互损,微浅倒也不以为意,只是笑笑。
      “原来你就是微浅啊,听过多少次了,今天才总算见着。”
      微浅顺着声音望去,这才注意到这里还有一位她以前不曾见过的好看男子,他淡笑着说,“我叫宁景慎,是裴三一起玩到大的发小。”
      裴墨阳说:“他才回国不久,所以你以前没见过他。”
      微浅微笑这说:“你好。”
      微浅看着宁景慎的脸,突然想起一个词“艳若桃李”。虽然她也觉得这个比喻有点不伦不类,但确实找不到比这个更贴切的词。
      以前第一次见到裴墨阳的时候,就觉得这人星眼剑眉,气质优雅中带着冷清,笑容淡然自若,但不自觉透着一股子让女人趋之若鹜的危险气质,以为已是相当好看了。今日又见到这样一位脸庞艳若桃李的男人,才觉得自己以前有点太少见多怪了。
      裴墨阳猛地敲了一下她的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就喜欢想些不着边际的东西。”
      微浅微囧,她的表情有这么明显吗?
      这时,一小女孩倏地蹦出来,冲她一笑,“微浅姐,是我,你还记得我吧?就是那天黑店里的那个。”
      黑店?微浅蓦地想起是那天在唐宋风格的餐厅里遇到过的小女孩。
      她觉得这小女孩蛮有意思的,刚想回答,就听到叶轶峰突然一脸厉色:“叶峄沐,你不在家好好呆着,跑这儿来干什么?”
      “我说二哥,你嚷嚷什么啊,我这次是光明正大来的。老妈说让你相亲你死活不去,一天就知道瞎混,让我来监视你的。”小女孩这次答得理直气壮。
      众人一阵大笑,叶轶峰脸色闪过一丝不自然,随即又摆出一副痞子状:“笑吧,你们就笑吧。你们以为自己就没这一天?不就是早晚的事嘛,不要说我今儿没提醒你们。”
      “那有什么啊?照你这进度,要跳进坟墓也是你先身先士卒啊,我们有什么好担心的啊?” 宋逸淳一脸笑容地盯着叶峄沐,“峄沐,我帮你出气了啊。”
      “那是,还是宋大哥最好。”叶峄沐笑容灿烂,“微浅姐,走,我们去餐厅吃甜点。让他们去打他们的球去,今天他们要打18洞,不拼个你死我活不会罢手,我们懒得坐在那儿无聊。裴三哥,我和微浅姐先走啦。”
      裴墨阳点点头,然后也向高尔夫球场的方向走去,裴墨阳和宁景慎走在前面。
      “就是她?”宁景慎脸上是完全的了然。
      “从美国回来,我一直以为是你一时冲动做的决定,没想到……”说到这里,他便不再说下去。
      “你应该知道,我从来不做后悔的事。”裴墨阳淡然说。
      “值得吗?”虽然答案已经很明了了,但他还是忍不住问。
      “没有值不值得,我只是做我觉得对的事。”
      裴墨阳看似云淡风轻的回答,只有宁景慎才明白,他当年是放弃了一个多么难得的机会,虽然他现在也很成功。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