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漫墨芳华

作者:晞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章

      第二天微浅早上梳头时,倏地发现脖子上的项链不见了,她怎么也回想不起来是在哪儿丢的,什么时候丢的,她几乎把这几天去过的所有地方都找遍了,可是依然没有找到。
      其实只是一条看起来很普通的白金细链,是顾祁南送给她的,上面套着一个镶钻白金戒子做掉坠,指环内壁刻着他们两个的名字缩写和日期。
      她无力地靠在床边,呆呆地坐着,不知过了多久,她象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倏地拉开房门就往外跑,也没管外面还下着雨。
      “怎么淋湿了?”裴墨阳打开房门,看了她一眼,眉头紧皱。
      她的衣服已经被打湿,冷得瑟瑟发抖。
      “裴墨阳,我的项链弄丢了,不能丢的……”她有些语无伦次地说。
      他拿浴巾的动作微微一滞。
      “我都找遍了,可还是找不到,它对我很重要……我之前到过你……”微浅急得边说边用手比划。
      他脸色骤然冷冽,眼眸覆上了一层浓浓的阴郁,“就一条破项链,你犯得着吗?是项链重要,还是送项链的人重要?”
      微浅茫然地望着他,好似并没有反应过来,眼神有些空洞。
      他的声音继续冷酷透顶,“季微浅,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她脸色一白,隔了好一会儿才低着头说:“对不起,打扰了……”
      她,只是以为还能找得到……
      “不准走,给我说清楚。” 他反手紧紧扣住她,满脸怒容,“你究竟要给我装傻到什么时候?”
      她惊慌失措:“不是的,我……”
      他眼眸中的暗涌越来越深:“季微浅,这么几年,我就一直顺着你,惯着你。你就真以为我没有心是不是?”
      她垂头,终究还是变成这样。
      “我对不起……”
      他冰冷地打断她:“不要和我说对不起。我想知道你究竟要逃避到什么时候?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你说啊……”
      裴墨阳突然扳过她的头,狠狠地吻了下去。仿佛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紧紧地箍住她的双臂,微浅死命地挣扎,可他越抱越紧,仿佛想把她揉进他的身体一样,任她怎么挣都挣不开。
      微浅蓦地没有了力气,一动不动地任由他抱着,可眼泪不住地往下掉。
      过了一会儿,裴墨阳仿若突然如梦初醒,骤然放开她。
      她倏地失去支撑,身子一下滑到地上,她紧紧抱着膝盖,没有声音,只是肩膀抖动地厉害。
      他们谁也不说话,就这么僵持着,裴墨阳嘴唇紧抿,脸色冷沉地靠在墙边。
      抬起头,他望着她瑟瑟发抖的身体,一股熟悉的无力感倏地蔓延开来,他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意,走过去抱起她就向屋里走去。
      给她倒了一杯水,拿了感冒药,然后找来了干净衣服,放在她旁边。
      她微抬起头,脸色已一片平静,“我……要走了。”
      刚走到门边,她的手被裴墨阳从后面拉住。很冷,她没转过头,只是站着。
      “不要走,外面还在下雨。”
      他拧开门把,语气有些疲惫的干涩,“季微浅,只有你,竟能这么折磨我。”
      砰的一声关门声,诺大的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个人。
      回到工作的城市,就这样又过了几天,天气一直阴沉沉的,风很大,走在路上只觉得脸都被刮得生生得疼。
      微浅刚走进公司就被秘书叫到经理室,还以为是老总还要为上次华宇的case对她严词厉色地教训一通。可一进门就看到老总红光满面,笑容和蔼。
      对她更是大加赞赏,说什么她对工作兢兢业业,毫不气馁的精神值得同事们学习之类的,弄得微浅一头雾水。
      她实在忍不住问:“经理,我可以问一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哎哟,你看我,高兴得都忘了告诉你了。华宇打电话过来说同意用我们公司的案子了,还指定你为我们这边的负责人和他们接洽。多亏了你呀,小季……”
      后来经理还说了什么,微浅完全没听进去。
      她不明白为什么顾祁南会突然同意用他们公司,她也决定不再去想,反正也想不明白,工作就是工作,只要尽力完成就行。
      下班之后微浅一个人在商场逛,本来想买点东西就直接坐公交回家,可是叶峄沐打电话过来邀她过去玩,她一点也不想去。尤其是经过了上次的事情,她根本就不知道现在该怎么面对裴墨阳,只好说自己身体不舒服。
      本来以为逃过一劫,结果非常不幸地一出门就碰到宋逸淳硬要拉着她,委实推不了,只能上了车。
      车上,宋逸淳有一搭没一搭得和她闲聊,她也就随口应和。从小时候裴墨阳和他打架抢玩具,一直讲到和裴墨阳在国外读书时争全额奖学金的事。
      “你说他读书时是拿全额奖学金?”
      微浅略微诧异,知道他很优秀,但是不知道他这么厉害,直到现在她才知道裴墨阳拿的是普林斯顿的物理和金融双硕士学位。
      “嗯,”宋逸淳笑笑,仿佛陷入回忆中,“这小子从小成绩就非常好,拿过的数学和物理竞赛的奖项不计其数。以前教他的老师都把他当成宝一样,都说他是个数学天才,还指望他以后做个向华罗庚看齐的数学家,好为国争光呢。谁知道那小子偏偏不按理出牌,最后选了物理和金融专业,你不知道他的这个决定让教过他的一竿子老教授有多失望。你别看他总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那是因为他从小做什么事情都能轻而易举地做好。一直以来,只要是他认定的人和事,他比谁都认真。”
      宋逸淳仿佛意有所指地看了她一眼,边开车边继续说:“小时候我们家离得很近,那时经常一起玩,也不知道干了多少坏事。有一次我家请客,我带着他们几个悄悄溜进我爸的书房。那个书房平时都是不许进的,因为我爸平时很喜欢收藏名家字画,尤其喜欢齐白石和张大千的作品,当个宝贝似的,他一生的收藏基本上都放在里面了。我那时就知道玩,哪管那么多呀,我们就在里面玩起了大围剿,结果我一不留神把墙上的一幅齐白石的山水画戳了一个洞。你是不知道我爸,平时打我就象对付阶级敌人一样,从来不留情。那次把他脸都气绿了,拔下皮带就要抽我,我妈拦都拦不住,我也准备着自首认罪,可裴三就那样一声不吭地把这事扛下来了,他爸当时狠狠地抽了他一顿,弄得他全身上下都是青一块儿紫一块儿的。为这事裴老爷子知道后立马大发雷霆,当场就摔了桌上的一个青花瓷器,很久都不理他爸,可他硬是吭都不吭一声。我妹到现在都还记着这事,经常拿这事数落我没有裴三仗义。”
      宋逸淳点燃一根烟,又说:“这些年来,他纵横商场,雷厉风行,谁不知道他?这小子就是一只狐狸,他是最懂得如何在最佳的时刻给对方致命的一击,让别人缴械投降的同时,还要对他心怀感激。可偏偏对你,完全没有了在商场上冷静凌厉的作风,都这么几年了,你们还在原地打转。你们倒是老生坐定,但是晾着我们在一旁干着急,都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
      随即点了一支烟,又说:“裴三和我们不同,声色犬马这些虚的玩意儿他向来不沾。这么几年来除了你,就没看到过其他人出现在他身边过。倒是前段时间叶家老二那混蛋小子乱出的馊主意,让他逢场作戏找个女人来激激你,没准儿你就豁然开朗了。最后到底怎么着我不知道,但是你不会是因为这事误会什么了吧?”
      “没有。”微浅一阵沉默后,半晌才道:“宋大哥,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宋逸淳轻轻叹了口气,“我只是希望你能明白该怎么做,很多选择都在你一念之间。结束或是开始,你都应该做个决定。”
      微浅短暂沉默后,终点点头:“我明白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