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漫墨芳华

作者:晞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当地某个颇为出名的欧式餐厅内,美酒佳肴的香味正随着优美的钢琴声,浸透着每一寸空气。
      微浅漫不经心地搅动着面前的咖啡,眼神无意识地扫过周围男女,只见他们个个举止优雅,穿着得体。
      再瞧瞧自己的穿着,绝对算是里面的异类了。
      她身上套的是一件颇为宽松黑色休闲毛衣外套,下面则是一条普通的牛仔裤,怎么看都象是个还没出社会的大学生,和这里的职场精英们相去甚远啊。
      她第N次忍不住想,要是早知道是秦怡的奸计,她绝对不会来这里。
      那丫头居然骗她一起吃饭,结果等她手忙脚乱地赶到这里时,却看到的是对面这位男士。
      好吧,明天再和她算账。
      不一会儿,服务员开始上菜。
      虽然品相十分精美,但是怎么看,都觉得更适合观赏,丝毫引不起她的食欲。
      望着眼前一道道精致的菜肴,她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往嘴里喂,思维也顿时有些飘散开来。
      想起那会儿读大学的时候,经常拉着顾祁南凑在学校附近的小餐馆里吃火锅,味道地道又实惠,有时候稍来晚点就没位子了,老板只得殷勤地在露天坝多搭几张桌子。
      热腾腾的麻辣汤底熬得唰唰得响,连空气里都弥漫着辣椒的呛味,常常把人熏得连连咳嗽,可就是觉得很香。
      顾祁南以前常说她,每次看到与辣椒相关的食物,就象猫见到老鼠,两眼放光,必除之而后快,那时候他总会在一旁帮她夹菜。
      周彤彤有次看到她堆得跟小山似的碗,忍不住摇头说,顾帅哥,其实你还兼职当养猪员吧?
      随即又无比嫉妒地望着她感叹道,但是,不得不承认,真是一只让人嫉妒的猪啊。
      顾祁南听后还挺认真的思考了片刻,然后纠正说,应该是猫吧,充其量只是比较象猪而已。
      微浅大窘,仰头问,那你说,到底是喜欢猪还是喜欢猫?
      顾祁南嘴角挑起一道好看的弧度,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都不喜欢,我只喜欢我自己养的那只。绝对的珍稀品种,仅此一只,绝无雷同。
      这还差不多。她点头,甜甜的感觉在心底慢慢泛开。
      恍然回过神来时,她略微摇头。
      久到都快忘记的事,突然想起来的时候,却是异常清晰。
      也许确实象秦怡说的,当一个人时常回忆起往事的时候,不是真的傻了就是真的老了。
      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她的眼眸渐渐黯淡。
      “微浅……”对面的男声蓦然响起,带着点不确定的质问语气,“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嗯嗯嗯,明白。黄先生,你请继续,我听着呢。”她的表情是百分百的诚恳,让人完全没理由怀疑她其实早就神游太虚了。
      黄先生点头,很是欣慰地继续讲他的辉煌创业史。
      显然以他的滔滔不绝的气势,她是很难插上话的。
      于是她索性继续假装在认真聆听,还时不时像模像样的点头微笑,以配合她无比认真的表情。以前周彤彤就常说,她其实很有做坏事的慧根。
      片刻间天空已乌云密布,路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少,她的思绪也随着那些或匆忙,或心事重重的人群飘向很远……
      这是她多年的习惯,她向来习惯在喧嚣的人群里,静静地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所以也常常发呆。
      那时,顾祁南总会突然一个暴栗敲在她的额头上,然后极其无奈地说,要是你把发呆的时间拿来背英语单词,六级早就过了。
      她当时还极其无赖地说,那如果我把发呆的时间拿来想你,你是不是帮我过六级?
      已经不记得他是怎么回答的,但是还一直记得他当时漆黑明亮的双眸。
      只是没想到她居然一语成谶,在那以后的岁月里,这个名字象烙印一样深深地烙在她的心口上,无法忘记,更不能抹去。
      可每次从回忆的旋涡中扯回身来时,却早已遍体鳞伤,只是一味地痛,连呼吸都硬生生的痛。这种锥心刺骨的痛,一辈子都无法忘却。
      很多时候,她都觉得命运就象一出排好的戏,写出了开头,更决定了结局。不管再怎么挣扎,有些东西也永远无法改变。
      她轻轻抚上杯子,手心尽是冰凉。
      再回过神来,对面的黄先生还在继续滔滔不绝,一脸的兴致高昂。
      “……所以呀,微浅,我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我有房有车,在许多领域也有些小投资,不是我自夸,以我的条件,年轻有为虽不敢当,但也算是小有成就。我们要是在一起,我完全可以给你丰裕的生活条件,我们……”
      等等,这是什么情况?微浅有点呆住。
      “黄先生,”实在忍不住打断了他,“所以,我没误会吧?你是在和我……”表白?
      呃……她眉头微蹙。
      他们貌似只是因为业务的关系见过几次面,她甚至连他叫什么名字都记不起了,现在却很诡异地坐在这里,听他已经发展到“在一起”这么深层次的境界。
      她有些无语凝噎,现实确实是在杯具中充满了洗具呀!
      “嗯,当然。其实从第一次看到你,我就对你很有好感,”黄先生继续说,“我说了那么多只是想表明我是很认真的。我们年纪都不小了,我这个人也比较务实,所以直接就开门见山了,也不象时下那些小男生还要来来回回地兜圈子,这个希望你理解。所以微浅,我希望我们的交往是以结婚为前提的,至于婚后我想……。”
      “等等,”这么快就进展到婚后了?
      她感到啼笑皆非,太阳穴隐隐作痛,暗叹秦怡还真会给她找麻烦。
      “黄先生,可以冒昧问一下,你喜欢我什么?”
      “啊?……”他显然有点措手不及,一时不能做出反应。
      “黄先生是我们业界的青年才俊,才能出众,众所周知,不过……”
      客气之后,她还得一针见血才行,尤其是在他已经一厢情愿地进展到“婚后”了,这速度真是堪比神舟七号啊。
      她继续说:“我们只见过几面,也许你并不了解我,我远远不如你想象中好。相信以黄先生的条件,配得上更优秀的女人。我……”
      不经意的瞄了一眼前方,她突然脊背一僵。万万没想到,在这里,居然会遇到顾祁南。
      即便是远远的隔桌对视,她依然能够感受到他眼中彻骨的寒冷。
      他左嘴角微微挑起,却尽是冷漠讥讽。
      她很没骨气地垂下头,心下一阵慌乱。
      “哪里?虽然我们只见过几面,但是我真的觉得你很好,我们……”
      “黄先生,”她打断他,握着皮包的手紧了紧,“我……不好意思啊,我想我们并不适合。”
      她急急站起身,“谢谢你的晚餐,我有点急事,就先走一步了,再见。”
      片刻后,她已经站在这条灯火通明的街道上了。
      她低头苦笑,季微浅,你还真不是一般的没用。
      她抱紧双臂,没想到初秋的夜竟这么寒冷,身体一片冰凉,她忍不住微微颤抖。
      “微浅,你等等,”没走几步,急促的叫喊声越来越近,她转过身。
      “微浅,不好意思,可能我之前有点唐突,吓着你了,但是我是真的觉得我们很适合。可能你现在对我还不是很了解,但是我们可以慢慢试着了解对方。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你知道我是认真的,也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
      她怔怔地望着眼前这张无比诚恳的脸,蓦然和记忆中的画面重叠起来。
      微浅,再过几天我就带你回家……
      他磁性的声音仿佛还犹言在耳,可是她却先逃了。
      视线突然凝聚在前方那抹越来越清晰的身影上,越来越近,一如既往的挺拔俊朗。
      要逃吗?可是要逃到哪里去?脚下的步子怎么也移不开。
      只能直直地看着他走过来,从模糊到棱角分明,然后隔着几步的距离,他经过她身旁,再渐渐远离她的视线……
      果然,他连擦身而过的机会都不给她。
      也许这样是最好的,她默然低头。
      “你何必浪费时间?对一个根本没心的女人,你做什么都是白费力气。”他清冷的嗓音在身后响起。
      除了冷漠,再无其它。
      “等等……师兄,走那么快干嘛?合同你还没拿……”一个女孩急急地从她旁边跑过。
      没心么?她怔怔地望着远方,天空飘起了蒙蒙细雨。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4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