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夜叉同人之与小狗的二三事

作者:竹柴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那被圈养的日子(中)

      跟小狗一起生活的日子是单调的,甚至是无聊的,因为大神都是高不可攀的,所以像我这种小老百姓自然就与他没什么共同语言了。
      反而是邪见,我跟他还比较有话说,因为他同为小老百姓。
      尽管他以为他是大神的手下。
      当然,就算他是,他也还是小老百姓,还是一个狗腿的小老百姓。
      说他“狗腿”那是很适合的,本来小狗的种类在那儿……
      回到正题。和小狗在一起过了有一个星期左右了,可是讲的话却不超过10句,并且还都是重复的,就算不是重复的,那大意也差不多。
      而且可以这么说,在我和小狗一起后,我的生活条件更差了……吃不饱就算了,他还老是漫无目的的乱逛,今天走东明天走西,我不知道是他方向感有问题,还是我们家奈落在不停的换老巢。
      我真的很想问他:小狗,你是在划地盘吗?怎么不见你在树角嘘嘘嘞?
      其实我在小狗面前,还是非常老实的,小心翼翼的深怕行差踏错踩到这大神的“尾巴”,把我扫地出门。
      我不知道是我多心还是怎么,有好几次我都好像看到在我做一些类似于翻白眼的动作之后,小狗都会用一种复杂的眼神扫过我受惊的小脸,搞得我都不知道是不是被揪住了什么小辫子。
      不过我深信,咱就是一名专业的演员。
      这天,我们一行人兽,在一片不知名的森林外围处歇息,在阿哞背上坐了大半天,屁股有些承受不住,便下来活动活动。
      这个时候,我一个“不小心”就听到邪见和杀生丸的对话。
      想到大神的耳力惊人,我没有靠的很近,虚虚实实的听不清楚,大致内容是邪见在一边一副卑微的样子询问小狗,是否要再去找谁谁谁铸刀。
      “找到了他也不会妥协吧。”
      顺着风声我听到小狗的回答,声音清冽,听不出什么情绪。
      铸刀?莫非是那个骑牛的战国版张果老?好像叫什么“刀刀”什么的。
      唉~没办法,我对不美的事物通常都没什么记忆力……不过小狗求刀被拒的事情,我好想有点印象。
      当时看原著的时候还在想,这孩子也忒实成了,人家说同意就信了,也不考虑一下可靠不可靠啊,也不想想,有刀是用爪子铸的,有用牙齿铸的,但是没见过用空气铸的吧?
      是,也是有纯铁铸的,但是以他当时想要一把可以超越铁碎牙的刀的那种心情,怎么样也该拔他两颗牙齿才能做得出一把好的妖刀啊。
      啧,所以说,这还是他太单纯。
      接下来就是邪见又在一旁自说自话的吹捧着小狗的话,我就没兴趣听了,走回阿哞身边抚摸着它。
      我最近和阿哞的感情非常的好,多亏了我平时有空就帮它锤锤,有空就帮它理理鬃毛,还时不时找点好吃的和他它分着吃。
      恐怕它现在和我的感情,多过和邪见的感情吧?
      一会儿,邪见和小狗谈完话之后也走过来,停驻我和阿哞的身边享受这平静的时刻。
      我想着之前邪见那弯腰驼背的狗腿样,不由自主的悄悄移动到他身边,在他耳边小声道:“龟公。”
      “嗯?”邪见吃惊的扭过脑袋看着我,“你说什么?”
      小狗也低下头看着我们两个小不点,我立刻露出灿烂天真的笑容:“没有啊,没有说什么啊。”
      看小狗移开目光后,我才又凑到邪见耳朵边重复:“我说,龟~公。”
      邪见好像明白我不想让小狗听见的想法,也小声的问到:“龟公?是什么意思?”
      “呵。”我轻笑一声,耐心解释:“龟公啊……就是形容一个人很英俊的意思啊,我刚刚看你和杀生丸大人商量大事的样子,真的好符合这个词语,就夸赞你啊。”说完还笑眯眯的点点头。
      “真的?”邪见吃了一惊,面露喜色,有些不好意思的扭捏回答:“虽然是事实,也不能说的这么直接啊。”然后又是一副崇拜的眼神看了一眼小狗:“而且在杀生丸大人的面前,我的优秀就太微不足道了!”
      我一边憋住想捧腹大笑的想法,一边不停的点头。
      小狗又再回过头来,认真的看着我们两人,邪见一看他的这个表情,立刻上前解释到:“杀生丸大人,我们在说您的英勇无比和高贵优雅,简直就像龟公一样啊!”
      !!!!!!!!!!
      刚刚还灿烂得像朵花儿一样的笑容立刻僵在脸上,我整个人好像被一个旱雷给劈中一般。
      心中颤颤微微的想:邪见啊邪见,你还真是胆儿给养肥了啊!你居然敢叫大神杀生丸龟公?!你,你真是不错……
      小狗扫了一眼邪见,然后看着我,表情似乎是在让我解释一下这个词语的来历。
      佛曰不可说不能说,打~死都不许说!
      我干笑了两声,不予以作答,转过身子手忙脚乱的往阿哞的嘴里塞草,引起它的不满,将两颗大脑袋左右摇摆的想要甩脱我强制性的胡吃海塞。
      “铃。”
      “……”
      “不饿的话,走了。”
      “啊?”我一听,立刻丢掉手里的东西,双手齐舞:“不不不不,我……”
      “邪见。”
      说完,又给了我一个华丽丽的背影…………
      腹黑啊!他虽然不知道真正的意思是什么,但是好像明白这应该不是什么好词儿,所以故意让我不能找东西吃!天~啊!这是红果果的报复啊!!
      果然,他不是个省油的灯……我那单纯可爱的小正太—阳一啊!
      
      所以说,不是只有女人是惹不得的,男人也一样,尤其是小气的男人。
      比如现在这正站在山坡上看着天空这个男人。
      我趴在阿哞身上,一手托腮,两只脚来回上下的拍打着,就当是帮阿哞做个“马杀鸡”吧,顺带还可以掩饰我在对着远处的美男打望的无耻行为。
      杀生丸,真的长得好好看。
      这句话虽然有些小白,却是很真实的一句话。
      这段时间和他一起生活,虽然连他的衣角都没有碰到过,但是也可以近距离的观察到,他的脸型非常的漂亮,双目狭长,眼神慵懒透着一股锐利,再加上他的动作永远都是那么不缓不急的,行为举止隐隐透露出一股优雅的味道。唔~真真像是一个王子一般……
      只不过王子是不长尾巴的,王子也不会这么自闭的。
      
      我放下被脑袋压酸的手,朝坐在阿哞脚边的邪见招呼到:“邪见。”
      邪见侧头吊着眼角鄙视了我一眼,又垂下去假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