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如果我们未相爱,我们的生活会不会更好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金赫轩,天钰 ┃ 配角:杜威,刘淼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对你最深刻的回忆

立意:一个梦

  总点击数: 39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1 文章积分:71,148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悲剧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6649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荣誉: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本文作者建议18岁以上读者观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如果我们未相爱

作者:奶糖加布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那一年是我在组织的第三年,我22岁,是老大手下的一名“员工”,那一次我的任务是保护一位在圈内很出名的大佬,坐拥百亿身家,最重要的是,他是老大的旧情人,我没想到这个任务会落在我身上。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天钰,老大给我起的名字,00年生人,三年前父母死于非命,是老大给我的父母安顿了身后事,他对我有恩。我的男主角叫金赫轩99年生人,他老大和我老大斗了十几年了,到现在也分出个胜负,他是他们组织的王牌,加入组织5年,干的就是收钱办事的买卖,他和他老大更像是合作关系,和我们比起来少了几分人情味。按理说我们两个这辈子也不会有什么交情,可是我却真真切切的爱上了一个实打实的对手。
      那位大佬叫顾青,我第一次见到雇主是在医院,同病房内住着一对老夫妻,虽然看着就和蔼可亲,但是做我们这一行的什么都得小心。没有雇主的吩咐,我没有权利给他换房间,就这样,我第一次保护一个随时可能有危险的任务。老大一个电话让我回总部去开会,我骑上我心爱的小黑,一路风驰电掣,在老大那里得知,我的任务时间就是直到大佬出院,这好办。回医院的路上我i看到了对面组织的人,上楼时和疾跑似的,但是最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雇主不见了,但是他那件常穿的黑色西服还挂在床位得衣架上,他什么都没拿走,只是人不见了,我询问那对老夫妻,他们说我的大佬已经出院了,这是万万不可能的,她上午刚从抢救室出来。那一刻我慌了,不顾护士的阻拦,走廊里都是我奔跑的身影,我看见他被推出了医院门口,给老大打电话,不出所料咆哮的声音充斥着我的耳膜——我把任务搞砸了。
      老大赶紧派人来帮我,我看见杜威的时候,他一身皮衣显得格格不入,他是老大的王牌,看来老大是真的生气了,杜威开着他的红色宝马,有些骚气。我骑着我的黑色摩托,英姿飒爽,小黑跟了我三年,我们是彼此最好的搭档。3小时后,我们找到了大佬,在荒郊的水泥管子里,只不过是尸体了,老大没有责骂我,而是去查了医院的监控,监控中的我跑的极快,步子很大,神情很着急可能老大就是看到了我的努力所以才没怪我吧,只是他给了我一个新的任务——血债血偿,戴罪立功。那就意味着,我要和金赫轩正面交手了。他的确很帅,185的身高比我高了20cm,身材练得很不错,宽肩长腿,一看就不是我能对付的,和他打一架,我绝对没有胜算,但是我必须干掉他,那么我能用的就只有情理和暗杀了。
      杜威看我可怜决定帮我,他叫来了比我们小几岁的刘淼,她从前是跟着金赫轩的,他一定能把他约出来。两天后,我们坐在包厢里,圆桌上依次是金赫轩我杜威和刘淼,只不过我挨着金赫轩明显更近罢了。他穿着黑色的牛仔服夹克,梳着个最近很流行的摩根烫短碎盖,显得年轻了一些,皮笑肉不笑的本事展现的淋漓尽致,这倒是正符合我们的局面,两个组织表面上看着平静却暗藏波涛。这次任务最难得地方就是既要维护住两个组织的颜面,也必须干掉他,500米外的一栋居民楼铺上,我们的狙击手正在做准备,快要射击的时候,我接到了老大的电话,他老人家啊的意思是尽量伪装成意外,不想和对面组织正面发生冲突,所以我们把□□子弹改成了火焰弹。金赫轩可能是发现了什么,一直在动,狙击手没办法锁定目标,我那一刻也是喝出去了,我知道自己的脸蛋,我壮着胆子拉起了金赫轩的手“轩哥,我会看手相,我给你看看呗”一边说一边给他抛媚眼,金赫轩笑了,笑得真好看,手没缩回去还想我这边靠近了一些,在我的耳边问“天钰小姐,你说这个房间要是起火了,我在这房间里布置的炸弹多久能爆炸你”说不慌那是不可能的,我赶紧给杜威使眼色,说着手还向金赫轩的腹肌伸去,掀开他的外套,售出碰到那件事的肌肉,我还是去的往他怀里靠了靠,金赫轩的耳尖红了,原来他的从容不迫也是装的,我的脸也没好到哪去。我在金赫轩看不到的地方不停的给杜威使眼色,这货好像没看明白,就在我马上要发火的时候,金赫轩突然抓住我那只放在她腹肌上的手,低下头与我四目相对,那一刻我也以为他要亲吻我,还没等我的大脑转弯,砰的一声,房间着火了,弹药擦着金赫轩的头发飞过去的,打在了墙上,房间瞬间燃起了大火。杜威和刘淼跑得那叫一个快,金赫轩也向门口跑去,就我一个人和小丑一样往大火里跑,我也不想的,但是房间起火那头的柜子上是我的项链,爸妈留给我的唯一遗物。金赫轩又跑了回来大声质问我“怎么,想杀我没啥成你要自杀吗?”我赶紧否认“我东西在里面”“社么东西比命还重要.”大火中的我没理他,含着泪拿到了项链,金赫轩蒙德拉起我原来是房梁塌了。
      过了一个小时后,我好像想起来一件事,他没在房间里放炸弹,他是骗我的,我的天,他刷我。我突然发现我手里的项链只剩下一条绳子了,我的玉坠不见了。杜威和刘淼住在了一件房间,老大要和他们两个谈话。酒店只剩下最后一间房间了,我就不情不愿的和金赫轩住在了一起,因为玉坠丢了,我现在一脸郁闷的坐在床上,金赫轩却洗完了澡从浴室走了出来,虽然我是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但我这时也犯了花痴,不是我看没出息,是金赫轩真的很帅。他笑着开口而问我“有那么好看吗“我回怼他”你不怕我杀了你“他毫不在意的躺下了,那一刻我更紧张了,跟着老大这几年我一直在执行任务,对那女知青丝毫不了解,现在除了羞涩更多的是紧张,在我正要摆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的时候,他低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是你的东西吗?“我闻声看去,是我的玉坠。我站起身一只腿跪在床上就要去抢,只是我高估了自己了,玉坠没想到,还一头栽进了人家的怀里,作为一名合格的”员工“我现在的样子更像是冒充的,可能金赫轩也没想到我能”投怀送抱‘在惊讶的同时把玉坠紧紧的握在手里,我这一刻拔出了腰间的刀,同时起身恼羞成怒的想杀了他,金赫轩开口了“你别忘了,不许结交私仇,这是岛上的规矩。”没错,老大肯定有新的计策我不能杀他,我默默的将匕首插回腰间“把我的东西还给我。”“你的东西,你叫他一声他答应吗?”我又忍不住出言嘲讽“堂堂组织王牌,原来不过是个痞小子,你们老板要是知道你这么的玩世不恭不好吧?”我的激将法对他来说一点用都没有,他一句话就拿捏住了我“好啊,你去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我现在就把这个扔出去。”说着他站起身走线窗边,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和他动手,狭小的房间压根伸展不开,最后就是我们两个都摔在了床上,开始和小孩打架一样的去强一样东西,金赫轩凭借自己的体格子把我压在床上,抓着我的手,一只手摸索着玉坠“平安扣,意义很重呀?”我起身想再和他大战三百回合,他却说“别着急和我打,反正你也打不过我,你心里也清楚。这样吧,我今天救了你一命又捡到了你的东西,你陪我睡一觉我就还给你,怎么样?’”我当然是不愿意,用膝盖去踢她的背却被压得死死的,他晃动手里的东西,“要么你答应我要么我顺窗户扔出去,挑一个吧。”虽然老大从来不管我们之间的私事,但是这个人,我越想越难受,想的我头疼,我的第一次,我想到这里莫名有些委屈,本就未经世事对这档子事产生的恐惧在那一刻被无限放大。我在清白和玉坠之间犹豫,还是松了口“我答应”金赫轩坐在了床上,把玉坠放到了他那边床头柜的抽屉里,还上了锁“这样公平吧,我这个人说话算数。”我脱下了鞋子,放到了一边,开始脱外套,却被制止了,我以为他良心发现,却没想到他说“去洗个澡,刚打完架身上都是汗,浪漫一点行不行?”□□裸的嫌弃让我脑子一蒙有些反应不过来,“哦”了一声就去洗澡,脱衣服的时候看见了老大发来的信息“杀金赫轩的任务先暂停,你最近也辛苦了,给u你休息三天。”我深呼一口气,开始洗澡,洗完澡我又全副武装的走出了浴室,只是外套没拿。坐在床上看杂志的金赫轩笑出了声,我又羞又生气,大声质问“你笑什么?”他收了收笑问“你这衣服是等我给你脱呢吗?”我无奈的拔出了身上的刀还有枪,摘了护腕和皮带,脱了内搭和长裤,我解开了发绳,头发从高高的马尾变成了披肩散发,吹在腰间,其实我事想让头发为我遮挡一些。金赫轩温柔的叫我“钰钰,过来。“我没吭声走过去坐下。他用智能电视播放了一首音乐,那音乐我没听过叫不出名字,我们两个都没说话,我结结巴巴的问他”你放歌干啥?“我抬头看见他的眼睛正紧紧的盯着我”怕你害羞“随即便吻了过来,我嘴巴闭的紧紧的,他停了下来,我猛地推开他。“怎么了钰钰?”“我,我衣服还没脱完”“一会我给你脱,别紧紧闭着嘴了,张开点好不好?”我鬼使神差的听了他的话,他灵活的舌头伸了进来,这是我的初吻.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安安静静的看着他,她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近在咫尺还在抖动,可能是他发现了什么,缓缓睁开了眼睛,我看着他的眼睛,他看着我的眼睛。她突然笑出声来,随即也和我分开“你看着我干什么?”“你,你笑什么?”他有些玩味的说“你不会是第一次和人亲嘴吧?”他这句话可真是捅了我的命格,我低下头不在和他说话,脸上是什么表情我也不太清楚,但一定不好看。他突然严肃了一些“真的假的”我还是不说话,他一只手托起我的下巴,指尖在我的眼下,他的手热乎乎的,他的眼神也是热乎乎的,我不愿与他对视,却听见他好似命令般的开口“看着我”我抬眼看他,她的神情有些紧张,我心里一份窃喜‘让你也尝尝紧张是什么滋味’他又亲了上来,不像刚才那么着急,还有些迟疑,可能是见我没躲才开始了下一步的动作。
      第二天一早,我睁开眼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不过早上五点钟左右,金赫轩还睡着,很自然的把我搂在怀里,可是我却十分不自然。推了推他还搂着我的胳膊,推不动,我想钻出这份难得的舒适和温暖,但是腰间的酸疼却让我放弃了这个想法,可能是刚才反应过大吵醒了金赫轩,处于我们这行的本能,他猛地睁开眼,一脸的戒备,他这样子也吓了我一跳,把手里的玉坠抓得更紧了。他坐起来看了看我,又开始笑,我现在一看见他那副表情就浑身不自在,可能真的是有些害怕了,又往被子里缩了缩。脑子里闪过一段又一段记忆,一句又一句甜言蜜语。“难受就告诉我……饿不饿,要不要喝水……乖”我的脑子就要炸了,现在就想飞奔回家,无奈脸皮薄,有这么个东西紧紧的盯着我我连动都不敢动。我躲在被子里不敢出来,过了一两分钟,我就听到了洗手间开关门的声音,我坐起身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准备跑路。“凑”我难得爆粗口,可是这个家伙却把我的衣服都那进了洗手间。我坐在床上对他喊“欸,你那我衣服干嘛?”“衣服脏了,我给你洗洗,给你准备了干净的衣服在床头柜里。”她回答得很快看来就是在等我问他要衣服。我拿出那条粉粉嫩嫩的碎花裙的时候我是蒙的,长这么大上次穿这样的裙子还是三年前,但是我也不能就这样,不过这衣服真的很好看,我站在镜子前面臭美,背对着洗手间的门。洗手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但是水声却没停,他和昨天一样裹了一件浴袍就出来了,我对他还是有戒备心的,刚要转过去就被他制止了。他,他在给我梳头发,我慌的一批,惊讶的盯着镜子,连眨眼都忘了。我看见他给我扎了一个很好看的头发,还带了几个小卡子,和裙子的风格一样可可爱爱。他将我转了过来,把手机递给了我“手机号我存完了,要么你打给我,要么我打给你。”我的手机没有密码锁为了平时方便,也没有微信什么的社交软件,平时和老大他们联系也是用电话。他随即搂着我的头发在我额头上亲了一口,问我“要和我一起吃早饭吗?”我摇摇头,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们之间一直离得很近,我我都能感受到她身上的热气“你的东西都在门后挂着的那个包里,注意安全,最近尽量不要剧烈活动,回去好好吃早饭”我点了点头,并不是我不想说话,实在是嗓子疼懒得说话。他摸了摸我的头“想走就去吧。”我拿上了那个一看就是和裙子很搭的温柔风格的包,那个包我见过,是现在我们这么大的小姑娘都喜欢的款式,但是我第一次背,出门前我回头看了他一眼,他躺在床上,看不清脸。迎着早晨阳光的升起,我踩着他准备的黑色小皮鞋离开了。
      那一天我们都没有再联系,第二天我刚起床就收到了那个人的信息“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我没回。过了五分钟,他又发了一条“腰还疼吗?”我还是没回。过了十分钟,这次我收到的不是信息而是电话,我正在等着外卖,被电话声吵的整个人都精神了,我接了电话,迷迷糊糊的说了声‘喂’那边迟疑了两三秒“刚醒?”“没有”“看见我给你发的信息了吗”“看见了”“看见了不回?”“不想回”“你这是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我实在是不想和他白费口舌又补了一句“有事吗,没事我挂了。”我不想见到他还有一个原因,在我们分开的26个小时里,我有23个小时都在想他,包括做梦。我,我不能喜欢上一个人。对面没有声音,我刚想挂电话,就听见他那头低沉地说“给我开门”我一愣“开什么门”敲门声响了我才知道他让我敲什么门。等我见到我的外卖的时候早就凉了,我累的睡过去,脑子里还不停的旋转着她的声音“我想你……我好想你……我们在一起吧好不好?”我醒来的时候只记得我好像昏昏沉沉的回了一句“好”金赫轩在我家住了四天,在第二天的时候我就和老大商量能不能续假两天,他竟然同意了,这次电话可能我们都没想到会直接影响我未来的计划。“天钰啊,你就放心休息把,这三年你的假期可以忽略为零,就连你去年为我挡枪子那次都没好好休息。老大知道你一直觉得我对你有恩,但是你也救过我的命,咱俩之间没有什么谁高谁低,身体是自己的好好养着。”如果老大不这么说我可能这辈子都觉得我应该报答她,但是现在我们之间的情分好像没有那么大的偏差了。
      和金赫轩在一起的这两年里,老大和我的关系好像越来越平等了,给我的任务也少了一些,但是他是老大我是“员工”,我从来不敢忘本,而且我好像越来越离不开金赫轩了,我们的感情升温的很快,他对我一直是那样的的温柔,只有和他在一起我才觉得自己是个女孩子。我们两个现在是邻居,他想搬过来和我一起住,但是毕竟我们还是处于两个组织中。不知道为什么,我越来越讨厌这样的生活了,我感觉我很自私,我想和金赫轩私奔,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摆脱这任人摆布的生活。金赫轩看出了我的纠结,睡前拉着我的手和我说了好多话,我们也决定了,我们要私奔。
      那天是我们最后一次执行任务,那个箱子是两个组织的老大都想要得到的东西,换句话说这个东西是我们的保命符。金赫轩骑着他的“雷电“我们半夜出发就是为了隐人耳目,天快亮的时候,我们到了城市的郊区,这边的建筑风格特别的奇怪,居民楼整整齐齐,但是单元门一打开就是国道,我不明白金赫轩为什么会来着,在一处居民楼前,他停了下来,单元门前站着几个男人,和金赫轩好像差不多年纪,有说有笑的招呼他,我跟在金赫轩的身后,原来这里有他们偷藏的军火,金赫轩拿了几颗很小的炸弹安在了箱子上”这样更能保障咱们两个的安全。“我笑着看着他”你还想的挺周到的嘛”。他们在说着什么,我看见楼上的一户人家火急火燎的抱着个孩子往楼下跑,好像是孩子高烧不退,一家人急死了。孩子的妈妈和奶奶在楼道里等着孩子的爸爸去开车,我看着孩子皱着眉头和烧红的脸蛋,拿出口袋里还剩的不多的奶糖放在了他手里,他笑了还抓着我的手指呢。抱着孩子的中年妇女看着比我大不了几岁,她笑着问我“你这肚子几个月了?”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没怀孕呢,可能是吃胖了。那位大姐说:你这孩子一看就有福,上面那个是你男人吧?两口子长的都这么俊以后孩子也错不了。”孩子爸爸的催促打断了我们的对话,金赫轩从楼上下来问我“聊什么呢,那么开心。”没什么,我们走吧”我们刚出居民楼就被一群人围住了,我们的计划泡汤了。在道上,大家都知道的规矩,进了组织要是想走必须得付出点代价的,这代价可能只是丢了几根手指,或者就是丢了命。
      我醒来的时候在医院输着液,老大坐在我的床边,看我醒了,询问我要不要喝水身体还好吗一类的话,在他口中我得知我已经昏迷了三天了,还有三个让我震惊的事情,我怀孕了,金赫轩死了,我脖子上的项链是金赫轩留给我的遗产。我抱着肚子坐在病床上哭。老大说我“天钰啊,你糊涂啊。”我当时哭的不能自己,想起了当时劝金赫轩和我一起私奔的话“哥,我们不干这行了好不好……我想结婚嘛……我们逃吧。”老大说的没错,我的确糊涂,我被恋爱脑冲昏了头。过了一会我冷静了下来,道上的规矩不能坏,我问老大“老大,道上的规矩不能坏,我就求你能不能留我一条命,我想把孩子生下来,其他的任您发落。”老大叹了口气开口说“你跟了我这几年尽心尽力,我真舍不得为难你,走吧,咱们回去,按最轻的惩罚办吧,离开了组织要是有什么麻烦随时来找我。”手起刀落,我斩断了自己的左手无名指,反正那个地方也不会有他本来的意义了。
      我迷迷瞪瞪的擦了一把眼泪,睁开了眼睛,天还没完全亮,我看着睡在旁边的孩子,“和你爸爸长得还真像”三年过去了,轩哥,我又梦见你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