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中

作者:月*******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重现了那些过往

      他看着手心中的透明圆球,这时,记忆球洋溢着暗蓝色的光芒。
      那些收藏在哈利心底里不想再回忆起的事情浮现在球中,整个球体被深沉的颜色包裹着,仿佛传达着记忆主人那沉重的痛苦。
      哈利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脸色发白,瞪着的眼睛里满是悲痛。

      沉色的球体中浮现出一个精致的小男孩,模糊间,看见他正坐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
      黑暗的房间里就只有一片寂静,没有一丝光线。就像是堕入了永无止境的黑暗里,不论做什么都无法离开。
      男孩的身上满是伤痕,苍白的皮肤上面是一个个深浅不一的伤口,那是来自他的后母。
      房门猛地被用力打开,一个妖艳的女人走了进来,一边对男孩说着难听的话,一边拿他来出气。
      被打得不能动弹的男孩咬着嘴唇低声啜泣,女人没有理会他的痛苦,反而感到心情舒畅。就像是看到男孩的痛苦,就是她的快乐。
      那时男孩不懂她的意思,只知道这个名为母亲的人,一直都不喜欢自己。

      场景突然转换,圆球的颜色淡了一点,又渐渐加深起来。
      男孩被工干回来的父亲发现了,他心痛地把男孩抱了出去,离开了那个黑暗的房间。
      “我可怜的孩子,可怜的墨,没事了,爸爸就在这里,没事了。”
      那怜惜的语气曾让男孩感到无比安心。

      男孩原以为一切都会变得更好,只是他的后母却从来不肯放过他。

      每次父亲不在家的时候,他都会被后母狠狠地虐待,被打得混身是伤,痛得连一根手指也动不了。
      可是他却不能改变现状,因为他没有足够的能力,所以每次他都只能独自卷缩在房间里,无声地落泪,用泪水滋润那不能愈合的伤口。
      为什么是他?为什么只有他要受到这种对待?

      “你长得太像那个贱女人了,要怪就怪你那死去的母亲。”

      男孩开始学习冷静,他明白要是什么都不做,就改变不了一切。自此之后,他做任何事情都不会太过出色,也不会过于差劣,只求在得到力量之前过得安稳。
      他一边努力学习,一边接触公司的事情,事情进行得颇顺利,原本预计的困难都不难解决,一切好像也不是如他想像中的差。
      终于,他成功了。
      就在他二十岁生日的时候,他暗地里处理了那个可恶的女人。

      而在一切完结的那一天,他遇见了他那个素未谋面的大哥。
      大哥知道了他所做的一切,然而,在看见他的时候,只是温柔地抱着他。没有责骂,没有怨恨,这个温暖怀抱使他留恋不已。
      长大了的男孩落下了泪水,他知道,一切都会变得更好。
      可是......

      哈利捧着渐渐变成了淡橙色和深黑色混杂的球体,伸出另一只手拭去了滑下的泪水。
      明明已经决定了忘记那段黑暗的回忆,却还是被勾起,真是太糟糕了。哈利咬着唇,抓着圆球的手指用力得发白。

      “啧,原来我们那个大难不死的男孩是如此软弱,看了一点过往的回忆就受不了。”冰冷低沉的声音从哈利的前方而来。
      哈利慌张地抬起头,看见脸无表情的西弗勒斯正向着他走过来。
      “抱歉,教授。”哈利把圆球放到口袋里,再用手胡乱地在脸上抺了抺。

      西弗勒斯皱起了眉头,猛然伸手抓住了那乱抺的小手,却又在瞬间狠狠地把他推开了。
      亳无预备的哈利被西弗勒斯推倒在地上,他愕然地看着脸无表情的西弗勒斯。
      感到了腿上传来的疼痛,那委屈的感觉使他想到了刚才看到的回忆,让他不禁垂下头无声落泪。泪水掉落在地面上,似乎能听到水滴的声音。

      西弗勒斯顿时感到一阵烦闷,他怎会抓住了哈利的手。再者,跟对方的接触没有丝毫厌恶的感觉,但是却让他的心里不安起来。
      可是现在显然不是纠结这事的时候,跌坐在地上的哈利似乎在哭着,真是...该死的软弱。
      他紧握着拳头,眉头皱得更紧。
      当他看到哈利现在的样子,心里感到很不畅快,就像被人揪住了心脏一样,这种感觉使他感到很烦躁。
      而且一看到这张与某人有着相似轮廓的脸孔,便会不由得愤恨起来。那一个可恶的波特,那一个使他不幸的人,真的很让人厌恶。
      然而,那一双祖母绿的眼睛却仍然影响着他。每次看到这一双眼睛,都不能真的愤怒起来,就如中了魔咒一样。
      这几种心情在他的心里混合着,使他感到难以承受。

      他蹲在哈利身前,欲言又止地看向垂着头的哈利。他提起手紧捏着哈利的下巴强行地抬起,让他的脸孔能清楚被自己看见。
      这时的哈利把嘴唇咬得浮出血丝,脸孔异常的青白,一双绿眸充满了悲伤,流出了寂寞的泪水。

      西弗勒斯愣了一愣,心里一下子焦躁起来,脸上的表情显得更冷。
      在哈利的眼睛里,他看到了无尽的挣扎与那...一瞬间的绝望。
      他不了解怎么样的事情会让一个孩子感到绝望,只是他清楚的知道那是从心底里传来痛苦,因为他也曾经有过这样的眼神。
      西弗勒斯不由自主地放软了那扭曲的表情,另一只手不自然地为他拭去滑在颊旁的眼泪,冷漠的眸子里浮现出一点怜惜。
      绝望的滋味并不好受,他是清楚的明白。如今在他眼前的哈利亦有着同样的心情,刹那间,竟然让他有种找到了同伴的喜悦。

      哈利呆呆地望着柔和的西弗勒斯,这样的表情真的很使他感到怀念。他忍不住扑进了西弗勒斯的怀里,低声地啜泣。
      西弗勒斯的身体在被抱住的瞬间僵硬着,接着又放松下来。
      他犹豫地伸出手,举起了好一段时间,最后抱住了哈利,沉默地等待着。
      这个孩子很脆弱,脆弱得只是看到了过去就不能承受。他不能接受这种软弱,不应该有任何事物可以成为自己的弱点。只是,看着在自己怀里哭泣的孩子,他有种'就算有弱点都不再要紧'的感觉。
      是因为...那一双绿色的眼睛吗?

      良久,平伏了心情的哈利轻轻地放开了西弗勒斯。哭过的脸孔渐渐变得红润,半垂的睫毛微微颤抖,害羞的样子带着一点可怜,西弗勒斯看到后嘴唇抿得更紧。
      “看来胆小的救世主已经平伏了心情,希望你明白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够一个人解决。这里需要的,不是一个以为自己一人就能拯救世界的救世主。还有,在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之下,不自量力是一个愚蠢的行为。“西弗勒斯咬紧牙齿,声音从牙缝中透出来。

      “对不起,谢谢。”哈利小声地道。
      一双哭得发红的眼睛可怜地看着西弗勒斯,让他不禁以为自己怀里的是一只黑毛动物,而不是一个人。
      怀里?西弗勒斯僵直了身子,准备把哈利推开。

      哈利看着心情复杂的西弗勒斯,心情似乎好转了不少。他微微勾起了嘴角,在西弗勒斯的怀里噌了噌,也不在乎自己的动作是否幼稚,满足地叹息。
      “斯内普教授,谢谢你...谢谢。”哈利衷心地感谢,然后放松了身子,很快便陷入睡眠,没有留意到从他衣袋里掉出来的小圆球。

      再次醒来的时候,哈利感到心情异常的舒畅,大概是因为之前哭过了一遍,抒发了以往所积累的情感吧。这一种舒畅的感觉,甚至使他不知道自己忘记了一件事。
      他睁开了有点干涩的眼睛,才发现这里并不是自己的房间,这让他的思绪回到睡着之前的一刻。

      他是哭累了才睡着的吧。在他睡着之前,他好像...是在西弗勒斯的怀里。
      这是一件多么让人震惊的事情!
      他竟然在自己的魔药学教授面前做出如此失礼的举动,真的是太羞人了。

      想到这里,哈利晃了晃头,开始不自然地打量着房间。
      简单空阔的房间被打理得整整有条,没有窗户的房间里放着耀眼的烛火,不会太刺眼,也不会太幽暗。
      微弱的光芒像是来自黑暗里的救赎,使身于黑暗里的人不由自主地被吸引着,渴望抓住这一点光。

      这时,房门被人打开了,只见西弗勒斯正冷着脸走进来。
      “既然伟大的波特先生已经醒来了,那么请你现在就回去,我这客房里的床子会感到无限感激的。”没有温度的声音在幽静的房间里响起,显得分外清晰。
      “哈利,请叫我哈利。”哈利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什么。”西弗勒斯微微眯起了眼睛,危险地审视着眼前的人,似是带着一点探究。
      “啊...抱歉,教授。我睡得有点模糊,很抱歉打扰了教授,现在我就离去。”哈利突然发现了自己说了什么,顿时不知所措地起来。
      他慌张地站起来,走出了房间,想离开这个地方。

      “我想大难不死的男孩并不如世人所认为的勇敢,但是我也不会期待一个小孩子有多大的成就。毕竟,在你有什么困难的时候,一定有很多人争着来为你分忧。 “西弗勒斯那冰冷的声音使哈利停住了脚步。

      哈利转过身看向西弗勒斯,他看不出对方的心情。
      但是,他却觉得刚才西弗勒斯的一番话是在关心自己。他的意思就是让自己遇上问题的时候要找人帮忙,不要独自一个人去应付吧。
      哈利微微垂着头,手轻轻地抓着胸口,心里好像有一种不明的感觉慢慢地向外伸延,使他的嘴角不禁扬起了一个微小的弧度。

      “你的脑袋被门夹了吗?要不然,你像个傻子一样站在这里,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你还有事情?”西弗勒斯抱着手臂道。
      “...谢谢,要是我遇上了困难,我会找斯内普教授的。”哈利沉默了一会,然后轻声地道谢。
      “哼,我好像没有说话任何使你有这个认知的话语。现在,立刻离开这里,我可不希望再浪费我制造魔药的时间。”西弗勒斯顿了顿,别过头指着门口,语气带着淡淡轻蔑,却比以往减退了一点。

      哈利眨了眨眼睛,没有在乎西弗勒斯那毫不客气的说话,轻快地走到门前。
      “斯内普教授,明天见。”哈利在打开门的时候,转过头对着西弗勒斯道。
      西弗勒斯愣了愕,又抿了抿嘴,终是张了嘴,用异常轻的声音应道:
      “明天见......”

      听到西弗勒斯的回话,哈利兴奋地回了对方一个灿烂的笑容,关上门对奥菲莉亚道别。
      “哈利,欢迎你多来。”奥菲莉亚友善的道。
      “嗯,我会的。”哈利微笑应道。
      “有你在的时候,地窖变得温暖了一点。虽然我喜欢冰冷的环境,但毫无疑问,斯内普教授应该待在一个温暖的地方。”奥菲莉亚眨了眨眼睛,似是在表达什么意思。
      “我想,斯内普教授应该会喜欢你的评价。”哈利无奈地看着奥菲莉亚。
      奥菲莉亚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灵动的,虽然哈利不是很确定她所表达的意思,但是却也有一点明白她心里的想法:就是让他多来这里,然后使西弗勒斯不再那么冰冷吧。
      “当然。”奥菲莉亚高傲地抬起了头,自然是认为自己的话绝对不会有错误的时候,毕竟她是一条高贵的蛇类。

      看到这样的奥菲莉亚,哈利感到一阵无力。可是一想到西弗勒斯的样子,他突然觉得多来地窘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
    看到这样的西弗我自己都比他更纠结了...
    唉呀...
    真是可疑又可疑(这是那门子的形容词啊!)
    然后,请让我在这里亲一口超级可爱的玉子吧!
    还有呢
    就是所有的读者都很有爱~啊哈
    PS:其实我对软绵绵的东西eg貓啊毛啊没有抵抗力
    PS的PS:看似软绵绵的两位孩子真是太美好了!
    继续银魂式的ps:最后在这里出现的各位!谢谢
    -13.01.11修錯字


    未来之华丽革命
    幻言(存稿中)穿越未来当歌手



    [综漫]死鱼眼的番犬
    耽同(连载中)银时X夏尔



    世界第一驯兽师
    现耽(已完結)焰獅攻X驯兽师受



    网夏.晴空万里
    耽同(已完結)冰帝王X妖怪王



    歌skip.世界第一巨星
    耽同(已完結)大神抓住心中人



    .最佳结局计划
    耽同(已完結)SH,养成系网游



    暮光.贴身研究计划
    耽同(已完結)吸血鬼VS天然呆



    网skip.神的华丽革命
    耽同(已完結)迹部表弟演艺神路



    .梦醒成鱼
    耽同(已完結)西弗和戴纳的故事



    网王.傲娇降灵师
    耽同(已完結)傲娇降灵师入冰帝



    哈利在蛇院中
    耽同(已完結)穿成哈利进入蛇院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5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