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

作者:临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所谓理想与现实

      日子就这样在白天与各位大人的反抗与镇压中度过,夜晚在与乔巴宠物吵嘴与安慰中逝去,我终于迎来了放风的日子!
      佩恩来到组织,鼬带着我向领导提交申请。
      “可以。”佩恩当即点头。
      “老大,她出去又不能挣钱,组织还没人使唤。一点好处也没有。”角都不同意。
      “不是老大,是神。”佩恩纠正。“这个嚒……”
      “我会赚钱的!真的!”
      角都不信我的实力。
      “而且我会帮你看着鼬,不让他多花一分钱!”
      角都不信我能管住鼬。
      “那个,角都……你要是实在舍不得我走,我就留下来陪你。”我做扭捏状。
      我看到角都的眉毛跳了几下。
      “得了,角都不舍得,就一起跟着。”佩恩大手一挥,拍板定案。
      您就是我的神明!
      很明显我崇拜的星星眼让佩恩很受用,走之前还特意交代鼬不要让我受伤了。
      角都很大声的哼了一下,转身离开,明显没有同行的意思。切!你不稀罕去,我还不稀罕带你呢!
      我开始了欢乐的逃跑之旅。
      ……
      我想乐极生悲大概就是我现在的状态。
      
      左边是冷美人鼬,右边是邪美人大蛇。大蛇一直觊觎鼬美人的美色,可惜鼬美人冷若冰山,让邪美人无法得手。于是邪美人由爱生恨,冷美人红颜祸水,开始了他们之间缠绵纠结的恋情…….
      啊~!这个多么好的一部言情剧啊~!
      左边走的是鼬,右边走的是大蛇。大蛇一直觊觎鼬的身体,可惜鼬防范太强,导致大蛇多次偷袭无法得手。于是大蛇不断泄恨,鼬祸及旁人,开始了我乐极生悲的旅程……
      看,这就是理想与现实的差距……
      大蛇的眼刀一个比一个厉害,鼬目中无人的神情越来越明显,我不断告诉乔巴,一打信号就装死,早日脱离苦海,奔向木叶的幸福社会主义新农村!
      “怎么不说话,我看你跟飞段话挺多的。”也许大蛇厌烦了毫不成果的劳动,终于注意到我的了存在。
      我告诉他,做人要低调。
      他很不屑,那人还图什么?
      我很真挚,人生在世,钱权二字。
      大蛇对此表示理解,是你的理想?
      我很坦然,有就最好,莫要强求。
      大蛇惊奇,那你要什么。
      我的心声,活着珍贵,越久越好。
      大蛇激动,您老看的透彻!从此将我引为知己。
      ……鼬离我俩的距离越发的遥远……
      对,咱跟这种,为了世界为了爱,为了和平为了弟,甘愿默默受累,自我牺牲的小子,真不是一路人!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大蛇真是我的知己……
      * * *
      逃跑应该是很简单的,出任务之前我曾天真的认为。
      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安全的地方——装死。
      然后,等他们走了,我就爬起来,找一个人带我去木叶,要付给他钱也没问题,虽然我没有钱,但是到了木叶,那么多好心人,总会有办法的。
      但是……谁能告诉我现在究竟是一个什么情况?为什么他们走的地方不是渺无人烟的草地,就是严寒冰冻的雪山?你们是要两万五千里长征么?!
      “请问…….”我裹在厚厚的毛大衣里,声音涩涩发抖:“我们要去哪里?还要走多久?”
      “要不是你早就到了。”大蛇一点也不知道委婉为何物。
      好吧,我承认,没我在的时候,他们应该是“飞”着的,有我在的时候,他们就走着的……
      “做人还是脚踏实地好。”我已经能脸不红心不跳为自己的废材辩解了。“那还要走多久?”
      “一天。”
      也就是不到一天我就可以成为一座风碑,肯定冰莹剔透的。
      “那个,能不能把你的通灵兽招出来带着我走?这样会快点吧?”我跟大蛇商量。
      大蛇的脸色很不好。是,我知道我有点过分,就在前几个小时,我刚把他们俩的风衣要来披在我的身上。
      “天冷,它冬眠了。”大蛇无比镇定的告诉我。
      …….您能找个靠谱点的理由敷衍我么?!真当我没智商么!
      “那你抱着我飞也成。”
      “……你行!”大蛇看了我半天竖起了大拇指。
      “嘿嘿……一般一般,世界第三。那谢谢了啊~”我高兴的乐开了花。看看,一个女人能混到主动投怀送抱还感恩戴德的,也不是一件容易事!
      于是,大蛇扛着我,对鼬说,走了。两个人飞了起来。
      对,没看错,是扛着我。大家知道扛着是一种什么样的姿势么?
      就是说把一袋面扛在肩上那样扛,再把面袋换成人就能想象出来了。
      但你还应该知道他们是用飞的,就是那种找个着力点一跳能跳十几米远的那种。
      你也知道扛这种状态,扛人者与被扛者的身体接触是扛人者的肩与被扛者的胃,当扛人者找到着力点一跳时,由于力的相互作用,及力的运动方向的原因,我的胃就像被捣的蒜…….总之——烂的一塌糊涂。
      大蛇很嫌恶的看着我在地下呕酸水。
      我怒,我那一伸舌头满嘴哈喇子还有脸嫌弃我呢!
      我脸色蜡黄,被折腾的一幅病怏怏的样子。这叫天时。我站在旅馆的镜子前计划。
      我们到的地方叫做田之国,位于风之国与火之国的中间,街道上也比较热闹。这叫地利。我望向窗口亢奋的想。
      这里的老板娘人很好,对我的印象也好。这叫人和。我亲切的和老板娘打着招呼。
      “我们要去搜集情报。”
      “好呀好呀。”
      “你一个人在这里呆着。”
      “好呀好呀。”
      “不要乱跑,一会就回来。”
      “好呀好呀。”
      “饿了就叫人送来吃。”
      “好呀好呀。”
      “闲了就睡觉。”
      “好呀好呀。”
      “……”
      “我说你们俩话怎么突然这么多了,还不走?!”我以前咱就不知道这俩神棍这么关心我?
      “嘿嘿~”大蛇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因为你今天很奇怪。”
      “奇怪?我哪里奇怪了?”
      “没有任何辩解与争论,听话的奇怪。”
      放P!老娘我在你们这帮变态面前一向听话!“哪里,哪里,我一向很善解人意,乖巧听话。”
      “……走吧。”鼬和大蛇没再问。
      “等等!”
      “什么。”
      我伸出手,搓了搓手指。
      “你又不出去要钱干什么。”
      “吃饭不要钱啊!”
      “交给老板娘你的食费了。”
      “不够。”
      鼬沉吟了一下,扔给我重重的一个钱袋。我打开一翻,哈哈,这小子私房钱还真不少。
      估计是我脸上的表情太过于欢乐,鼬忐忑不安的说了句:“省着点花。”
      我随口就秃噜了一句:“干嘛!给你弟留遗产啊!”
      …….我恨不得扇死我自己……
      大蛇看着一脸铁青的鼬,笑的阴森森的。
      怎么办,怎么办,鼬会不会杀人灭口?会不会先严刑逼供?会不会先奸后杀?厄……我想多了,那是不可能的。那鼬会怎么样,肯定要问我怎么知道的,肯定要虐我虐的体无完肤,肯定要……
      我进行着排山倒海的心里活动……鼬和大蛇已经不见了。
      上楼,进房,把钱藏好,平静的躺在最中间……乔巴,开始吧。
      “……你真的就这样装死么?”乔巴沉默了一下这样问我。
      有什么不对?
      “没什么,死的很离奇。”
      厄…...“寿终正寝!怎么,难不成他们还要开棺验尸啊!”
      “他们的话…..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我俩共同沉默了。
      “你是不是也意识到了你很无用了?”
      “胡说!我能力多着呢!跟着你才无用呢!”
      “你有没有那种可以使人遗忘一切的能力?”
      “有没有那种隐形的能力?”
      “有没有那种永久变换容貌的能力?”
      “有没有那种……”
      “哈、哈、哈。”乔巴三声干笑:“想象力还是不错的。”
      ……跟你签约到底有什么用啊?!我恨乔巴!
      楼梯间突然想起脚步声,这、这么快?
      “快快,来不及了!赶紧的!”
      …….看到勉强维持镇定的鼬和脑门闪现十字路口的大蛇,我掩面而泣……
      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
      “这是怎么回事,乔巴。”
      “那个,就是那个啊~就是那个啊~就是那个嘛!”
      “是哪个。”
      “就是那个,那个你不是常说死要死的美型一点么!”
      “嘛~这青虫蠕动的样子还把屁股对准门口是怎么个意思?”
      “吓死他们!”
      “……你给我等着。”小P孩不知道到底隐瞒了我多少东西,竟然还可随意玩弄我的身体!
      我看着鼬和大蛇上前,大蛇用脚尖的0.1毫米把我踢倒:“起来了。”
      “…..没气了。”鼬跟角都一样,上前探了下我的鼻息,翻了我的眼皮,还摸了摸颈动脉。
      “怎么可能,走时还好好的,身上也没有明显伤痕,没有血迹。”那是因为我怕疼,就没敢下手。
      “呵呵~该怎么弄呢?”大蛇用贪婪的神情瞅着我不放。
      ……天啊~
      “带回去,毕竟是角都的奶奶。”
      靠~就因为这个?真的是因为这个?
      来人啊~救命啊~
      “那个,两个……”老板娘上来了。
      救星终于来了!
      “这个,是小姑娘让我交给你们的。”老板娘递出一个纸条,大蛇毫不可以就伸手接过去,半响,无果,咬牙切齿交给了鼬。
      姑奶奶我就知道你看不懂。鼬虽然接过去面无表情的,但是人都能感觉到他的暗爽!
      纸条上只有一句话:永别了,照顾角都。
      咱在最后一刻还是扮演好了奶奶的角色的!
      “她之前说,感觉身体撑不住了,如果真的…..就把她埋在这里…..多好的小姑娘啊~怎么就突然…..” 老板娘还当场洒下了几滴泪。
      …..大妈!您真是好人!
      “你的计策真是幼稚。”乔巴指点江山的语气发表评论。
      “是你没本事,等逃过这一劫你给我等着。”我在这人生地不熟,没实力没钱还是个文盲,混成这样我还能怎么样。
      面对老板娘的请求和我的遗书,鼬和大蛇商量了下先不把事情闹大,决定两人先回去向佩恩请示,也告诉角都一下。于是,他们让老板娘先把我的尸体留下,等他们回来再协商。随着他们的离去,我着实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我总算有机会逃跑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哎......果然第一次在晋江上,果然还刚发,果然能看到的人少,果然.....咱还是有激情的!看帖回复才是美娘子,真汉子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