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

作者:临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生活艰苦,急需奋斗

      角都果然很信守诺言。
      在天更蒙蒙亮的时候,他用水遁把我冲起来,很恭敬的对我说,请去做早饭。然后……他又回去睡了……
      跌跌撞撞的找到厨房,闭着眼睛就开始做饭,不过,过了十分钟后,我就彻底被烫醒了,然后明白只有厨房这个地方,不可以闭着眼睛。
      随便做了做,就按照角都的吩咐去叫他们起来。
      每个人都是大爷,每个房间都是雷区,所以我只敢在门口喊喊,连敲门我都不敢。其实大家都是比较好叫的,睡懒觉的人不可能这么有实力么!我喊了三声之后,大蛇和鼬就首先出来了,收拾的光鲜亮丽的,这教养真是不错!随后蝎跟角都就都出来了,可等了半天也不见飞段出来。
      “那个,飞段?出来吃饭了~”我站在门口小心翼翼。
      “飞段?”
      门吱的开了,飞段站在门前,双手合十,表情虔诚,给我行了个礼:“烦劳奶奶了。”
      我……我雷到了……
      “这,这是……”
      “您是角都的奶奶,我应该对您尊重些。”
      天啊!!!!同人不欺我!你果然和我们家角都有一腿么!(什么时候成你们家的了?!)
      “我,我受不起啊~”其实我已经激动的热泪盈眶了。
      “您别这么说,应该的。”
      好孙媳!我今天就收了你了!
      “我就是喜欢有信仰的人!”我一激动抱着飞段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总之,看着我和飞段相互揽着出来的时候,角都的脸很黑。
      “飞段你多吃点,来来来。”我像个老妈子一样招呼飞段,“对对,还有角都。”
      “奶奶,你也是。”飞段一脸感激。
      “好孩子,真是好孩子啊~”我高兴的都抹眼泪了。
      “来,快吃吧,你们大家也是,都是孩子,要多吃点。”我的母性瞬间激发,简直看他们都像我自己生的。
      众人的额头明白冒出了十字路口,但还是拿起了筷子。
      “咦,蝎怎么不吃。”
      “我不需要。”
      “那,那你出来干什么?”
      “我也会无聊。”蝎顿了一下说。
      靠~所以你就出来走个形式是么?
      “呐呐,好吃么?”不管他,我一心扑到了其他的孩子身上。
      我看到了脸色更青的角都,和笑着一脸走着瞧的大蛇。
      我心颤抖了下。不可能啊,我会做饭的,我经常自己在家做饭吃的。
      “鼬?怎么样?”我转头问鼬。
      鼬的表情和内心一样深不可测。
      “别理他们,他们事多,我吃!”飞段安慰我。
      然后,飞段毫不客气的吐了,起身一脸歉疚的看着我:“不是故意的~”
      “至于么~”我死活也不能相信,尝了一口。
      “对不起,早、早上没睡醒,调料……估计放错了。”
      从此以后,角都会水火风雷土遁挨个来一遍;从此以后,鼬偶尔会用月度招呼我;从此以后,飞段不定期会头天晚上在我身上取点血;从此以后,大蛇会……
      我说不下去了……我的心,已经碎成饺子馅儿了……
      * * *
      其实,以前看火影的时候,我对晓是很喜欢的,鉴于他们华丽的炮灰地位,对于他们的下场我是可悲可叹加可怜。但当你真正生活在他们身边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这些人还是早点死了好!
      人家穿来都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我怎么就是技能全无只会装死呢?哎~果然,人各有命,莫要强求~我仰头叹天,倚在窗台上做林黛玉状。
      我很闷。
      我真的很闷。
      我是真的真的很闷。
      所以,我用血红色的笔在墙上写了首诗,当然是中文版的。
      乔巴因为跟我感同身受,很快明白了我的意思,也在那里大叹人生云云~小屁孩还装的挺像回事。
      角都进来找我,看到墙上血红的大字,皱了眉头,问那个鬼画符是什么。
      我说是一首诗。
      他又问你不是不会写字么?
      我说我是不会写你们的字,并解释说我是从一个遥远的地方来的,那是我们的字。
      角都又问是什么地方。
      我说,是一片神奇的土地,然后补充,估计你死过一次以后才有可能去。
      估计角都以为是地狱之类的地方,这么老的人也怕死了,就没再问。
      沉吟了很久,才问,这首诗是什么意思?
      我念到: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角都斜着眼睨了我好久。
      “这么说你愿意为了自由放弃生命。”我一看,鼬个小屁孩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门口。说实话,虽然鼬已经灭了族,但是13毕竟是13,再怎么装老成,我死活觉得他依旧只是个可怜的孩子。
      “你觉得你被禁锢了。”鼬接道,我异常敏锐听出了画外音。果然他又说:“如果你想这样的话,我倒是可以……”
      “不!”我立马打断他。“这是前人创作的,根据我这么多年生活经验,我写的是这样的。”
      我顿了一下,翻译到:“爱情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若为生命故,两者皆可抛。”
      ……死一般的沉寂……
      然后我从他们俩的眼中看到了红果果的鄙视。
      哎……旁敲侧击争取自由法宣告失败。
      “你果然贯彻的很好。”鼬的嘴角微微扬起了一个诡异的角度,虽然不到5°。
      天!鼬笑了?鼬居然笑了?原来13岁的鼬还会笑诶?!我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围着鼬左转右转。
      “够了!”角都一声怒吼,我分明看见了角都头上的第七个十字苦口。
      “怎、怎么了?”
      “花痴!”
      靠!老娘我从不吃嫩豆腐!你什么意思!“我告诉你,角都,要不是我打不过你,我早就跟你翻脸了!”
      这回角都彻底沉默了……
      “你!来这什么事!”我指着鼬恶狠狠地问。人家都说我花痴了,还能给你好脸色看么!
      “饿了。”鼬无所谓耸耸肩。
      “你……”
      “你怎么又饿了!”还没等我说话,角都就发飙了。
      我说就你那抠样,人家正长身体的时候,能不饿么!
      果然鼬无声的望向了角都,眼睛一转,就是一双猩红的写轮眼。
      角都也不客气,摆开阵势就准备开打。
      “等,等下。”开玩笑,你们在这打,是杀对方还是杀我啊。
      “角都,鼬还是孩子,饿也是正常的,要不你加点餐吧,多余的钱就从我工资里扣。”
      “你本来就没工资。”角都眼睛一翻,根本不甩我。
      筒子们,什么叫压榨?!这就是红果果的压榨啊!
      “别!”我挡在鼬面前。我可是为你好啊,角都,你能打得过人家么你!人家有你背后老大罩着,你怎么这么不识趣呢!“基地坏了还得修,要钱的。”
      角都立马停下。
      厄……“角都。”我顿时心生一计,“我可以帮你出去打工赚钱。”我还可以趁机逃走,就算不能逃走,也能走出这个基地了!
      “你个文盲,还是一个废材,没文化没实力,还想赚钱?哼!”角都看都没看我直接走了。
      我怒:你个老不死的玩意!总有一天让你好看!
      鼬风轻云淡拍了拍气的浑身发抖的我:“做饭,快点。”
      我更怒:老娘还为了你个小崽子,连句谢谢都不说!你真当我是你家保姆么!
      ……
      鼬的小脸,百里透红,分外诱人。
      鼬轻启朱唇……“辣。”他如是说。
      切~就是让你知道下我的怒火!
      “你是故意的。”鼬很肯定。
      “不,你误会我了。”我很真诚。
      鼬没说话,直接翻了翻他的眼珠子。
      不好!我暗叫不妙。
      “哦!你干什么!”看看,鼬会用句号以外的标点了。这一爆栗咱敲得没错。
      “别老开眼!伤眼睛!”我义正言辞的掩饰自己害怕被月读的危险。
      “作为你的长辈,我有义务让你们保重身体。”本来就是么,你那眼睛,用的越多,活的越短。
      鼬没说话,看着我的眼神有千斤顶。
      “我给你换个甜的。”
      鼬眼睛一闭,一副大爷等着服侍的样子。
      哎~邓爷爷说过,落后就要挨打。
      “这几天飞段怎么不在了?”
      “角都给了他一个悬赏单。”
      你是万年受么?飞段?
      都怪我总是缠着飞段带我出去,现在他出去根本就不告诉我。
      “你那个看不懂的文字是怎么回事。还有你知道我的眼睛什么。”刚抹完嘴,这小子就开始逼问了,真不是省油的灯!
      “小子,你知不知道有一句话叫做吃人家嘴短?”
      “所以……”
      “所以,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插手。”
      “……你不是想出去么?”
      “你能带我?”
      “出任务可以把你带上。”
      “真的?真的?”我,我觉得我有点像讨好主人的哈巴狗……
      “但是我要知道那个文字是怎么回事,还有你知道我的眼睛什么。”
      “……成交。”
      虽然我以前宅家,现在宅基地,看似没有本质区别,除了地方变大了。可是以前那是有选择的权利,现在是被逼的。你要知道,什么东西,不管以前多不在乎,一旦失去,就万分后悔并想拼命弥补。这就是人类犯贱的本性。
      告诉鼬世间万物的道理都是有使用就有损坏,我间接传达了我不知道写轮眼的秘密,我只是以我生活多年的经验明白了而已。
      然后我开始教鼬学中文,我又教他了一首诗,是李白的《静夜思》。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鼬的表情瞬间很精彩。
      再次见证13岁的鼬面瘫的功力,还没有炉火纯青。
      “你教我这个干什么。”
      “心血来潮。”你可千万别误会我想说点什么,我纯粹是自己想家了。
      “我要认识那个文字。”
      “字要一个一个认。”
      “有多少?”
      我记得……大概有……“八万左右。”
      “你尽量写下来。”鼬准备开眼复制了。
      “不、不用,常用的也就几千字,不急的。”都叫你学会了,我还能混么!
      “那好,很快。”鼬放松下来,口气还带着无与伦比的自信。
      您就这么自信么……汗,你以为学完字就完了?美得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话说角飞这一对.....纯属是被腐人yy多了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