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

作者:临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这是一个神奇的误会

      “发现了个好东西,慢了些。”
      我感觉箱子轻轻放在了地上,完了,完了,眼看咱这条命就要不保啊!土豆乔巴,永别了……
      “诶,外面好多人啊,都穿着黑色的袍子,抱着你的是一个有着青色眼珠子的人。”土豆回来报告了。
      “算了,算了,我都知道了。”我意兴阑珊的回应。还用你报告么,早就知道了。
      “那我们怎么办?”土豆一点危机意识也没有。
      “等死!”索性闭上眼睛,一了百了。“下次找我的灵魂,最好告诉我前世今生的事情。”好总结经验,好好做人。
      “……万一灵魂一起消亡了怎么办?”
      哐呛!一道精准的闪电劈中了我的心脏。
      “大概知道你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可是这种事情谁说的准,说不定下一次就连灵魂都消亡了…….”
      “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我握紧住小土豆,斗志高昂!开玩笑,上辈子加上这辈子总共活了不到三十年,我两辈子还没人家一辈子活得长,怎么算也亏大了!
      “……那,现在怎么办?”
      “就靠你了,土豆。不,乔巴,一定要维持住啊!把装死进行到底!咱就能置之死地而后生啊!”
      “可、可是…….”
      “恩?!”
      “好、好吧……”
      “能不能让我也看看外面?”
      “你亲我一下。”
      “……”
      “快点啊!”
      “……哦、哦。”
      “看到了没?”
      “看、看到了……”
      阴暗的石洞里,矗立这四个身影。
      “那是什么?”佩恩问。
      “不知道。”角都摇摇头,“但肯定是好东西。”
      “不知道你拿回来干什么!”佩恩白了角都一眼。
      “老大,你看着箱子的工艺!就那上面镶着的宝石就卖个好价钱的了!里面肯定是价值连城”角都喜滋滋抱着箱子又亲又摸。
      我一阵恶寒……
      “不是老大,是神。”佩恩纠正,“打开看看。”
      “不行!”角都把箱子抱的老紧了。
      “嘁~到头来还不是我花。里面是很么都不知道呢。”
      “这么好的箱子,里面的东西肯定是更值钱了!老大你这都不懂。”
      “不是老大,是神。开箱。”
      角都不情不愿的开箱。
      完了……“乔巴一定要坚持住了!成败在此一举。”
      ……
      周围一片寂静。
      秋风扫落叶的悲凉。
      “……是、是……”
      “是什么?结结巴巴的!太黑了…..鼬!点火!”
      鼬深深的望向佩恩:“……这个术不是这么用的。”
      “……重要关头。”佩恩一板一眼说瞎话。
      哪里重要了!
      在火光亮起的一霎,我以三百六十度旋转的姿势,在空中划过了完美的抛物线。
      “角都,刚才那是什么?”矜持的小南也忍不住好奇了。
      “死人!晦气!这么好的箱子。”
      你他奶奶的!等老娘哪天强大了,非把你鞭尸了!
      “死人?怎么会有人死在那里面?”
      我说南姐,你的好奇心是不是太旺盛了?
      “角都,过去确认到底死了没。组织的秘密不能外泄。”
      土豆土豆啊~坚持就是胜利啊~胜利近在眼前了!
      “确实死了。”角都摸了我的脉搏,颈脖,翻翻眼睛,确定无疑。
      “好,那走了。”
      中国人民从此就要站起来了!从此昂首挺胸走进那新时代啊!土豆啊,你真争气,你就是开国元勋啊!
      “等等,老大。”角都又走了过来。
      我心凉了半截……等等,角都,你干什么!
      “角都,你干什么!”小南语气提高了八度。
      “她身上穿的不错,扒下来能卖点钱呢!”
      砍刀呢?谁能给我一大砍刀?!
      “她是个女孩!”
      “那又怎么样!”角都一副傲视群雄的样子。
      你个孙子,等着,奶奶我会好好“照顾”你的!角都!
      “鼬!你开着血轮眼盯着我干什么!”角都往后退了一步。
      “她在说话。”
      我:“……..”
      “……不可能,一个死人。”角都又往前走了一步。
      佩恩不着痕迹看了角都一眼:“她在说什么?”
      “……”鼬似乎遇到了困难,“无关紧要。”
      “说出来!”角都颐指气使命令,虽然下一秒他的表情有点后悔。
      被命令的鼬显然不爽,摆出了角都你不要后悔的表情。
      清凉的少年声音在山洞里响起:“她说,奶奶我会好好照顾你的,角都。”
      ……
      一道天雷把我劈的里焦外嫩。
      为什么,偏偏是后半句解开了术!
      “你说是谁?”
      鼬不置可否的耸耸肩:“问角都。”
      “角都,你的…….奶奶?”小南咽了口吐沫。
      我的内心大雨滂沱……
      角都青色的眼珠了在小南身上转了转,然后恶狠狠瞪了我一眼。其实我估计他是想瞪小南的,不过人家是老大的女人,他没敢,愣是瞪到我这来了。“不可能。”然后抱起了箱子:“走吧。”
      “她怎么办?杀了?”
      “不用管她。那种样子,活不了多久。”
      对,对,对!请彻底的无视我吧!
      佩恩,小南和鼬互望了好几眼,好久未动声色的老大大手一挥:“角都,把她带上回基地。”
      恩,恩,咦???
      ***
      我很悲催。
      我人品不好。
      我不想承认,但这是事实。
      地点:仍旧是山洞,但是换了一个。
      时间:分不出是白天还是黑夜。
      人物:佩恩,小南,鼬,蝎,飞段,还、还有绝。
      事件:我猜,大概是审问还躺在地上装死的我吧……
      “这么说,这个女孩是角都的……”蝎停下来不说了。
      靠!你不要说得这么让人误会成不!
      “可是,也太小了。”绝那张芦荟黑白脸出没在我的上前方,吓的我差点跳起来。“果然是角都他们家的,都是老不死。”黑的一面口气恶劣还带着嫌弃。
      “她不是我们家的,我也不是老不死。”角都仍旧抱着箱子,义正言辞的纠正。
      “那她为什么说是你奶奶?”小南首先发难。
      “这……”
      “你还没杀她?”小南继续炮轰。
      “不……”
      “上次我开玩笑说是你爷爷,你把我拆了又缝,拆了又缝,拆了又缝……”飞段的声音里充满了血泪控诉。
      “你还帮她骗我!”佩恩很不满。
      “我什么时候骗你了!”逮住说话机会的角度赶紧申辩。
      “你说她死了,怎么又活了?这你也能断错?”
      “对,你就认了吧,这种长生不老的秘诀拿出来分享下,我不会把她拿去研究的。”虽然躲在绯流琥里面的蝎尾巴摇的很兴奋。
      “没……”
      “身为你们的领导,我有义务关心下属的家人,总之,不用怕,招了吧。”佩恩苦口婆心的劝说。
      鼬没开口,一副心心相惜的神情。
      靠,我说你个灭了全家的人跟人家心心相惜个什么劲啊!
      角都,我对不起你啊……看着角都憋屈的样子,我忍不住叹息。
      ……六双冒光的眼睛循着发声的方向望来。
      ……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为什么我要出声,难道我我穿来的那一刻脑子缺了一根弦?!
      “你确实对不起我……”角都的脸惨白惨白的。
      “角都,对不起,真的……”咱决定另辟蹊径。
      “角都,你现在还不说么!”小南难以置信的望着一脸苦相的角都。
      “我和她没有关系,你们相信我!”角都一副举头三尺有神明的状态。
      “角都,我知道当年不该,我那也是迫不得已,你要是怪我,现在就杀了我吧!”我一副准备就义的英勇。
      “……”角都的表情阴冷阴冷的。
      韩信说的好,置之死地而后生。
      “祖宗都跟你道歉了,还有什么不能原谅的。”蝎很毒舌,我发现了。
      “这个大的事……我真不该来迟啊~”沙哑伴着彻骨的寒冷的嗓音,我的脸被一条大舌头舔了个遍。
      大、大蛇丸……
      为什么大蛇丸还在晓里?我到底穿到了怎样的一个年代?!我美好的木叶梦啊~
      我本来想过着随便当个找个工作,随便赚点钱。然后和不美又不丑的男人结婚生两个小孩,第一个是男孩,第二个是女孩。等儿子也能够独当一面的时候,女儿也结婚的时候,就从从岗位上退休,然后比自己的老公还要早死。我就是想过这种生活。
      啊~我的木叶美人啊~我的鹿丸,宁次啊~君生我已老是何等的悲哀啊~
      “呵呵~为什么见到我相当的绝望呢?”大蛇又舔了下自己的嘴唇,饶有兴致的问道。
      厄……
      “能给我个手帕么?我想擦擦脸。”我对大蛇如是说。
      我看到蝎晃动的大尾巴明显的停了一下。
      “你的人,角都自己负责照顾。”佩恩拼命压制上扬的嘴角,匆忙散会。
      这条命先留下来了……果然人情关系在哪里都能行得通。
      大蛇走的时候给我了好几记眼刀,这仇是结下了。
      角都就那么看着我。
      我也就那么看着角都。
      “你们要深情对望到什么时候?”土豆不合时宜跳进我脑海惹是生非。“我感觉你饿了!”
      咕噜噜……这是你弄出来的吧!这绝对是你弄出来的吧土豆!
      “嘿嘿……能不能先带我去吃点东西,孙……”
      一记冷冷的眼神杀了过来。
      “角,角都?”
      “跟我来。”
      白白做了人家孙子,还能不计前嫌的给你饭吃,其实角都真是个好人。
      坐在饭桌前,我在脑子里对着土豆把角都夸成了一朵花,什么宅心仁厚,大慈大悲,普度众生,知道土豆他说他要把吐到我脑子里的时候,我还没忘提醒它要报答这一饭之恩。
      “给。”角都把盘子往我面前一推。
      “咸、咸菜?”
      脑海里立刻想起了土豆张狂的大笑。
      “你说你去厨房,倒腾了半天就一盘咸菜?!”
      “把小块的捡出来很浪费时间。”角都面无表情的给我解释。
      确、确实都挺小的……
      “馒头总有吧?”知道角都抠,咱认了……
      “你胃小,够了。”角都心疼的看着这一盘咸菜。
      是谁说角都大人是宅心仁厚,大慈大悲来着?
      角都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本,拿出一个算盘。
      角都说,一日三餐,榨菜为主。
      角都说,早起晚睡,保证卫生。
      角都说,任务照做,工资没有。
      角都说……
      “我、我是你的家人~”
      “行!”角都啪啪算盘一打,“工资月付,全部交我。
      “……我、我想出去走走。”
      角都利落把咸菜收走,“走走随意,别出基地。”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误会大了去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