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

作者:临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闷骚引发的笑容

      最近在晓的基地里,我都快被憋疯了。
      其实我一直觉得我是一个特文静特内向特别不活泼好动一人,但是至少是人啊!可是晓里的氛围活像坟墓,好不容易来了爱说话的鬼鲛和爱闹腾的迪达拉,一个被鼬治的服服帖帖,一个被鼬气的服服帖贴……
      哎……我唉声叹气的躺在床上感叹没有生活在木叶的幸福社会主义新农村,你说木叶十二小强没长大是没长大,调戏调戏小正太也不错啊,没准将来真能做成鹿丸的正牌夫人;跟鸣人套套近乎同吃同住的,将来主角照着你,什么事不好办啊;就算是卡卡西,发展是猥琐了点,可是跟他一起研究研究黄色小说也挺乐趣的啊;最重要的是不用挨打打骂,做牛做马……最少每天能晒到太阳吧!!!
      太阳???我余光捕捉到了一抹金黄,不对,是迪达拉!
      他终于来找我了!盟军啊!
      “迪……”
      “喂!保姆!给我把衣服洗了!嗯!”
      “……”
      翻身,继续睡。
      “喂!你听到没有?!”
      “没有。”
      “你说什么?!”迪达拉跳脚了。
      “别,别掏炸弹,马上起来。”
      “我告诉你,这点很脏,你洗干净;还有这个地方破了,你洗完给我补好;还有这里,上次弄上……”
      啊~小屁孩果然很烦……
      “你说谁很烦!”
      “咦?我说出来了?!”
      “保姆,你想死么!”
      “能不叫我保姆吗?!”
      迪达拉一愣,“哦,对,你叫什么?”
      我告诉他,我叫小花;我告诉他,其实我不是专职保姆,其实我是角都的奶奶,来照顾角都的,顺便照顾你们;我告诉他,其实组织里的人对我心里挺尊重的;我告诉他……
      迪达拉不信。
      但是他很感兴趣。
      他说他喜欢听人编故事。
      ……
      NND,这不是故事!这是谎话!
      “你知道吧,晓都是些变态,也就你加进来来了个正常人……”
      “他们都一帮大老粗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一点也高雅!”
      “哪像你,也是艺术家吧!其实我特同意你,艺术就是短暂的!那要是永恒的了,谁天天看还不烦啊!就是短暂才美么!”
      迪达拉很开心,特别的开心,尤其我说最后一句的时候。衣服已经完全被忽视掉了,我们聊的很投机。
      “你看鼬吧,平时牛了吧啦的,其实不就是仗着有个写轮眼的血迹界限吗!你别放在眼里,总有一天能打败他的!”
      迪达拉很激动,信誓旦旦说那是一定的,没人强过他的艺术。
      “你看像鼬那种的整天不说话在那深沉,其实那就是闷骚!闷骚你知道是什么么?”
      迪达拉摇摇头。
      “闷骚就是,看到女生的外表就在想她里面穿的是什么内衣。”
      迪达拉笑的前仰后合的,走的时候嘴还是歪的。
      哦也!这是有史以来我拍的最成功的马屁,不仅是因为我夸奖了他的艺术,还主要因为我损了鼬。
      其实迪达拉这孩子暴躁是暴躁了点,本质还是蛮可爱的。
      我哼着歌抱着衣服准备开工。
      刚好在门口看见走过来的鼬,想想忍住笑问:“鼬,有什么事啊?要洗衣服么?”
      鼬面无表情:“闷骚原来是这个意思。”
      衣服落地,寂静无声。
      ……
      “你说我该怎么算?”
      算、算什么?!
      “你骂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怎么算也是我吃亏。”
      你吃亏???你是吃亏的人???“你又不是没骂过我。”
      “没有。”
      我怒:“胡说!红颜祸水是谁说的?!”
      “那是事实。”
      “……我撑死就说你几句,你打都不知道打多少回了!”
      “训练。”
      “……”
      你都能这么不讲理了,我还能说什么。
      “替你背黑锅。大蛇丸一次,蝎一次。”
      “大蛇丸明明就是被你气走的,你别诬赖好人!”
      “我是为了保护谁跟大蛇丸动手的。”
      “不知道!反正不是我!”我管你的,反正大蛇走了,就是死无对证!
      “翻脸不认人,忘恩负义这些你倒是很在行。”
      “你骂我!”
      “事实。”
      “……”
      “那你说该怎么算。”
      “我说……我说就不用算了。”
      鼬居高临下的睨着我,看的我汗毛倒竖。“该压榨的都被压榨了,还要怎么算啊!你总不能让我卖身吧!”
      鼬一个没站稳,急忙摆摆手:“那倒不用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有那么不堪入目么!
      “不是。”鼬咳嗽下:“我先想想。”
      “想……你想什么……”我莫名其妙开始心跳加速,不是吧,鼬真的要想……
      空气中散发丝丝暧昧的情愫,我站在那里紧张的不敢动弹。
      “想想这些帐该怎么算,怎么样才能让你以后不敢肆意妄为。”
      ……
      “我什么时候肆意妄为了!我明明活的这么小心翼翼!”我怒了。
      鼬笑了,浅浅的一弯的弧度:“小心翼翼是因为不懂这个世界的规则。但并不代表你胆小。”
      鼬……笑了……不是讥讽的,不是轻蔑的,是……是真的……(你真词穷!——胡说,这是最好的词!)
      “小花!”一个白色的大鸟飞过,一把我揪上了去。
      “迪达拉?”
      “鼬没为难你吧?!”
      鼬,我转过头看他。鼬静静看着我被迪达拉带走,剩下一个人站在空旷的基地里,孤独却很强大。在我眼中鼬的身形越来越渺小,看不到他嘴角的一弯笑有没有停留。
      “小花!听到没有?鼬有没有为难你?”
      “鼬有没有为难你。”
      鼬么……我回过头,“没有。”
      鼬他不该笑的,不该存在的就应该忘记。我决定忘记。
      鼬是寂寞的,鼬也是甘心的。因为鼬知道,守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繁华。
      “那还好。我来救你感激我吧!嗯!”
      “是啊!可是你在基地里骑什么鸟啊你!显摆基地大啊你!”
      “因为我们要出去。嗯!蝎大哥在外面等着了。”
      “什么?!我不……”我的话尾淹没在了呼呼的风中,迪达拉操纵着鸟直接飞出基地,冲向外面的天空。
      “大叔!我来了!”迪达拉从鸟上跳下去,“我们先去哪?”
      “太慢了。人呢?”
      “哦,对了。应该在鸟上吧。”迪达拉在次跳了上去,“小花?小花?”
      “快点,直接踢下来。她下不来。”
      “大叔!小花不见了!”
      “不见了?”蝎停顿了一下,“看看附近有没有坑。”
      MD,你少瞧不起人了!
      “我在这呢。”
      “小花!你怎么跑这来了?!”迪达拉跳到我面前,“找你半天。”
      “我……”
      “刚才鸟降落的时候她摔下来了。”
      “我没有!”我瞪着蝎,“我是不想见你!”
      “没有为什么鞋上都是泥巴?”
      “啊!不可能!”我赶忙低头去擦,明明刚才爬起来仔细擦过的。
      “……蝎!你骗我!”
      “小花……”迪达拉无奈的看着我,“我们可不可以走了……”
      “走?去哪?”
      “蝎接到密报收到大蛇丸的消息,佩恩要我们去清除他。”
      大蛇丸???开玩笑,我才不去呢,那不是找死么!
      “我不去。”
      “为什么?!”迪达拉很震惊,“难道你要在这里被鼬报复?我走了可没人再救你了!”
      被报复也就算了,见了大蛇丸我就连命也没有了。
      “估计是觉得我们打不过大蛇丸,自己连命也丢了吧。”
      “小花!你竟然小看我的艺术!你刚才还说我的艺术是最棒的!嗯!”
      靠!这你也知道!“蝎……我一直很纳闷,为什么我心里的想法你都知道啊你?”你还让人活么!
      “简单啊。”蝎懒洋洋的说:“你凡事都先考虑自己的小命,照着这个思路想还能错么。”
      我很难过……我就这么容易让人看透么!
      于是,迪达拉强行把我带走了。为了证明他伟大的艺术不会输给任何人。
      我很凌乱……不止是我的内心,还有我的头发。
      “迪达拉——你能不能飞慢点——稳点——低点——!!!”
      “小花,你害怕么?”
      “……我冷!!!”老娘都快被吹成纸了!!!
      “……可是大叔不让。”
      “那把衣服借我。”
      迪达拉睁着那双湛蓝湛蓝的水滴形的眼睛,很是正紧:“可是这么高会冷的。嗯!”
      ……知道冷你飞那么高做什么!
      我只好转向蝎:“蝎,那你衣服借我吧。”反正你是傀儡,根本不用怕冷。
      “不行。”
      “为什么!!!”
      蝎缓缓看我一眼,说:“会冷。”
      “……你在拿我开玩笑么!!!”
      “是你自己要坐的,就不要抱怨。”
      我悟了……蝎还在生气,不,正确的是他是在报复。
      起因是这样的,因为有迪达拉的飞鸟,理所当然的我会选择飞着去目的地,而不是走着去。
      蝎不同意,因为他讨厌依靠别人。
      迪达拉当然站在我这一边,因为他一向是航空公司的VIP——想去哪都行,还不用机票。
      但是他不敢太跟大叔叫板,因为蝎资格老。
      于是我建议飞的慢一点,跟在蝎的旁边就行了,而我舒服的躺在飞鸟上晒太阳。刚开始还行,过不了一分钟迪达拉就受不了了,大叫着侮辱他的艺术,把飞鸟当骡子使。
      当然最后一句是我的总结。我记得明明看漫画他们去砂忍找我爱罗不就是这样的么,有啥不行的?显然第一次跟蝎出去做任务,配合还很不默契。
      于是我有给了他一个建议,这个建议是造成蝎报复的罪魁祸首。
      我建议迪达拉飞快点,在前面的地方停下来等蝎。等蝎到来的时候,告诉蝎:“啊,等你好久了,好慢啊~”
      蝎讨厌等人。所以我想忍受不了等人的人一定更受不了被人等。
      我只是抱着侥幸的心里试试看来着,没想到真把蝎惹毛了。
      以我看来是气急败坏的状态跳上飞鸟命令迪达拉以最快的速度赶路。
      ——以火箭的速度来的。
      我无比得意,没想到无意间终于出了口恶气了。
      但是以现在的情形来看我又错了,我低估蝎了。
      蝎生气归生气,但是永远都不会气急败坏,因为那会丧失冷静,丧失冷静就会失去性命。
      蝎在被我说完的那一刻,已经想好了怎么报复我,并且让我和迪达拉臣服于他的策略。
      与蝎斗,哭天抢地。——我。
      与我斗,其乐无穷。——蝎。
      所以,站在飞鸟上面的蝎是洋洋得意。
      “……我们下去走走行么?”
      迪达拉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别看我,我一点也不羞愧!
      “这是你求我的。”蝎说。
      “是……求你了……”我恨不得咬掉我的舌头。
      “迪达拉,下去。”
      “……叛徒。”迪达拉看着我半天冒出这么一句,在离地面两米的地方我把摔了下去。
      在上路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我连续两次从飞鸟上摔了下来。
      很好,迪达拉,你也不是个好东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鼬,守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繁华。——这是我以前看的一篇分析鼬的文章中写到的标题,我当时看了就特别的感动,再此引用声明,希望不要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第二,很重要——为啥有些老同志不见了呢???咱看不到你们留言会寂寞——当然我不属于守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繁华的人啦……
    希望新老同志都能说说话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