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

作者:临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打折腿,也得走!

      因为鬼鲛的到来,佩恩突然接了很多任务让鬼鲛和鼬去做,说是让鬼鲛和鼬培养团队的默契。但在我看来,佩恩完全是因为鬼鲛查克拉量大把鬼鲛当骡子使了。
      就是苦了跟鬼鲛一组的鼬了。
      不过我很高兴,因为自从那天谈过以后,鼬完全是因为对我瞒着他的事情进行了报复——除了吃饭睡觉,他所有的时间都在对我进行训练。
      佩恩曾问过我,鼬的训练怎么样,我回答说,惨绝人寰。
      佩恩说,我是问你对你有的影响,我回答说,令人发指。
      佩恩又问,把他调出去做任务会不会对我的训练有影响,我说,有多远就滚多远。
      佩恩满意的拍拍我,整个组织就你最支持我工作。
      没想到他转眼就把我的话告诉了鼬。
      ……
      Turf!!!
      我决定假装把我的腿摔折了而不能行动。
      我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歇告诉我佩恩要我和蝎去找鬼鲛和鼬汇合。
      我抵死不从。
      去找鼬?!不是去汇合,我是去找死!
      “等会蝎来我就假装我腿折了。”
      “你不如真把腿摔折了。”乔巴正紧的建议。
      “……”
      “你想啊,你觉得你能骗过蝎么?”
      “阿哈哈……”我干笑,“可是昨天我说不去的时候,他确实出手了。”
      “以蝎的实力,自己有没有伤到人他会不知道么?”
      厄……
      “所以我建议你真的把腿弄折。”
      “乔巴,是不是因为鼬的训练你怎么也这么令人发指?”
      “你比鼬令人发指多了!”
      “你什么意思!学会吃里爬外是吧!”
      “我的意思是……鼬的训练的确让我有很大提高。”
      “那除了装死你还会什么了?”
      “恩……那个,时间变长了。”
      “切~”
      “废话那么多!到底干不干!”
      “……好吧。”
      一声哀嚎,蝎闻声赶来。
      他冷眼看着我骨折的小腿。“怎么弄的。”
      “昨天被你打的。”
      他睨了我一眼:“我不记得我昨天有伤到你。”
      “是……”
      果然蝎不是好蒙骗的,我在紧张的思索。
      “是,你没伤到我,但是吓到我了,记得我被你吓的摔了一跤吧,就是那时候摔折的。”
      “哼~”蝎冷笑:“你一屁股坐到地上把小腿摔折了?你的屁股下面直接长膝盖?”
      “……你走后,我又磕到了……”
      “不是说被我吓的么,我都走了你怎么磕的?”
      “我做梦梦到你追杀我,我就从床上滚下来了。”
      “很好。”蝎兴致高昂的鼓了鼓掌:“如果你不去我可以让你美梦成真。”
      “……”美梦???还成真??!!!
      “怎么,是太感动说不出话来了?”
      “不用对任务这么执着吧~~”
      “任务是忍者的生命。服从命令是忍者的职责。”
      我才不想被你说咧!你家哪个大人交给你谋杀风影的任务了!
      “所以带着你的尸体我也一定要完成任务。”
      “我错了……求求你带我去吧……”
      “你竟然也可以对自己下狠手,出息挺大的嘛。”
      “谢谢夸奖啊~”看着随着地心引力无力下垂的左腿,真不知道当时我怎么下的狠心……
      “十分钟门口集合,我讨厌等人,让我等我就废了你另一条腿。”
      什么叫赔了夫人又折兵?蝎给我上了一堂生动的历史教育课。
      等我跳着到集合地点的时候,蝎已经在了。
      我惊恐无比,赶紧声明:“我真的是准时的!”
      “我知道,是我早到了。”
      “呼~您真是深明大义。”
      “不过还是让我等了。”
      “你讲不讲理啊!!”我怒了。
      “不讲。”
      ……
      “所以你另一条腿……”
      “不要,求你了~”我的眼泪也不知怎么的就吧嗒吧嗒往下掉,真是丢人,十八以后我就没在人面前哭过。可是骨折的腿真的很疼,尤其来不及固定,一直晃荡的小腿硬生生的摩擦着膝部的骨头,来的路上我一直恐慌那条腿会不会因为这样永远都废了,“我那条腿还没接~”
      蝎低头沉默了。
      虽然哭真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不过能让蝎产生一丁点同情心也算有点价值了。想到此,我眼泪流得更凶了。
      “那腿还没接?”蝎的声音听起来柔软了些许。
      我可怜兮兮点点头。
      然后蝎满脸疑问的说,:“你不会包扎?你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你能告诉我你到底废到什么地步么?”
      你沉默原来是因为想不通这个是么!!!!
      同情什么的都是浮云啊……
      “不听从组织的安排,本来就想找个借口看你那条腿差不多了,再打折你另一条腿的作为惩罚的,现在看来也不行了,完全没法赶路了。”
      所以你故意早到,还把错怪在我身上!!!
      你是腹黑大魔王么!
      “你瞪我做什么?本来就打算打折你另一条腿后就告诉你的,没准备瞒着你。”
      你的重点竟然是这个!重点是你腹黑的整我好不好!
      “过来我给你包扎。”
      “……你保证过去不是骗我打折我另一条腿。”
      “行。”
      “你保证过去不是杀我带我尸体过去。”
      “行。”
      “你保证过去不是……”
      蝎再次竖起了充满威胁的尾巴:“你想让它跟你保证么?”
      就会用的大尾巴威胁我!你有尾巴就了不起啊!尾巴能翘上天就了不起啊!
      蝎说不许喊。否则我就杀了你。
      蝎说不许动。否则我就杀了你。
      蝎说不许呼吸,否则我就杀了你。
      我囧囧有神看着他:“不许呼吸,你还是现在杀了我吧。”
      “真麻烦,傀儡就不用呼吸。听着你喘气就烦。先憋着!”
      “……”
      估计我不呼吸,蝎就会当做是在修理傀儡。不愧是天才的傀儡师,蝎整个动作就是快、准、还有、还有……狠。
      “说过不许喊的。”蝎的眼神充满杀气。
      “疼来着……”你把我腿骨当钢筋使啊你!
      “你把自己腿弄折的时候不知道疼么。”蝎没理我的哀求,“自作自受你知道么?现在赶路。”
      “确实不知道这么疼来着……”我小声嘟囔着,“蝎啊~怎么赶路啊,我的腿现在不是还在固定着么?”
      蝎瞅了一眼说:“跳着走吧,你刚才不就是这么过来的么?”
      “我觉得更好的建议是现在不要动弹,要不等我伤好了再去好不好???”
      “等你伤好了再去还要你有什么用?这次是你也有任务。”
      “呵呵~开玩笑吧?我能干什么?!”
      “不要妄自菲薄。”蝎的声音幽幽的传来,“我并不觉得你很差。”
      “真的???”
      “你猜呢?”
      “真的!!!”
      “你再猜。”
      “……”
      蝎乐了,然后很好心情的给我召唤出个傀儡驮着我前进,说到时候去抓个医疗忍者来给我治下。
      沦为蝎的娱乐工具,我深感荣幸。真的。
      ……
      按理说有蝎的傀儡驮着,我不会感到累。但是事实是,我真的很累。我把体力全用在跟乔巴吵架上面了。我身心俱疲。
      “混蛋,这就是你出的好主意!”
      “对不起,是我对蝎的冷酷程度认识不够。”
      “别以为这么说,这事就完了!”
      “那还要怎么样啊!谁知道你也有任务!你自己不问清楚!”
      “你这是什么态度啊!你这是认错的态度么!!!!”
      “那什么态度啊 !你认个错给我看看!”
      “凭什么我认错!这是谁出的主意!”
      “好吧,那要不然我们整整蝎?”
      “……要死啊!我不敢。”
      “不要担心么,这次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怎么样?”
      “那……那你先说来听听?”
      “嘿嘿……是这样……”
      啊~!我心情大好!这天真蓝!这云真白!这阳光真是灿烂啊!!!
      “不就去给你找个医疗忍者么,至于这么开心么,你在这等着。”
      蝎被我乐的莫名其妙的离开了。
      半小时后,蝎带着医疗忍者回来。我没想到是个男的。
      一副文文弱弱的样子,皮肤白皙,带着一副眼睛,眼神涣散。
      “就是她了,快一点。”
      “是、是。”医疗忍者伸出手来,绿色的光附上我的膝盖。
      “你很紧张么?”我小声问他。
      “不,不紧张。也请你不要担心,这个伤很快治好,不要紧张。”
      我说,怎么看都是你紧张好不好?
      “蝎,你对他做了什么?!”
      “我能对他做什么,还不是为了你。”蝎用尾巴下突然冒出一个婴儿塞给我:“我怕你治伤太无聊,给你找点活干,你不是喜欢看孩子么?”
      我赶紧接住孩子,明明是你把这个孩子当人质要挟别人疗伤,你还说的堂而皇之的!
      “看你那眼神,对我很不满啊!”
      “你就不能找个不是拖家带口的么?!”
      “那多无聊啊。”蝎的声音懒洋洋的,对那医疗忍者说:“你可小心点,孩子还她手里,要是现在她有个什么不满意的,你那孩子就完了。她可是很凶恶的。”
      “不要听他瞎说,我不会伤害他的,我……”
      “我一定会尽全力的!请您务必放心。求、求你不要伤害他!!!”医疗忍者额头上冷汗涔涔,直直盯着我怀里的孩子。
      得了,跟劫持他孩子的人一伙人的话,是人都不会相信的。我现在只希望治疗赶紧结束,放他们一起回去,这种时刻太折磨人了。
      可是治疗还没完,怀里的孩子哭了。我们三个人的注意力完全在这个孩子身上了,我手足无措的。“怎、怎么了??我什么都没干!!!”
      蝎很明白的点头:“你果然很凶恶,这孩子都被你吓哭了。我带来的时候他可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他要是哭了还能活到现在么!你脸皮能再厚点么!
      “不、不是的。是他饿了。”医疗忍者一脸心疼,偏偏他什么都不能做。
      真不愧是亲爸啊~!可是……“饿了?你确定不是拉了什么的?要不要先看看??”
      医疗忍者摇摇头,“不是的。”
      “好吧……那怎么办?”
      医疗忍者再次摇头,“算了吧,没办法。我会尽快的。”
      “怎么没办法?”蝎幸灾乐祸的说:“你不是角都的奶奶么?喂孩子还不行啊?”
      我眨巴了几下眼,终于开口:“蝎,你知道这孩子这么大的时候要吃人奶么?”
      蝎看了我三秒,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过身,“人奶?我怎么不记得我吃过?”
      ……你以为你从小到大每一件事都记得很清楚么你!
      医疗忍者说:“人这么小的记忆存在的可能性很小。”
      你可以,这样的疑问你也能正紧的解释。
      “谁喂?母亲么?”
      “恩。”
      然后蝎陷入了可怕的沉默。
      蝎没有父母,蝎渴望父母,甚至愿意死在父母身边。
      “其实……奶妈也可以的~~~”我弱弱的打破这样的沉默。
      因为蝎不再沉默中灭亡,就会在沉默中爆发。
      以蝎的个性,后者的可能最大。
      蝎瞪了我一眼,恶狠狠对医疗忍者说:“三分钟后再治不好,我就杀了你和你妻子,看看你孩子在没有父母的时候活的怎么样。”
      蝎果然爆发了。
      可是你这是红果果的妒忌吧!你妒忌人家小孩有父母才把人家抓来的吧!你怎么这么不善良啊你!
      医疗忍者没有吭声,只是明显加大了治疗用的查克拉。
      可怜天下父母心。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Turf~这是一个神奇的词,它第一个意思是草;第二个意思是泥,第三个意思的马~绝了!
    心疼蝎的请举手!对于他的死亡,我有些纠结想怎么办来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