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

作者:临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的人生很无间

      角都跟我约定三天的日子过去了也有一段时间了,始终没有见晓的人来找我。我爱罗也越发的依赖我,不知道我离开我爱罗会怎么样。哎~看着在屋子乖乖学习的我爱罗,我再次倚窗做林黛玉状。
      “你还真把自己当宝了?”乔巴很不屑,“我爱罗就算了,晓那帮人有你在跟没你在没什么不一样。”
      “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伤人?”
      “你能不能不要在倚窗做忧伤状?很恶心。”
      虽然很不服,但乔巴对。生活不是林黛玉,不会因为忧伤而风情万种。
      “诶,你知道吧,人总会想找个归处,不管漂泊到哪里,这个世界总会有一个你能回去的地方。可是你看我现在这样,哪里才是能定脚的地方呢?”
      “陪着我爱罗不就好了,陪他长大,你肯定比他早死的,这就是你的归处了。”
      “你TMD的就不能说点好听的么?”
      “可我说的是实话啊。”
      “你还是回去好好练练本事吧,除了装死还会什么!”想起这事,我就来气,索性不去理乔巴。
      哎,果然还是呆在木叶那种和平的村落比较好吧,既然鹿丸会喜欢手鞠这种比他大一些的女人,对于我这种在大一点的女人,也许还是有点希望的。
      “啊~我的鹿丸啊~”我仰天长啸。
      “鹿丸?那是谁?”窗台上冒出一个芦荟头。
      ????我惊!!!!!“绝、绝??!”
      “你是不是想我了?”
      “别说那么恶心的话!”黑绝永远都那么绝情。
      “你,你来了…..还还有谁来了?”
      “啊,就我啊,他们进来太显眼了。”
      “哦,这样啊。”
      “你怎么好像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没有,绝对没有。”
      “老大说先带你去见他。”
      “现在?”
      “是。”
      “你在门外等我一下。”
      “好。”绝钻入土里不见了。绝就是这点好,从来不多问。
      “呐,小爱,你还在学习么?”我走到我爱罗面前,揉揉他红色的头发。
      “恩。”
      “是这样啊,姐姐呢,现在要出去一下。”
      我爱罗放下笔起身,“好的。”
      汗……难道他要跟我一起去??
      “这个,这个,这次姐姐不能带你。”
      我爱罗眉头一紧,眼眶又瞬间湿润了:“小花不要我爱罗了么?”
      这孩子也太敏感了吧?不,还是说太聪明了?“呐,当然不是的,老实说,我很喜欢我爱罗,我爱罗是我在这个世界最喜欢的人。”
      “那……”
      “但是我有一些事必须要去办,办完了就会回来了。”
      “什么时候办完?”
      “这,这我也不知道。”
      我爱罗又要哭了。怎么办?
      “啧啧,别轻易对别人说爱,别固执地将别人的心打开,有玩笑着离开~”乔巴在我脑海里惺惺作态。
      我不禁翻了白眼,烦人!我也不想,在那帮变态的人面前,我能自己做主么!
      “我爱罗听着,你还记得我跟你讲你以后会碰见很多珍惜你的人?”
      “记得。”
      “所以你不要难过,我保证,我会尽快回来的。”
      “多快?吃晚饭的时候行么?”
      “……尽、尽量。”
      “这样不好吧,你这样骗他。夜叉丸当时……”
      “闭嘴啦!”想到夜叉丸对我爱罗的欺骗,搭在我爱罗双肩的手会情不自禁的握紧。“小爱,相信我。”
      我看不到背后我爱罗望着我无声哭泣的样子,但我知道他一定在哭,他还是个孩子,哪怕经历过夜叉丸那样的背叛,也无法成熟,那样期待别人的关爱,却从来也不知道怎样主动拉住别人。
      * * *
      再次见到晓成员的那一幕,他们中有一半人在装叉。
      我指着角都大叫:“混蛋玩意儿,别以为玩深沉我就会放过你!”外表冷酷没穿内裤!直接想扑过去揍他一顿,往下一想打不过他,就此定住。没想到鼬说我把他钉住了,你可以去。还想问你为什么帮我的时候的,情感已经战胜了理智,我直接冲了上去,打青了角都的一只眼睛。
      鼬还是面无表情,但我知道他在暗爽。蝎接口道:“再打青一只吧,他又克扣我的钱。”
      我恍然大悟鼬帮我的原因,毫不客气地打青了角都的另一只眼。
      解除了定身术的角都望着站我蝎和鼬身后大声叫嚣的我,敢怒不敢言。
      “这次确实是角都的错,小花你也冷静一下。”佩恩的开口彻底使角都连怒的心都死了。
      “小花,这几天在砂忍都干了什么?”
      我刚想大声哭诉说我被严刑拷打的时候,绝一句她在带小孩,彻底沉默了众人。
      “恩,年纪大的女人比较有母爱。”蝎仿佛很了解我的样子。
      “什么带小孩!还不是角都造的孽,要不他袭击砂忍村我也不会被带走!”
      “是你自己实力弱。”
      “是你先带我去沙漠先。”
      “是你合伙骗我的钱先。”
      “是你抠门先。”
      “是你…..”
      “好了!”佩恩发火了:“小花,既然你在砂忍待下了,我交给你一个任务。”
      “任务?那个,我没有能力做的。”
      “啊,小花,你还没听呢!不能这么没自信啊!”飞段大镰刀一扛,无比自豪的甩了下头发。
      靠!
      “听着,砂忍有一个人力柱,我需要你调查出是谁。”
      “人力柱?那是什么?”我装的无比纯洁。
      “就是尾兽的容器。”
      “尾兽?那又是什么?”
      “就是……”喷恩叹了口气。“果然不能交给你么。”
      “我来跟她说。”鼬站了出来。
      我看着鼬开了写轮眼,我有种想死的感觉。
      鼬对我用了月读。
      ……
      “为、为什么?”血红的火光的背景下,我像是要被钉刑的耶稣——等待升天。
      “别紧张,有话跟你说,这样他们听不到。”
      “哦~”我身心放松了。
      “如果你在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我就把你钉起来。”
      我立马爬起来。这家伙自己有修养就看不得别人放松么!
      “你在砂忍究竟在干什么。”
      “什么干什么,我就是被抓起来了,后来被人拜托照顾小孩子而已。”
      鼬定定看着我。
      我不明白,完全不明白他什么意思。“我说的是真的。”
      “……没有跟什么人联系吧,那件事……”鼬慢悠悠的开口了。
      “我发誓!只要我不死,佐助绝对什么都不知道!”
      鼬点点头,然后说:“其实还是早点杀死你比较保险。”
      我说你这个弟控到底控到什么程度啊!“这、这个不太好吧。”
      “你说的对,”鼬赞同点头,“到现在为止,我对你什么都还不了解,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那件事的,等到了解了…..”
      “我这种小人物就不劳您费心了哈~”我点头哈腰,冷汗直流。
      “现在看来你必须要去砂忍做间谍了。”鼬没在继续刚才那个话题。
      “这种高难度的工作我看我还是做不来的,您高看我了。”虽然我很想继续照顾我爱罗,但是将来有一天若是知道我是晓的间谍,不知道我爱罗会变态到什么地步。
      “你也没有选择的余地。”
      “那、那个,我去了砂忍您不就没法看着我了么?”
      鼬瞄着我,半响,冷哼了一声。
      靠!我怎么就能这么蠢!这种大神的手段还用我操心么!
      “如果你待在晓,我才更不放心。”
      “为什么?”
      “总之,你去砂忍就对了。”鼬没有回答我,反问:”还是说你已经知道一尾人力柱是谁了。”
      “绝、绝对不知道!”我立马抬手发誓。
      “恩。”
      鼬放我出来,口气松快对佩恩说:“她明白了。”
      估计我的面容过于憔悴,佩恩居然说:“我给她讲讲就好了,写轮眼对她来说过了。”
      “啊!谢谢老大!不!是神啊!”我抓着佩恩的衣角痛哭流涕。
      “哎嘞哎嘞,小花你不要这么没出息么!”飞段最是见不得我这幅样子,抬头一看佩恩也是一脸嫌恶的样子,只好作罢。
      “老大,真的要她去?”角都皱了眉头。
      他担心我?好开心,真没有白疼他!(你什么时候疼过他了?)
      “怎么?”
      “舍不得他的小祖宗离开吧。”如果说晓的人都很毒的话,那么蝎还得加个舌字。
      角都没理他,“那衣服谁洗饭谁做,垃圾谁倒,卫生谁打扫?”
      我说你的口气还真流畅啊~~
      众人沉默了……..这是一个很难弄的问题么?我就是这么在深入你们心的?
      “我没来的时候,你们还不活的好好的!”我怒,给你这群白眼狼干,还不如养活我家我爱罗去呢!
      “这倒也是。”佩恩挥一挥衣袖,拂去这个问题,“还照以前来吧。”
      众人的表情瞬间很痛苦……当然,蝎躲在傀儡里我没看到,还有佩恩,因为他平时不在基地。咱突然觉得,咱腰板特直!
      * * *
      我出现在青木家门口的那一刻,看见了在门口站的笔直的我爱罗。沙漠中的风很大,卷起的还有无尽的黄沙,我爱罗就那样站在门口,弱小的身躯微微发抖像是承受着整个天空,还不允许自己有丝毫退步。
      我想,我爱罗是我到这个世界来了后,很多个第一个。第一个珍惜的念着我的名字,第一个小心翼翼确认我的心情,第一个除了我重视,也同样重视我的人。
      没有说话,只是很自然拉起我爱罗的手,一同进入屋子。
      “呐,去哪里了呢?”青木微笑着问我。
      他的微笑,看久了就会觉得很危险。
      “嘛,转转不可以么?”事到如今只能死撑到底。
      “那为什么跟踪你的人说你不见了呢?”青木直直看着我。
      “什么!居然派人跟踪我!”
      “不要转移话题!”
      “好!那为什么有人跟踪我?”
      “说了不要转移话题!”
      “行!我咒你出门踩大便,工资被扣光!”
      “不是我派人跟踪你的好不好!”青木震怒了!“你一个外村人还肩负着看小少爷的任务,四代派人跟着你很正常好不好!”
      其实青木完全没有必要这么震怒而出卖了他敬爱的四代大人,因为我的诅咒是不可能实现的。但是我知道,那是青木听到奖金工资被扣光后的自然反应,别看青木一副阳光好少年的样子,对钱这家伙还是极其在乎的,看他每天唠唠叨叨对着我说我又花了他多少钱就知道了。
      “嘁~”我给了个鄙视的眼神,带着我爱罗回屋了。
      “哎!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青木还在身后大声叫嚣。
      …….
      我爱罗静静在我身边坐下,问:“小花,你不会再走了是么?”
      一想起这件事就头疼,但我决定先解决另一个头疼的问题。
      “那个,小爱啊,以后不要叫我小花了。”
      “为什么,小花你还是要走么?”我爱罗这双熊猫眼忽闪忽闪。
      “不是,这倒不是。”因为你会经常叫我这个名字,每每就让我羞愧的想钻地洞。“厄,其实啊,小熊猫你不觉得我这个名字很……很”我找了半天终于在记忆的大海中找到了这个词:“可笑?”
      “可笑……么……”不知道我爱罗想起了什么,头慢慢低下,不再言语。
      “啊哈哈~不过啊,由于我爱罗你那天很认真的记住了的名字,所以我决定不改了!啊哈哈~”一看情形不对,我赶紧转移话题。
      “因为,因为我?”我爱罗又抬起头,抱紧怀里的小熊,受宠若惊。
      不跟我爱罗接触,你只是知道他只是渴望爱的脆弱的孩子,可是你跟他接触后,你才明白,他过于脆弱,让你都不敢触碰。要知道以前的那都市,每个人心中要多么坚强,虽然大都市的我们看起来那么弱不禁风。心灵的脆弱是这个世界最可怕的事情。
      “是啊,因为我爱罗你。我爱罗,我希望你能快点长大,应该说,我希望我爱罗你更加坚强。”
      “小花你不喜欢我了么?”
      “不是,我希望我爱罗更加坚强,这样才不会受到伤害。”如果我可以陪到你遇到鸣人的那时候,我也就不用操心了。“小爱,慢慢来吧,在这之前我会保护你的。”
      我爱罗扑进了我的怀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无间——这是一份英雄流血又流泪的工作~~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