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夜晚奔在公路上= =
内容标签: 三教九流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戚少商,顾惜朝 ┃ 配角:小马,小P ┃ 其它:戚顾

一句话简介:不是私奔是夜晚狂奔


  总点击数: 1100   总书评数:2 当前被收藏数:1 文章积分:115,391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纯爱-近代现代-东方衍生
  • 作品视角: 主受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3699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戚顾夜奔(短)

作者:越小堂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凌晨两点半,戚少商的悍马诡异的抛锚了,倒腾了大半个小时,终于他愤愤的踹了一脚,悍马很坚固,所以,车主抱着脚跳啊跳显得相当狼狈。拿出手机,居然自动关机,而自己并没有多带一块电池。
      
      俗话都有讲,祸不单行。
      
      事实就是这样,现代人离开了机械就完全瘫痪,大自然面前管你是大佬还是马仔。
      
      戚少商蹲在路边摸出一根烟点上,明天的事情不能耽搁,如今只能碰运气了,还好这个路段向来比较热闹,应该不愁等不到一辆顺风车。
      
      果然,四十分钟后,他成功拦下一辆红色的夏利,车顶上幽亮的招牌表明它是一辆标准的出租车,真是奇妙。
      
      出租车司机是个年轻的男人,短发,穿着黑色皮衣,肤色苍白到没有血色,不过,笑起来颇为和善。
      
      “可以的,还计什么费,反正顺路嘛。”
      果然有酒窝的男人都很通情理,戚少商爽快的挂起自己的酒窝,拉开车门坐进了副驾,司机换挡踩油门,车灯闪烁间,夏利披着一身隐隐泛红的夜色再次启程,
      
      “到B市哪里?”
      “玛利亚教堂。”
      “真巧,我也要去那里,参加婚礼?”
      戚少商伸出一个手指了指胸口“新郎”
      “呦~恭喜!”司机连忙接口,“这么赶,之前怎么不早点去?”
      “这边事多走不开。”
      “新娘子没生气?”
      “。。。不会的。”
      “呵呵~感情就相当不错啊。”
      “一般一般。你呢?”
      
      戚少商两根指头捏住烟不耐烦地吸了一口,他突然有点排斥这个话题,或许只是排斥讲到红泪,在离教堂还有三个多小时车程的现在,这显然是不对的,这种情绪从那天开始一点点囤积,今晚到达了顶点,但是这不应该出现。
      
      当了戚少商十年未婚妻的息红泪不久就要正式成为戚太太,爱情长跑有一个完美的结局,这是自己时至今日能给她的唯一的东西,还好,这是她需要的,也是大家都希望的,他认为自己应该感到欣慰。
      
      应该,没错,应该!
      
      “我弟弟在那的福利院当义工。”
      “哦,挺好。”
      
      戚少商明显的的情绪变化使得司机没再接话,两人就这样一路沉默着继续奔驰黑洞洞的公路上,气氛微妙。
      
      不对头的夜晚有些不对头的情绪也是理所当然,戚少商哼了一声转头看向窗外,夜风吹起来很舒服,‘温柔的好似情人的手’小侄子抄的情诗上有这句。情人的手是什么样的?非得是温柔的?他怔了一下,半响,借着吸一口烟他眯起眼睛,脑海中的影像越发清晰,那双手,不是息红泪,更不是情人。那双手干净修长,指甲修剪得很整齐,触感冰冷且骨节分明。
      
      戚少商还记得那双手指按在saxpphone上的节奏,闭着眼睛,睫毛下一定有一片小小的阴影,还有高挺的鼻子和温润的嘴唇,他站在舞台上,全心投入练习一首伴奏曲,那一刻全世界都必须沦为陪衬。
      
      那年顾惜朝才十七岁,十九岁的自己蹲在舞厅阴暗角落喝酒,一抬头就是这个面带稚气的乐手认真的练习着晚上将要表演的曲子。
      
      那首曲子叫什么来着?《玫瑰玫瑰我爱你》?那个浓艳的女人在台上粘腻的唱着,真算不上什么好听的歌,可是。。。
      
      “介不介意开点音乐来听?”司机的声音不大而且面带笑容,却让陷入沉思的戚少商着实一惊,半响才答道“没事”
      
      于是,司机伸手扭开了银灰色旋钮,左右旋转了几下“凌晨四点,这里是冥在线!我是DJ小P~”收音机里男声轻快地响起来,‘这个时段还有多少朋友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呢?’
      
      “这档节目我经常听。”
      “看来你跑不少夜活。”
      “没办法这年头生存都不太容易。”
      “你还年轻,多跑跑也耐得住。”
      “这话说得,您看上去也没多大啊!”
      “知人知面不知心,不要光看外表。”
      司机闻言笑起来“没错没错。”
      
      ‘哈!今天我们的第一首歌。。。小P想带给大家的是一首《夜行》,没错就是二十年前同名电影的主题曲。。。’
      
      Saxophone深沉忧伤的声音瞬间充满了整辆车,那种怅然缠绵,戚少商错愕的发现,几乎和当年听的一模一样,在那部电影最流行的时候,顾惜朝,也曾经被要求吹奏,歌手想唱。
      
      那天,他又去找他,去的非常早,舞厅还没什么人,他依旧认真的在台上练习着,额头上布满细密的汗珠,但是曲调悠扬婉转,他坐在角落听完了整首才上前。
      
      ‘我得走了’作为他们的第一句话,,相当没头没脑‘我想知道你全名是什么?’
      ‘我为什么告诉你。’
      ‘因为我想对你说你的saxpphone吹得真好!!’他耸耸肩‘可是我不知道你的名字’
      对方显然没有料到,有点晃神,不过很快就那双迷茫的眼睛里就带上几丝得意了‘我叫顾惜朝。你呢’
      ‘戚少商。’他挂起酒窝‘我会回来找你的。’
      
      一种年少才有的热血沸腾和骄傲自负,促使着各种各样浮夸的诺言被讲出口,被毁灭。
      
      那天他离开时背后传来的就是这首曲子,他理所当然的把它看做是小顾对自己送别。
      
      “想听个故事吗?”戚少商调整了一下坐姿,昏暗的光线下,伴着音乐,他的脸显得诡异而焦躁。司机瞅了一眼转过头目视前方“哦?什么故事?鬼故事?”
      “没准。”
      
      说是故事,但其实并没有故事该有的开头发展GC结局。
      
      遇见顾惜朝的戚少商那年十九岁,是社团头目戚先生某一夜风流的带来的私生子,不过他的父亲很看重他,那年,社团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他们必须离开A市一段时间。
      
      顾惜朝就出现在这个当口,权力斗争风起云涌时疲惫的戚少商就遇见了他跟他的saxpphone,有半个月他每天都去仙乐都,要不是马上要离开他一定不会那样跟他讲话。
      
      没想到的是,再回来这里已经是九年后了,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他父亲死了,唯一的心愿就是重整河山,毫无疑问的,他成为了新的戚先生,对手是傅宗书,而顾惜朝是他的准女婿。
      
      再见面,顾惜朝穿着西装笔挺的像只标杆,嘴角一挑,伸出手“你好,戚先生,”
      
      那一刻他真实的感觉到愤怒,没来由的愤怒,所以,他礼貌的回握手劲儿很大。“你好,顾先生,许久不见啦,那首《夜行》,多年来本人甚是怀念”看到对方微变的脸色,他志得意满。
      
      “他没怎么变,脸上有点婴儿肥,就算是杀人放火不眨眼的时候还带着一抹稚气,自来卷,不常打理。得意的时候眼睛亮亮的,说起来真是个漂亮孩子。”
      
      大家都做的都是见不光的行当,是一盘步步为营的棋,一失足就成千古恨,对弈的双方,就是他跟他。
      
      俗话同样有讲: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然而代价却是沦陷。
      
      后来,同被警方算计,两人双双滚落山坳,他肋骨断了三、四根,手臂中弹,顾惜朝被他护着但也没好哪去,左腿完全动弹不得。无法只得等手下来救。
      
      记忆中这算是这辈子他们靠的最近的一次,顾惜朝不得不温顺的躺在他怀里,他紧紧地搂着他,胸腔疼的钻心。
      
      “既然上了大学,为什么不老老实实做个记者,要出来混?”
      “你管我。”顾惜朝恶狠狠地回答,他看着也不生气,心情匪夷所思的好。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是冬至。该吃饺子。”
      “你居然还笑得出来?明天如果还没人来救,就到下面吃吧”
      “跟你死在一块的话,我乐意。”他肆无忌惮的看着他,这一天之前与之后,他都是戚先生不应该也不可以。
      
      那天晚上的星空十分漂亮,不知道顾惜朝怎样,反正在自己心里没有一天有这样的美满,虽然,只不过是遍体鳞伤的抱在一起等天命而已。
      
      “后来呢?”司机见戚少商许久不说话,忍不住问道
      “后来,我们被救了,该干嘛干嘛,戚家到底是多年的世家,强龙不如地头蛇,傅氏惨败,一个社团的覆灭是彻底的,他女儿自杀,一干人等或死的死跑的跑。”
      “那么顾惜朝呢?”
      “。。。不知道”
      
      不是不知道,是死了,被人一枪毙命,凶手是小雷门的新人,戚少商在太平间见到的顾惜朝,因为没有亲人为他收尸。作为尸体,他的脸冰冷苍白,手指僵硬,身体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计其数,他把嘴唇靠近他的,寒气凛冽。
      
      嘿~又可以更进一步了,可惜你不能睁开眼睛了。
      
      “我以为他死了”司机继续看着前方,悠悠的开口。“至少我听说的那个版本,顾惜朝从船上跑回来为了拿他很宝贝的saxpphone,于是,被击毙了。”
      “不过故事嘛,我也更喜欢你的版本。”
      
      戚少商消失了三天,三天后他给了那个妄想邀功的新人一枪,跟顾惜朝身上的那个弹孔一样都在胸口。再然后,他依然是戚先生,必须是戚先生,只能是戚先生。
      
      “你到底是谁?”戚少商警惕的盯着他,一只手摸向抢夹。
      面前的人闻言一笑,露出两个酒窝“我只是个司机,先生,天亮了,教堂也到了。”
      
      戚少商睁开眼睛,息红泪担心的脸出现在眼前,“少商,时间到了,你怎么睡着了!”
      
      原来只是一场梦。的确,若不是梦,他怎么会告诉一个外人关于顾惜朝的事,那是戚先生的秘密。
      
      婚礼进行曲庄严地响起,神父在说“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
      戚少商望着教堂的彩色玻璃,阳光穿透而下,温暖美好,恍惚着似乎有个青灰色的背影慢慢走远消失,然后,世界伴着那首《夜行》一点点陷落倾塌。
      
      教堂瞬间乱套了,司机瞧了瞧关上车门。
      
      “我叫小马,牛头马面的马,正式的官衔应该是马面罗刹又叫地狱使者,我今年七百二十岁。干这行七十多年,一个月前我在一个新鬼口中听到相似的故事,没想到今天的任务就是故事的另一位主角。”
      
      ————END————————
      PS:就是全死了~~~~
      
      ================
      
      1、为什么悍马都能抛锚?!
      答:因为神让你死。
      2、为毛社团老大单独出行?
      答:因为篇幅不够解释= =
      3、小马和小P?
      答:没错就是那个小马那个小P~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是参与活动所以文有字数限制,有机会再扩写吧=v=~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