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花都开好的那一天,你就是我的。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

立意:立意待补充

  总点击数: 25728   总书评数:16 当前被收藏数:155 文章积分:12,584,378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短篇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1649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花开好

作者:折火一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章

      一千字左右的微篇。当时有点手痒,然后就随便写了写,然后可以随便看一看。嗯。就这样。

      花开好

      时隔一年半,她又一次失恋,在酒吧中喝得酩酊大醉。酒保拨通她手机里的快捷键,第一个就是他。不过半小时的功夫他便赶来。她隔着朦胧醉眼也能看见他丰姿如玉的模样。被半扶半抱着弄进车子里时,她突而紧紧抓住他的袖口,紧得救命稻草一般,眼波迷蒙,望着他问:“兰因,我们的约定你还记得吗?”
      他明知不管说什么,第二天她都不会记得。看一眼她紧抓不放的袖口,还是叹一口气,答:“记得。”
      “说好了,等到我们四十岁……”
      他将她推进车子里,给她系好安全带,关上车门的那一瞬见她还在直勾勾望着他,只好苦笑,又重复了一遍:“是。四十岁。哪里是我们,分明只是我。我等你到四十岁。”

      不过是那个再俗气不过的约定。若到了四十岁,你还未娶,我还未嫁,岁月仍是这般云淡风轻,我们便说好了,结婚以度余生。
      这样的不平等约定,想也只能由她提出来。不能说不自私,分明是拿准了他爱惨了她。她第一次说出口时,他静默片刻,嘴角浮起的笑容里有苦涩意味:“乔维,你不安好心。”
      她借着失恋的由头,丝毫没有顾虑他的感受,只点头承认:“是。”
      “若人生以六十年计,你至多只给我二十年。”他平静指出她的残忍之处,“人生分三瓣,第一瓣岁月里我未遇见你,第二瓣岁月里我在等你,最后一瓣要么我彻底死心,要么我陪着你。乔维,若是我同意这场约定,结局只有你自己是百分之百的赢家。”
      “那你答应不答应?”
      他的苦笑更甚:“你分明知道我一定会上钩。”

      其实他是众人眼中真正的天之骄子,能力家世与样貌,随便一样拿出来,都足以媲美下去本市九成九的男性。却偏偏要吊死在她这一棵树上。她任性地要他等,他便真的等下去。从高中等到大学,又等到毕业,一直到他去了自家公司,更是放出话去不会相亲不会联姻,对待异性到了清心寡欲的程度,简直摔碎一地本市名媛们精致矜贵的玲珑心。
      她不是没有愧疚过,认真郑重地同他提议:“兰因,你要不要试着去了解一些别的女孩子?”
      他淡淡反问:“乔维,你可不可以试着别再去了解其他别的男孩子?”
      她便再无话可说。

      约定后的这些年,大抵认为有了退路,便愈发肆意妄为。每一场恋爱都是轰轰烈烈,男主角却永远另有其人。然而每每结局又惊人相似,仿佛混有刀锋的冰水自头顶浇下,总是教她遍体鳞伤。
      再接着,她伤痕累累,在酒吧喝得不省人事时,自有他在半小时里赶来身边,妥帖地收拾整理。

      有人因此说她长一张秀丽面孔,揣一副凉薄心肠。娴静有如花照水,行为却杀人于无形。连她自己有时良心突发,也会恍惚觉得自己真是这样。便忍不住在电话中同他商量,是否要将约定作废。并说假如真的到了四十岁,真的你还未娶我还未嫁,你还是你,我却已经伤痕累累满身风雨,又怎么配得上你想象中的那个我。
      她自己都如此不坚定,唯有兰因一人持不同立意,说她做过的这一切,不过是种自我保护而已。

      他知她自小父母离异,并没有外人看起来那般活泼自信。甚至是个内向的人。环境所迫,才在外面下意识撑起一层壳。每次都要像小孩子一般爱得热热闹闹,归根究底,也只是缺乏安全感下,并不敢爱得那么深,又要大声催眠自己其实很爱很爱罢了。
      她不满反驳,他不置可否,只说,若是真正爱得深,应当是烟花,得一段极致绚烂即可。哪里像你现在这般,恋情自始至终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东西,不断在复制粘贴而已。
      她一瞬间竟哑口无言。
      乔维,你自己都没有发觉,你一直避免跟我交往,其实仅仅因为你害怕有朝一日我离你而去,你承受不住那份可能的最大伤害罢了。可是,我们如果再这样下去,不出多久,甚至到不了三十岁,你就会发现,你离得开所有人,却再也离不开我了。他停顿一会儿,又补充说,其实道理再简单不过。你就像一只小小的刺猬,温度太低时,只想冬眠。把你慢慢捂得暖了,你自然会钻出洞穴来。
      她微微睁大眼,半晌,低声问,那你会等下去吗?
      他探身过去,拿手帕擦去她眼角的一滴泪,淡淡地说,我会。
      爱情有时仅仅是一场你情我愿的等待。
      花都开好的那一天,你就是我的。
    插入书签 



    帝王家
    我的古言新文。相爱相杀的故事。《狐色》姐妹篇。



    归期
    我的现言,离婚后的故事。



    独家
    我的一篇养成文。温暖一对一。经典款男主。



    挥霍
    据说此篇现言的女主是我写过最正常的女主。



    关关雎鸠
    我的现言青梅竹马文。



    奢侈
    我的现言婚恋文。闷骚男主。



    偏爱
    我写的第一篇养成文。



    狐色
    我的古言初尝试。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