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驾崩

      “子轩过来跟我聊聊你们夜袭西塞军的事迹吧。”律玺懒洋洋的靠在躺椅上,笑眯眯瞧着身边那位正拿着本古书的女子。
      “好的。”楚子轩放下手中看了一半的古书,走到律玺身边坐下,用她那温柔如水的语调慢慢描述着那夜的惊心动魄。这一动一静的完美结合,对听者而言绝对是一种享受。律玺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是第几次听这段故事了,但是每一次他都不会厌倦,伴着那悦耳的声音,他仿佛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金戈铁马意气风发。
      听着听着,律玺同之前的那几次一样,慢慢的就睡着了。看着他嘴角挂着的淡淡微笑,苏妃微微叹了一口气,轻轻的为他掖了掖被角,同楚子轩一齐悄悄退下了。倘若只瞧律玺那神采奕奕的双眼,谁也不会相信这位长者竟然身患重病,可是那具迅速衰败的身体却总是在无情的揭露着这个残酷的事实。此刻面对着律玺难得的好眠,又有谁会忍心去打扰呢?
      刚一退出律玺的房间,立马就可以感觉到夜色中的阵阵凉意。苏妃和楚子轩走在长廊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聊得无非是远方的战况和律玺的病情,而每逢话尾苏妃总是忘不了对楚子轩表示一番感谢。
      就在律玺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吐了一口鲜血,被董御医确诊为回天乏术之后,第二天愤怒难平的二皇子律询就领着一大群将士出兵讨伐去了。而这仗一打就是四个多月,就连二皇子妃给律询添了个儿子,他都没时间抽身回来看看。
      一切就像是在重复历史,当年的律玺也是因为征战而无法抽身,大皇子律彻也是在那战火硝烟的年代诞生的。然而,随着小皇孙的诞生,前线连连传来捷报,就连最近迅速衰老的律玺脸上也常常带着笑容。
      而也是一心想上前线的三皇子律逸在众人的规劝和对形势的再三权衡之下,选择了留在京城辅佐父皇。随着律玺对朝政的越加力不从心,律逸肩上的责任加重了起来,可是他却始终处理得很好,甚至愈加表现出埋藏许久了的治国才能。
      就连律晖也一改往日玩闹的性子,每天四处忙活着为父皇寻找延寿的好方子。看着这三个迅速成长起来的孩子,律玺心里很是安慰。然而在寿命的终结任谁都会想要家人陪伴在身边,可刚从南疆回来的贤妃却偏偏被战乱堵在了苏县,再也前进不了半分。
      于是,再三斟酌之下,楚子轩只好请她认为这宫里对皇上最痴情最无害的苏妃前来照料,可不知是因为平日里关于她和皇上的流言传得太过火了,还是苏妃真的那么温柔善良,自从苏妃搬到越阁的那一天起,她的一言一行无比表示着对楚子轩的满满谢意。
      这仗打了四个多月,苏妃也就谢了四个多月。楚子轩也从不解无奈渐渐变成了理解体谅,她知道如果自己不将苏妃请到越阁里来的话,这位痴情而已温柔的女子恐怕是再也见不到自己心上人几面了,她也明白如果不是靠着自己当初从地下宝库拿回来的那几瓶百年药酒的话,律玺或许根本就撑不到这个时候,所以对于苏妃的谢意她只能接受也够格接受。
      不过好在老狐狸的这次起兵完全是被律玺断了所有退路的狗急跳墙,即使当初的势力再强大,也会因为没有民心和缺乏供给而逐渐衰败。更何况律询和律逸两兄弟兵分两路,一个负责在前线奋勇灭敌,一个在后方根据当初宫力提供的情报将投敌了的地方官逐个瓦解,让律延的力量从根基开始分崩离析散成散沙无力回击。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在二人的通力合作之下,前线的战事逐渐出现了一边倒的局势,胜利的曙光也逐渐照耀在了大焉军身上,可让人难过的却是律玺的生命似乎即将走到了尽头,此时的他犹如那风中的残烛,苦苦支撑,一切的坚持只是为了等着律询胜利归来的那一天。
      然而,就在终于结束了这场持续了五个多月的艰苦战争的律询带着律延的那颗人头,走到律玺面前的时候,这位辛苦了大半辈子的君王终于微笑着永远的闭上了眼睛,一时间满朝文武皆失声痛哭,整个大焉朝都被痛失明君的悲痛所笼罩。
      而随后,在国丧期间,律玺所的遗诏也被公布了出来。“朕自知时日不多,故立此遗诏,望各位皇子皇孙遵守。楚妃乃朕之最爱,现怀有龙种,还望宫中之人多加照料,若喜得皇子,则立为储君,由二皇子律询与三皇子律玺共同监国。若喜得公主,则视为明珠集万千宠爱,皇位所归由楚妃自行决定。”
      一份简简单单的遗诏,在群臣百姓眼里看来并无异常。楚妃受宠由来已久,就连皇上生命的最后几个月都是在越阁里边渡过的,怀上龙种绝非难事,母凭子贵更是常理。所以这遗诏除了最后一句让人稍有些诧异以外,没什么不好接受的。再说了哪个君王又能够完全没有一点私心呢?所以对于这位明君最后的一点偏心,臣子和百姓们还是很坦然的接受了。
      然而这份遗诏却又在某些人心里溅起了层层涟漪,其中有深有浅,各不相同。
      最浅的当属越阁里的那一大帮子人了,他们都知道楚子轩和皇上只是挂名夫妻,龙种什么的百分之百只是个计谋,至于子轩到底要用它来引出些什么,相信她心中自有定数。所以,对这高高宫闱失望透顶了的律晖就带着她的丧父之痛,拉着耶律圣楠离开了皇宫,去苏县找守着母妃陵墓的卜玄去了,此时能安慰她的除了这为视若亲母的贤妃之外恐怕再无他人。
      其次是当初在越阁里呆了五个多月的苏妃,她不知道这几个月来一直和皇上分房而住腹间平平的楚妃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孩子。不过了解楚子轩为人的她知道凡是必有因,皇上和楚妃这样做肯定是有目的的。
      而此刻二皇子律询的心里也难免有些难受,他原本想着凭自己这的两次显赫战功娶一个无子的妃子入门还是有可能的,可谁知楚子轩竟然一下有了身孕,一跃成为自己未来弟弟或妹妹的母亲,此刻的他只好断了念想。再说这个皇位是谁的都没关系,大家都是父皇的子女。
      当然整件事里最不好受的就属范常洛了,自从范逸文死后她便一直陷于对皇家的深深仇恨之中,好不容易等害死弟弟的那两个皇家人死了,却突然半路杀出个甚至连男女都不知道的胎儿出来夺位,要知道她处心积虑的做了那么多事就是为了能让自己和弟弟的孩子坐上那至高宝座,让那可恶的皇家血统全部滚一边去。
      然而,最让她生气的却是,她原本以为自己儿子好不容易开窍了,终于知道奋发上进了。可谁知自从律玺一死律逸又接着回到了当初那种不问世事的鬼模样,还成天对着律玺的灵位拜来拜去的,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一直拜着的那个就是他的杀父仇人啊。就算是逸文忍得了,她范常洛也绝不允许律逸再这样错下去。
      一想到这里,范常洛便气冲冲的朝正殿跑去。在国丧期间,律玺的灵棺都会被供在正殿,皇子也可以暂时留在宫中祭拜父皇,而她那个糊涂儿子最近更是一天的十二个时辰中会有十一个时辰呆在那里。
      所以,大老远的范常洛就能看见正跪在律玺灵前的律逸,气上心头的她冲过去一把将律逸拽起,指着律玺的灵牌破口大骂:“你这个畜生,你知不知道自己一直拜着的就是你的杀父仇人!”
      律逸被她这一番话给弄糊涂了,有些不解的问:“母妃是说,父皇是自杀的?”
      “自杀个头,他就应该被千刀万剐!中毒而死算是便宜他了!”范常洛狠狠的朝律玺的灵棺吐了口吐沫。
      “母妃不可对父皇如此无礼。”还没等律逸多劝几句,范常洛就接着骂开了:“你这个混账,还一直把这罪魁祸首当成父亲。皇家的血统太高贵也太肮脏,我们沾不起也不屑的沾。就是他发现了你父亲干的那些事,才害得他被律延那个混蛋给毒死,多烈的毒啊,那得多疼啊,他明明是最怕疼的。”
      顿时,一张苍白而扭曲了的脸从律逸眼前一闪而过,吓得他惨白了脸,“母妃你是说……”
      “没错,你舅舅才是你亲爹!我的逸文啊!”一想到当初范逸文的惨象,范常洛的眼泪就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
      “不可能的,我明明就是父皇的孩子,绝不会是你们□□生下的孽种。”残酷的事实让律逸无从招架,他无力的弯下身子痛苦的抓着头发。
      “呵呵,那你觉得自己和律彻律询他们像吗?你的一言一行都像极了你舅舅,那温吞的性子更是跟他一模一样,要不然你以为你的名字里边为什么要带个逸字?”
      “孩子,实话告诉你吧,律玺的毒是三年前我叫人开始放的。那时律延找上我,要我帮他除掉律玺,他还许诺会让你当上王爷。我答应了他的要求,可我下毒不是为了要那个王位,他们皇家人给的东西我根本就不稀罕,我要用自己的手为我们的宝贝儿子夺下这大焉江山。”
      范常洛伸手想摸摸律逸的脸,却被他浑身颤抖着避开了,但这一切却并不影响范常洛声情并茂的讲下去,“可谁知律玺他居然事先发现了你舅舅使的手段,才害得他被老狐狸杀人灭口。我不服我要报仇,所以从失去你舅舅的那一天起,我就叫人加大了剂量,我要律玺早一点偿命,早一点下去给你舅舅做牛做马。逸文,你现在在下面过得还好吗?哈哈哈哈!”
      “不——!”在范常洛近乎疯癫的狂笑之下,爆发的是律逸那撕心裂肺的怒吼,无法接受这一切的他捧着自己那颗支离破碎的血淋淋的心不顾一切的冲出正殿。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母妃的声声呼唤。
      “逸儿——”望着儿子那失魂落魄的背影,范常洛在心里暗暗发誓:逸文,我定会不惜一切的为咱儿子扫平所有障碍,让他坐上那至高的宝座!什么龙种什么律询,我范常洛全都不放在眼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争取在下章结文~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