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惊变

      律玺果然没有让楚子轩白等,就在楚子轩手里的第二杯茶还未转凉的时候,他就已经匆匆赶到了越阁。望着那张越发消瘦,甚至露出了乌青眼眶的脸,楚子轩心里猛然一惊,自己只不过才离开了一个月,为什么皇上竟会弄得如此憔悴,李嬷嬷不是说这后宫最近平静得很吗?不过好在律玺的精神还不错,在他殷切期盼的眼神之下,楚子轩也只得将心中疑问暂时丢在一旁,毫不遗漏的为他讲起自己最近才到手的情报来。
      先是耶律政在信中说道,律延早在三年前就已经找到了他,与他共谋起兵篡位的事情,可当时的耶律政并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只是嘴上敷衍着说考虑考虑,弄了一点西塞国特制的□□就把律延给打发了,而据说后来的范逸文就是被那药给毒死的。
      这一直被搁浅了的事情,直到一年多前大焉国要求耶律圣楠和亲的时候才再一次被提起,受不了失女之痛和和亲之辱的耶律政毅然答应了律延的请求,开始和他详细谋划起这起兵之事。
      原本这事一直都是由右相成万罗负责联络的,这谁知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那么快就被楚子轩给挖了出来,联络的事只好由身在暗处的大皇子律彻接过,可谁又能料到律彻竟然是个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主,不仅没做出点实质贡献,反倒还给两人惹了一身腥。
      而就在被律延的两次用人不善给彻底惹怒了的耶律政打算拒绝继续提供帮助的时候,律延却亲自找上门来,这起兵当然也是他出的主意,不难看出这还是个臭到不行了的馊主意。
      最终因为耶律政的这次起兵被楚子轩他们给成功化解掉了,两人的同盟也就画上了句号。至于老狐狸今后还有些什么打算,已经分道扬镳了的耶律政自是无从得知。不过耶律政却提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律延在外人面前总喜欢带着一张银色面具来掩人耳目。
      这一点和刚刚从柳明溪那里得来的情报十分吻合,很可能宫力所说的谣传就是真的,老狐狸和银面使根本就是同一个人。如是想的楚子轩将自己思索了许久的假设说了出来,没想到立马就得到了律玺的赞同。
      律玺本没料到在这短短的一个月中楚子轩能获得如此之多的情报,他更没想到楚子轩竟然能从这团乱麻里边找出那条至关重要的线索。楚子轩不了解律延,所以她无法确定她的猜测是否正确,而自己这个和律延斗智斗勇了几十年的哥哥却不用多想就能确定这是肯定是真的。
      他这个弟弟文韬武略其实并不亚于自己,可就是从小好强好面子,极端的来说就是有些刚愎自用唯我独尊。当年父皇也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才没有传位给他,而接受不了这个结果的律延也因此走上了不归路,经过这么多年来的争斗越发变得执拗了。
      在他心里既不愿意承认自己落败的事实,也不愿意失去皇族的高贵自尊,所以他才会采取这种在明面上将自己视为主上高高供奉起,在暗地里却费尽心思亲历亲为的策略,这种类似于精神分裂的做法在别人眼里看来或许是诡异的没必要的,但对他那个自尊心极高的弟弟来说却又是必然的。
      如今既然找到了解决问题的着手之处,剩下来的事情也跟着清晰明白好处理了许多。只要致力于寻找银面人的踪影,相信很快律延的地下组织就会无所遁形暴露于青天白日之下的。一想到这里,喜上心头的律玺禁不住又将楚子轩好好表扬了一番。这侄女她真是越看越喜欢了,当初把她接进宫来真是没错的了,就是这环境太苦太险太累有些苦着这孩子了。
      看着犹如自己叔叔般亲切的律玺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楚子轩在高兴之余也想起了刚才那个令人纳闷的问题:“不知道子轩离开皇宫的时候,皇上有没有误食什么东西?”
      “子轩这是何意?”深知楚子轩从不问多余的问题的律玺,好不容易才舒开的眉头紧跟着又是一紧。虽然他也觉得自己的身子大不如前了,但御医们却一直查不出来什么,莫非自己这聪明的世侄女又看出来了些什么?
      “请恕子轩直言,子轩只是觉得皇上的健康大不如前了,心中有些担忧,所以才大胆问问。”楚子轩不怕也不躲,直直的瞧着律玺那两鬓斑白了的脸,她清楚的记得一个月多前即便是还处在失子之痛中的律玺也不曾这般憔悴过。
      “朕不记得自己吃错了什么东西啊,再说了这个月我的饮食起居一直都是由李嬷嬷照顾的,应该没什么事情才对啊。”律玺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那皇上可不可以容子轩给你把把脉?”
      “当然没问题啦,早就听闻董御医收了子轩当入室弟子,今日就让我看看这高徒的手艺。”说吧,律玺笑着将自己的右手递了出去。可随着楚子轩那越发深沉的脸色,他那和蔼的笑容也渐渐变得维持不下去了。
      律玺的脉象弱而乱,有着轻微中毒的症状,可是楚子轩却不明白初学医的自己都能看出来的东西为什么那么多太医却查不出来,就算别的太医查不出来,难道还能逃出董太医的眼睛吗?沉吟了片刻,楚子轩才再次问道:“皇上你可曾找所有的御医诊断过?最后一次诊断又是什么时候?”
      “因为二皇子妃快要生产了,董御医一个月前就搬去了二皇子府,而除了他之外的御医我全都看过了。你也知道老是听着不同的人说着同一个结果是人都会烦的,所以我一气之下干脆就不再看了,只是每天例行的喝些补药。”
      若是半月前的事情,别的御医没有看出来也是情有可原。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楚子轩还是觉得应该请董御医来为皇上彻查一次。
      于是,在被窝里睡得真香的董御医就这样被人给叫了起来,而他得出的结论竟与楚子轩一模一样——轻微中毒,恐怕这毒还是由每日加入饮食里的生何首乌一点一滴诱发出来的,而持续时间至少也在三年之上了。
      此结果一出,不仅是董御医和楚子轩就连律玺自己都被震惊了,在这偌大的皇宫里边给天子下毒本就是一件十分不易的事,而这毒竟然还偷偷摸摸的从未间断的一下就是三年,简直是视皇帝周围的层层防卫于无物。关键是中毒许久了的律玺竟然还完全找不出下毒的途径,此般境地怎能不让人心惊不令人心寒呢?
      不过好在这毒也只是深入肌理并没有进入骨髓,董太医说只要每日施以针灸佐以汤药的话,一年半载之后这毒还是可以去除的,但驱毒期间皇上必须静心疗养。而这皇宫之中最宁静最安全的地方除了越阁还有哪呢?于是律玺当即决定,从今晚起自己便在这越阁住下了。
      翌日,当睡到日上三竿才揉着朦胧睡眼,打算溜到饭厅找点吃的填饱肚子再回去继续睡回笼觉的律晖看见端坐在餐桌前大快朵颐的自家父皇时,整个人都惊呆了。可当她一听那前因后果立马又接着愤怒了。
      生气了的小老虎立马掏出一把匕首,气势汹汹的就要冲越阁找人算账,可就连楚子轩和律玺都找不出幕后黑手,她又哪能知道这帐到底应该找谁算呢?最终还是李嬷嬷好说歹说的劝道,你要是真的想替皇上报仇的话,就同小生一起去找几窝老鼠吧,楚妃还指望着用它来查出下毒的源头呢。
      这话律晖听了进去,原本想要在这天天打扫得干干净净的皇宫里找出几只老鼠来还真不是见易事,可律晖别的本事没有,最厉害的就是在皇宫里边瞎捣鼓,小生和乌浩寻了一上午的老鼠在不到一个时辰之内就被律晖给找着了,而且一来还是好几窝。
      满脸严肃却浑身脏兮兮的律晖还拍着胸脯对楚子轩保证道,子轩放心大胆你查吧,还要老鼠就尽管跟我说,只要是能查出害父皇的幕后黑手,我律晖就算是成天蹲在老鼠窝里也甘愿。可豪情万丈的律晖却忘了就算是她愿意也并不等于所有人都会愿意的。这话刚说完,她就被耶律圣楠揪着耳朵给丢进了浴池里头。
      有了律晖提供的老鼠,再加上封锁了消息之后依然源源不断往律玺嘴边送的食物和药品,楚子轩算是有了做实验的充足条件。她将所有的东西全做了细致的分类,每一只老鼠负责实验其中的一种,每一天都在繁忙的重复中渡过。
      终于,在实验的第七天,有两只老鼠死了,它们分别是负责实验补药和补品的。在第十天又有三只老鼠死了,那是负责小甜点、茶水和甜汤的。看着这般结果,律玺彻底的怒了,他从来不曾想过自己腹背受敌竟然到了这种地步,不是一处毒源而是处处皆有毒。
      然而,就在皇上下令彻查皇宫的食品供应、制作及端送人员的第二天,宫里有一大批的人自尽了。他们之中有宫女,有太监,有御厨,甚至还有那么一两个御医。可这一大群人的死却未能为挡住律玺想要彻查的震怒。
      几天之后小生向律玺禀报道,死的这些人全是为了一点蝇头小利才被人怂恿着往皇上的饮食里边投放生何首乌的,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生何首乌也可以致毒,直到皇上震怒之后还明白自己竟然酿下了滔天大错,无脸见人只得谢罪二是。而那怂恿之人,由于宫里下人的流动性太大也早已无迹可查,但初步推断这八成是老狐狸下的黑手。
      一时间,整个皇宫乌云密布,鼻息间呼吸到的全是带着浓厚血腥味的空气,见着的全是一张张惴惴不安的脸,也不知皇上中毒的消息是怎样不胫而走,又或是怎样被人揣测出来的,整个大焉朝上空顿时被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霾。
      长久的压抑之下蕴藏的必将是无可回避的爆发。终于有一天,在遥远的山伏县里有一只号称是景王律延率领的队伍起兵了,他们的口号是“承天景命,还我江山。”一切的一切就有如十几年前律延所做过的那样。
      也就是在同一天,听到这个消息的律玺一下子急气攻心,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哇的吐出一口血来。赶来诊治的董御医当即断定,急气带着余毒闯入心脉,针石已无效。众人那颗压抑的心此刻又愈加重上了几分。
      
    插入书签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